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五章 祸及白固


【2020-11-02】 狗吐文学】


再说阿秋城内,两位小姐被劫,赫连府震动,全城震动。

连杀了六十三个兵士和护卫,赫连鼎依然怒气未消。

南宫夫人听闻,顿时昏死过去,一天一夜才换了口气。

赫连鼎命令赫连满动用赫连军八千余人,轮番搜索,丝毫不见赫连姐妹的消息,心急如焚。

到了第三天上,赫连府的家丁捡到一封信,说是十天之内,如果见不到阿秋城头上高挑乐羊洪的人头,那就等着收尸吧,把赫连鼎气得,大骂賊人可恼,大骂之余,倒是知道了缘由。

然而乐羊洪却杀不得,杀了乐羊洪等于让赫连鼎失信于天下,今后谁还会替自己卖命。

赫连鼎十分为难。

赫连满提议:“可以派人去暗杀了乐羊洪,推说是他那帮賊兄弟做的。”

赫连鼎立即否决了,说道:“他们自个儿残杀便让他们自相残杀去,我们去暗杀了,认谁的帐?人头要是挂城头,是不是我们杀的,已经不重要了,天下人只会认为,这就是替咱赫连家卖命的下场。”

“这便如何是好?”赫连满对二位妹妹极为心疼,这会儿缩手无策,甚是焦急。

赫连真在旁边道:“我刚才从二姐那儿过来,二姐说贼人要么藏匿于黑库邑,要么藏匿于边境,因为在咱尤陀邦的其它地方要想隐藏大姐和小妹,实在不易。”赫连真口中的二姐正是赫连月月,在赫连府中赫连真和二姐走得最近。

赫连满忧心道:“黑库邑已经派人去搜了,乐羊洪在那儿,派了不少人去,此事与他有关,不怕他不尽心。不过要是藏在交界处,有些麻烦。”

赫连满觉得二妹讲的很有道理,只是尤陀邦和白固邦以及上绝邦都有交界,交界处犬牙交错,又十分偏僻,如何寻找?

一时间,父子三人拿不出好主意来。

末了,赫连鼎长吸一口气,忍着满心的痛苦,对两个儿子沉声道:“含兮和阿衡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赫连满和赫连真一听父亲如是说,顿时脸色煞白。

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绝情放弃。

赫连鼎道:“解救含兮和阿衡之事固然要紧,可如今府里丢失了镇府之宝,动摇了赫连府的百年根基,孰重孰轻,咱要分得清楚,否则赫连府就会万劫不复。”

赫连满和赫连真听了都十分震惊。

这几天因为搜寻含兮和阿衡的下落,赫连满和赫连真都冲出去,在外面跟踪追击,没想到城里竟然还有贼人,偷走了赫连府的命根子,真是祸不单行。

赫连满和赫连真也知道丢失镇府之宝的严重性。

偷宝贝的贼人是不是和绑架姐妹二人的贼人一伙?父子三人也不清楚。怎么丢的?也不清楚。

不过万幸的是,公良胥带来的宝贝没有丢失。这还得感谢公良胥,当初公良胥就提醒赫连鼎两个宝贝最好分开保管,说是石塔造好之后才能合在一起,否则怕失了功效。

赫连鼎同意了。

东乡雾已经造好了石塔,会不会是他干的?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东乡雾手里必定有同样的宝贝,赫连府少了一个,就应该由东乡雾补偿。

白固邦本来就是南宫家的,南宫邦主没了,他女儿南宫夫人还在,他的两个外甥还在!

也就是在转眼之间,赫连鼎分清了事情的轻重缓急,作出了决策。一方面要转移视线,减少全家的痛苦,另一方面也要重整军心,如今之事正是讨伐东乡雾的好借口。

赫连鼎当即给巫马可汗上表,称白固邦丧心病狂,派人劫走了家中弱女,要求可汗替自己做主,如果白固邦在十天之内没有交还,赫连家父子三人只好亲自前去讨要,望可汗体谅作为父亲的忧伤心情。

这表写的很婉转,但意思很明白,我赫连鼎要兵发白固。

巫马可汗收到赫连鼎的来信,大惊失色,早听得赫连家有三个美女,个个倾国倾城,自个儿心思早就痒痒了,还怪赫连鼎不懂圣心,如今竟然被白固掠走两个,这还了得,要砍东乡雾一百次脑袋。

巫马可汗召集群臣商议此事,这回右大将首先道:“此事恐有蹊跷,东乡家一向安分,并不敢挑衅赫连家,况且东乡邦主多次给可汗进献侍女,他怎么能干出这等事来,望可汗明察。”

听右大将这么一说,可汗心想,东乡雾不会是想把二位美人劫来送给自个儿吧?这几年东乡雾着实送来不少可人儿,心中窃喜。

左大将有不同的看法,提醒道:“东乡邦主最近办事有些癫狂,是他做的也未尝不可能,臣闻东乡邦主在府内造了一座石塔,其野心不小。”

可汗一听到石塔,从美人心思中回过神来,前儿王后已经提过此事,并已经让安平台去勘察,既然左大将再提此事,就支应了一句:“这石塔建在府内?”

“回可汗,正在府内,塔有九层,高四十余丈,整个黑松城皆可望见。”左大将看来了解得比王后更多。

群臣听了不觉都暗自思量,这东乡雾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左大将接下来的话更让人吃惊:“听说赫连鼎也在府内造塔。”

不待左大将继续说,可汗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惊慌道:“赫连鼎也在造塔?”

巫马可汗还不糊涂,东乡雾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就算他胡闹,也不会真造反,这赫连鼎却不一样,他可是有造反的实力,如今是有这心了。

“可汗可以问一下右大将,是否有此事?”左大将说完之后,看着右大将。

可汗也看向右大将,右大将硬着头皮道:“臣略有耳闻,但不甚清楚。”

巫马可汗跌坐在王座上,沉思良久,无奈道:“各位大臣,有何良策?”

这时有个骨都侯悄声道:“左大都尉和赫连邦主是亲家,想必知道内情。”

左大都尉一直缩在后面,没想到这关节上有人使坏,简直就是要置自个儿于死地,把说话的骨都侯恨死了。

“左大都尉,有这回事吗?”巫马可汗发话问左大都尉,心头上火,上次王后说起安平家和赫连家结亲的时候,还不知道赫连家的女儿是当世美人儿。

左大都尉冷汗流离,惶恐万分道:“只是有此一议,并未定下。赫连府的事我并不知晓。”

左大都尉见大家都不信,更是害怕,继续解释道:“犬子如今去了白固邦,此为国事,不曾提起儿女之事,我也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不知可汗可曾有犬子消息?”

“国事?”巫马可汗冷冷道,“去了有些日子了,怎么跟个死人一般,连个回话也没有。”

左大都尉心头愈发恐惧,可汗怎么突然起了杀机,这兔崽子不听老父之言,非要去趟这浑水,安平家莫非要绝后。

想到这儿,左大都尉慌忙跪倒在地,叩首道:“臣万死,犬子无能,恳请可汗把他调回王城。”

可汗看了看地上的左大都尉,心有不忍,又安抚道:“好了,你也莫要担心,安平家忠心为国,孤是知道的。想是台小儿有事羁绊,不能及时回报,等他回来,孤不会亏待他的,你且起来吧。”

“谢可汗!”左大都尉颤颤巍巍爬了起来。

左大将这时道:“臣以为赫连上表,有可信之处,也有不可信之处,可汗可派一支人马前去调解,顺便了解事情原委。”

 “左大将言之有理。”可汗觉得关键时刻,还是左大将能拿出法子来,又问右大将的意见。

 “如此甚好,“右大将表示赞同,不过又问道:”请问可汗,想派何人为将?”

 “听你们二位大将意见就是。”巫马可汗不想立即表态。

 左大将建议:“僮仆吐浑觉可担当此事。”

 “恐怕不妥,”右大将当即表示反对,“上回僮仆去征讨黑库邑,已经和赫连家闹了不快,再要前去,恐怕会激怒赫连鼎,生出事端。”

 “右大将此言差矣,”左大将不认同右大将的说法,“吐浑觉所办皆为国事,倒是赫连鼎小肚鸡肠,吐浑觉去征剿反贼的时候,他不去帮忙,反而轻信一封书信,常言道,兵不厌诈,吐浑觉不过是权宜之计,赫连鼎用兵老到,自然能看破,可他偏偏以此为借口,退了兵,恐怕是心虚了。如果此番再派吐浑觉前往,可以警示赫连鼎,上丘是可汗当家作主,为臣子的,没有可汗的诏令,起兵攻伐,不臣之心天下皆知。”

 左大将一番话说中可汗和群臣的心事,其实都知道赫连鼎近来野心勃勃,只是不知他会否起事?如何起事?如今赫连鼎有这么个借口,确有些难办。探子来报,赫连家大女儿和小女儿当街被劫,确有其事,赫连家声称是东乡雾所为,如今阿秋城上下群情激愤,士气高涨,都想要杀到黑松城,宰了东乡雾,尤其谣传东乡雾是为了讨好可汗,才劫走尤陀最美的姑娘,丧尽天良,不少人连可汗也恨上了。

 在群臣心中,两个女子是小事,可赫连鼎要是以此为借口,吞并了白固邦,这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

 右大将也不得不承认左大将说的有道理,只得道:“左大将所言极是,不过终究吐浑僮仆和赫连家有些积怨,望可汗三思!”

 巫马可汗沉思良久之后,下了军令:“右都侯石牛坎听令!”

 石牛坎高声应道:“属下在!”

 “给你三千人马,前去观战,不可轻易用兵,你可明白?”

 “遵命!”石牛坎接过军令。

 群臣觉得可汗此举甚好,只有左大将有些不快。

 接着巫马可汗又让李主簿修书两封,分别送给赫连鼎和东乡雾,希望双方言和,都派人去寻找赫连姐妹,莫作无谓之争。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