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九十四 章 走马东乡府


【2021-09-21】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九十四 章 走马东乡府

【读心宝塔】第九十四 章 东乡府
没等公良嘉措带人去踏平骨都侯府,一个霹雳扑面而来。

且渠大人当众宣布石骆儿的罪状,其中有"勾结襄州乱党,知情不报,意欲不轨,窥视邦主府,谋害骨都侯"这样的字眼,条条都是死罪。

同时,且渠大人下令彻底搜查黑松城,凡有来路不明的,统统收监,遇到抗拒者,格杀勿论。尤其查封了西市,把各个货栈、商家查个底朝天,但凡藏有违禁物品的,按律问罪。

一时间,黑松城内风声鹤唳,人心惶惶。不少晋国的商人逃离了黑松城。

公良嘉措得知后,心急如焚,没想到东乡邦主会秋后算账,石头儿命在旦夕。

公良嘉措担心石骆儿的死活,派六子去打听,六子回报说:"事情不妙,府衙大牢封得严实,所有人一律不许探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公良嘉措心乱如麻。

那小儿从贺兰圩那里回来,进来向公良嘉措请安,公良嘉措见到那小儿,生气道:"你家右将军呢?这下好,他保举的守津副史要被砍头了,他却躲得人影都不见,像话么!"

那小儿硬着头皮道:"姑爷大人大福,一定不会有事的,右将军不也是在想法子吗?大小姐别怨他,右将军是想找到法子,救了姑爷出来,才敢见大小姐。"

"说得好听。"公良嘉措满脸不信。

这时,六子进来,问那小儿吃饭不曾,公良嘉措没好气道:"这里没他的饭,赶紧回去跟右将军说,他要是再躲着,我把将军府拆了,自去东乡府要人。他要是还认我这个妹子,爽快点,给个痛快话。"

大概是熟稔了公良嘉措的脾气,那小儿恬不知耻道:"再不吃饭,俺要饿死在回去的路上了,听说六子兄弟的厨法了不得,正要讨一口呢。"

"滚!"公良嘉措把他骂了出去。

公良嘉措左思右想,还是去找公良造,要他一起去东乡府,会一会东乡不离,从东乡不离那儿下手。

公良造老大的不情愿,但是拗不过公良嘉措的劝说,只得去走动。

二人打马去东乡府的时候,路过府衙,见那儿果然与往日不同,戒备森严。

公良造纳闷道:"这个骆……骆小子被抓了,有这么打紧?看他们守的这么严实,着实奇怪。"

公良造不称石骆儿为骆奴儿,已经算客气了,公良嘉措也只得随他。

公良嘉措仔细看了看府衙门前,也感到不同寻常,说道:"是有些奇怪,不过石头儿前儿长进了不少呢,能主动去闯一闯骨都侯府,变了许多,也许人家十分重视他。"

公良嘉措并不清楚守备加强了的原因,不过为了抬高石骆儿的身份,公良嘉措顺势替他说些好话。

公良造虽然觉得石骆儿有所改变,不那么猥琐了,敢杀守津史,敢闯骨都侯府,但是依然十分鄙视石骆儿,只是看在大姐对石骆儿十分在意的份上,也就不多说什么。

公良嘉措也怀疑,且渠大人是不是要对石骆儿动手了,所以搞得这么森严,不由得心事重重起来。

也许是看出了公良嘉措的心事,公良造想了想道:"看这府衙,院墙并不高,不若我们今晚便上摸进去,带骆小子出来就是,亦非难事。"

公良嘉措摇头道:"光是救石头儿的性命,当初也就犯不着带他来黑松城了,未心公主才是我们原本要救的人。这事又不能麻烦南坡的人,百里方出的主意是为了石头儿,依着我的心思,用在救未心公主身上倒十分合适。只是如今顾得了救未心公主,说不得就顾不上石头儿了……"说到这儿,公良嘉措凤眼微红。

公良造见不得大姐掉泪,肃然道:"大姐放宽心,你怎么说,我便怎么做。"

"没什么过不去的,"公良嘉措打起精神,豪气冲天道,"大不了把黑松城闹它个天翻地覆,劫得了赫连姐妹,还弄不走东乡不离这丫头么!"

…………

二人到了东乡府,见东乡府府门禁闭,门前空无一人,连往常看门扫地的家丁也不见踪影,十分怪异。

公良造怕其中有诈,说道:"大姐,你且在此等候,我去叫门。"

公良嘉措道:"不必,大白天的,四周并无他人,不用理会,咱同去敲门便是。"公良嘉措一路之上,已经细心观察,倒不担心府门外面有什么,而是担心东乡府里有什么变故。

二人走到府门前,正要敲门,忽听得里面一阵门栓声响,两扇大门咿咿呀呀的竟然打开了。

公良嘉措抬眼看过去,见里面净水泼地,庄严肃穆,除了三个看门家丁推动笨拙的府门,其他各处家丁奴婢十分安静地站在大院之内。

开门家丁看见公良嘉措和公良造在门口,很是惊讶,一个年长家丁赶紧过来,拉过二人,用极低的声音道:"二位小姐公子,今儿府里有要紧事,二位要有事的话,等明儿再来的好。"

开门家丁见公良嘉措和公良造牵着坡直马,衣着华贵,气度不凡,尽管不知道二人来路,然则言语之间甚是和气。

公良嘉措不管这些,开门见山道:"我是来找不离妹妹的。"

公良嘉措声音洪亮,里面院子里的人也都能听见,只不过哪些家丁奴婢竟无动于衷,看来东乡府规矩挺大。

年长家丁有些慌张,听公良嘉措直呼东乡不离为‘妹妹’,显然更加不能得罪,十分为难。

这时,府门里出来一人,穿戴甚是锦绣华丽,只是身材略显清瘦,全无富家子弟的气质。那人见到公良姐弟,星眸闪烁了一下,又瞬间归于冷漠,开口道:"什么人在此喧闹?"

年长家丁一看是二公子东乡胜来了,慌忙禀报:"二公子,您正好来了,这二人说是来找小姐的。"

公良嘉措见是二公子东乡胜,不动声色示意了一下公良造。公良造明白公良嘉措的意思,来人身份不凡,需要小心应对。

东乡胜又扫视了一下公良姐弟,面无表情道:"你们是怎么认得舍妹的?"

"不离妹妹将来要成为右将军的夫人,也是我们的嫂子,自然认得。"公良嘉措早有准备,搬出来贺兰圩。

"嫂子?"东乡胜愣了愣,恍然大悟,不由凝视公良嘉措片刻,冷哼道:"原来你就是打败古里卫的那位,了不起,了不起啊!"

东乡胜嘴里称赞公良嘉措’了不起’,脸上却没有半点敬佩之色。

公良造见东乡胜对大姐十分不恭,不觉脸上露出杀气。

公良嘉措只当不知东乡胜的怠慢,依旧和颜悦色道:"今儿右将军派来人来,捎来了物件给不离妹妹,还请公子跟不离妹妹说一声。"

公良嘉措顺便把那小儿进城的事拿来用,倒也顺利成章。

东乡胜道:"什么物件,让我瞧瞧。"

公良嘉措早有准备,果真从腰间掏出一个宝盒,不过拿在手里,并不递给东乡胜,而是道:"人家二人之间的东西,旁人却是看不得的。"

"看不得?"东乡胜收起打量公良嘉措的目光,斜眼看着宝盒道。

"抱歉得很,看不得的。"公良嘉措说得十分坚决。

"你们也没有看过?"东乡胜不满道。

公良嘉措笑道:"自然没有看过!上面有封口,完好无损,我们也看不得。"

公良嘉措这一笑,似乎触动了东乡胜什么,冷脸缓和许多,迟疑片刻道:"既然如此,你进去便是。"

年长家丁听东乡胜发了话,连忙上前招呼公良姐弟。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正要进去,东乡胜忽然伸手拦住公良造:"没听见么,这位姐儿可以进去,这位兄弟进不得。"

公良造听这话,脸色更难看了。

公良嘉措不想生事端,耐心解释道:"他是我小弟,也是右将军家的人。"

东乡胜冷冷道:"我看他心地险恶,所以不能进……"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公良造已经出刀,公良嘉措想要阻拦已是不及。

公良造怒到极点,出刀极快,既凶又狠,公良嘉措心中叫苦,大白天的要是杀了东乡胜,恐怕脱身不易,况且石头儿还在人家手中,如何是好。

眼看瘦弱的东乡胜全无抵抗,就要命丧当场,怎料东乡胜忽地身形暴起,竟然轻易躲过了公良造这一击。不仅如此,东乡胜在半空中探出那双枯木般的双手,直击公良造脑门。

公良嘉措看得目瞪口呆,竟然忘了去救小弟,东乡胜这一招正是自个儿会的那招"猛虎出洞",只不过从天而降,势道更猛。

眼看公良造要死于东乡胜的爪子之下,公良嘉措心急如焚,只恨今儿没带虎头刀,身上并无兵器使用,出拳已经够不着东乡胜。

那公良造过于自傲,没想到对方深藏不露,情急之下顾不得颜面,一个"懒驴打滚",就地滚出五六丈,总算逃得性命。

还好,东乡胜没有趁势追击。

公良嘉措惊魂未定,赶紧过去扶起公良造。

公良造出门的时候,公良嘉措着实给他打扮一番,衣服十分靓丽,这下可好,滚在泼水地上,一身泥土,狼狈不堪。

公良嘉措气就上来了,拿过公良造的雕花锈金刀,冲着东乡胜道:"想不到二公子功夫这般厉害,我向你讨教一二招如何?"

东乡胜白眼一翻道:"你是女的,我不感兴趣。"

公良嘉措怒喝一声‘是么’,举刀劈向东乡胜,哪知东乡胜不避开也就算了,竟然鼓着青眼,瞪着公良嘉措砍过来,把公良嘉措的恼怒和拼命看作一团空气。

公良嘉措砍到他面门前的刀只得生生收住。

这该死的家伙是个不要命的主,公良嘉措心里骂道,却拿东乡胜毫无办法。

公良嘉措无奈之下,回过去一手拉住公良造,一手拿着刀,就往府门里走,嘴上说道:"看你让不让进!"

公良造败给了东乡胜,浑身上下又如此不堪,真想掉头就走,却挣不开公良嘉措的手,只得让她拉进府门。

这回,东乡胜倒是不再阻拦了,看着公良姐弟进府门,在后面阴森森道:"’猛虎出洞’这一招,你家小弟好像不知道啊!可惜,可惜!"

公良嘉措听了心头一震,自个儿使的‘猛虎出洞’难道果真不是公良家的功夫而是东乡府的?怎么东乡胜使出来如此娴熟。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