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三章 九层塔


【2020-11-02】 狗吐文学】


公良胥一句话就把皇甫骆留下来当了奴儿,皇甫骆一千个不情愿。

公良胥看着他这张苦脸,以为皇甫骆不愿意在马房这儿干苦力,想着当马倌,安慰皇甫骆:“就让你留几日,等外面安静了,我自会送你出去。”

皇甫骆没法子,只能听从。

好在公良胥是这里的头儿,不用皇甫骆去搬大石头。

公良胥问骆奴儿怎么到了这里。

皇甫骆心想,这是你们自家的家事,跟自个儿没关系,看样子公良胥也不会加害公良姐弟,就一五一十告诉了公良胥,你们兄妹、兄弟之间的账怎么算,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公良胥听完皇甫骆的叙述,沉思良久,有些不解,公良嘉措怎么会把皇甫骆带进赫连府,忽然想起一事:“骆奴儿,听说你上次来见过邦主。”

皇甫骆心里咯噔一下,老实道:“邦主找小的问过话。”

皇甫骆心想,上回见了一次赫连邦主差点把自个儿吓死,把自个儿想取而代之的心思吹得烟消云散,倒情愿呆在马房养马,奢望能见到赫连含兮。

这回倒好,马场成这个样子,一匹马儿也没有了。要是这儿还是马房,二爷是马倌的头儿该多好,自个儿求一下二爷,二爷说不定让自个儿一直在这儿养马,时不时的能看一眼赫连含兮,那就美了。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赫连含兮恐怕不会到这么乱七八糟的地方来。尤其那些搬弄石头的人一个个粗野得很,好几个目露凶光,赫连含兮这样的美人也不应该来。

公良胥不知道皇甫骆心里有这些歪歪绕,继续话头:“都问了什么?”

“问过大小姐和主子的事。”皇甫骆没说赫连邦主问过自个老家洼子村的事,觉得不说为妙。

“哦,邦主提到石塔村了?”公良胥看似漫不经心地问。

皇甫骆却警醒着,知道公良胥必定会提到这个,于是有点忐忑道:“邦主问我们从哪儿来,是小的说来自石塔村。”

果然,公良胥话里有话道:“这就是了,怪不得邦主开始留心那地方。”

公良胥这么一说,皇甫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二爷不会是赖上自个儿了吧,难道因为自个儿跟赫连邦主说了石塔村这个地方,所以赫连邦主派人去屠村,这下有理说不清了。

要是二爷以后告诉了公良大小姐,公良大小姐也这么想,把这笔帐记在自个儿头上,那真冤死了。

想到这儿皇甫骆小心道:“小的说错什么了?”想探个口风。

然而公良胥丝毫没有责怪皇甫骆的意思,反而赞许道:“没有,你回答得很好。”

公良胥心里分明在想,要是邦主不留心那地方,自个儿也没这机会来阿秋城,神情之间倒是有几分感谢皇甫骆的意思。

皇甫骆看到了公良二爷所思所想,心中安定许多。

那些搬弄石头的看到仆尉新来一个小厮跟着,觉得也正常。

仆尉到底是个官儿,看起来是个斯斯文文的人,得有个人伺候。

公良胥干事很有条理,把造石塔的几拨人安排得很紧凑,各有一个小头目负责监工。每天完工,各小头目都来向公良胥汇报情况。

见公良胥对皇甫骆挺好,不打不骂的,各小头目也给皇甫骆一个好脸。弄得皇甫骆有些脸红,毕竟他年纪不大。

这中间,皇甫骆也发现,公良胥好像挺喜欢当这官儿,在石塔村确实埋没了他的才能。

有时候,公良胥站在以前的跑马场,现在的塔基这儿,仰望着,仿佛在他眼前已经有一座高高的石塔矗立起来了,思绪万千。

皇甫骆看着被糟蹋了的跑马场,忍不住问:“马场的马儿呢?都去到哪儿了?”

公良胥看着老实巴交,毫无志向的奴儿,说道:“你还喜着马儿?怕是在府内骑不到了,原先这里的马儿都送到了赫连大公子的军营。”

赫连大公子自然是赫连满,这儿养的马儿都是上等的,拿去做铁骑,可惜了。皇甫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卑微道:“小的哪里能骑马,小的是养马的,看着马儿亲切,这儿只有石头,没什么意思。”

公良胥正色道:“是么?没意思?多少人为这些石头送了命呢!”

为石头送命?皇甫骆显得惶恐不安。

公良胥今儿有些高兴,见皇甫骆孤陋寡闻,便道:“骆奴儿,你知道这养马场要造什么东西吗?”

“小的不知。”皇甫骆隐隐约约看出来一点端倪,只是不十分肯定。

公良胥看着若大的工地,心头有万丈的雄心壮志,今儿骆奴儿在此,说起来,既是家里的奴儿,也算是乡党,又不是碍事的,因此傲然道:“要造一个石塔。”

“啊?!”印证了心中所想,皇甫骆还是很惊讶,结结巴巴道:“造石塔做什么?”

公良胥见皇甫骆脸色发白,卖个关子:“这个么,只有邦主知道了。”

皇甫骆忍不住问道:“这许多石料,要造几层呢?”

“九层。”公良胥说着,抬头望了望青空,仿佛在丈量九层石塔的高度。

皇甫骆脸色有点难看,好在是假脸,二爷看不出来。

皇甫骆就在想,东乡邦主已经造了九层青石塔,自个儿在黑松城客栈的马厩就能瞧得一清二楚,这赫连邦主也要造九层石塔。

不知道二位邦主造了九层石塔之后,是不是就有人会跟自个儿一样,想换份心思?

他们都已经是邦主,还需要怎样的心思?

想到这些,皇甫骆内心俱是害怕。

公良胥看到皇甫骆颤颤巍巍的,只道他羡慕自个儿,很是自得。

公良胥平素不说话,闷得很。

兴许是心中的心思太大了,或者赫连邦主一席话触动了什么,总之,他有点儿想跟人说话,皇甫骆正好凑在跟前。

公良胥万万没想到皇甫骆读到了他的内心,更读到了他最隐秘的东西。

要是他知道,皇甫骆片刻之间便没了性命。

皇甫骆分明看到二爷的内心深处正在翻江倒海,心里纳罕,世上竟有如此惊奇的事情?

皇甫骆遇到读心石塔,觉得自个儿机缘巧合,然而他从公良胥这儿知道了读心石塔更为令人震惊过往。

公良胥在悔恨,以前兄弟三人被魔障所困,如今只有他自个儿醒来了,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可惜怎么也无法唤醒家里其他人。

怎么只有自个儿醒来了?公良胥不明白,但是一旦醒来就有了七情六欲,就有了梦想和追求。

家里藏着以前弄来的偌大一个宝贝,一直没有利用,正好趁着赫连家的军队来,公良胥通过安平台,把宝贝献给了邦主。

公良胥一身的能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可以建功立业,可以重整公良家当日的荣耀,这些都让公良胥兴奋不已。

要说,家里的宝贝是公良止和公良胥兄弟二人,历尽千难万险弄来的。这里面也有公良止的份,然而公良止还在沉沦,还在忠于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固然是需要报效的人,但那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那个家族已经成了昨日黄花,不值得再为她尽忠。

可公良止无法摆脱,无法清醒,非要去和赫连军队拼命,守住那不可理喻的愚忠。

公良止死了,死得那么不值,每每想起,公良胥不禁哀伤叹息,恨只恨当日那个乞丐害得三兄弟如此凄惨。

公良家本是守塔之人,公良胥一醒过来就清楚了自己的身世。

在前朝公羊国主毁掉石塔之前,守塔人极为荣耀,世世代代为守塔人,世世代代受人敬重。

然而公羊国主最后还是下令要毁掉石塔,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信吗?他大概有,可他的儿子却没有,他儿子即位不久便失去了性命。

后来,巫马家高举读心宝塔,说是要匡复国祚。

巫马家的读心宝塔是什么东西?

世人一片迷茫。

公羊家也不知晓,但是赖以参悟人心的石塔已经毁去,公羊家难以抵挡读心宝塔,江山顷刻间土崩瓦解,成就了巫马王朝。

巫马家的读心宝塔一时间光芒万丈,镇威四方。

从此世人皆知,得读心宝塔者,得天下。

渐渐地,大家忘了,原来公羊家曾有这样一座石塔,有道者在里面参悟,也可以看透人心,也可以取得天下。

石塔毁了,石塔里的宝物还在。这些宝贝流落乡野。

也许是公良家的一股执着,公良兄弟找到了一个。

公良胥把宝物献给赫连邦主的时候,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生怕其中有假,但是赫连邦主看过之后,兴奋异常,因为赫连府也有这样一件宝物,两者一对,便知真假。

赫连家的这件宝物是镇府之宝,听说正是因为有这件宝物,赫连鼎的父亲赫连老邦主才有了雄心,终于打下尤陀邦这片天地,才有了和巫马家分庭抗礼的实力。

当然,只有这个宝物还不够,赫连老邦主死前,念念不忘告诉赫连鼎,有了读心宝物,好好参悟,就可以不到王城受气,老邦主没有明说,赫连家也可以取得天下。

但赫连鼎记住了老邦主的那份期许的眼神。

赫连鼎得到公良胥手中的宝物,如获至宝,大喜过望,当即把公良胥留在了府中,任命为仆尉,并令其按照祖传方法,督造石塔,因为根据传说,宝物要放在石塔之中才能有效果。

皇甫骆呆在马场看石料,天天等着公良胥送他回去,等了有二十来天,詹台护卫被杀的事渐渐平息下来,风声没那么紧了,有一天,公良胥说要送他走,给他备好了出府的腰牌。

皇甫骆问:“二爷不去吗?”

皇甫骆的意思是,他知道公良嘉措和公良造呆在那儿。

公良胥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很无可奈何,道:“我出不去。”

但皇甫骆在他的眼神里却读到,二爷已经出去过了,他已经和公良姐弟会过面了,只是何时会的面,皇甫骆不知道。

大概是晚上自个儿睡死的时候,皇甫骆暗自认定,二爷一定是很厉害的人。

皇甫骆拿着公良胥给的腰牌,大摇大摆地从前面的侧门出去,准备去青楼找公良嘉措和公良造,怎料走到门口给家丁查看腰牌的时候,发觉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居然看到有人要绑架赫连府的人 !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