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二章 铁骑屠村仇


【2020-11-01】 狗吐文学】


也有四句话说的是赫连铁骑如何所向披靡,其曰:

 合贲马,铁甲披。

 旌旗冽,寒气逼;

 千人斩,万人杀;

 赫连骑,天下敌。

合贲马是尤陀邦的马,也是赫连府的战马,虽说这马也是战马良驹,但算不得上品,就单匹马而言,比不上坡直马,然而赫连府有能人,把合贲马的优点利用到了极致。

合贲马能负重,所以配以重甲,打仗时五匹成行,列队齐头并进,对手往往就被战马重甲所碾压,没了招架之功。

因此赫连铁骑一出,常常所向披靡,破环力极强。

当公良嘉措姐弟回到石塔村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经过一夜的变故和奔波,到村口已是日出之时。

晨曦映照之下,石塔村一片断墙残垣,几处烽火犹在燃烧,冒出几缕黑烟,惨不忍睹。

整个村子里已经没有一间房屋是完整的,梁丘家偌大一个家也被破坏殆尽。

走进村里,村民们的尸体四散而陈。

公良姐弟看见不少村练之人死在路边,然而竟看不到他们任何抵抗的迹象,想是赫连铁骑的威力惊人,村练的人根本无法与之对阵。

众人进村不久就发现了公良大爷的尸体,完全不成模样,他那把大砍刀被抛在旁边的野地里。

公良姐弟眦睚欲裂,心如刀割,连忙下马,跪倒在兄长的尸体面前,泪如泉涌。

姐弟二人忍住悲痛,小心收殓兄长尸首。

皇甫骆总算和公良大爷认得,公良大爷待他不薄,所以皇甫骆想过去帮忙,但是巫马未心阻止了他。

巫马未心是好心,公良嘉措还好,公良造的脾气却不怎么样,万一迁怒皇甫骆,皇甫骆怕小命就没了。

皇甫骆大约也看出公良造的怒火,巫马未心一摆手,他就缩了回来。

贺兰圩见公良嘉措悲痛欲绝的样子,心里怪怪的,就问巫马未心:“那位是二头领的兄长?”

巫马未心低声道:“是她大哥。”

贺兰圩沉默片刻,又忐忑道:“公主怎么认识二头领的?”

巫马未心没有回答。

既然巫马未心不答,贺兰圩也就不再问。

公良姐弟用坐骑把公良大爷的尸首运到公良家。

公良家已经被毁,满院都是下人的尸体,也许是没来得及跑出去,就被来人杀害了。

不过让公良姐弟略微安心的是,一路过来,并没有发现二爷的踪迹,院子里也没有,于是再去别的地方找。

公良姐弟到别处找公良二爷的时候,皇甫骆跑去梁丘家的马厩那儿,看老马倌如何了,居然也没有发现老马倌的踪影。

再去平素去不了的内房,里面着了火,死了不少人,倒也未发现梁丘家主子们的尸体。

也许他们趁乱跑了,梁丘蓝尔应该没事吧,尽管皇甫骆受她折磨,不过这会儿真的不希望她有什么不测,皇甫骆这么想着。

“也许这一切都是安平台的主意。”公良嘉措和公良造不在的时候,巫马未心这么对贺兰圩说。

当日在石牛番和吐浑觉相斗之时,巫马未心就觉得安平台没安好心,安平台当时说了不少挑拨离间的话。

“也许吧,赫连满听安平台的。”贺兰圩表示赞同,“赫连满想来没有这么周密的计谋攻取黑库邑城。没有人帮他,他恐怕做不到。”

看样子贺兰圩很是瞧不起赫连满。

巫马未心觉得贺兰圩说得在理。

安平台此番前来,竟然能跑到含兮那里弄来画像,想方设法谋害巫马未心,结果还费了巫马未心一碗血救骆奴儿。

想到这些,巫马未心真想找个法子,将这家伙碎尸万段,才能解自个儿的心头之恨。

只是巫马未心不明白他为何这么恨自个儿,有些事巫马未心一时想不通,而贺兰圩也绝对不会告诉她其中的隐秘。

巫马可汗不许人在巫马未心面前提贺兰无缺半个字,在送巫马未心前来黑库邑的时候,就给宫奴们下了命令,谁要是在未心公主面前提起贺兰无缺,杀无赦,所以巫马未心在下人那里从未听说过贺兰无缺。

贺兰老爷更不许下人说,贺兰阙在贺兰老爷的管束下,也没敢说,他倒是有些迷恋巫马未心,后来被贺兰老爷打了一顿,老实了。

巫马未心见贺兰圩似乎在想些什么,问他道:“刚才二头领说不认得右将军,可右将军怎么好像认得她似的,这是怎么回事?”

贺兰圩有些苦涩道:“也许是我认错人了。”

“你看她像贺兰无缺?”巫马未心忽然道。

贺兰圩一听,脸色大变,过了好一会儿,才镇静下来,反问道:“公主以为她是谁?”

巫马未心淡淡道:“她当然是公良家的大小姐,还能是谁?”

贺兰圩听了,心里稍微平复了一下,吃不准巫马未心讲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只好敷衍道:“是啊,她兄弟都在这儿的,应该…应该错不了。”

只是这“错不了”三个字说得十分勉强。

“贺兰无缺是谁?”巫马未心有点儿明知故问。那回公良嘉措问起这名字,巫马未心留了心。

贺兰无缺是谁,贺兰圩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除却贺兰族籍,和安平敦之间有冤孽之人。

既然未心公主问,贺兰圩不好不作答,想了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缓缓道:“贺兰无缺是在下妹妹。”

巫马未心虽然已经猜到,可是等贺兰圩当真说出来,还是吃惊不小。

贺兰圩还有个妹妹!

那个纨绔少爷贺兰阙还有个姐姐!贺兰圩也就算了,常年不在家,而贺兰阙却是整天屁颠屁颠跟在自个儿后面的主,怎么也没有吐半个字,下次见到他,一定饶不了他,巫马未心暗自气恼。

想到这儿,巫马未心忍不住讥讽道:“自家妹妹焉能认错?”

“想来是我认错了。”贺兰圩只好继续敷衍,心里五味杂陈,无缺似乎忘掉了过去的一切,未心公主似乎也不知道安平敦和无缺的事。

说话间,公良嘉措和公良造回来了,没有找到公良胥,二人心情看起来好了一些。

回来后,公良嘉措说想要好好安葬公良止,贺兰圩善意地提醒道:“赫连府的人很快就会发现公主不在城里,说不定会派兵前来,我们需要赶紧走。”

公良嘉措摇头,意思是必须好好安葬兄长。公良造听到贺兰圩这话,也没有好脸色。

公良造恨不得冲到邑城,亲自宰了赫连满这个混蛋,枉他兄弟俩还和自个儿一块厮混过,这么快就反目成仇。

“赫连府的人来了又怎样,赫连邦主那儿,我们也去得,又不是没去过!”巫马未心这么说,表面上帮着公良造藐视赫连府,实际上也是缓和一下公良造的情绪,毕竟她知道,贺兰圩肯定不会帮忙去攻打赫连满,没了贺兰圩的帮助,这点残兵再回去只能是送死。

贺兰圩从公良造毒辣的眼睛里感到了杀气,不过还是规劝道:“公主自然去得,不过赫连府的人只怕没有把公主的性命放在心上,公主要是有什么差池,在下担当不起。”

贺兰圩的语气里有威胁的成分,巫马未心听得出来。

公良造听到巫马未心有生命之忧,默然不语。

且说村子里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跑了,连个棺材板也弄不了,怎么安葬公良大爷呢?

公良嘉措苦思良久,对公良造道:“上次骆奴儿葬那匹马儿的地方可以葬大哥,给不了他什么陪葬,就让马儿当他的陪葬吧。”

公良造点头同意,现在这情形只能如此了。

皇甫骆没有发言的份,但是他觉得公良嘉措的主意不错,那匹马本来就是公良大爷送给皇甫骆的。

时间不等人,一行人就直奔皇甫骆那匹坡直马的坟头那儿,贺兰圩的兵士过来帮忙,挖了一个深坑,安葬了公良止。

没有个碑,公良嘉措索性在那棵大树上用虎头刀刻了几个字:公良家之墓。

巫马未心觉得公良嘉措刻得有些不妥,要刻也得刻“公良止之墓”才是,这么一刻,不是把公良家的人全搭进去了吗!

这时,巫马未心看见北宫冒躲在一边,心念一动道:“右将军,我倒是可以劝二头领一起去白固邦?”

“烦请公主了。”贺兰圩有点看明白了,似乎公良姐弟都听未心公主的话,未心公主要是去劝说,事情就好办多了。

巫马未心道:“让我劝她去白固邦倒是可以,只怕右将军得答应杀一个人,二头领才愿意去。”

北宫冒在那里听见,胆战心惊,以为是要杀他。

北宫冒拼了性命来救巫马未心出城的,不惜得罪公良嘉措和公良造,谁曾想,贺兰圩要认公良嘉措当妹妹,北宫冒觉得自个儿里外不是人。

“要杀什么人?”贺兰圩有些迟疑。

巫马未心看北宫冒像惊弓之鸟的样子,很是受用,不过嘴里说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赫连满。”

北宫冒一听不是自个儿,嗓子口的心又掉了下去。

巫马未心没提安平台,只因为巫马未心想要亲自抓住他,问他个究竟,为何三番二次害人性命。

巫马未心以为贺兰圩会犹豫,谁知贺兰圩毫不犹豫道:“这个没有问题,我们邦主是赫连府的死对头,我可以替他答应。”

看公良姐弟把安葬公良止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巫马未心就去劝说公良姐弟一起去白固邦。

巫马未心和公良嘉措耳语一番,公良嘉措似乎没有反对,却又摇了摇头。

巫马未心又过来跟贺兰圩说:“还请右将军亲自去做个保证。”

贺兰圩于是走过去,给公良止的坟头作个礼,对公良嘉措发誓:“我可以帮你杀了赫连满,替公良大哥报这个仇。”

公良嘉措眼睛盯着公良止的坟头,

“你可以吗?”似乎不太信任贺兰圩。

“我可以。”贺兰圩说得很坚决的样子。

“好!”公良嘉措咬着牙,转头问贺兰圩,“你说怎么样才能杀了赫连满?”

“去白固邦,找东乡邦主帮忙。”贺兰圩不敢直视公良嘉措的目光。

“何不直接去黑库邑,杀了赫连满?”公良嘉措脸上露出一丝不快。

贺兰圩道:“我们这几个人恐怕攻不进黑库邑。”

贺兰圩说的是实在话,但公良嘉措不以为然,傲气道:“我姐弟二人就可以。”

公良嘉措说这话时,贺兰圩分明感到了一种复仇气概,在这气概之中似乎看到了无缺当日的容貌,贺兰圩心里一阵愧疚,虽然当时事情发生时,贺兰圩不在黑库邑,但总觉得自个儿没有尽到责任护着无缺。

贺兰圩沉默片刻,婉转道:“也许你们可以杀进邑城,却不见得有把握杀了赫连满?”

“没有把握,也得去试一试!”公良嘉措神色萧萧,一副不顾一切拼命的语气。

贺兰圩耐心道:“不在乎生死,自然可以去得,不过如果杀不了赫连满,徒丢性命罢了,于事无补,也无以告慰公良大爷的在天之灵。”

说罢,贺兰圩对公良止的坟头长施一礼,他觉得公良嘉措对公良止感情这么深切,想必公良止对公良嘉措十分的爱护。贺兰圩甚至感到,公良嘉措对公良止的这份情义超过了无缺对他的兄妹情深,因此贺兰圩的内心深处竟有些隐隐伤痛。

公良嘉措见贺兰圩十分的虔诚,细细想来,觉得贺兰圩讲的有些道理,不过还有些不放心:“要是东乡邦主不愿帮我们呢?”

贺兰圩见公良嘉措动了心,嗓子口一热,多年前想说的话脱口而出:“那我就陪你去报仇。”

————

皇甫骆远处给巫马未心牵马,看见贺兰圩对着坟头施礼,觉得十分奇怪,这个贺兰圩真是痴心,为了认下妹妹真下功夫,整个事情也当真是稀奇古怪。

巫马未心见皇甫骆抓耳挠腮的,冷不丁地问他道:“骆奴儿,你看贺兰将军是他亲哥吗?”

皇甫骆被问得张口结舌,期期艾艾道:“是…吧…看着,像…是…吧…”

皇甫骆也完全吃不准。

“什叫像是吧,你就是不老实。”说着一鞭子打在皇甫骆的肩头。

皇甫骆“呵呵”苦笑了一下,这一鞭实在没啥份量。

公良嘉措既然答应一起去白固邦,从邑城跑出来的人自然跟随。

至于皇甫骆,当然他是没有任何说话权利的,未心主子怎么走,他都得跟着,管牵马。

于是巫马未心、贺兰圩和公良嘉措姐弟一行人,昼行夜驰,直奔白固邦。

白固邦的边境离黑库邑有些距离,但是并不遥远。

黑库邑的南面是纳木邑,纳木邑再向东南就是白固邦的边境了。

路过纳木邑的时候,贺兰圩命令大家直接走大道,而纳木邑的人看见有一队白固邦的军队经过此地也不感到惊奇,巫马未心就猜测,这纳木邑恐怕已经被白固邦控制住了,只是那赫连邦主不知道而已。

等安全到了白固邦境内,众人稍作停留,就奔白固邦首府黑松城而去。

公良嘉措、巫马未心、皇甫骆等人到了白固邦又将如何?

皇甫骆能否再见到赫连姐妹?

皇甫骆能否当上邦主?

 且看下部。

 ------------------------------------

 有诗云:

 维星世界,孤灯瘦影,宝塔春秋。

 看国之有妖,家中有娇;

 千里交错,何故相守。

 世事无常,人生有张,正当策马扬鞭奴儿吼。

 江山劫,任无数休戚,依旧悠悠。

 ~~~

 此时与君谈笑,问美人相斗何时休?

 读几多心思,几多风情;

 码字无意,锦绣文章。

 可曾识得,镜花岁月,闲来不觉上心头。

 猛回首,惊英雄少年,正在身后。

 ------------------------------------------

 第一部骆奴未心完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