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五十六章 易容祸起


【2020-11-03】 狗吐文学】


在整个南坡,唯有端木家有奴儿,这是石骆儿没有想到的。不过在闲暇之余,绕看南坡一周之后,石骆儿也就明白了。

整个南坡,只有端木家的房子是真正石料砌起来的,有些地方还雕了花,其他人家都是就地取材的木结构建筑。

南坡原先有三大家族,百里家,乐羊家和端木家,如今都凋零了。

百里家除了死掉的百里盛,中间有几个兄弟早亡,百里方有一个姐姐也远嫁他乡,大概是避祸,目前百里家只剩下百里方孤身一人。

乐羊家原先是大族,后来人丁凋落,到乐羊洪这儿已经二代单传。

乐羊洪没有兄弟,他窝里反之后,南坡人和他决绝了,他的亲兵不敢用南坡本地的,都是外乡人。

乐羊洪在邑城纳了小妾,他那没有生养的浑家被抛弃在南坡,也许是这个缘故,南坡人没有为难她。

说道端木家,那就更惨了,如今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端木后人。

公良止是公良家的人,为了继续端木家的香火,公良止冒名端木照到了端木家,后来公良止因故回到了石塔村,公良嘉措又过来冒名端木亮,也就是她挂名的未婚夫,继续支撑这个端木家。

石骆儿刚到这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南坡的家家户户都清楚怎么回事。

公良止的父亲和端木亮的父亲是同门师兄弟,师从端木老先生。本来端木易容绝学不外传,但是因为公良止的父亲为了救端木老先生,被人毁了容,已经难以恢复,端木老先生亲自给他易容恢复,日久天长,不知不觉中,公良止的父亲知道了其中的奥妙,于是端木老先生顺水推舟,收了这个徒儿。

易容之术,可以救人,也可以毁人,不少亡命之徒为了不被官府和仇家追杀,不惜重金求助于端木家,故而端木家虽处于这个贫瘠之地,却十分富有,弄下这份产业。

要知道建造这大院的诸多材料都是外面运进来的,考虑到穿越沼泽地带的运输艰难,真是不易,由此可见,端木家的富有程度,没有钱财,谁个愿意冒死搬运这许多建材石料。

当然,端木家发达的同时也给南坡的人带来了好处。

端木老先生极为慷慨,但凡有人开口,端木老先生都会解囊相助。

南坡的人虽然鱼龙混杂,但是多数人对本地人并不使诈。

有不少人来南坡之前,就是个坑蒙拐骗之徒,而到了南坡却老实起来。

就算借了端木老先生的钱,过段时间必定设法还上。

端木老先生素来不问人家借多久,中间决计不向人索要,对方还了,也决计不要人家利息,所以南坡的人都十分感念他的恩德。

但是一切皆因为一件宝物而发生了改变。

这件宝物也许不应该存在于世间,但是不知何故它出现在了南坡这个边远之所,给端木家带来了灭门之祸。

一天,一个亡命之徒来求助于端木老先生,言辞恳切,要求易容,说身上别无它物,只有一座宝塔,可以献给端木老先生。

亡命之徒打开给端木老先生过目的时候,端木照正好在,见那宝塔虽小,却极为精致,至于宝塔有什么用处,亡命之徒并不知晓。

端木照看了十分喜欢,就央求爷爷给这个人易容。

端木老先生过于疼爱这个大孙子,就答应了,当即给这人做了绝妙的易容。

不料等那人走了三天之后,某天晚上,不知道哪儿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摸进了端木家大院,仅仅一夜之间就灭了端木家三十五口人,无一幸免。

端木家是独门独院,如果期间有惨叫传出,别个人家难免也会听见,令人纳罕的是,直到第二天有人给端木家送菜,才发现这一惨剧,顿时震动了整个南坡。

南坡的村长带了几个人大着胆子过来,见端木家的死人被整整齐齐码放在一起,如同收割了的庄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村长不敢怠慢,派人向邑衙报案,邑衙来了之后,也是十分惊异,至于怎么破案,半点线索也没有,再说南坡这地方本来名声就不好,谁知道是不是村里人自个儿做下的?故而邑衙守津史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让人清点死人,造册上报。

端木大院里的财物似乎并没有被贼人抢,不过,村子里有人听端木家的下人说起过宝塔这回事,宝塔是大是小,是金子做的,还是珠宝镶的,没人清楚。

看到一下子端木家没有人了,白白扔在那儿这么多东西,再老实的人也难免见财起意。

也有亡命之徒不怕宝塔带来的祸害,想看上一眼,但是偷偷来翻,无果而去。

公良止的父亲惊闻师父一家遇害,悲痛不已,即刻前来南坡,祭奠师父一家。

诡异的是,就在当天晚上,公良止的父亲竟然在灵堂遇害,凶手是谁,也搞不清楚。

公良止闻讯悲怒交加,为了镇住宵小,利用父亲那里学来的易容术,冒充端木照,杀到端木家,赶跑了所有觊觎之人,占了端木家。

期间,有南坡人提出异议,说公良止不是真正的端木照,端木照已经上了上报的死亡名册,他尸体还在院子里码着,难道人能死而复生。

第一天,有人这么说,公良止带那人去看,发现死人堆里没有了端木照,夜里那人死了。

第二天,有人这么说,公良止带他去看,依然没有发现端木照的尸体,夜里说话的也死了。

第三天,还有人不信邪,但是依然没有活到天亮。

公良止一身功夫,在端木家人和公良止父亲出殡之前,三天杀了三人,从此再无人来挑事。

后来有人私下说,端木家死这么多人,是凶宅,只有公良止这种人才能镇住里面的阴魂,管他是不是真的端木照。

说来也是,端木照是个文质彬彬的人,公良止的脸倒是像了他,做事却完全不同。

他在南坡的时间久了,成了当地说一不二的汉子,收罗四方豪客,竟成了一定的气候。

石骆儿猜的一点没错,公良止就是南坡的賊头儿,南坡本来是藏人的地界,直到公良止来了,才真正成了贼窝,在外面干了不少大案。

眼看着公良止在南坡搞得风生水起,谁知有一日,公良止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非要回石塔村,说是有紧要之事要处理,不再当贼头儿了。

众贼人尝到了甜头,都舍不得公良止回去。公良止索性让公良嘉措顶替端木亮,在南坡留个根据点。

端木亮何许人也,南坡人没一个认得,因为自小端木亮就瘫痪在床,从未出过大门。伺候过他的下人都死了,自然没人再知晓他的容貌。

这不要紧,基于公良止的威望,公良止说有端木亮这个人,那么就是有的。

公良止对石塔村的人则慌称公良嘉措许配给了南坡的人,其实根本没有许配这回事。

公良嘉措虽然女中豪侠,但是毕竟有诸多不便,等她冒充端木亮,来了南坡之后,于自作主张,和原来的二头领百里盛调个儿,百里盛当了大头领,冒充端木亮的公良嘉措当了二头领。

一开始头领们看在公良止的份上,不想为难公良嘉措,时间长了,即便有人想为难公良嘉措,也是不敢了。

公良嘉措用她的豪侠之气征服了这些汉子,因为她在这里活脱脱就是一个女汉子,比真汉子还爷们。

那天高车普说,以前吉白充挑战公良嘉措的时候,他跳出来替公良嘉措说了话,可他不知道的是,后来吉白充还是去找了公良嘉措的麻烦,过程无人知晓,但是结果有几个头领知道了,吉白充被公良嘉措治了,从此不敢在公良嘉措面前抬杠。

毕竟端木家实在没了人气,公良嘉措呆了一阵,甚感无趣,故而常回石塔村。

经常不在端木家,那些个财物就成了心病,公良嘉措想了个法子,把财物分给了南坡的人,只是要求谁拿了财物就得来端木家当奴儿,也不是一直当,只要公良嘉措人回来,卖了身的人就得回来伺候。

这是现成便宜。

有些人就想,公良嘉措反正经常不在,我们去拿了等于白拿,于是纷纷去拿,去卖身。

到了公良嘉措下次回来的时候,只有少数几个人回来,于是公良嘉措决定给那些人一顿教训。

没过几天,哪些没主动来当奴儿的人都乖乖地把财物送了回来,公良嘉措又把这些财物给了那些老实回来当奴儿的人。

从此以后,回来伺候的那些人就自觉了,不再有滑头。

南坡人都说,以前的端木照以武力服人,后来的端木亮有勇有谋,以德服人,不过要是公良嘉措没那两下子,德这玩意哪里能服得了南坡人?

恐怕要在棺材里念德。

公良嘉措把石骆儿弄进了端木家,看起来是她的好心,其实她有私心,她有一个天大的心事,自从见过二哥公良胥以后,有一个极大的迷需要她去破解。

二哥说也许只有未心公主能帮忙,但是公良嘉措又无法直接求助未心公主,所以只好利用骆奴儿,石骆儿看不透公良嘉措的心思,如果他知道的话,必定把他惊倒了,这女人的心思有时候藏得深不见底。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