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二十四章 贺兰有女初长成


【2016-04-24】 狗吐文学】


有些事贺兰老爷不会告诉北宫冒,也不希望北宫冒知道。

回到地道口的时候,心腹见贺兰老爷郁郁寡欢,便低声道:“老爷何不亲自去邑衙确认一下。”

贺兰老爷凄然道:“去了又能怎样!她连老奴也不认得,做事做人都合不上。”

“也许……”心腹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贺兰老爷知道心腹想说什么,摇头道:“传说罢了,即便得了石塔里的东西,也不是这个。”

心腹垂首道:“老爷说的是。”

其实贺兰老爷心里明白,即便去了又能怎样,是与不是,都是无奈。是,徒增烦恼;不是,徒增伤感。这么多年已经过去,或许留个念想更好。

和左大都尉一样,贺兰老爷贺兰钧也是被世人认为极其窝囊的人。

左大将是贺兰钧的连襟,黑库邑是左大将父亲的封邑,也就是王后父亲的封邑。

按说让贺兰钧在这里食邑,算是很不错了,但是贺兰家祖上也是显赫一时的世家,到这边疆之地,说是食邑,不如说是发配,要不未心公主也被发配到这里呢。

 

贺兰钧的夫人鲜于乌曼和左大将的夫人鲜于乌丹是姐妹,姐姐鲜于乌丹是左大将正妻,偏偏妹妹鲜于乌曼是贺兰钧的小妾。

这怨不得贺兰钧,左大将发迹前不过是个百夫长,而贺兰钧却是前右大都尉长子,鲜于姐妹的父亲鲜于辽当时不过是个小小的守津史,攀上贺兰家已经是烧高香了。

 

只是后来贺兰家落魄,贺兰钧的父亲死了之后,贺兰钧没能承袭父亲的官职也就罢了,糟糕的是大夫人正是前右大将的外甥女儿。

前右大将一家涉嫌谋反被戮,大夫人娘家受到连坐,好在大夫人没有受到牵连,贺兰钧也无事,但是他这个童仆基本上就被废了,在王城再无出头之日。

 

吐浑家因为出了吐浑王后,一飞冲天,吐浑散当了左大将,其侄儿吐浑觉也在可汗帐前听差。

鲜于乌曼因为姐夫发了迹,在贺兰府的地位不断提高,尤其是有了贺兰阙之后,时常不把大夫人放在眼里,跋扈起来。

大夫人不愿跟鲜于夫人计较,带着儿子贺兰圩和女儿贺兰无缺离开了王城,回到了上绝邦贺兰府老家。

黑库邑是王后父亲的封邑,但是王后父亲没把这苦寒之地放在心上,有好几处好的食邑供着他呢。

后来鲜于乌曼求着姐夫左大将,说贺兰府的日子有些难过,愿意到这苦寒之地来,左大将最终答应了把父亲的封邑给贺兰家享用。

当初,贺兰钧其实很不乐意来这地方,但是扭不过鲜于夫人,只好来受罪。

不过来了以后发现这地方虽然偏僻一些,其实物产也还丰富,贺兰钧也就取消了回王城的念头。

过了些年,大夫人没了,贺兰无缺来了黑库邑,贺兰圩不愿来,去了白固邦。

只是有件事却让贺兰钧有了心病,这小儿子贺兰阙渐渐长大后,越来越像左大将的身形。

也许是这个缘故吧,鲜于夫人没了之后,贺兰钧一口气纳了三房小妾。不过三个妾夫人再无生养,倒也少了许多争风吃醋的家庭琐事。

如今这下人一多半都是小妾们的八杆子亲戚。这些人都想靠着贺兰老爷,弄个生活。

黑库邑这地方就是有这么一个特点,因为苦寒,但凡富有人家总会聚集一批吃饭之人,给他们一口吃食便舍不得离开。

所以虽然贺兰府看似人头攒动,却总让人感觉少几分兴旺之象。

要说贺兰圩在白固邦倒是很受器重,如今当了白固邦的右将军,成了白固邦主东乡雾的左膀右臂。

贺兰钧觉得贺兰圩早早离家,亏欠了大儿子,所以总想着帮衬贺兰圩。故而只要贺兰圩有所表示,贺兰钧总是极力相助。

前些日子,贺兰圩托人来问石塔的事,贺兰钧留了心,只要有什么消息总是四处打听。故而得知北宫冒抓到了出卖石塔里要紧东西的人,贺兰钧白天极力放低姿态,迎合公良造,让公良造得意离开,晚上便亲自来审问囚犯。

只可惜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

刚才贺兰钧对北宫冒提起公良嘉措,以及与心腹的一番言语,正是贺兰钧的心病,抹不去的伤痛。

贺兰阙逃命到王城之后,贺兰老爷膝下再无儿女在身边,只因贺兰无缺此时早已离开贺兰府,不知所终。

提起女儿贺兰无缺,和贺兰老爷的性情大相径庭,民间有云:

 阿秋有月,贺兰无缺。

 

意思是阿秋城的赫连月月,固然貌如月宫嫦娥,不过世人见到赫连月月的人少之又少,月有阴晴圆缺,或许她有那么一点点小缺陷,不为人知,所以和贺兰无缺比起来,还稍微差那么一点点。

贺兰无缺不似赫连姐妹家中闺秀,而是喜武不喜文,喜马不喜红,以其貌美,加之巾帼,在尚武的上丘邦国,曾是多少世家子弟的佳偶所求。

然而,贺兰无缺偏偏看上左大都尉长子,据说是个书呆子的安平敦,并私订终身。

说来奇怪,左大都尉是个武将,生的二个儿子都不是上马打仗的。贺兰家正相反,贺兰钧素来文弱,生的儿女倒都是能上马打仗的。

安平敦来黑库邑,贺兰钧见过一面。以前在王城的时候,两家走动并不多,贺兰钧也奇怪,安平敦怎么想到来黑库邑这个地方。不过安平大人是左大都尉,贺兰钧自然吩咐招待一番。

鲜于夫人看出点端倪,提醒贺兰钧,贺兰无缺和安平敦有私情。

贺兰钧摇头不信,因为贺兰无缺已经有婚约在身,两小无猜,一直没听说有什么变故。

那年,巫马可汗欲将未心公主许配给安平敦,安平敦死不从命,自缢而亡,左大都尉为保家族,忍痛将其头颅献于可汗。

贺兰无缺听闻昏厥于地,待清醒过来,提刀上马说是要替情郎报仇雪恨,斩杀巫马兄妹。

贺兰钧听了,大惊失色,没想到女儿不仅做出这样有辱家风之事,而且公然挑衅可汗,简直是大逆不道,气得病倒在床。

小弟贺兰阙站在姐姐马前,意思是别去王城了,不就是一个相好吗?不值得这样去送命。

贺兰无缺问贺兰阙:“你想陪老姐一起去?”

贺兰阙一个哆嗦,虽然彼时贺兰阙年纪不大,但是也知道天高地厚,去王城和可汗玩命不是闹着玩的,不过经常听贺兰无缺的训导,男子汉不能示弱,挺一挺脖子道:“俺要是有老姐这两下,一准去!”

不料后面鲜于夫人听到,“啪”的一下给了儿子一记耳光,骂道:“你想死,明儿我给你根绳子,就死在家里头!”

贺兰阙挨了打,只好缩头退后。

贺兰无缺听鲜于夫人这么说,觉得也是个事,不能拖累贺兰府,于是就到邑衙击鼓。

邑长听说贺兰大小姐来了,慌忙出来,问所为何事,贺兰无缺说要和贺兰府断绝关系。

邑长看贺兰无缺脸色不好,不敢多问,就派人到贺兰府问贺兰老爷。

派去的人没见着贺兰老爷,却端端的收到了从府里送出来的要将贺兰无缺除籍的文书。

 

邑长在邑衙里收到文书,还想调解一番,便问了一下缘由。

贺兰无缺说她要去王城,弑杀可汗兄妹。

邑长听了,吓得顿时跪倒在贺兰无缺面前,恳请她无论如何多待几天再走,否则自己就成了同谋,全家性命难保。

贺兰无缺见邑长苦苦哀求,只好答应,于是邑长当即吩咐六房办理相关文书,暗地里十万火急派人去王城报告可汗。

 

巫马可汗听闻此事,大为惊奇,一女孩儿要大摇大摆来造反?不信!可来人是黑库邑的主簿,不信也得信。

巫马可汗怒道:“你们不会拦着她?”

那主簿苦着脸,把贺兰无缺的本领吹得天花乱坠,说黑库邑无人能挡。

巫马可汗看他说的跟真的是的,将信将疑,然后看了一眼左大都尉。

左大都尉脸都绿了,刚刚死一个儿子,这未过门的主也来折腾,慌忙跪倒在地道:“臣真的不知道此事。”

 

巫马可汗又看看左右大将,问:“你们可有什么好法子?”

 

右大将也没有遇过此事,新鲜第一回,这丫头犯花痴病了,跟女花痴说话,她能听进去?

左大将是见过贺兰无缺的,也知道贺兰无缺的性情,不过因为两家有亲戚关系,一开始不敢说话,实在躲不过,只好提议道:“地方上的事情当由邦主处理,黑库邑是尤陀邦的领地,可汗不妨修书一封给赫连邦主,由赫连邦主去处理就是了。”

 

巫马可汗一听,点头称赞:“这法子好!”众大臣听了,也觉得这个法子好。

 

不料过了没多久,贺兰无缺竟孤身一人、浩浩荡荡、威风凛凛杀到了王城门口。

巫马可汗听说贺兰无缺来了,觉得新鲜,就来城头看个热闹,心想,一个野丫头罢了,瞎胡闹,派个人把她抓了砍头。

但是一到城头,巫马可汗有些心慌。

 

只见贺兰无缺手持一杆大纛旗,上写四个大字:替君报仇。

战马之上,贺兰无缺身披银心铠甲,手持红绫枪,腰挎虎头刀,一副人见杀人,佛挡杀佛的劲儿。

 

而就在贺兰无缺在王城门口叫骂之时,赫连邦主的回信竟也同时到达。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