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六章 小镇誓言


【2020-11-02】 狗吐文学】


赫连鼎置两个女儿的生死不顾,反倒气势汹汹要攻打白固邦,消息传来,令公良嘉措很困惑。

天下怎有这么无情的父亲!连女儿的性命都不要了。

不久,手下又来报,东乡邦主现在也急眼了,正在四处派人,一心要找到赫连姐妹,替他自个儿洗清冤枉。

公良嘉措心里有点后悔,赫连鼎这样无情无义之人,怎么着也应该直取他的人头,如今弄这两个美人来,倒成了烫手山芋。

在这小镇上,赫连姐妹的华贵衣服是不能穿了,全换成粗布衣服,一副农家儿女打扮,然而依然藏不住这二位的娇美,让公良大小姐很伤脑筋。有心也让她们易容,却又怕她们看出自个儿的破绽,只好将就把赫连姐妹弄成如此模样,吩咐商贾家的奴婢对二人严防死守,以防这二人的惊天美貌扰乱小镇安宁。

饶是如此,还是出了岔子。商贾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人,老来得子,可惜儿子是个傻子,都十好几岁的人了,整天浑浑噩噩,不知世间诸事。商贾老板给他买个媳妇,可这傻儿不通男女之事,媳妇形同守寡。

 奴婢们一个不提防,让这傻儿看见了赫连姐妹的容颜,不成想他竟然开窍,要赫连姐妹当媳妇儿,这成什么话!商贾老板赶紧的把傻儿和儿媳哄到别处,让他们生孩子去。

不料这风声马上就在这弹丸之地很快传开了,说是公孙家来了两位仙人,把傻子那方面的毛病治好了,真是不得了,于是便有人来公孙家讨教秘方。

商贾老板哭笑不得,自己不好出面解释,躲外面了。

公良嘉措看见皇甫骆没事干,索性让他去打发人家。

皇甫骆一个处男子,对此等事比傻孩子多知道不了多少,哪里有经验?

可公良大小姐不支应人家,公良造比傻孩子更差,皇甫骆只好硬着头皮打发人家。

来人是个老头,很实在,把皇甫骆当根葱,问他道:“这位小官人,能否让我家孙儿见一见仙人?”

皇甫骆看了人家一眼,故弄玄虚道:“仙人在十步之外就能知道你家的心事,不用见面。”

“老朽家是什么个心事?”老头有些不信。

“仙人说,这个孙儿应该当儿子养着,家里就太平了,家里太平了,孙儿的病就好了。”皇甫骆摇头晃脑地说。

公良嘉措在边上听他胡说八道,也不打断他。

那老头听完皇甫骆这般话儿,声音都发抖了:“仙人啊,你总算是救了老朽一家了。”千恩万谢的离开,让皇甫骆郁闷的是这老头连个子儿也不给,光是嘴上做酬谢,这小镇的人真实在。

 公良嘉措看他说的像模像样,真把人打发了,有点佩服,这人是那个骆奴儿吗?今儿怎么变了个人似的,学会表现自个儿了。

公良嘉措忍不住道:“你怎么能哄骗人家老头?人家诚心诚意来求问的。”

“这是天机,天机不可泄漏,否则要遭雷劈。”皇甫骆在那儿装样。

公良嘉措“啪”的一下给他一个耳刮子,骂道:“我先劈死你!”

皇甫骆还是第一回挨公良大小姐的打,摸了脸,看着大小姐,怎么也感觉不到腮帮子疼,觉得这女人打人是不一样的。

公良大小姐大马金刀的,可打自个儿怎么不疼呢。要是巫马未心,看她弱不经风的模样,打自个儿的耳刮子真是生疼。

还有那个梁丘蓝尔,小小年纪,抽的鞭子是死手。

皇甫骆呆呆地看着公良嘉措,觉得自个儿挺委屈,你们姐弟二人不打发人家,自个儿好心办事,还办出不是来了。

公良嘉措不管这些,不依不饶警告他:“下回你再胡诌,打你另外一半。”

皇甫骆能有什么办法,下一回该胡诌还得胡诌,挨打就挨打吧,可下回皇甫骆再胡诌时,公良大小姐却不打他,皇甫骆觉得很无趣。

皇甫骆看公良姐弟的心情比去阿秋城的时候好多了,也不知道二爷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似乎是把心结解开了。

公良姐弟知道二爷是在里面给赫连鼎造石塔吗?皇甫骆心存疑问。

公良嘉措不问皇甫骆在赫连府怎么呆的这些天,皇甫骆自然也不会主动说,因为他看到二爷和以前不一样了,皇甫骆甚至看见了二爷骇世的野心,但是皇甫骆什么也不能说。

皇甫骆能说的也就是在这小镇之上胡诌几句,似乎屋子里关着的赫连姐妹听到皇甫骆胡诌也有些动静,皇甫骆挺满足,能博得美人一丝儿的欢心,也算是日子过得不虚。

没过多久,高车普和百里方等人陆陆续续来到小镇。

高车普还没见着二美,心里早就痒痒了,刚见面就对公良嘉措嚷嚷开了:“二头领,咱此前可是说好的,这姐妹里面可有我一份,俺那浑家死在他们赫连家手里,他们家欠俺的。”

公良嘉措道:“是这么说的吗?我怎么记得说好谁杀了乐羊洪,这赫连姐妹就归谁处置。六头领在这儿,是不是这话?”

不等百里方说话,高车普就开始叫屈:“既然六头领在,咱就更有的话讲,听说三头领也是吃里扒外的,老五战死了,老大直接被乐羊洪这个天杀的害死了,现如今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二头领,你只要答应把这姐妹倆给我们一人一个,我倆就是拼了性命也会去杀了叛徒。”

公良嘉措看着百里方,看他怎么说。

百里方沉声道:“哥哥大仇未报,作为他小弟,我不敢想其它的。”

有了百里方这话,公良嘉措心里有了底,“既然前面有约,老四,你想违背吗?”公良嘉措瞪大眼睛狠狠地看着高车普。

高车普见公良嘉措眼露凶光,有些吃不住劲,悻悻道:“既然老六这么说,俺也无话,二头领咱可说好了,此前的誓约不变,否则对不起俺那浑家。”

公良嘉措心道,你这货还有脸说对不起对得起浑家的,你浑家刚死不久,就迫不及待看上别的女人了。

“誓言就是誓言,咱要信守。”公良嘉措坚持不松口。

正好,公良嘉措看见皇甫骆牵着马在那儿喂马,就招呼他:“骆奴儿你过来。”

皇甫骆不知道何事,过来听主子吩咐。

公良嘉措指着皇甫骆,对高车普和百里方二人道:“今儿我就再说一遍咱的誓言:取乐羊洪人头者当头儿,赫连姐妹随他处置。”完了,又问皇甫骆:“骆奴儿,你想不想娶了赫连姐妹?”

皇甫骆不知道咋回事,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高车普听了哈哈大笑:“好!好!好!就依二头领,如若骆奴儿真有这能耐,俺愿听他号令,咱就让一个奴儿娶了这赫连姐妹,岂不快哉,也算对俺浑家有个交代!”

 ……

 这个小镇虽然偏僻,处于两邦交界,属于谁都不管的地方,但是一边赫连府的人马过来,一边东乡府的人马过来,还有一拨可汗的人马也过来,小镇就不安静了,说不好就会有一路人马路过,发现义军的蛛丝马迹,所以公良嘉措下令避险。

南坡是义军以前的老巢,因为乐羊洪也是那里的人,所以那地方并没有遭到大的破坏,百里方建议去那里。

高车普担心道:“前儿,我们刚把信给了赫连鼎,他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也知道我们的老巢,要是赫连鼎的人马在那里埋伏,该怎么办?”

百里方自有道理:“这个莫要担心,那里是我们的地盘,赫连鼎只要有一个人儿在那里,都不会瞒过我们的眼线。虽然乐羊洪是南坡的,但是他家除了他已经没人了,不会有人真心替他做事。况且乐羊洪在那里当邑长,我们去那儿正好可以报仇。如今赫连家的铁骑正要对垒东乡雾的强弩兵,黑库邑兵力空虚,我们正好可用这个时机,袭取黑库邑。”

高车普惊疑道:“六头领的意思是我们去再夺黑库邑?”

“正有此意,不知二头领以为如何?”百里方自信满满,征询公良嘉措的意见。

公良嘉措没想过这事。她只想着先杀乐羊洪,再杀赫连满,报仇雪恨。

公良嘉措吃不准,问高车普:“四头领以为如何?”

“小弟听你的!”虽然公良嘉措没把赫连姐妹许给高车普,但是高车普还是听从公良嘉措的号令。

“好,就按六头领的法子办,杀他个回马枪。”公良嘉措下了决断。

事不迟疑,三位头领一合计,今夜就开拔。

怎料就在开拔的当儿,出了事,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那个傻儿。

那个傻儿在他姥姥家的村子里,和他那挂名媳妇做实了夫妻,之后他还不满足,又开始天天念叨天仙媳妇。

有心之人把这怪异的事报告了村长,在风声鹤唳的当口,一不小心就给小镇带来了灭顶之灾。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