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二章 死得其所


【2020-08-02】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八十二章 死得其所

一个喽啰划拳的时候,正好向这边看来,瞧见石骆儿一刀杀了守津史,惊得目瞪口呆,划出去的拳生生停在半道。

 其他没有醉倒的喽啰见状也向这边望过来,都惊住了。

 只见守津史脖子喷血倒下,石骆儿把刀入鞘的时候,尔自在那儿嘟囔:“白固邦的刀不错,杀人不沾血。‘’

 这刀竟是今儿石骆儿刚领用的。

 石骆儿平时不哼不哈的,大伙都知道他以前不过是个奴儿,二头领非要让他当头儿,大伙不过看在二头领的面上,当他是个人物,没想到,今儿他就敢杀人,而且杀了守津史,实在难以置信!莫非当初乐羊洪不是自个儿失足掉下粪坑,真是被他弄死的?

 喽啰们都惊疑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一个喽啰头目胆子大,反应过来,小心问道:“石……头儿,你怎么把他杀了?“头目的声音有些发紧,刚才明明见二人喝得好好的,怎么突发变故。

 “怎的,你们杀得,我便杀不得吗?“石骆儿酒胆冲天,藐视着这帮喽啰。

 “杀得!“喽啰头目不再含糊,转身向其他喽啰道,“你们说是不是?“

 “当然杀得!杀得!“喽啰们见血,醉意更浓,杀气也来了,恨不得也来给守津史剁上几道,谁叫他刚才这么狂。不少喽啰觉得石头儿做的对,杀守津史是贼头儿该做的事。

 “我还没喝够呢,谁来把他弄下去?“石骆儿拔刀的时候,趁着头脑一热,等杀人之后,心里也有八分紧张,但是不能在喽啰面前露出丝毫胆怯,否则这效果就差了,于是一边镇静地倒酒,一边吩咐哪些喽啰。

 喽啰们一听,争先恐后上来抬人。

 这当儿,有人已经飞奔到后面,告知公良嘉措。

 公良嘉措慌忙跑出来,一手抢过石骆儿手中的酒杯,骂他道:“死人,喝糊涂了吧,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公良嘉措知道轻重,杀守津史不是闹着玩的,刚才也就是想威胁一下守津史,让他别不知好歹。没料到,石骆儿真把人家宰了,二人不是喝得好好的么?六子还说守津史这人不懒,公良嘉措被这货弄糊涂了。

 石骆儿斜眼看了公良嘉措一下,去够公良嘉措手里的酒杯,没够着,一下趴那儿,嘴里尤在咕哝:“这家伙到过南坡……“,说罢便真醉死过去了。

 …………

 直到第二天中午,石骆儿才醒,这寒水酒果然不同凡响,后劲十足。

 公良嘉措给他送饭,见石骆儿醒来,骂他道:“怎么没喝死了。“

 “这是哪儿?“石骆儿瞧着四周,有点明知故问。

 公良嘉措没好气道:“这能是哪儿?酒楼呗,你死相好的屋子。“

 石骆儿酒后惨白的脸一红,知道她在骂琉璃,酒胆尤在,顶撞道:“你啥时候成了俺的死相好!“

 公良嘉措给他一巴掌,骂骂咧咧道:“看你嘴硬。“

 幸好下手不重,石骆儿没恼她,问她道:“那个守津史呢?“

 “亏你还记着,你倒好,杀了人还死睡,昨晚害的我们忙了一宿。“公良嘉措嘴里数落着石骆儿,身子却挨了过来,摸了摸刚才打他的半张脸,怕打疼了他似的,脸上温情无限。

 石骆儿心头唯有苦笑,这贼婆娘真是犯贱,提起俺杀了人,她倒温存起来。

 公良嘉措凝视这石骆儿不老实的眼睛,审他道:“你怎知他去过南坡?“

 石骆儿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咱俩来黑松城的头天晚上,他就在南坡。“

 当石骆儿说到“来黑松城的头天晚上“,公良嘉措脸上一红,道:“该死的,他去做甚?“这“该死的“也不知是骂石骆儿,还是骂守津史。

 石骆儿只当她不是骂自个儿,继续道:“你还记得吗?那天晚上,俺在院子里听见有人叹息,正好你过来,你说不是你的声响,上了墙头也没见半个人影。“

 “你是说,那时真有人在……难不成就是他?“公良嘉措顿时生出惧意,如果是他真的在那儿偷窥,自个儿却丝毫没有觉察到他,那时当真十分危险。

 “自然是他。“石骆儿说的十分肯定。

 “你如何知晓,他跟你说了?“公良嘉措将信将疑,照这么说,昨晚幸亏石骆儿打了圆场,否则真可能要吃亏,这守津史似乎功夫非常了得。

 “他倒是不想说,可咱家的一品寒让他开了口。“石骆儿说得半真半假。

 公良嘉措啐了他一口道:“什么咱家的一品寒,是你死相好家的。“

 公良嘉措一口一个死相好,其实今儿并没有真把琉璃放在心上,只是昨儿放了口,让喽啰们胡喝,一下子把寒水酒糟蹋了大半,今早六子清点一下,发现有些吃紧,所以顺便数落一下琉璃。

 公良嘉措多半也相信了石骆儿的话,昨儿守津史也许真喝高了,酒后吐真言,所以石骆儿动了手,杀人灭口。

 公良嘉措不会知道,如果仅仅是守津史去过南坡,窥视过端木家,石骆儿是不会动手的。

 石骆儿之所以动手,是因为守津史今儿前来竟是为了打探读心宝塔之事,他嘴里说是捉拿盗贼,才去了黑库邑,到过黑森林,石骆儿知道,他这是言不由衷,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查大青石的下落。

 在那个林子里,守津史似乎发现了什么,因此石骆儿借着酒胆,动了杀心,下了死手。

 石骆儿问:“你们把他弄哪儿去了?“

 “你想知道?“公良嘉措一脸的狡黠。

 石骆儿点点头。

 公良嘉措凑到他耳旁,轻声细语道:“我这就慢慢告诉你。“一把推到石骆儿,唬得石骆儿魂飞魄散,心想昨儿喝死算了,省得今儿被老虎吃掉。

 …………

 等石骆儿下得楼来,喽啰们一个个不怀好意道:“恭喜头儿,贺喜头儿。“

 石骆儿一个踉跄,差点踏空,好歹站稳了,咳嗽一声道:“你们这帮贼人,在俺守津副史面前老实点,否则白果街那儿见到一个抓一个,看到两个抓一双。“

 众喽啰不买他账,一个喽啰嚷道:“副史大人说的是,兄弟们,咱要给副史大人长脸,每天捉他一双。‘’众人哄笑。

 此时楼上公良嘉措探出身来骂道:“谁说要长脸呢?今儿晚上不开张了?有这功夫在这儿吃嘴!谁再混说,滚回南坡!“

 众人见二头领要发威,吓得一哄而散,干活去了。

 按公良嘉措的意思,石骆儿住在寒水楼的好,省得找他的时候,又像昨儿还要找个由头请他。石骆儿不依,说是右将军府空着,好歹也得替他看个家。

 公良嘉措得了好,自大起来,说道:“你是不是看上将军府了?要不我去跟贺兰圩说上几句,叫他让给你。“

 这婆娘就会说大话,你倒是说去!石骆儿不免腹谤一番。

 石骆儿想说,自个儿住在将军府,公良嘉措怎么的也应该时不时去露个脸,让贺兰圩放心,可是看到公良嘉措在寒水楼忙的不亦乐乎,话到嘴边没出口。

 石骆儿自个儿无论如何得住在将军府,一来在寒水楼整天低公良嘉措一头,住在琉璃以前的闺房有些别扭,二来也算是对贺兰圩有个交代。

 等石骆儿再去邦府衙门听差的时候,众人都在议论,说守津史这人怎么这么不地道,不是东西,当户家的儿媳也敢私通,东乡大公子真是瞎了眼,相信这样的家伙。

 石骆儿这才明白,公良嘉措说忙了一夜,都忙啥了,要把守津史弄上当户家儿媳的床,是够忙的。

 也有人在里面说,守津史是喝多了犯浑,又问石骆儿:“听说副史大人跟他喝了酒,副史大人没喝多吧?“

 石骆儿笑道:“不瞒大人,俺也喝多了。“

 “嘿嘿——“那人干笑道,“果真喝多啦,有人见着守津史喝高了出来,可没见到副史大人出来呢。“

 这话说得有些暧昧。

 石骆儿醉酒后脸白着呢,一点都不红,说道:“俺喝点酒便醉,一酒醉便胡睡,比不得守津史大人。“

 “睡得好,睡得好!“那人扶掌道,“副史大人定是睡对了地方,不像守津史大人,睡错了地方,这不,把脑袋丢了。“

 石骆儿摇头道:“喝酒误事,以后俺也得小心,少喝酒。“

 “是这个理!“且渠大人进来的时候,听到石骆儿这么说,十分赞赏。

 且渠大人进来之后,扫了一下众人,神色严峻道:“这才几天安稳的日子?!有人就骨头松了,当户家的老二刚刚死在赫连家的手上,有人就惦记上他媳妇了,真是自寻死路。各位大人都听仔细了,凡事要小心,死他守津史一个不算什么,拖累了家人也算是死有余辜。“

 石骆儿已经听说,守津史的女儿被贬为当户家的奴儿,他婆娘被赶回老家,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大家听着且渠大人训话,不敢吭气,都老实听着。

 石骆儿却知道且渠大人对守津史的死另有看法。恐怕且渠大人也是个心思极重之人,石骆儿看到一半,便已心惊肉跳。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