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八章 马儿魂


【2016-04-18】 【游戏】


【读心宝塔】第十八章 马儿魂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八章 马儿魂

按公良止的意思,皇甫骆立了大功,应该免除他的奴儿身份。

 

巫马未心不说话,这奴儿还有好些个事呢,怎么能让他获得自由!要是撬不开他的嘴,他就别想活着离开,巫马未心早打定了主意。

既然巫马未心不说话,公良止也只好作罢,只是赏他的马还是给了他。

 

可惜马儿虽然是皇甫骆的,皇甫骆却不能骑,巫马未心觉得这坡直马怎么也比灵胡马威武,自个儿骑不了,这奴儿也别想骑,他要是骑了坡直马,自个儿骑着灵胡马,这像什么话?老老实实给自个儿牵马是正经。

 

村练的人看骆奴儿杀敌的狠劲,觉得这人了不起,都十分佩服,没想到平时窝囊得要死的家伙,也有玩命不怕死的时候,看巫马未心这个小白脸整天欺负骆奴儿,就开始有点不忿了。

 

巫马未心觉得,骆奴儿杀了人以后,看人的眼神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就拿着鞭子到马厩这里。

 

皇甫骆见巫马未心来了,不由自主就低下了头,不知道这女罗刹今儿要怎的。

 

巫马未心看了看骆奴儿,说道:“不错,这回学会杀人了,下回运气还会这么好吗?”

 

皇甫骆没听懂她究竟何意,继续洗他自个儿的坡直马。

 

巫马未心见他没有唯唯诺诺,居然没有生气,也没有用鞭子招呼他,而是绕着他的坡直马转了一圈,啧啧称赞道:“是匹好马,你第一回骑它就这么听你的话。“

皇甫骆难得听到未心主子的好话,正在寻思怎么回事,就听未心主子幽然道:”可惜,它活不了几天了!”

 

皇甫骆听了,吃了一惊,难道这女罗刹要对自个儿的马下手?又觉得不太可能,主子要惩罚自个儿,打骂自个儿,动手就是,干嘛跟一匹马儿过不去?公良大爷虽然说把马儿给了自个儿,但是自个儿的人都是公良家的奴儿,这马儿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公良家的,未心主子实在没有必要害了这马儿。

 

巫马未心见皇甫骆不理会,有点来气,有心给他一鞭子,可看他不在乎的样子,也就不打他了,说了句:“要是你想这马活下来,可以找我,我也许能饶它一命。”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儿,转身走了。

 

皇甫骆听她这么说,有点心慌,这女罗刹可是啥事都干的出来。

 

就在皇甫骆担心害怕之际,公良嘉措和公良造回来了。

公良止听说嘉措回来了,赶忙从村练所那儿跑了回来,这些天公良造不在,练兵的事都是他在做,很是幸苦。

 

公良止一见到公良嘉措就问:“妹妹听到什么消息没有,这是哪里来的賊人?没个缘由就来了。”

 

公良嘉措道:“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北宫冒听说后,亲自去查,贼首不像是咱黑库邑的人。哥哥这里没抓到活口?”

 

“别提这事了!“公良止懊悔道,”村练的人杀红了眼,賊人跑了以后,大伙都去补刀,把三二个活的也弄死了,好叫他们胆寒,不敢再来。等想起这事,已经晚了,都是为兄做事没个章法。”

 

“怨不得大哥,这回大哥和二哥幸苦,总是度过了劫难。听说骆奴儿杀了贼首?”公良嘉措刚进家门,就有家丁告诉了有关骆奴儿打仗的事情,公良嘉措将信将疑。

 

公良止道:“可不是,你二哥回来招呼人,实在没人了,倒是未心和骆奴儿骑着马冲了出去。没想到这骆奴儿是块打仗的料,不怕死!”

 

“他不怕死?”公良嘉措想起骆奴儿在巫马未心面前的懦弱,很不信。

 

公良止道:“我亲眼见他不要命地冲进了一群贼人中间,玩了命了,受了不少的伤,居然没事,仓促之间,那个贼首就被他杀了,立了大功,大伙都服他。”公良止虽然武功了得,但是打这么大的阵仗并无多少经验。按说一对一,他要料理了贼首原本不是太难,但是贼众一窝蜂过来,没能擒贼先擒王,一出村子就乱打了起来。不过,公良止打斗之余,依然有功夫瞧见皇甫骆的所作所为。

 

公良嘉措问:“大哥如何赏他的?”

 

“赏了他一匹咱家的马,本来想消了他的奴约,可是…”公良止欲言又止。

 

“公主不同意?”公良嘉措马上明白大哥的意思。

 

公良止无奈道:“正是。”

 

公良嘉措略加思索道:“这事就让公主去处理吧,她必定有她的理由。”

 

公良止道:“妹妹说的有理,本当如此。”

 

晚上公良嘉措就找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看公良嘉措满脸堆笑过来,知道她没有好话,就先开口道:“你们城里怎么弄的?贼人都跑这里来了,谁是谁都闹不清,我倒是想去看个热闹,不想差点丢了性命。”

 

公良嘉措只得认不是,赔罪道:“看妹妹说的,都是姐姐不好,一分开就让你遇到了危险。”

 

“知道就好,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巫马未心不依不饶。

 

公良嘉措道:“妹妹教训的是。”

 

巫马未心听她话里有话,不想输她:“当妹妹的哪里敢教训姐姐,别挤兑我了。”

 

公良嘉措看巫马未心这么嚣张,忍不住暧昧她道:“不过从这回的事可以看出,姐姐真给妹妹找对了人不是,能替你玩命的,除了我们公良家,还能有几个,妹妹要珍惜!”

 

巫马未心没心思跟她玩这个,没好气道:“你说那个骆奴儿?他能折腾个啥?也就撞个运,你是没瞧见他那个打仗的样,稀里糊涂就冲过去,要不是运气好,倒像是去自寻死路的。好歹是我的奴儿,准备替他收尸呢,不料他没死了,算他走运。”

 

“妹妹能替他收尸,他这脸够大的,也是他的福气。”公良嘉措似笑非笑地看着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后悔莫及,可是不想给公良嘉措话拌,就顺势道:“收个尸,做成干粮,也够咱义军解个馋的。”

 ---

 

那日皇甫骆听了巫马未心的话,生怕她使坏,谋害自己的马儿,所以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唯一宝贝坡直马,但是还是出事了。

 

当日陷阵之时,刀枪无眼,没有伤着皇甫骆的筋骨,他修养几日便恢复如初,可他的马儿虽然踩死了贼首,却伤到了马蹄,因为伤得隐秘,皇甫骆得赏之后兴奋不已,没有察觉。

不曾想巫马未心心细,一下子看到了那伤口。皇甫骆光把心思放在防备女罗刹身上了,不让她做任何手脚,忘了仔细检查马儿自身的问题,等皇甫骆发现,已经晚了,蹄叉已经开始腐烂。按马厩的规矩,蹄叉腐烂的马儿只有死路一条。

 

那天巫马未心说她可以饶了马儿一命,皇甫骆思来想去,就去求巫马未心,巫马未心只问他一句话:“你可想好了?”

 

皇甫骆当然明白未心主子要什么,可自个儿万万给不了她,于是就不说话,跪在了巫马未心的房门口。

巫马未心生气道:“你没想好,何必来求我呢!”

 

皇甫骆还是不说话,巫马未心赶他不走,便关上门,随他跪在那里。

整整跪了一天,巫马未心都没有理睬他。

一个奴儿看不下去,偷偷告诉皇甫骆,这个小白脸说不定是诓你的,这世上哪里有能治好马蹄病的药。

皇甫骆觉得那奴儿说的有理,但还是抱一丝念想,央求主子救他的马儿,又跪了一天。

 

公良嘉措知道后,就找巫马未心,问巫马未心:“妹妹真有法子救他的马儿?”

 

“自然有,姐姐忘了我姓什么,这是我们巫马家的独门绝技!”巫马未心一副很自信的样子,脸有得色。

 

公良嘉措看她这样,信了七八分,就来问皇甫骆:“骆奴儿,听说未心主子要你想通什么事情,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偏要这么死心眼跪着?她可说了,只要你答应,她就救你的马儿!”

 

皇甫骆听了,呆呆地看着公良嘉措,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来,只好垂下头,继续他的跪求。

公良嘉措搞不清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在里面,也没法子,走开了。

 

到了第三天,巫马未心烦他,就说:“你这奴儿,不让我清净,起来吧,跟我去看看你的马儿!”

 

骆奴儿跪的时间长了,起不来,只好爬着到马厩。

 

巫马未心看着那匹坡直马,摇了摇头,叹口气道:“若如早几日你听我的,或许这马儿有救,如今即便是神仙也救不了它了。”

 

皇甫骆心如刀割,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匹马。

巫马未心见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道:“一匹马儿罢了,明儿我让公良大爷再赏你一匹。”

巫马未心自个儿也没想到自个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想,这该死的奴儿,这许多日子还不坦白宝塔之事,死几回也是应该的,今儿为他的马儿,发个善心,决不是为了这家伙。

 

可万万没想到,这时候骆奴儿回了一句:“我不要你的马儿?”

 

这话一出口,把巫马未心气的七窍生烟。这奴儿给脸不要脸,而且敢称他自个儿为“我”,这是要造反啊。鞭子在哪里呢?偏偏刚才发善心,鞭子不在手中,于是一脚把皇甫骆踢翻,气狠狠的走了。

 

皇甫骆本来就爬在地上,这两天跪得已经没了气力,被巫马未心踢翻之后,躺在那里好久,才缓过气来。

旁边的马倌见巫马未心走了,过来把他扶了起来,同情道:“骆奴儿,也算你命不好,遇到了这样的主子,要不我跟虎奴儿讨个情,让他去求求大小姐,把你要回大小姐身边,你或许能有个命。”

 

皇甫骆摇头道:“俺没事,死不了,谢谢阚哥儿。”

皇甫骆知道,大小姐虽然为人豪爽,但就她家对女罗刹的态度,这事她恐怕也拗不过这女罗刹,自个儿要是能捡条命,就捡条命吧。

 

按说,皇甫骆的马应该被烧死,以免病疫,但是皇甫骆向公良大爷求了恩典,把他的马儿牵到了野地里,系在一棵大树上,又等了三天,这马终于毙命。

皇甫骆在野地里挖了一个偌大的深坑,把马儿埋在了里面。

村子里的人见皇甫骆整天折腾这事,都是不解,只有梁丘家的老马倌知道他的心思。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