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〇章 夜深人不静


【2020-11-02】 狗吐文学】


来人正是梁丘彰!

梁丘彰一进客栈就在那儿忙着张罗,他浑家在一旁数落他办事不牢,“人在半道丢了都不知道,活死人啊!”

梁丘彰大概真没办好事,不敢回嘴,把火发在下人身上,一个下人搬东西慢了,梁丘彰上去一鞭子,打得那人一个趔趄。

他浑家道:“你打他干什么,又不是他弄丢人的,打坏了他,你搬东西。”

“这帮饭桶,死一个省心一个,怕什么,叫人去城里再找人来。”梁丘彰还要骂骂咧咧,忽然看见公良嘉措站在楼梯口,稍微多看了一眼,居然就认出了公良嘉措,向公良嘉措悄悄使个眼色,意思是等他把他家母夜叉打发了再相会。

公良嘉措有点惊讶,自个儿在易容上着实花了心思,应该没有什么瑕疵,出发时贺兰圩都差点没认出来,没想到梁丘彰一眼认出了。

公良嘉措担心,即便进了阿秋城也会露出底来,上次来阿秋城,和赫连府的不少人打过照面,因此想着最好让梁丘彰指出其中缺陷。

公良嘉措不会主动去找梁丘彰,因为她知道,梁丘彰一定会找来。

到了晚上,梁丘彰果然来敲门,见到公良嘉措,高兴道:“公良妹妹也跑出来了,真是太好了!”

公良嘉措问:“你怎么跑出来的?”

“别提了,”梁丘彰丧气道,“你是知道的,我那小舅子在赫连军中,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闹出这么个天大的祸事来,赫连府的军队本来要去攻打黑库邑的,怎么的就去糟蹋了石塔村,石塔村啥时候碍着赫连府了?真是令人难以理解。唉——你想啊,那是赫连铁骑,多令人恐惧,幸亏我那小舅子冒死告诉了我们,才跑出几个人来,只早了一步侥幸逃脱,否则今天我见不到你了。”

梁丘彰没说为了保命,就几个主子偷偷跑路,不敢惊动其他人,也等于把其他人扔在那里送死。

当然也不能怪梁丘家的主子们,要是赫连府的人知道梁丘家提早跑出来,再查出他小舅子去通风报信,他小舅子必死无疑。

公良嘉措是知根知底的人,梁丘彰不用藏私这事。

公良嘉措没有责怪梁丘彰没有告诉兄长们,那时候必定危急万分,自然是梁丘家的人保命要紧。

公良嘉措想起白天他们两口子吵架,不知所谓何事,问道:“你如今在哪里安身?怎么不进城去,来了客栈?”

梁丘彰唉声叹气道:“不满你说,我们人是跑出来了,可家里的东西全落在那帮官兵手里了,日子不好过,好不容易来了阿秋城,如今我们也就在阿秋城里将就着过活,今儿正好有点事情,在这个住一宿,明儿进城。”

“今儿怎么没进城去,也没多远,这儿好像不太清净。”公良嘉措好心提醒。

梁丘彰小声道:“前些时候,瑙姐儿盘下了这家客栈。”

“是么,瑙姐儿生意这么好啊。”公良嘉措没想到这家店是瑙姐的,瑙姐儿是梁丘家的大姐,早年嫁到阿秋城里了。

公良嘉措自然明白这家客栈都干哪些勾当,没想到梁丘彰也成了同道中人,想着梁丘彰是个公子哥儿,让他干这活,确实难为他。

梁丘彰听出公良嘉措的话音,脸红道:“没法子,老爷子病了,你也知道,瑙姐儿太抠门,在老家就那样,如今倒好,好像我们都是来乞讨似的。”

“听嫂夫人说,你们丟了什么人,是什么要紧的人?”公良嘉措随口问了一句。

梁丘彰讪讪道:“这个…你不是知道么,瑙姐儿要的人,也不是我弄丢的,人在她脚下,自个儿跑了,谁找得到。”

公良嘉措顿时醒悟梁丘彰丟了什么人,就不再问这些。

梁丘彰见公良嘉措言语不多,便没话找话,“妹子你回过石塔村没有?”

“回去了。”公良嘉措神情落寞。

“你家怎么样?”

“大哥没了!”公良嘉措眼睛有些发红,黯然神伤。

梁丘彰听了,虽然心里有准备,但还是有些震动,惋惜道:“哎——,你家大爷是一等一的汉子,真是可惜了。”

其实梁丘彰后来偷偷跑回去过,慌里慌张的,见到许多挺尸,害怕得要死,根本不敢多作停留,也不知道哪些人死了,哪些人还有一口气。

跑到家里一看,家里已经被官兵们掏个空,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还埋怨他浑家,说是为了点钱财,又去了一趟鬼门关。

沉默了片刻,公良嘉措问道:“你能进阿秋城吗?”

“可以啊!公良妹妹想进去?”只要公良嘉措开口,梁丘彰总是乐于帮忙。

公良嘉措有些踌躇道:“听说我家二哥在城里面。”

“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啊。”梁丘彰很惊讶。

公良嘉措听梁丘彰说,他竟然不知道二哥在阿秋城,也有些奇怪,照理说,如果二哥在阿秋城,况且还当着什么官儿,梁丘彰应该知道啊。虽说梁丘彰在阿秋城熟人不多,但是二哥和瑙姐儿是认得的,,瑙姐儿消息灵通,她也不知道?

难道贺兰圩搞错了?公良嘉措有些不肯定起来:“也许是谣传,就想找找他。”

梁丘彰瞧公良嘉措的意思,是来找她二哥的,不管公良胥在不在阿秋城,这个忙一定要帮,怎么说也是老交情了。梁丘彰顿时明白公良嘉措的难处,于是道:“妹妹没有单子吧,这个好办,我来想法子,这事不用去找瑙姐儿,我就能办,毕竟我在阿秋城还认识几个人。”

公良嘉措也不客气,说了一句“有劳了。”

梁丘彰很高兴,能为公良嘉措办事,梁丘彰别无二话,还吹嘘客栈里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记在他账上就行。

公良嘉措想起白天被他识破的事,就问:“你怎么认出我来的?我哪儿有什么破绽吗?”

梁丘彰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我不是一下子认你出来的,先看见那个骆奴儿了,他在客栈门口那儿看小二喂马,他那张脸被我妹妹破了相,老远我就认出了,好歹他也在我家呆了几天不是。当时我还嘀咕,这奴儿怎么来客栈了,再看到你,不瞒你说,你的易容术精进许多,一般人必定认不出你来,可咱什么交情,你的眼睛骗不到我,你们公良家的易容术再厉害还能把眼睛化了不成?”说到这儿,梁丘彰不禁有些得意。

公良嘉措听他这么一说,自信很多,毕竟梁丘彰是从小厮混的,眼睛这对梁丘彰确实是个大破绽,以后也许要想想办法。

忽然公良嘉措又想到,贺兰圩常常盯着自个儿的眼睛看,他在看什么呢?难不成自个儿眼睛里有贺兰无缺的影儿?

梁丘彰看着公良嘉措在那儿若有所思,即便易容成男子,梁丘彰也觉得公良嘉措特别好看,尤其当公良嘉措瞪他一眼的时候,梁丘彰更是痴了,那一忧一噌当真让梁丘彰着迷,满脑子是那个人的身影。

多么安静的独处时光,公良嘉措不说话,是因为想着心事,梁丘彰也不说话,是因为觉得时光倒转,造化弄人,妙人又在跟前。

偏偏梁丘彰的美梦被外面的砸门声搅和了,有人喊道:“梁丘彰,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给老娘滚出来!”

梁丘彰气急败坏,自家该死的母夜叉来了。

公良嘉措并不担心梁丘彰的这个婆娘,镇静地站起来,安慰梁丘彰:“你坐着,我去开门。”

公良嘉措把门一打开,梁丘彰的浑家一股脑闯了进来,一看是个男子和自家男人在屋子里,只好讪讪道:“我找我家官人有事。”

梁丘彰看自个儿的浑家没有认出公良嘉措,放下心来,气壮了许多,摆出大爷的架子,吆喝道:“什么事?大呼小叫的。”

“货到了,下人们等着相公验货呢。”因为有外人在,他浑家说话谨慎了许多。

梁丘彰向公良嘉措拱一下手道:“兄弟我先去办些事情,你我说定的事,一定办。”

“好,多谢!”公良嘉措为了不引起他浑家怀疑,说话尽量简练。

等梁丘彰走了,公良嘉措想到梁丘彰说首先认出来皇甫骆,他脸上的两道疤痕容易被赫连府的人认出,毕竟他在马房呆过,就跑到骆奴儿的房里,说是要给他脸上易容。

这易容也是一门绝学,当世之人能有此能耐的少之又少,公良嘉措给皇甫骆易容,也等于把这绝学多多少少教给了他一些,也算是报答骆奴儿以前的救命之恩吧,当然其中的一些易容奥妙依然掌握在公良嘉措手里。

只是在这化装之间,有许多肌肤相亲,公良嘉措十分自在,可皇甫骆十分不自在,弄得他时不时心猿意马。

公良嘉措看他这模样就问:“你哪儿不舒服吗?是不是我这药水熏得你难受?”

皇甫骆涨红着脸,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里打鼓道,你身上的味道熏着俺了。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