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四章 美人劫


【2020-11-02】 狗吐文学】


皇甫骆本想,赫连府是石塔村的仇人,害死了这许多人命,自己可以不管这事,不管是谁绑架了赫连府的人,都是好事,照理就应该给赫连府一点颜色瞧瞧。

赫连府前面是一条大街,平时不许有人停留,曾有一位外来之人,走到赫连府门口,多看了几眼府门,就被暗地里的护卫,抓进了府内,再也没有出来,故而这条大街留下一个招人恨的名儿:

 赫连府,阎王街。

今儿大街四周也似乎一个人看不见,没什么特别的,但皇甫骆看到了破绽。

这个破绽不是别的,而是正在查看自个儿腰牌的家丁,家丁的眼神告诉皇甫骆说,这混小子怎么这会儿出门去,待会儿人家绑人,先砍死他就是。

皇甫骆可以找个由头往回走,避开这祸事,可又实在不想再去公良胥那里呆着,整天对着枯燥的石头让人发慌。

于是等看门家丁看完腰牌后,皇甫骆索性就在门口站着。

看门家丁见他不走,问他道:”你怎么不去办事?“

皇甫骆懒洋洋道:”还有个伴没出来呢,他说上个茅厕,一会儿就来,我俩一起去办事。“

上茅厕的事是要紧的,又说不好时间长短。

看门家丁没法,只好随他去。

皇甫骆刚在这里等着,远远地看见好似赫连含兮的身影,要从里面要出来,皇甫骆脑袋嗡的一下,看见自个儿心中的女神了,脑袋一片空白。

赫连含兮自然不会向这里看过来,注意一个小厮,她正向后面招呼。她身后款款出来一人,皇甫骆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这世上难道还有比赫连含兮更美的女子吗?

她难道就是让巫马未心都念叨的那位?

不错,来人正是赫连阿衡,今儿姐妹二人商定要去仆固家,和仆固家的姐妹约了闺趣。

二人在大院里上马车,准备出去的当儿,在侧门的皇甫骆一睹了赫连阿衡的绝世风姿,不幸被她迷住了。

如果说赫连含兮的温柔尔雅让皇甫骆心心念念,那么赫连阿衡不需要一言一语便让皇甫骆迷失了心志,失去了自我。

赫连姐妹上了马车,丫鬟来唤小厮们护送小姐出府。

这时候皇甫骆心如乱麻,救人还是不救?竟然完全想不出了法子来,眼睁睁地看着姐妹二人的马车出了府门。

那个看门家丁看皇甫骆那不堪的模样,十分恼怒,心里忍不住骂道,让你这个奴才看个够,过会儿到阎王那儿报道,算你没白活。

皇甫骆赖得理会看门家丁的腹谤,不由自主跟着这马车走,魂不守舍。

看门家丁就有些疑惑,这奴才刚才不是说要等人吗?怎么跟着小姐的马车走,什么缘故,没想明白,心里有点不安。

这条大街走出老远,也没有一个人影,跟着马车的丫鬟下人们倒是发现皇甫骆跟着,不过刚才看到他是府里的人,也就不太在意。

就在此时,忽然两边房顶上冒出许多人头,皇甫骆跟在后面,早提防着呢,那些人刚冒出来,皇甫骆就发现了。

皇甫骆因为失了心,忘了害怕,心里就一个念想,要是能再看一眼赫连阿衡,死了值了。

等那些丫鬟下人们看见有埋伏,顿时乱作一天,哭天喊地,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在阿秋城内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劫匪们毫不手软,见人就杀,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丫鬟下人们杀个精光,十分狠毒。

突然的变故吓傻了后面跟着的皇甫骆,皇甫骆就看见一人提着刀向自己走来,要结果自个儿的性命,心中暗叫,我命休矣!

皇甫骆完全被血腥蒙住了,那人提刀过来时,皇甫骆傻傻地站在街上,仿佛在等死。

那人走到跟前,急急地喊道:”还不快走,等死呢?“

皇甫骆这清醒过来,看清楚来人的面孔,不是公良嘉措,又是哪个?

皇甫骆回过神来,慌忙跟着她就跑。

跑到马车那儿,公良嘉措道:”你来赶车。“

皇甫骆心里这个抖啊,搞个半天,自己成了绑架两位天仙的匪徒。

马车往哪里去?皇甫骆啥也不知道。

公良嘉措说了句:“向前赶!”然后一头扎进了马车里面。

皇甫骆心道,公良大小姐够狠,这是要威胁姐妹倆,往日的情份一笔勾销了。

这时候想不了别的,先逃命吧,皇甫骆从地上捡起马鞭,狠抽一记,马猛的冲了出去,这时又看见了公良造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给马车保驾。

皇甫骆奇怪,也就十来天的功夫,公良姐弟怎么有这么多人一起来做这惊天大案。赫连府的人马要是赶过来,自个儿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不过当他看见四头领高车普和六头领百里方时明白了,黑库邑的反贼要大闹阿秋城了,自个儿不过是一个小卒子,死活就在他们一念之间。

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只有一条道,冲出阿秋城。

高车普和百里方在前面开道,遇到街上的稍有阻拦的巡街卫士,举刀便往死里砍。

事情是那么突然,街上有几个巡街卫士看到玩命的,被镇住了,悄悄躲在一旁,不敢前来送死。

一伙人很快奔到了西门。

西门看守见有賊人,慌忙去关上城门,就在此时,城门边上几个闲人,忽然暴起,砍杀看守,城门口大乱,行人纷纷避走。

高车普和百里方见状,招呼手下玩命扑过去了,和看守厮杀起来,不愧是百里方的调配,看守的情况早已经被摸透,只一会儿的功夫,看守就被砍杀了大部分,剩下的几个只好跑开,但不敢跑远,要等其他人来,或有将功赎罪的机会,否则城门失守,也是死罪。

皇甫骆的马车稍慢一些,冲到城门口时,已经城门被重新打开。

总算是看到了活命的希望,皇甫骆也不用心疼马了,死命抽打马儿,马车像发了疯似的,一股脑儿就冲了出去。

冲出去不远,皇甫骆偷眼回望了一下城门口,那儿已经着了火,皇甫骆定了定心。

大火至少可以延缓追兵出城。

火怎么起的,皇甫骆不知道,想必也是谋划好的,这是要以牙还牙,当初赫连满也在石塔村放了火。

赚了这两个美人干什么用?难道…皇甫骆不敢多想,这样的事留给公良大小姐吧。

百里盛一死,公良嘉措成了老大,北宫冒是不敢冒头了。

冲出阿秋城一段路后,在一个僻静处停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公良嘉措让两位大美人下车。

赫连含兮和赫连阿衡脸色煞白,下了车。

皇甫骆这会儿顾不上欣赏美人了,赶紧让她们换车。

换好了马车,几个跟着的手下赶着原来那辆招摇的赫连府的马车继续向前狂奔,引诱后面的追兵追空马车。

而公良姐弟则押送着两位大美人,皇甫骆赶车,从岔路口分开逃跑。

因为紧张,皇甫骆也不知道赶了多少路,直到天黑看不清路了,怕出事,马车才停下来。

赫连含兮和阿衡还没认出公良姐弟来,看三个大男人押着自己,马车里还挤着一个人大男人,死的心都有。

黑暗之中,公良嘉措跳下马车,活动了一下,大小姐骑慣了马,坐在车上一路颠簸,有点恶心。

而赫连姐妹因为紧张害怕,已经软到在车厢内,连出来透个气的力气也使不出来。

公良嘉措看见皇甫骆也跳了下来,拉到一边问:“你怎么今儿才出来?”

皇甫骆哭丧着脸道:“小的也想早点出来,可是…”皇甫骆一想赫连姐妹在马车里,不能提二爷,就说:“这不是正好赶上你们了!”

“你要再不出来,说不得就出不来了,算你命大。”公良嘉措埋怨他道。

皇甫骆一想,也是,出了今儿这么大的事,赫连府内大概也会被查个底朝天。

要是自个儿露了馅,公良二爷可能会卖了自个儿,甚至可能杀人灭口。

皇甫骆小声问:“主子,咱这是要去哪儿啊?”

“黑库邑。”公良嘉措神色严峻道。

“啊?!”皇甫骆有点惊讶道:“那儿不是被赫连府的人占了吗?”

“咱不是有这两个宝贝吗?乐羊洪的命就在这两位手里了。”公良嘉措努嘴瞅了一眼马车,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皇甫骆明白了,公良大小姐是要去除奸啊。只是不知道她会如何利用赫连姐妹,去除掉乐羊洪。

公良嘉措看了一下皇甫骆,大概是劫人的事情干成了,心情大好,调侃道:“骆奴儿,车里两位如何?这样的姑娘你总满意吧?算我谢你前面的救命之恩。你小子救我两回,一回一个,给你两个媳妇儿可好?”

皇甫骆听了胸口一紧,竟说不出话来,心里想,都啥时候了,公良大小姐这会儿还有功夫开自个儿的玩笑,再说这也太亵渎两位美女了吧,俺一个奴儿,亏她想得出来!人家上次在赫连府好好款待过公良大小姐的,公良大小姐为了报仇这么狠?

皇甫骆没想着自己天大的艳福,倒想着公良大小姐的前后变化,这女人发起狠来真要命。

在荒郊野外,皇甫骆有点困,就算明儿掉脑袋也要睡觉,一会儿的功夫,他就靠着马车酣然入睡。

公良姐弟也就随他去睡,二人也都累坏了,等到月亮起来了,叫醒皇甫骆继续赶路,总之要把后面可能的追兵甩了。

公良嘉措跟皇甫骆说要去黑库邑,可是走的道不是向黑库邑,而是向白固邦的方向。

皇甫骆琢磨大小姐的用意,是声东击西,让赫连府摸不着头脑。

一路上,几个人也不进村寨,也不进任何邑城,以免露出马脚,必需的东西全由公良造去买。

几天下来,两位美人苦不堪言。

这天,终于到了一个尤陀邦和白固邦交界的一个小镇,停了下来,藏身在镇上一家商贾人家,显然这儿是义军的一个落脚点。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