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五章 东乡不离


【2020-11-02】 狗吐文学】


东乡不离正在巫马未心她们住的客栈里。

她去做什么?她要和未心公主比一比,谁是天下第一美?

为什么东乡不离这么有底气,因为她母亲刘夫人,也就是东乡雾的夫人刘氏曾是晋国的绝顶美女,到了白固邦被白固邦人誉为天仙下凡。

刘夫人来历不凡,她是幽州老太守刘将军的女儿。

刘夫人原本是前邦主独子南宫肖的未婚妻,当日南宫老邦主的儿子南宫肖去了一趟幽州,机缘巧合,遇见了幽州太守刘将军的女儿,顿时迷上了,于是向刘将军提亲。

虽说白固邦是化外之地,不受中原人看重,但刘将军比较开通,并不在意,尤其见南宫肖也算是一表人才,所以刘将军同意了。

刘将军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白固邦的边境贸易只能和幽州之间进行,不能和襄州有瓜葛。

晋国与白固邦交界的就是幽州和襄州二个州,一旦白固邦和襄州断绝往来,影响巨大。

幽州和襄州的战马主要来自上丘邦国,虽说白固邦不产战马,但可以从萨米尔邦购进,转卖到幽州和襄州。

刘将军的这个提议一下子断了襄州的战马来源,襄州的实力必然受到极大的损害。此消彼长,幽州收获巨大。

不仅如此,双方一旦结亲,相当于幽州和白固邦结了盟,如果共同对付襄州,襄州自然坐立不安。

婚姻是大事,尤其带有盟约的婚姻更是要紧,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南宫肖本来应该先回黑松城,和他父亲,也就是南宫邦主,商量以后再作定夺,但是南宫肖从未见过如此美貌女子,生怕刘将军反悔,当场同意了刘将军的要求,并以写下了誓约。

南宫老邦主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南宫肖私自誓约,完全是逾越。

东乡雾是和南宫肖一块儿出使幽州的,东乡雾也曾劝诫南宫肖,希望他姑且先回白固邦,向老邦主讨个主意,老邦主发了话,再做定夺,南宫肖不听。

东乡雾劝他不过来,只好跟南宫肖说自己先回黑松城,和南宫邦主商榷,希望南宫邦主同意此事。

南宫肖说:“好啊,你回去说一下,我爹必定依我的。”

东乡雾跟着南宫肖来幽州,南宫肖早就嫌他多事。南宫肖觉得父亲已经年老,有些事该他这个儿子做主了。幽州城比黑松城繁华,刘将军很有眼光,军队纪律严明,南宫肖觉得和幽州结盟,可以增强白固邦的实力,尤其可以在姐夫赫连鼎面前挺起腰杆。

东乡雾回来后,如实汇报南宫肖的婚约,南宫老邦主得知儿子如此这般,为一女子,全然不顾白固邦的安危,坏了邦中大事,极为震怒,把南宫肖骂个狗血喷头。

要知道,白固邦和襄州关系一向不差,幽州和襄州有什么争端,那是晋国内部的事,白固邦不必偏向一方,幽州和襄州厉兵秣马,战马变得十分紧俏,正好可以两边做生意,买个好价钱。黑松城的不少大户和襄州密切,南宫肖这么做,得罪了人。

南宫邦主生了好一阵子气,跟东乡雾说,让这个糊涂儿子在幽州呆着,只当没了这儿子。

南宫邦主说这话的时候,还有其他邦中人物在,邦中人物都面面相觑,拿不出主意来解决这个难题。

过来一些日子,南宫肖不见东乡雾的音信,又派手下回来,说是晋国规矩多,要纳彩才能迎娶。南宫肖还嘱咐手下禀报邦主时,特别要说明,刘将军给女儿的陪嫁极多,各种嫁妆应有尽有,总之是赚了人,又赚了财。

南宫邦主只得叹气连连。眼看南宫肖已经把事情闹大,和襄州的关系已经无法修补,南宫邦主只好勉强同意儿子的选择。

也是晋国的婚姻大事规矩多,南宫肖不能直接带着刘将军的女儿回黑松城,这样的话就成了私奔,会被众人耻笑。

无奈南宫肖只好先回黑松城,准备带着彩礼,吹吹打打来迎娶。

不曾想,就在南宫肖回黑松城的路上,受到了伏击,南宫肖不幸遇难。

南宫老邦主听到噩耗,一病不起,不久就呜呼哀哉。

老邦主没了,独子也没了,没了继承人,于是邦中人物共同推举且渠东乡雾当了新任邦主。

东乡雾一当上邦主就声称,南宫肖是襄州太守派人害死的,目的是为了破坏白固邦和幽州之间的盟约,至于原因,众所周知,惧怕白固邦和幽州一起对付襄州。并且有抓到若干凶犯云云,一时间白固邦群情激愤,为此东乡雾还领兵攻打了襄州,但是襄州实力强大,白固邦没有取得多大战果。

没有战果没关系,东乡雾这一仗显示了号召力,白固邦懒懒散散的民众也是可以团聚起来,碰一碰实力强大的襄州。

这一仗打下来,百姓认同了东乡雾。这一点很关键,因为赫连鼎作为南宫邦主的姑爷时刻威胁着东乡雾的地位。

隔年,东乡雾迎娶了刘将军的女儿,也就是如今的刘夫人。从此白固邦与幽州荣辱与共,唇齿相依。

等刘夫人出现在白固邦,做了东乡邦主夫人,有谣言称,刘夫人如此貌美,东乡雾说不定是觊觎刘夫人的美貌设下了毒计,杀死了南宫肖,所谓襄州太守派人谋害一说存在诸多疑点,东乡雾当了邦主就急急忙忙攻打襄州只不过是掩人耳目。

赫连鼎本来就对东乡雾夺取白固邦邦主之位十分不满。这样的谣言更增加了赫连鼎愤怒,赫连鼎想着,赫连真可以过继给舅舅南宫肖,继承南宫家的衣钵。南宫家的邦位怎能被东乡雾这样的凶手霸占,因此赫连鼎几次来攻打东乡雾。

后来,刘夫人生了东乡不离,刘夫人的随嫁丫头生了东乡基,东乡府人丁兴旺起来,和幽州的关系越发稳固。

刘老将军过世以后,幽州在刘将军儿子手里有些暗弱,勉强能够自保,面对咄咄逼人的襄州,幽州更加需要白固邦的支援。

对于东乡不离而言,这些邦国大事与她没什么关系,她最关心她的美貌。

天仙的女儿自然也是天仙,东乡不离从小就这么想,其美也足以称冠白固邦,只是东乡雾一直不允许其离开黑松城,所以东乡不离也一直没有机会和未心公主比一比。

 听说未心公主来了,东乡不离迫不及待要来,今儿总算摆脱了母亲的视线,前来和未心公主一决高下。

 皇甫骆又一次在马厩看到了美女,这回皇甫骆没有让马儿咬他的手指,自从见到赫连含兮之后,他觉得天下美女没有强过赫连含兮的了,倒不是赫连含兮有多么绝艳,而是他觉得赫连含兮心眼美,对他这样的马倌也是彬彬有礼。

 眼前的这个美女怎么看也似女罗刹一个路子的,皇甫骆虽然读不了女人心,但是和巫马未心一起的时间长了,总算明白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惹,因此看了一眼东乡不离,就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偏偏这位主和女罗刹性情又不完全一样,皇甫骆不看她,居然也惹麻烦。

 东乡不离看见一个马倌看了她一眼,竟就接着干别的事情去了,好似自个儿跟空气似的,当时就气炸了肺。

在这黑松城里,只要东乡不离走到哪儿,哪一位男子不是万分敬仰地看着东乡不离,这是东乡不离的风范,东乡不离要让整个白固城的男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

 这个一脸疤痕的家伙是谁?这么不开眼,即便此人是癞蛤蟆,他也得仰视自个儿!东乡不离当时就想让人把皇甫骆活活打死!

这时正好公良造从外面进来,让皇甫骆逃过一劫。

东乡不离看公良造风流俊美,酷颜冷骄,眼镜有点发直,这时谁家哥儿,怎么没见过,会不会是公主的相好?东乡不离忘了皇甫骆的大不敬,心里全是嫉妒,生怕让未心公主抢了先。

更让人生气的是,这一位爷竟然也跟皇甫骆一样,甚至比皇甫骆更过分,皇甫骆好歹看东乡不离一眼,眼睛里承认东乡不离是个美人,然而这位三公子压根儿就没正眼瞧东乡不离。

东乡不离连续遭到打击,气得想把这间客栈放把火,烧死这帮没眼珠的男人。

就在东乡不离满脑子要杀人的当儿,美夜叉公良嘉措进来了,一见来了客人就问:“你找哪位?”

随着话音,一股成熟之气扑面而来,让东乡不离有些窒息。

公良嘉措到了白固邦就恢复了女儿身,在巫马未心的帮助下,略装扮一番,浑身上下无处不焕发出别样的女儿家气息,就这身行头更让贺兰圩认为公良嘉措一定是自个儿妹子贺兰无缺。而巫马未心是不是成心这么做,只有她自个儿知道了!

今儿东乡不离看见一个熟透了的大美人站在自个儿面前,有些手足无措,慌不择言:“我——我找未心公主。”

“谁找我?”从客栈里面飘出来一个声音,巫马未心款款地走了出来。

大概是东乡不离的人动静搞得有些大,扰了巫马未心的清净。

东乡不离一看巫马未心的脸,顿时喜出望外:“你是未心公主?”

巫马未心见一个姑娘家来找自个儿,自个儿也不认得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看这姑娘喜形于色,好像见到自个儿特别高兴似的,奇了怪了,点头道:“我就是,你是哪位?认得我?”

“我是东乡不离啊!听说过我吗?”

巫马未心淡淡道:“没听说过。”

东乡不离是谁?巫马未心压根儿不知道,不过既然人家说姓东乡,就她这嚣张样,应该是邦主家的。

东乡不离看巫马未心不给面子,倒也没怎么生气,只是失望道:“都说公主国色天香,今儿一见果然如此,妹妹我真是自愧弗如。”难得东乡不离会虚话几句,可惜她眼神里全是傲色。

巫马未心听东乡不离这话说得很假,陡然醒悟了过来,原来这丫头是看见自个儿这张男人婆的脸才那么高兴,巫马未心当时就差点气炸了肺。

又看到公良嘉措在一旁满脸的坏笑,巫马未心很是恼怒。前儿刚花大力气把公良嘉措打扮得像模像样,这会儿公良嘉措倒有心看笑话。

巫马未心没有在脸上发作,心里却想好了,要给这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死丫头一个教训。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