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九十章 死去活来


【2020-08-10】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九十章 死去活来

 ”骨都侯还活着。“石骆儿说出了本不想说的话,震惊了所有人。

 宿卫长脸色一变,刚刚查看了东乡门,以他的阅历和老到,应该不会出差。

 赫连月月则惊心,她刚才抱着东乡门的脑袋都好一会儿了,嘴上说东乡门只是中毒,还活着,心里明白,那不过是缓兵之计,东乡门显然死透了,唯一不解的是东乡门中了什么毒,怎么中毒的。

 其他人就听着骨都侯一会儿死,一会儿活的,全都糊涂了。

 石骆儿心中叹了一口气,东乡门真该死,也可以就这么死去,但是自个儿倒底动了善心,总归放过了他一码。那个瘸子不是说今夜东乡门一定死吗?偏不让他死!

石骆儿想到今晚差点连累公良嘉措也死掉,决定赌口气。

 面对众人怀疑的眼神,石骆儿不慌不忙道:“骨都侯确实遭人暗算,命在旦夕,只不过还有救。“

 宿卫长无暇再去查看东乡门死活,赶紧道:“怎么救?“

 石骆儿看向赫连月月,赫连月月大惊,心想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坏,又要嫁祸于人,难道在鸳鸯楼的屋子里,他悟出了什么?莫非他出了那屋子,也能读心?

 想到这可怕的结果,赫连月月十分紧张。

 幸好,石骆儿只是说:“赫连二小姐想必见多识广,知道如何给骨都侯解毒。“

 赫连月月紧张的心稍稍放下,说道:“我怎会知道!“

 其它人听石骆儿这么说,都是半信半疑,他是守津副史,功夫不怎样,或许知道的挺多,尤其看他说的是正经生死大事。

 “还请副史说个明白。“宿卫长疑惑道。

 石骆儿转头看向弓弩百夫长,脸色有点凝重道:“塔拉百夫长,刚才你说骨都侯英雄,不会轻易死去,想必你知道他并未死去。“

 “啊——那是当然。“那个被石骆儿唤作塔拉百夫长忽然被人问话,有些惊讶,尤其这个素未谋面的守津副史何以认得自个儿。

 “既然塔拉百夫长说骨都侯没死,骨都侯自然死不了。“石骆儿盯着塔拉百夫长的眼睛,看得塔拉百夫长头皮发麻。

 宿卫长刚才在屋顶,并不清楚塔拉百夫长说了什么,说道:“塔拉百夫长,是这么回事吗?“

 “这个……“塔拉百夫长有些不自在,想说自个儿是随口这么一说,不过没说出口,而是坚持道:“骨都侯是上过沙场的人,刚才……刚才还没有比试便倒下了,在下不信骨都侯会这么轻易被人害了。“

 “塔拉百夫长说的很有道理,塔拉百夫长跟随骨都侯上过沙场,想必对骨都侯很忠心。“石骆儿顺势接下他的话题。

 塔拉百夫长“哼“了一声,不置是否。

 “听说塔拉百夫长和拓跋百夫长都是骨都侯的手下,这回拓跋百夫长能升为百夫长,塔拉百夫长说了不少好话。“

 石骆儿一提到拓跋百夫长,塔拉百夫长顿时紧张起来,说道:“那是且渠大人的恩典,我哪里说得上话。“

 “不错,那是且渠大人的恩典,不过塔拉百夫长和且渠大人想必很有交情……“

 “休要胡说八道!“不等石骆儿继续,塔拉百夫长怒道,‘’咱只听骨都侯的。“

 且渠大人位在独孤左将军之上,更在骨都侯之上,但是塔拉百夫长受骨都侯统领,形同家臣,要是攀附且渠大人,后果十分严重,所以塔拉百夫长显得很气愤。

 “是吗?——“石骆儿看出这层微妙,话锋一转道,“拓跋百夫长要是没有得到塔拉百夫长的好处,不知道他为何用断魂草来报答了塔拉百夫长?“

 “断魂草“这三字刚从石骆儿嘴里吐出,众人都脸色大变,大家只是听说过晋国的襄州出产这东西,据说这“断魂草“神奇无比,能让人死去活来,具体怎么个死去活来,大家都不清楚。

 在上丘邦国,“断魂草“这样的东西是绝对禁止的,一旦发现,官府严惩不贷不说,世人也极为鄙视弄这种东西的人。

 只有赫连月月一听到这字眼,恍然大悟,直埋怨自个儿,心道怎么忘了这个,都怪自个儿一心想着算计公良嘉措,忘了细想其它的,倒让这家伙先瞧出了端倪。

 宿卫长慌忙问:“莫非骨都侯服用了断魂草?“

 “回宿卫大人,看他情形应是如此。“石骆儿答得肯定。

 宿卫长想起刚才石骆儿说赫连月月知道如何解毒,也素知此女心思奇巧,学贯东西南北,便看向赫连月月,试探道:“赫连二小姐想必有法子解救骨都侯?“

 赫连月月狠狠地瞪了一眼石骆儿,推卸道:“宿卫大人,这样的东西我听都没听过,怎么会晓得如何解毒?我看守津副史知道的不少,他必定知道破解之法。“

 公良嘉措听了,忍不住怒道:“你这毒女,自个儿干的好事,休要推卸。“

 “哦——“赫连月月冷笑一声,藐视道,“端木家的,你倒是心急的很,你不是百毒不侵吗?不如你想个法子救活门大哥。“

 公良嘉措听她说话带刺,不愿再和她理论,只怒视着她,心里埋怨石骆儿,何必多此一举,这东乡门这么埋汰人,死了活该,救他做甚,倒让赫连月月有话说人。

 宿卫长皱了皱眉头,骨都侯生死不知,这二位还有功夫斗嘴,纠缠不休,于是又看向石骆儿,意思是既然你说骨都侯有救,还是你来弄的好。

 石骆儿向墙头上已经很不自在的塔拉百夫长道:“塔拉百夫长,骨都侯何时服了断魂草?“

 塔拉百夫长还待分辩,只听宿卫长喝道:“古里大人——“

 地上倒着的古里卫如梦初醒,全然不顾肩头受伤,一跃而起,瞬间扑到塔拉百夫长跟前。

 塔拉百夫长没想到宿卫长忽然发难,而古里卫来势凶猛,塔拉百夫长猝不及防,便已经被古里卫制住,顿时萎顿。

 古里卫露出这手,多少也算挽回了一丝颜面,可惜弓弩手们看在眼里,没一个佩服的,只怪他刚才败得太窝囊。

 宿卫长见古里卫制住了塔拉百夫长,声音反而缓和下来道:“塔拉百夫长,守津大人问的话,你还是照实说的好。“

 塔拉百夫长低头不语。

 “东乡邦主还等着回话呢。“宿卫长语气依然平静。

 石骆儿看着宿卫长脸无表情,知道他要杀人了,稍稍有点遗憾道:“塔拉百夫长,你这又是何苦,听说都护是替你而死,你今夜这么做,也算有情有义了。“

 塔拉百夫长惊恐地看着石骆儿,头上冒出冷汗,有点口吃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家心里顿时雪亮,塔拉百夫长已然招认,都佩服石骆儿真不愧是守津副史,刚才宿卫长都升格称呼他是守津大人,看来他在破案上实在厉害,当然他这功夫嘛,和他这位婆娘相比,实在不怎么样。

 宿卫长不再问塔拉百夫长,大约知道这人怨恨极深,问了也是白问。

 宿卫长向石骆儿深施一礼,道:“烦请守津大人定夺。“

 石骆儿一咧嘴,这宿卫长滑头得很,要把责任全推给他人,没法子,石骆儿只好硬着头皮道:“那就请赫连二小姐找来方子,听说不出三日,骨都侯就能活了。“

 石骆儿其实也不知道怎样解毒,那日去西市,拓跋百夫长找那头儿私下买了那东西,当时拓跋百夫长还嘟囔,‘断魂草只能让人断气三日,塔拉百夫长以为可以毒死人,这样也好,谁让东乡门这恶棍干尽坏事,今夜先让他死,然后下手段就无人察觉了。‘

 拓跋百夫长恼恨东乡门欺负了自家浑家,浑家生下一个不明不白的儿子。自个儿一直浑然无知,直到塔拉百夫长透了一点,才怀疑起来。听说那瘸子有些门道,所以去请教,那瘸子告诉他一个法子,可以验明真相。拓跋百夫长想试,却没有勇气。

 塔拉百夫长和拓跋百夫长原本关系一般,只因各自的私事,二人凑到了一起。

 东乡门那小妾原是塔拉百夫长认识之人,二人其实并无私通,只是东乡门总觉得小妾对自己不上心,因此有些疑心,错把都护当成了奸夫,杀了都护不说,又把小妾卖入青楼。

 塔拉百夫长想要去解救,可惜一旦让东乡门得知是他赎出了小妾,他和小妾都活不了,所以塔拉百夫长起了谋害东乡门之心。

 塔拉百夫长知道拓跋百夫长浑家的事后,告诉了拓跋百夫长,一来二去,塔拉百夫长不知从哪儿得知断魂草这东西,于是和拓跋百夫长一拍即合,定下了这个毒计。

 石骆儿知道这二人要谋害东乡门,只是诸多细节并不明了,毕竟在这二人心中复仇之念日盛,过往的事往往一闪而过,石骆儿读不到全部。

 赫连月月不知道石骆儿是在诈她,有些心虚道:“我怎么知道你嘴里说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既然守津副史说得那么准,我也只能翻一翻晋国的典籍,尽力而为。“

 宿卫长听赫连月月这么说,心里有了底,向赫连月月施礼道:“那就有劳赫连姑娘了。“

 说完这话,宿卫长不等赫连月月回话,而是转身闷喝一声“杀——“,塔拉百夫长顿时人头滚落墙根。

 一众弓弩手都面面相觑。

 宿卫长对古里卫说了声,“有劳古里大人守护骨都侯。“然后头也不回,走向那边墙根。

 屋顶早有筐子放下,宿卫长坐着筐子上了屋顶,便失去踪影。待众人顺着他的踪影再看向石塔,那儿早没了东乡邦主的身形。

 众人不见了东乡邦主,如释重负,唯有石骆儿有些惆怅,因为他真的希望多看几眼东乡邦主,看看这位邦主的梦想。

 …………

 古里卫得了宿卫长的令,便让几个弓弩手找来门板,抬着东乡门。

 古里卫刚刚被公良嘉措打败,宿卫长却很放心地让古里卫来善后,石骆儿很明白他的用意,因为宿卫长已经想起守津副史是何许人也,这公良嘉措又是何许人也,有贺兰圩替他们作保,宿卫长放心得很。

 除了赫连月月、石骆儿和公良嘉措没走,其他弓弩手都散了。

 趁那几个抬人的弓弩手去找门板的当儿,古里卫把地洞口的机关复了原位,显然他很熟悉这里面的机关。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这才明白,这院门是隔层的,里面的门使个巧劲拉下就行,正好盖住地洞的伪装,如果人去开假门,那门闩正是机关。

 石骆儿听东乡门说,这是赫连月月的构思,心里佩服这妖女心窍真多,这样的东西也弄得出来。看她带着面具,不知她长的怎样,她假扮赫连阿衡,想必十分嫉妒她妹妹,谁说不是呢,她真是太坏了……

 “骆兄弟——“古里卫的声音打断了石骆儿的胡思乱想,古里卫是问石骆儿该去哪儿。

 照着石骆儿的意思,去哪儿得问赫连月月,于是看着赫连月月。

 也许赫连月月还是很在乎东乡门的死活,思量一番,无奈道:“去老夫人的房间怎样?“

 老夫人的房子?石骆儿心念一动,老夫人是贺兰无缺的姨妈,她的房间会有什么?难不成赫连月月也在那儿弄出了名堂?

 古里卫只办事,赫连月月怎么说,他就怎么办,也不多言,当即让人抬着东乡门过去。

 候府挺大的地方,弯弯曲曲的要走好一阵才到老夫人的房间。

 这时,天开始蒙蒙亮,石骆儿一路上东看西看的,赫连月月见他很稀罕这里,便道:“端木副史,这地方可好?“

 “挺好。“石骆儿随口应了一句。

 “和贺兰府想比如何?“赫连月月有意无意地冒了一句。

 公良嘉措听她提到贺兰府,眉头大皱,生怕她有坏主意,想让石骆儿别理他,不过话没说出口,只是拉了一下石骆儿。

 石骆儿明白公良嘉措的用心,笑了笑道:“俺不懂这些讲究,看着都挺好。“

 “端木副史想必去过贺兰府的那个房子,不知端木副史得了什么好?“赫连月月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房子?什么房子?难道是贺兰无缺的那个闺房?

 石骆儿大骇,脑门有些冒冷汗,难道赫连月月知道这个?这是说不得的。石骆儿不敢正眼看赫连月月,同时又奇怪,赫连月月一个邦主家的小姐,怎么问这样的事,就算她对人言语轻佻,这种事怎能当着众人说!

 公良嘉措也疑惑,赫连月月所说的那个房子倒底是不是贺兰无缺的闺房,难道赫连月月去过那儿?她去做甚?一定不是啥好事。

 赫连月月见石骆儿不吭声,就道:“端木副史在那床上睡了一宿便醒过来了,我倒是想请教一下,端木副史是不是也服用了‘断魂草’?“

 这个她也知道,贺兰府大约有她的细作,而且必定是女子!石骆儿这么猜想。

不过石骆儿也稍微松了一口气,赫连月月没有直接说那种事,于是有些放松道:“听说‘断魂草‘名贵得很,俺哪有这福分,只不过俺好人有好报,所以大难不死。“

 “看来端木副史得了好报。“赫连月月一语双关,说得石骆儿的脸成了猪肝色。

 公良嘉措想起当日石骆儿的异样,又听得赫连月月话里有话,心中狐疑,猜想多半不是什么好事,忍不住道:“你理她做甚?我看咱也别去那边了,骨都侯的好赖与我们何干?让他们去折腾就是。“

 古里卫在前面,仔细觉察着公良嘉措的一言一行,心中有些失落,公良嘉措并不是他念想的那个人,二者之间的模样差异实在很大,说话办事方式也不同,不过也有那么一丝丝说不清的影儿,也许是自个儿的幻想。

 听见公良嘉措要打道回府,古里卫停下来,侧头道:“还是请各位一同前去的好,要是骨都侯醒了,皆大欢喜,要不然,还要麻烦各位……“

 古里卫的意思是万一东乡门活不过来,你们三个须有个交代,但古里卫是公良嘉措点的手下败将,不敢说强留之类的话。

 赫连月月道:“卫大人请放心,门大哥好不了,我是不会走的。端木副史肯定也是不走的,这是他的职责,至于这位夫人,不管她是公良家的,还是端木家的,好像走不走的都不要紧。“

 赫连月月这是要轰走公良嘉措,嘴上称公良嘉措是夫人,比先前称公良嘉措为妇人还要别扭,又是公良家的,又是端木家的,全不是好话。

 公良嘉措不理她,心想,我走不走用不着你来啰嗦,你这个不要脸的,见到我相公就勾他,太无耻了,真应该剁了你。

 走过曲折回廊,前面又是一个院子,院子不大,挺别致,只是很冷清,没有人在。

 古里卫打发一个弓弩手去叫管家来,管家是个勤快的,已经起身了,听到出了大事,慌忙赶来。

 管家见东乡门在门板上挺尸,吓得半死,忽然又瞧见公良嘉措的脸更是吓得面如土色。古里卫让他去开老夫人的房门,管家哆哆嗦嗦开了好几次才打开。

 公良嘉措纳闷,自个儿又不是死人,看这见了自个儿人吓的。

 石骆儿明白,这活死人比死人更吓人,心里十分郁闷。

 …………

 进了老夫人的房间,石骆儿和公良嘉措都吓了一跳,这房间里布置得堂皇,而屏风后面赫然放着和贺兰无缺房间里一模一样的床。

 怪不得赫连月月说要带东乡门来此,难道这床和贺兰府的那一张一样,有着难以言表的奥妙,能把死过去的魂儿勾回来?

 众人七手八脚把东乡门弄上了床,等抬人的弓弩手走了之后,古里卫问赫连月月下面该怎么办。

 赫连月月道:“候府里面有不少来自幽州的典籍,让人拿来,或许可以从中得到解法。“

 古里卫为难道:“这怕是不妥……“

 赫连月月道:“守津副史既然一口咬定门大哥服了断魂草,塔拉百夫长也因此服了法,请卫大人恕罪,小女子能想出的,只有此法。“

 公良嘉措想起石骆儿当日在贺兰府的情形,不耐道:“我还以为你这妖女有什么高招,不就是看着这死人挺尸吗?挺够了,他自然就会醒过来。“

 赫连月月没想到公良嘉措也看出道来,不由一怔,这缺心眼也有明白的时候。

 古里卫问:“是这样的吗?“

 赫连月月没好气道:“门大哥又不是我害的,我看多半是被这位什么家的气的,她既然这么说,她必定知晓得很,必定有她的道道。找她的法子救人就是,咱也别抢功。“

 就在此时,忽然传来一声闷闷的呻吟,众人大惊,这呻吟竟然是刚弄上床的东乡门发出来的。

 难道东乡门这么快就活过来了?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