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八章 捆奴索美人计


【2020-11-02】 狗吐文学】


由于公良嘉措没在一起,有时候公良造需要和皇甫骆轮流看着赫连姐妹。

比如需要到集市买东西的时候,有些犯难,皇甫骆不会花钱,不知道该买什么,不该买什么,经常一股脑儿买来一大堆不需要的东西,很让公良造头疼。

而公良造又不放心让皇甫骆一个人守在马车旁,自个儿去买,就皇甫骆那副奴才嘴脸,说不定就把人给放了。

公良造冥思苦想了几天,总算是想出了一个天意无缝的法子。

 这一天,公良造远远的看见那儿有一个小镇,就让皇甫骆把马车拉到一个地凹无人处,然后对皇甫骆说:“你去把赫连家的两人绑起来。”

 皇甫骆不解道:“为啥要绑她们?”

 “我得去集市买点东西。”

 “三爷去就是,用不着绑人吧。”皇甫骆心里记挂赫连姐妹,没听懂公良造的意思。

 “我不放心你。”公良造不跟他废话,直截了当告诉他。

 “三爷的意思是怕小的私自放了她们,请三爷放心,小的绝对不会。”皇甫骆这回总算明白了。

 “这可不好说,叫你绑你就绑,啰嗦什么。”公良造有点不耐烦。

 虽说都是劫匪身份,可是公良造也是皇甫骆的主子,皇甫骆没法不从,只好去捆人。

公良造不放心他:“你可捆好了,要是捆不好,唯你是问。”

 “要不三爷您来捆,俺可没有捆过人。”皇甫骆实在不乐意这么做,捆不好还要挨罚。

 公良造皱眉道:“你总捆过马吧,养马这么久了。”

 “小的只牵马,马是不能捆的,在家里的时候也就帮着捆过猪。”皇甫骆在那儿矫情。

 公良造怒道:“那你就按猪的法子捆!”

 赫连含兮在车厢里听着呢,这两个该死的賊人这么侮辱人,真想一头撞死在车厢里,可一想到阿衡,自个儿得坚强起来。

 皇甫骆腰间就有一根绳子呢,那是公良嘉措捆着自个儿上房揭瓦的,这回倒好,用来捆赫连姐妹了,真是罪过。

等皇甫骆一打开车厢后面的帘子,就紧张,看见里面瑟瑟发抖的姐妹花,更紧张,闭着眼睛道:“二位姐姐,石头儿得罪了,那位爷脾气不好,不好惹,你们倆多担待,俺就闭着眼睛捆你们,你们帮帮俺。”

 赫连姐妹见他这哆哆嗦嗦的样,倒像他是人质一般,实在可笑,却又笑不出来。

赫连含兮一路上觉察到公良造是个狠角色,求他没用,只好让皇甫骆绑。

 皇甫骆闭着眼睛去绑,这手哪里听使唤,难免碰着这儿,摸着那儿,把二位娇美弄得恼怒异常,还不如让他睁着眼捆人算了,都有点儿怀疑这茅坑里的石头儿是不是装的,趁机来占便宜,可他那神情看着实在又不像。

 折腾了好久,皇甫骆才把姐妹花捆好,看着挺结实。皇甫骆还让公良造来瞧,公良造一看,挺满意,这奴儿不是说不会捆人吗?捆得挺好的嘛。

 既然把人捆好了,赫连姐妹也跑不了,皇甫骆就准备跟着公良造去集市,可公良造并没有马上走,而是看着皇甫骆。

皇甫骆一看他的神情,明白了,这位爷够绝,不想带自个儿去集市,嫌自个儿不入流

公良造要把皇甫骆也捆了,防止他私下放人。

 皇甫骆不等公良造说话,拿着马鞭给他,心道,来吧。

 公良造看他挺自觉,觉得这奴儿有时候还挺懂事的,于是三下二下就把他捆了。

 “三爷,要是有人过来就麻烦了,俺有点害怕。”皇甫骆这会儿见公良造自以为是,有得色,就提醒他。

万一真有人来,三个大活人都被绑着,只能任人宰割。

 “不用怕,方圆十里之内都瞧过了,没人,我去去就来,莫要担心。”公良造自信满满。

 等公良造骑马走了一会儿,不再听到那马蹄声之后,赫连含兮就开口了:“这位小哥,我身上有些不自在。”

 听见赫连大小姐轻声细语的说话,皇甫骆有点大舌头:“姐…姐,有…什么吩咐?”

 “就是身子不自在,刚才小哥弄得紧了,透不过气来。”赫连含兮说话也显得有些不自在。

 皇甫骆想自个儿闭着眼睛,糊里糊涂捆了人家,真可能把绳子捆死了,又有点担心赫连大小姐是不是讲的真话。可转念一想,赫连姐妹这许多天了,老老实实的,看她们这等模样,就是让人疼的,就是要她们逃跑也不敢吧,于是道:“姐姐,你把右边那儿的绳头拉一拉就好,会松快一些。”

 皇甫骆想得挺好,这是他们家捆猪的绳法,等猪死球了,几处一拉,绳子就开了,不费劲。可他忘了,车厢里面捆着的是大活人。

 等姐妹花活奔乱跳下来车厢的时候,皇甫骆傻眼了,哀叹道,我命休矣。

 赫连含兮笑吟吟地看着皇甫骆,皇甫骆这回的舌头更大了:“你…你怎么…会这种绳法?”

 赫连含兮轻声一笑:“你这绳法是我们赫连家的,我还没问小哥你呢。”

 皇甫骆一时间无数念头飞过,都是后悔,这绳法是老爹教的,老爹原来就是赫连家的小卒子,姐妹花知道太正常不过了。

 这时赫连含兮从马车架子上拔出一把刀,那是公良嘉措给皇甫骆备用的,皇甫骆自个儿没用过,这会儿倒成了杀自个儿的工具,真可谓命中注定。

 皇甫骆在那儿等死,赫连含兮拿着刀过来,微笑道:“骆奴儿,你自个儿选个死法怎样。”

 皇甫骆一下子如雷轰顶,没想到赫连含兮认出了自个儿,可不是吗?在客栈人家见过自个儿的蛤蟆样,这些天一准儿已然认出了自个儿,但是人家不说,自个儿还跟人家胡编什么石头儿。

 皇甫骆觉得自个儿确实该死,人家含兮姑娘杀自个儿也这么温柔,死在她刀下真的很幸福。

 皇甫骆将死之前想,看起来含兮姑娘和未心公主的性情可真不同,要是未心公主,看她一眼就得倒霉,多看几眼就得死,但是死的人并不想死。

这位含兮姑娘就不一样了,人家从不说损人的话儿,就算说句让人死的话,都是口含微笑。

 皇甫骆就这么定神看着赫连含兮,自个儿都觉得自个儿贱,愿意去死,这些天来看了无数次人家真身,要按未心公主的标准,可以死好几回了,刚才捆人家,还碰了人家身子,够死一百回了。

 赫连含兮问:“那个公子是谁?公良三公子?”

 皇甫骆还说啥,唯有点头。

 赫连含兮又问:“前儿进我们车厢内的是不是公良大小姐?”

 皇甫骆不出卖,也得出卖了,只好再点头。

 “他们姐弟为何绑我们?”赫连含兮有点不解。

 赫连含兮问这话,皇甫骆就觉得自个儿的行为有点儿理了,总算没有大舌头,辩解道:“主子大小姐家的石塔村被你们的人糟蹋了,公良大爷也被你们的人害死了。”

 “有这样的事?”赫连含兮很惊讶,看来她真不知道其中的过节。

 “当然是真的,石塔村也没有得罪你们啊,好几百人全被杀害了。”皇甫骆得在死前赶紧把话说清楚,末了,皇甫骆又加了一句:“我养父也被你们害了。”

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养父也是爹,杀父仇人,想起来,自个儿还没有报答人家呢,不过皇甫骆说这话也有点儿心虚,自己没找到老马倌的尸体,所以耍了个小心眼,说被你们害了,没说被你们害死了。

 赫连含兮问:“什么时候的事?”

 “三个多月前的事。”

 “三个多月前…”赫连含兮喃喃道。赫连含兮想起,三个多月前,安平台来赫连府,父亲和左大都尉有过命的交情,见到安平台挺高兴。

赫连含兮也好久没有见到安平台了,有许多话儿想跟他说,只是到了跟前只说了一些家常。

后来赫连含兮跟安平台说起未心公主的事,安平台只说奉可汗之命要救未心公主,赫连含兮担心安平台认不得易容后的未心公主,便画了一幅像给了他。

 再后来,赫连含兮听父亲说安平台平定了黑库邑的反贼,功劳很大,正好两家早年就有结亲一说,于是赫连鼎有意把赫连含兮许给了安平台,赫连含兮芳心暗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南宫夫人没有点头。

 今儿听皇甫骆讲,赫连府的人屠了公良家那个村子,看这奴儿不似说谎,赫连含兮有点儿心神不宁。

 赫连含兮站起身想走,可看着地上的皇甫骆,又觉得应该杀了他,于是拎刀又想砍了皇甫骆,然而刀在皇甫骆面前晃了几下,还是没有落下来,或许是看在这几日皇甫骆献殷情的份上,懂了恻隐之心。

赫连含兮最终还是放过了皇甫骆,向马车前面走过去,阿衡也跟着过去。

二人把马车的马儿解开,飞身跃起,姿势极为优雅地依次上了马,把皇甫骆惊得目瞪口呆。

谁说赫连姐妹不会骑马的?

都是皇甫骆自以为是,人家府内就养过上百匹马,不会骑马才是稀奇的事!

可姐妹花表现出来的那种柔若无骨,那种软弱无助的神情当真把皇甫骆骗得彻头彻尾,无地自容。

 赫连含兮骑在马上,看了看躺那儿的皇甫骆,对身后道:“阿衡,我们走吧。”

 “姐姐,我们去那儿?”赫连阿衡终于说了话。

 皇甫骆听闻此言,眼前一黑,晕倒在地,原来阿衡姑娘既不聋也不哑。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