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二十三章 密道问塔


【2016-04-23】 狗吐文学】


贺兰老爷和心腹二人走了很长的地道,到一洞口,从洞口出来,是同样一个房间的书房。出了书房,便是一个院子,这院子竟然已经是在贺兰府之外。

院子里面站着一人,灰衣打扮,那人听见书房里有人出来,回头来看,在月色之下照亮了此人的脸,此人分明正是北宫冒。

 

北宫冒见是贺兰老爷来了,忙施礼道:“属下参见老爷。”

 

贺兰老爷看着他,缓缓道:“圩儿今日派人来了。”

 

北宫冒赶忙问:“有什么要紧事?”

 

“只问石塔之事如何。”贺兰老爷顿了顿,问北宫冒,“那人招了没有?”

 

北宫冒苦着脸,无奈道:“属下无能,只问出石塔里的东西确实曾在他手中,不曾问出如今藏在何处?”

 

“想是偌大的一个东西,怎能凭空消失?”贺兰老爷像是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模样似的。

 

北宫冒这些天一有时间便来审问那人,使尽了百般手段,还是没有问出个东西来,很是头疼,只好说:“属下再三审问,也是不解,还请老爷亲自问话的好。”

 

贺兰老爷微微点头,便吩咐道:“前面带路。”

 

“是。”北宫冒应声,便指引贺兰老爷前去密室牢房。

 

因为此事极为机密,贺兰老爷的心腹就在外面守着,以防不测。

北宫冒领着贺兰老爷到了后院密室之内,贺兰老爷见一人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看那人的脸依稀正是当日被梁丘蓝尔的普泥驹踩伤之人。

 

囚犯见北宫冒进来,很是恐惧,想是这些天来,已经受尽了北宫冒的折磨,生不如死,今儿不知道北宫冒要使什么手段来折腾自个儿。

 

北宫冒厉声道:“老爷问话,你要如实回话,还不实说,今儿就送你见阎王!”

 

囚犯吓得赶紧点头。

 

贺兰老爷看他这般神情,皱了皱眉,脸色和蔼起来,和气地问道:“叫什么?”

 

囚犯看今晚来的老人有几分客气,稍微松了一口气,小声道:“小的叫祁连年。”

 

“哪儿的人?”

 

“舍下村的。”

 

’舍下村’,贺兰老爷嘀咕了一下这个村名,自己是知道这个村子的,比较穷,经常亏欠封邑粮草。

 

贺兰老爷继续问:“你祖上是守塔人?”

 

“是。”

 

“石塔何时没的?”

 

“小的不知。”

 

“怎么没的?”

 

“听老祖宗说,前朝国主把它毁了。”

 

“谁来毁的?”

 

“小的不知。”

 

贺兰老爷问这个叫祁连年的这些话,看似无意,随口问问,其实他是在试探祁连年讲不讲老实话。要是祁连年胡乱回答,贺兰老爷很容易发觉,看来这位贺兰老爷是一个有心机之人。

 

“守塔之人有几位?”贺兰老爷接着问下去。

 

“好像是四位。”祁连年似乎也不确定,这也正常,毁掉石塔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生呢!

 

贺兰老爷又问:“哪四位?”

 

“除了自家祖上爷爷,其他的小的也不知。”自从石塔毁掉之后,祁连家祖上就离开了石塔村,大约守塔人各奔东西,所以相互之间没了音信,这也正常。

 

这些话北宫冒已经问过他多次了,这会儿贺兰老爷再问,祁连年回答起来倒是没有拖泥带水。

 

贺兰老爷沉吟片刻,忽然单刀直入问道:“听说你家有个宝贝?”

“小的胡说,不曾有。”

祁连年脱口而出,其实他一直在等着贺兰老爷问这句话,因为他知道贺兰老爷必定会问。 

“这个就不对了。”贺兰老爷听他这么说,脸色严肃起来,“听说,你卖了你家的宝贝,得了不少的钱。”

 

“不是什么宝贝,人家说是假的,没有用处,说小的骗了他,还派人追杀小的,想来那不是什么宝贝。”手中有宝贝是灾祸,祁连年真希望一切都没发生过,心里一肚子委屈,当初是那人死活要买的。

 

“人家是谁?”

 

“小的不认得。”

 

“不认得你就卖给他?”贺兰老爷有些狐疑。

 

“给了小的一些银两,所以小的就给了他。”祁连年这么说似乎没有破绽,人都有见钱眼开的时候。

 

“不论真假,你且告诉我,这东西长什么样?”贺兰老爷问这话的时候眼光闪烁。 

”就是块大石头。”

 

“大石头?”贺兰老爷不动声色念叨了一下。

 

“是,老爷。”

 

“有何特殊之处?”

 

“没有特殊的,就是块大青石。”

 

贺兰老爷心中暗忖,这囚犯说的似乎都能对上,不过还是有些不确定,试探他道:“这就不对了,一块大青石,人家能买?”

 

祁连年见贺兰老爷的目光死死盯着自个儿,不敢直视贺兰老爷,低下头,小声道:“上面有字。”

 

“什么字?”

 

“小的不知,小的没念过书。”

 

没念过书自然不认得字,贺兰老爷看他的模样确实也不像是个认得字的人,不过也不能完全肯定,就问:“有几个字总是知道。”

 

“这个小的知道,四个字。”祁连年回答这个很是痛快。

 

“四个字?”

 

“是,老爷。”

 

贺兰老爷心想四个字,这也是对上的,于是再问道:“买你东西的人长什么样?”

 

祁连年道:“当时天黑,不曾看清他的脸。”其实这话是谎话,当日交易的时候,是大白天,人家也没有蒙着脸,只不过万一这位老爷要祁连年再去找这人,祁连年确是万万不敢,就那人追杀祁连年的手段,比之北宫冒也差不了多少,祁连年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交易的时候,极为隐秘,自个儿怎么说都行。

 

贺兰老爷看起来也没有怀疑他所说的,最后问他:“你的东西呢?”

 

“在那人手里。”

 

“不曾还给你?”

 

“不曾。”

 

“那人既然说你的东西是假的,为何不把东西退还给你?”贺兰提出疑问。

祁连年答不出来。

 

这也是祁连年自个儿不明白的事情,按说对方不要自个儿的东西也就罢了,自个儿虽然已经把钱花了,慢慢还给人家便是,可是人家不领情,非要置他于死地。

 

贺兰老爷再问,祁连年还是翻来覆去这几句话,并无新的内容,特别是买家是谁,祁连年始终答不出来具体是谁。

贺兰老爷问不出来,只得悻悻地出了密室。

 

贺兰老爷在院子里问北宫冒:“当日你在阿秋城可有什么发现?”

 

“前儿属下已经禀报老爷,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北宫冒有些忐忑不安。

 

“你是没发现什么,可是今日发生了令人奇怪的事情。”贺兰老爷想起白天的事情就很是困惑,怀疑有人破解了石塔之谜,在马儿身上施了魔法。

 

“老爷是说灵胡马之事?”显然北宫冒已经听说了此事。

 

“正是。这灵胡马是谁的?”贺兰老爷问道。

 

“未心公主的。”发生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北宫冒自然要打听仔细一些情况。

 

“哦?!未心今日也来了?”贺兰老爷听到巫马未心来了,有些惊讶。虽然从北宫冒那儿已经知道巫马未心没死,混在二头领身边,但是没想到巫马未心真来贺兰府找茬。

 

“听手下说,是未心公主要公良造来府上的。”北宫冒补充道。

 

贺兰老爷沉思了一下,慢慢道:“这么说未心知道王后派人来杀她?”

 

北宫冒摇头道:“这个属下不知。”

 

“怪不得那灵胡马能识得王后的人,想来都是她在后面弄鬼,这丫头越来越机灵了。”贺兰老爷想起白天的事情,心里在想,未心公主究竟玩什么花样?难道她果真如传言一般从读心宝塔那儿得到了某种天启,连马儿都听她召唤?可是以前自个儿也多次尝试,看她有无这种能耐,并无结果。

 

北宫冒见贺兰老爷有些心神不宁,道:“要不要属下....”北宫冒做了一个手势。

 

贺兰老爷立即阻止他道:“不可,王后要杀她,那是她的事,我们不必起劲,万一泄露了出去,可不好办,最好别让她死在我们这儿,可汗近来喜怒无常,说不定就栽赃在我们头上了。王后的人要盯紧了,要是他们真做了这事,咱得把人拿住,以免惹祸上身。况且这丫头还有些用处,你要小心才是,莫要让人钻了空子。”

 

北宫冒觉得刚才自个儿有点冒失了,赶紧道:“属下明白。”

 

贺兰老爷看看四周,问:“这儿我怎么看见了新人?”

 

“老爷放心,是大爷那里派来的人,都有大爷的牌子。”看来大公子贺兰圩很关注这儿的一切。

 

贺兰老爷嘱咐道:“大爷离这儿远,中间容易出差错,需小心为好。”

 

“属下谨记在心。”

 

贺兰老爷准备回去,北宫冒问:“里面那人还留着吗?”

 

贺兰老爷想说杀了算了,又一想道:“先留着吧,或许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是。”北宫冒应承道。

 

贺兰老爷忽然又想起点什么,问道:“公良家最近有什么动静?”

 

北宫冒一时不知道贺兰老爷何意,怎么突然问起二头领家里的情况,道:“这几日公良家老大老二没见动静,想必他那点人也难以成事。”

 

“不可小觑,上次的事就是个教训。”贺兰老爷给北宫冒提个醒。

 

北宫冒告罪道:“老爷说得是,属下鲁莽了,事先没有跟老爷说,本想一股儿端了他们了事,没想到有些扎手,幸好没有让他们发现端倪。”

 

贺兰老爷打断道:“好了,你知道就好,以后有事务必跟我说,以免误了大事。”

“多谢老爷宽恕。”北宫冒拱了拱手。

贺兰老爷沉默片刻,心腹提灯过来,贺兰老爷准备离开,不过还是回头问道:“那个公良丫头如今怎样?她倒是有些个能耐,能把邑城弄起来。”

 

北宫冒有些挠头道:“她倒是把衙门那边弄得不错,都怨属下无能,弄不了这些事。”

 

“这不怪你,这本不是你要做的事。可惜她是公良家的人,要是我们贺兰家能有这样的丫头......”,贺兰老爷似乎不想让北宫冒知道更多,没再说下去。

白宫冒分明看到,贺兰老爷脸上一阵苦楚。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