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五十四章 贼头儿


【2020-11-03】 狗吐文学】


 皇甫骆找到公良姐弟的时候,高车普和百里方已经赶来汇合一处。高车普和百里方听闻公良姐弟派皇甫骆进城打探消息,没把这事放心上,大概也理解公良姐弟的意思,是要将功补过,但是高车普和百里方根本不指望皇甫骆能弄出东西来。

皇甫骆回来了。

就在询问皇甫骆的言语之间,皇甫骆不知不觉露出他已经杀了乐洋洪的意思,三个头领都不信。

皇甫骆本来不想说这事,但是公良嘉措好几次问他在邑城都打探到什么消息啦,皇甫骆都答不上来,因为皇甫骆已经替公良姐弟把大事办了,不知道回答什么好,要说乐羊洪在哪儿,皇甫骆倒是知道,在粪坑里挺尸呢!

公良嘉措见皇甫骆脸色微红,以为他白跑一趟,辜负了自个儿花这么多心血去捏巴他的奴儿脸。

“骆奴儿,你瞧瞧,你要是真能找到乐羊狗贼的窝,也算立个大功,等下回再抓到赫连姐妹,我一定把她们给你一个做媳妇儿!”公良嘉措失望之余,开始胡乱许诺。

这么大的诱惑,“要是杀了他呢?”皇甫骆信忍不住当个真。

公良嘉措正在想别的路子,取乐洋洪的狗头祭奠弟兄们,随口答应皇甫骆:“两个都给你当压寨夫人!”

皇甫骆听了,不由得忸怩起来,公良嘉措看他这模样,惊异道:“难道你真的杀了乐羊狗贼。”

皇甫骆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顿时把公良嘉措惊呆了。

旁边的高车普打死也不信,这骆奴儿有啥能耐能一举灭了乐羊洪,而且只去了一天而已,难以置信。

高车普笑道:“骆奴儿,你小子想媳妇想疯了吧,你当真杀了乐羊洪?得,咱信你,可你倒好,把到手的媳妇儿弄跑了,不过你放心,哥哥我再去一趟阿秋城,死活也得把你媳妇儿抢回来,赫连鼎不是有三闺女吗?下回咱一并弄来,两个还是归你,这剩下的一个得归我啊!”

高车普说这话像是很认真,可满脸充满了调侃和不信之色。

百里方要沉稳许多,问皇甫骆:“骆奴儿,你说你杀了乐羊洪,有什么依据?邑城里传出风来,说乐羊洪不见了,也可能他知道我们来,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他真的死了!”皇甫骆既然说出了话,不能收回,他确信,就算当时没有拍死乐洋洪,粪坑里也淹死他了。

百里方见皇甫骆一口咬定,不由信了三分:“姑且就如你所说,乐羊洪死了,我们怎么知道是你杀了他呢?”

皇甫骆涨红着脸看着公良嘉措,公良嘉措也开始信了,柔声道:“骆奴儿是不说谎话的,骆奴儿你说说看,你怎么把乐羊狗贼杀死的?”

皇甫骆觉得自个儿的做法实在有些下作,不地道,说不出口,只好说:“要是他们找不到尸体,那尸体在哪儿只有俺一人知道。”

众人一听皇甫骆这话,就都看着皇甫骆,既惊且喜,难道他真的杀了大仇人?

高车普一听真有门,来了劲:“尸体在哪儿?我取割了他的脑袋来,祭奠兄弟们。”

皇甫骆支支吾吾一番,好不容易才交代:“在邑衙院子的茅坑里。”

众位头领听了,都张大嘴巴,合不拢,被惊到了。

“这茅坑里的脑袋是不太好割。”高车普咕哝了一句。

公良嘉措大喜过望:“我信骆奴儿的,既然乐羊狗賊死了,邑城里一定一片慌乱,派些人混进城里,放出风去,看看乐羊狗賊的尸体是不是在那儿?”

公良嘉措派人去放出的风声对邑城主簿来说真是及时雨,不到一天功夫,果然从邑城传来消息,乐羊洪的尸体就是在茅坑里,臭不可言,脑袋被人拍坏了,可模样是乐羊洪,确定无疑。

这一下头领们炸开了窝,前儿的誓言还在呢,真要捧骆奴儿当头?

在小镇公良嘉措拉着皇甫骆强调誓言的时候,大伙也就当个话头,连公良嘉措也没有料到有今日,这可怎么办?

高车普首先不服:“骆奴儿,你要是当了咱的头,大伙听你的,你主子是二头领,你又得听二头领的,干嘛这么费事,直接听二头领的,不就行了,让二头领当头儿,俺没意见。”

百里方沉默不语,大伙看他的意思是怎么着都行,反正大仇已报。

公良嘉措不同意高车普的说法,仇人是皇甫骆杀的,不捧他为头,没了信义,皇甫骆是福将,一出马就干成了大事。

再说公良嘉措自个儿还有要事去办,不愿当大头领。

公良嘉措道:“我只奉骆儿为领头,别人我也不认。”她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把骆奴儿的“奴”字去掉了。

高车普没了主意,就问百里方:“老六,你怎么说。”

百里方沉思良久,开了口:“既然立了誓,我们还是照着誓言吧,姑且看看骆儿有没有这个担当,实在不行,到时候再议个法子。”百里方称呼骆奴儿时,也把“奴”字去掉,意思很清楚了。

高车普一看,三人中间二个同意了,自己不同意也不行啊。

三位头领来请皇甫骆,皇甫骆有点儿惊慌失措,自个儿的那份心思难道是当贼头子开始?不应该啊!

皇甫骆问:“俺可以不当吗?”

这回高车普不答应:“这可不行,大伙儿缺个头儿好一阵了,你要不当也可以,断了三根手指,爱上那儿去那儿。”皇甫骆手一哆嗦,人在江湖,要退出是要付出代价的。

公良嘉措道:“骆儿,你难道不想娶赫连姐妹?当了头儿,我们帮你办。”

还是公良嘉措了解皇甫骆,这个甘蔗甜,说得皇甫骆马上动心。不过贼头子要娶赫连姐妹只有抢了,皇甫骆觉得太亵渎姐妹花。

百里方也表态:“只要你当了头儿,我百里方唯命是从。愿随头儿攻城掠地,荡平天下。”

百里方说的宏图霸业却没有太打动皇甫骆的心,皇甫骆觉得荡平天下的志向有点儿过,自个儿只想当个邦主,要是能当了邦主,娶了姐妹花,平生足矣,也算遂了石塔给自己的心愿。

皇甫骆看大伙这么真诚,已经骑虎难下,索性以退为进道:“当倒是可以当,不过俺有个条件。”

“啥条件?”众人都奇了,没想到皇甫骆会提条件。

皇甫骆认真道:“俺得改个姓。”

“你有姓?”众人这回一半惊奇,一半调侃,因为知道他有姓,但都不知道他姓啥。

皇甫骆看着这些贼人,心里生气道,你们他娘的才没姓呢,脸上却正正经经道:“这个姓我想好了,就姓石,石头儿的石。”

众人齐声叫好,石头儿,硬气!

以后也别骆奴儿这么叫着了,骆儿也不上口,像叫小孩儿似的,头儿,石头儿,叫起来顺口,而且体现身份,大伙都没啥文化,倒是皇甫骆略念过书,起个名号,也是不懒。

怎料公良造听了,在那里冷笑,知道这骆奴儿的鬼心思,是要讨好赫连家的两只狐狸精呢。

不过公良造只猜对了一半,皇甫骆起这个姓的另外一份心思是不想连累洼子村的家人。

就这样,皇甫骆改叫石骆儿,阴阳差错当了贼头儿。

老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小也是个头,可是啥火也烧不起来,因为身边没有多少人,零零总总也就十几个人,加上外面打探没有回来的人,总数也不会超过二十个人。这点人去劫个村子都够呛,别说夺回黑库邑城了,百里方说的霸业远在天边。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立命安身之处,徐图壮大。

这时候前线传来消息,说石牛坎苦劝二家罢兵无果,赫连鼎的军队已经和东乡雾的军队打上了,目前正处于胶着状态,互有死伤。

大伙有点纳闷,赫连姐妹到底回阿秋城没有,要是回去了,赫连鼎应该没借口攻打白固邦了,现在还在大打出手,难道赫连姐妹没回阿秋城?或者回去路上出了差错?

既然乐羊洪死了,大伙也就不太在乎赫连姐妹的生死去向。以后要是有机会,宰了赫连满,替公良家报仇。不过现在刚报了一仇,干劲淡了淡,主要还是看公良姐弟的意思。

也不知公良胥说了什么,公良姐弟似乎没再提杀赫连满的事。

各位头领为了商议义军大事,临时找那么一个屋子,屁大点地方,可也得讲究点规矩。

本来大伙的意思是把公良造拉来当个头领,然而公良嘉措死活不同意,说小弟没有这个意愿,当个护卫头儿什么的就可以了,大伙见公良嘉措坚持也就罢了,反正现在当个头领手下也没有几个人。

既然石骆儿当了头,自然是头把交椅坐着,其他三个头领各自坐下,为了表示对其他头领的尊重,三位头领的称呼不变,其实皇甫骆是看出来了,三头领北宫冒是个叛徒,高车普不愿顶了他的座次,高车普不乐意依次递增上去,百里方也就这么着了,继续当他的老六。

 落座之后,石骆儿还没有问各位头领有何计较呢,高车普正憋着劲,叫嚣道:“赫连家和东乡家打起来对我们来说,大有好处,要我说,乘着乐羊洪这家伙死了,咱再干他一票,杀回邑城,夺了他的邑衙,二头领再当她一回端木爷。”

 “什么端木爷不端木爷的,我真想不当了,太累。”公良嘉措这是堵住高车普的嘴,让他尊重石头儿。

 百里方道:“我们这点人要想打进邑城有点儿困难,偷袭的话,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诸位想过没有?即便我们打进了邑城,即便我们攻下了邑衙,我们派谁去守四门?派谁去守邑衙?又派谁去维护邑城秩序?我们没有人啊,我的意思是,我们且回南坡,那儿有我们的根底,好些人不愿跟着乐羊洪,又回到了南坡,我们正好可以在那儿招兵买马,重整旗鼓。”

百里方本来说是想偷袭邑城的,不过既然乐洋洪死了,兄长百里盛的大仇得报,攻城的积极性大大下降了。况且乐洋洪一死,听说赫连鼎又设法派了人来,再要偷袭确有难度。

“六头领高见。”公良嘉措和高车普也表示赞同,确实手下喽啰不多了,需要休养补充。

完了三人齐刷刷地看着石骆儿,问:“石头儿以为如何?”

石骆儿一看这架势,心道,自个儿还能有什么意见,你们这是把我当个摆设呢,于是憋了半天才道:“就依各位头领所言。”

就等他发话呢,一行人当即收拾行囊,直奔南坡而去。

南坡对其他人来说是老家,可对石骆儿来说,那儿是个陌生的地方。石骆儿不知道自个儿那份心思是葬送在那儿呢,还是能从那儿活动起来。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