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二十一章 马儿读人谁当偶


【2016-04-21】 狗吐文学】


皇甫骆的病好了,公良嘉措十分高兴,更高兴的是巫马未心从此再也不打骂骆奴儿了,许多人感到十分惊奇。

公良嘉措想,大概是骆奴儿救了巫马未命的缘故,却万万没想到,倒是骆奴儿欠了巫马未心九条命。

巫马未心在自己的房间里,轻声道:巫马血,百虫敌。

巫马未心从小就知道巫马家的血百毒不侵,只是从未使用过,也从没有人值得她这么使用过,今儿为了一个奴儿,终究使用了一回,心头一片苦涩。

 

皇甫骆在回光返照之际,看见巫马未心端了一碗猩红的血来,让自个儿喝下去,以为是这个女罗刹要自个儿早死早超生呢,没想到她是要救自个儿。

皇甫骆越来越不懂自个儿主子怎么回事,不过有件事错不了,在自个儿不说出宝塔之事前,女罗刹是轻易不会让自个儿死的。

皇甫骆看到女罗刹手腕上绑着绷带,佩服她为了宝塔,宁愿出这么多血,这份意志也真是难得,有点像自个儿找林子尽头的劲儿,就不知道这女罗刹找到石塔要干什么。

如果巫马未心再次问他宝塔的事,皇甫骆也许会心一软,说不定就告诉她了,怎料巫马未心从此也不再问他宝塔之事。

皇甫骆倒有点儿不太习惯,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劲。

公良嘉措因为皇甫骆再立新功,要奖赏骆奴儿,这回她倒是留了个心眼,先找巫马未心说:“骆奴儿救了咱的命,有功必赏,这是咱义军的规矩,妹妹看怎么赏他才好?”

巫马未心淡淡道:“他只救了你的命,你看着办就是。”

公良嘉措见巫马未心不反对,就提议道:“上次大哥提过此事,可不可以给他解了奴约,反正他是三年的奴约,早晚的事。”

 

巫马未心却道:“姐姐把他给了我的,三年之约到了,妹妹再无话讲。”

 

公良嘉措没料到皇甫骆死过一回,巫马未心还不放过他,只好打个圆场道:“想不到妹妹对他倒是有情有义,也好,就三年之约。不过,这骆奴儿紧要关头,总是机敏,以后我要用他,妹妹可不要护着。”

 

“这个自然,姐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绝无二话。”巫马未心满口答应。

 

“怎么用都行?”公良嘉措那根神经又跳动起来,暧昧地看着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冷冷道:“我何时骗过姐姐。”

 

公良嘉措一听,坏了,自个儿可是利用巫马未心好几回了,忙不迭地跑了。

 

百里盛让各个头领对邑门严加盘查,公良嘉措则继续在城里查找细作,一连好几天没个结果,很是焦急。

义军好汉,面对面厮杀,不在话下,生便生,死便死,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面对暗地里的敌人,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谣言四起,让人感到有些害怕。

 

巫马未心见公良嘉措愁眉不展,想起一件事情来,就对公良嘉措道:“如今街上三五步一个岗哨,即便是有细作也不敢出来了。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好叫细作没有藏身之地。”

 

公良嘉措一听,很高兴,忙问:“什么法子?”

 

巫马未心道:“我不才,倒是有识人的本领,只要姐姐派几个手脚功夫好的,跟着我去抓人就好。”

 

公良嘉措很惊讶,不知道巫马未心还有这本领,将信将疑,不过看这丫头一本正经跟自个儿说这事,姑且信她,于是道:“这个不难,我带些人跟着去不就可以了。”

 

“姐姐却不行,街上的人都认得姐姐,怕惊了他们。”

 

“就依妹妹。”公良嘉措觉得巫马未心讲得有些道理,自个儿这个端木爷出去确实太招人眼球,因此提议让公良造跟过去。

 

“他倒是可以。”其实巫马未心嫌公良嘉措大马金刀,又是多嘴的,不想让她知道骆奴儿的事。

 

皇甫骆身体刚刚恢复,就听巫马未心找他有事,以为她旧病复发,要折腾自个儿,出马房一看,不是的,而是要给主子牵马去捉刺客。

皇甫骆看了一眼灵胡马上的巫马未心,哪知巫马未心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回皇甫骆读懂了这男人婆的心思,这是要利用自个儿,帮着去抓刺客呢。

 

皇甫骆一脸的哭丧,承蒙主子看得起自个儿,自个儿是这块料吗?

 

公良造在阿秋城和赫连兄弟混了一阵,懂了不少练兵的新东西,就想着练兵,被巫马未心找来抓刺客,有些不乐意。

前些日子公良造跟大姐瞎忙乎一阵,什么刺客也没发现,十分沮丧,这会儿又要去,多半也没个结果,所以有些倦意,只是巫马未心发话,公良造不得不听。

 

邑城在公良嘉措的治理之下,大有起色,大部分城里人都回来了,少说也有几千人,挨个找有些困难。

巫马未心问公良造:“前儿,端木爷是怎么找奸细的?”

当着外人,巫马未心也称呼公良嘉措叫作端木爷。

 

公良造道:“先找酒楼和客栈,再找一些紧要的人家。”

 

“紧要的人家?”巫马未心一时没明白。

 

公良造解释道:“大户、商户和一些个看着可疑的人家。”公良姐弟查案的套路就这些。

 

巫马未心点点头,又提醒他道:“咱在阿秋城藏哪儿了?”

 

“赫连府啊!”公良造不假思索道,“你不会说是要查邑衙吧?那儿都是咱自己人,都认识不用查吧,难道咱回头去邑衙?”

巫马未心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儿不是有个贺兰府么。”

 

“你的意思是去查贺兰府?”公良造有点惊讶,因为那儿是巫马未心的亲戚家。

 

巫马未心问:“你们没去查?”

 

公良造只好老实回答:“没有。”

 

“这就对了,咱就去那儿查!”巫马未心决心已下。

 

到了贺兰府,巫马未心怕里面的人认出她来,就早早地下了马,躲在后面,前面早有贺兰府小厮跑进去报告说賊官府的人来了。

上一回,四头领高车普跑来折腾一番,把贺兰府上上下下掏个干净,伤了元气,这回再要一折腾,弄不好就要死人了。

贺兰老爷一听,不敢怠慢,赶紧出来。

贺兰老爷刚一出来,就有些恐慌,因为他看到了杀气腾腾的公良造。

 

公良造喝道:“府上的人呢?都给我出来?少一个杀一双,你们可听明白了?”公良造看着很俊美的一个人,可鹰眼一瞪,顿时成了煞星下凡。

 

贺兰老爷见他这么凶狠,慌忙吩咐管家前去召集府内所有人。

管家也害怕,连忙去叫人。不一会儿的功夫,所有人都来了。

 

公良造阴测测道:“人都在这里了?要是等会儿再搜出一人,管家你且听好了,你得陪他去死!”

 

管家吓得又数一遍人头,生怕漏了一个,完了道:“官爷,府里的人都在,要是搜出来一个旁人来,必定不是本府的人,任凭官爷处置。”

这管家虽然害怕,但是也滑头,不想被连坐。

 

公良造看了一眼藏在后面的巫马未心,巫马未心暗中示意,吩咐按说好的法子办。

大院里几十号人,大部分是奴仆。

公良造唤皇甫骆牵着巫马未心的灵胡马过来,等皇甫骆牵马到了跟前儿,公良造对院子里贺兰府的人大声道:“你们都给我排好咯!谁要是奸细,现在就给我出来,还可以饶他性命,如若不然,就别想活着出这个府门。”

 

等了一会儿,没人出来承认。公良造便按巫马未心告诉的话,编了起来:“你们想必听说过,当今可汗有个宝贝,能认出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咱义军也有这样一件宝贝,能发现哪个是良民,哪个是奸细。这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咱义军的宝贝。骆奴儿,把宝贝牵过来!”

 

骆奴儿就把主人的灵胡马牵到了众人跟前,公良造继续对贺兰府的人道:“你们都看好了,这马儿就是个宝贝,它要是发现你们哪个是奸细,它就会眼睛看着他,直到他老实交代为止。”

 

贺兰府的人面面相觑,有人相信,有人不信,这不要紧,公良造就让皇甫骆牵着灵胡马去认细作。

皇甫骆心道,进府前主人把公良三公子拉去一边,嘀咕了很长时间,就想出这么个招啊!主人是要把自个儿放火上烤。姑且就听他们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找不出来也跟自个儿没关系。

皇甫骆这么盘算着,很不情愿地牵着灵胡马到贺兰府的人跟前试心。

灵胡马看了好几个之后,在一个人的面前居然就停住了。

自然,不是灵胡马想停住,而是皇甫骆拉住了缰绳。

皇甫骆从那人脸上分明读到了他的心思,那人在骂:这毛头賊儿子诓人呢,他怎能有可汗那样的宝贝,老子不信这畜牲会认出我来。

皇甫骆想饶了他,可是又一想,自个儿差点死在这些人手里,就不想放过他,否则自个儿整天跟着主人,还有生命危险,所以就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公良造见状,怒声喝道:“拿下!”

早有后面的兵士抢上前去,把那人按到在地。那人惊恐万分,在地上颤声道:“小的冤枉,老爷救我!”

“冤枉?给我搜!”公良造不留丝毫情面,吩咐兵士搜他身上。

 

他这话还没说完呢,只见那管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央求道:“官爷饶命,小的招认。”

“还没有轮到你呢,你着什么急?”公良造觉得奇怪,管家怎么自个儿出来招供。

管家哭丧着脸道:“只求官爷饶命,我们都不是奸细,只藏了这个人,真的别无他人。”

公良造问他:“这人是谁?”

 

管家看了看贺兰老爷。

公良造喝道:“你看他做甚?”

管家吓得慌忙道:“他是哪儿来的,小人真不知道。前儿,他央求小的,要小人给他找个活儿,其它的,小人真不清楚!请官爷饶命。”管家怕死,看见灵胡马真就认出了可疑之人,心里极为惊恐,赶紧招认。

 

公良造令人把疑犯和管家一并拿下,再让灵胡马去认人,却再无新的发现。

公良造觉得巫马未心的灵胡马真是厉害,十分佩服和敬畏巫马未心,这个未来的圣主果真有上天的眷顾,连灵胡马都服圣主。

他哪里知道,这是皇甫骆的本领。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