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六十九章 魔鬼塔


【2020-11-06】 狗吐文学】


第二天,天已大亮,石骆儿像是欠了人家赌债似的慌慌张张离开了南坡,问题是过沼泽地带的时候,还得下马而行,想快也快不了。

 公良嘉措在后面跟着,她让石骆儿易容,自个儿却画眉扑粉,打扮得跟小媳妇似的,一身红绫锦袄,成心让石骆儿羞臊。

 公良嘉措说道:“石头儿,不用这么急吧?公主的事,咱得慢慢来。”

 石骆儿没有好气道:“你不急?”

 公良嘉措不紧不慢跟着,柔声道:“嘉措自然心急,可怎么着也得十来天才到黑松城,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再说有些话儿,头儿要好好儿跟未心公主说才是,不能急。”

 能不急吗!石骆儿今儿一醒过来,头一件事不是抚慰身边的夜叉,而是想赶紧离开这凶宅,昨夜一害怕,一激动,着了这夜叉的道。

 按说公良嘉措现出女儿身来,也是花容月貌,无限风流,石骆儿有这样的相好,应当高兴才是,可石骆儿一点儿高兴劲都没有。

 石骆儿怀疑公良嘉措早就打自个儿的主意了,要不那天她怎么毫无征兆地把自个儿介绍给贺兰老头当姑爷,说不定那时候就吃定自个儿了。

另外,回南坡的时候,公良嘉措因为虎哥儿的事发作,赶跑了公良造,今儿想想,这里面也有疑惑。

经过昨夜之事,石骆儿愈发觉得公良嘉措不至于因为一个虎哥儿和公良造闹翻,这里面必定有些蹊跷。

回想昨天晚上的事,石骆儿没觉得自个儿占了便宜,而是吃了大亏,上了大当。

 本来已经差不多摆脱了未心主子,就算这回再去黑松城,未心主子多半不会再套问宝塔之事,最多也就利用一下自个儿。

 这回倒好,公良大小姐又开始打宝塔的主意了,她要是拧起来,可一点儿不比未心主子差,看看她这些天来的做法,石骆儿头皮发麻。

幸亏她不知道黑森林石塔的事,否则真不好说她会使出怎样的手段,逼迫自个儿。

 石骆儿满腹烦恼,对公良嘉措咕哝道:“你怎么知道,未心主子会听俺的?”

 公良嘉措自信满满道:“嘉措昨晚自个儿试了一下,这会儿嘉措什么都听头儿的。”

 这也能试?石骆儿不理解这女人的奇怪想法,既然她这么自以为是,就说:“当真什么都听我的?”

 “当然是真的。”

 “那咱也别去黑松城了,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过日子去如何?”石骆儿赌气道。

 可惜公良嘉措不傻,不接他的话头,认真道:“这个...请头儿别忘了昨日的誓言。”

紧要事情上,公良嘉措很精明。

 石骆儿拿她没法子,明着自个儿是她的头,暗地里自个儿是她相好,实际上她是自个儿的姑奶奶。

石骆儿想起一事,说道:“大小姐,那宝塔真有那么厉害?不会是你二哥哄人的吧?”

昨晚趁着昏天昏地的时候,趁公良嘉措犯了花痴,石骆儿一股脑儿地问,公良嘉措一股脑儿地说,把公良胥所讲的那些东西全抖落了出来。

 听得石骆儿心惊肉跳。

 石骆儿觉得,公良胥讲的那个宝塔和自个儿在黑森林尽头见到的那个石塔不是一回事。

 那个石塔最多也就是让自个儿忘掉心思或者换副心思。自个儿不想换心思的话,也可以走开。

 但是,公良胥所说的这个宝塔极为邪门,拿着它的人可以肆意妄为,夺人心志,这可了不得。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又问起宝塔,认真道:“头儿,宝塔的事嘉措都告诉你了,别的我也不知道,二哥既然这么说,必定厉害。”

 石骆儿道:“那天在贺兰府,贺兰老头说,未心主子知道的那个宝塔叫读心宝塔,既然叫读心宝塔,最多也就知道人家的心思,好像不是你二哥说的那个宝塔。”

 “这个嘉措就不知道了。”公良嘉措有些迷茫,搞不清这些宝塔的不同,忽然峨眉微皱,狐疑道,“头儿知道的不少呢,是不是未心公主告诉过你什么?”

公良嘉措以身相许,证明自个儿可以把心事全盘告诉石骆儿,反过来,石骆儿也应该把他的事全部告诉公良嘉措,要是石骆儿隐瞒了什么,恐怕公良嘉措要削了这该死的。

 石骆儿怕露馅,慌忙道:“未心主子可从来没跟俺说过这些,这不是俺那岳父大人说的么!”

 公良嘉措听了轻笑一声,揶揄道:“头儿真想当他女婿啊,要是那个贺兰无缺突然出现,你去就是,嘉措不拦着。”

 石骆儿讪讪道:“你不就是他闺女嘛,你要觉得别扭,当他养女也行,把他家里的好东西搬些到南坡也就理所应当。”石骆儿惦记上了贺兰无缺的那床绣榻,又不敢实话实说。

 公良嘉措眉开眼笑道:“头儿知道吗?百里方已经从贺兰府弄来了一些东西,以后南坡人饿不着肚子了。”

石骆儿很无语,公良嘉措对贺兰老爷态度这么差,要起东西来却不含糊。

 原来黑库邑周边有些村子是专门供应贺兰府的,百里方得知石骆儿和公良嘉措去贺兰府的一番际遇,自然不放过好处。用公良嘉措的幌子,从贺兰府要来了两个村子的牌子,可以堂而皇之地食邑。

……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好不容易出了沼泽地带。

石骆儿忽然想起,出门在外是要游方单的。以前石骆儿是个马倌,是个奴儿,用不着操心此事,可如今是贼头儿兼二头领相好,要负起点职责来,所以就问公良嘉措带了没有。

 公良嘉措笑道:“游方单是赫连鼎弄的东西,咱去白固邦自然不需要这东西。在黑库邑这边,谁还敢要这东西,至于纳木邑这一路,头儿,你看这是什么?”

公良嘉措淘出一方金印。

石骆儿一看,认得,这是当日公良嘉措在邑城当“邑长”端木亮时用的物件。

 “这印在你手中,那么邑城那位邑长如今用的是什么?”石骆儿惊讶道。

 公良嘉措笑而不答。

 石骆儿猜想,那日典史盖的布店解封那印恐怕是假的,看来乐羊洪的胆子够大,弄个假的糊弄。

 有这东西在手,除了阿秋城,可以走遍整个尤陀邦。

 石骆儿很高兴,当贼头儿可以摆脱游方单了,当初。为了离开洼子村,确实动了不少脑筋,还吃了不少苦头。

 继续赶路,石骆儿看公良嘉措满面春风的,好像啥事她都能弄成,不禁给她泼点冷水:“要是未心公主不乐意嫁给俺怎么办?”石骆儿心想,你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那就由不得她了。”公良嘉措说的轻描淡写。

 石骆儿看她信心十足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安好心,挠头道:“难不成把她抢来当压寨夫人?”

 公良嘉措道:“头儿不觉得很好吗?听说见过她脸的人都死了,头儿见过她的脸好几次了,头儿不想死的话,恐怕只有这个法子。”

 石骆儿想起公主那些事儿,心有余悸:“未心主子不是好惹的,你就不拍未心主子把我们害死?”

 公良嘉措媚媚地笑道:“那就看头儿的本事了,昨夜头儿可是很厉害的。”

 石骆儿一听,唬得赶紧四下张望,幸好十里之内,唯有无尽的旷野和这条不起眼的官道,看不见一个人影儿,但还是埋怨道:“这话不能乱说。”心想,公良嘉措什么都说得出口,亏她是公良家的大小姐,不过石骆儿又喃喃地说了一句:“大小姐和俺想的也不一样。”

公良嘉措不解道:“怎么个不一样?”

 石骆儿想了半天,即便此处别无他人,也不好意思直说,只是支支吾吾道:“说不出来,就是觉得不一样。”

 公良嘉措见他脸红耳赤的,明白他想说什么,并没有生气,也有些迷茫道:“头儿说的是,所以嘉措更想知道为什么?”

 石骆儿听公良嘉措这么说,就明白自个儿想说的话已经被公良嘉措猜到,脸上臊得厉害。

 石骆儿忽然想起,公良嘉措总是把自个儿捏成安平台的兄长模样,公良嘉措要是那个贺兰无缺,安平台的兄长会不会是贺兰无缺的相好?

 石骆儿试探道:“如若大小姐得了宝塔,某一天醒悟过来,真变成了那个贺兰无缺,反悔今儿所为,不知道会怎样对俺?”

公良嘉措侧着脸,定定地看着石骆儿:“头儿想知道?”

 “想知道。”

 石骆儿想得个好话,可公良嘉措却道:“嘉措也不知道。”公良嘉措不自信是因为她见到公良胥的变化。

 石骆儿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垂头丧气,但愿到时候公良嘉措别拿着绳子来勒死自个儿。

 石骆儿只知道石塔可以读心思、忘心思和换心思,不曾想有人可以拿着宝塔摧心,这不是宝塔,而是魔鬼塔。

 石骆儿也想帮公良嘉措,可是有些话到嘴边,就是吐不出半个字来。

 估计未心公主也不会吐露宝塔的事,知道宝塔的人,谁要是轻易吐露,只怕死期不远了。

 石骆儿想活得长,最好谁也别告诉,可要是不告诉公良嘉措,一旦被她发觉,自个儿赌了咒,怕是也得死,真是愁杀人。

 石骆儿想转移公良嘉措的心思,提示她道:“二爷在赫连府马场要造一个九层石塔,他告诉你没有?”

 “他在造塔?”公良嘉措有些诧异。

 看来公良胥也没有把事情统统告诉公良嘉措。

 石骆儿道:“可不是!那个石塔想必非常气派,说不定他那个石塔也能完成你的心愿呢。”

 公良嘉措摇头道:“他没说,想必是没有用的石塔。”

看来公良嘉措相信她二哥,不再拿她二哥当敌人。

 石骆儿心道,你二哥可不像你这么缺心眼,说了句:“不见得。”忽然又想起一事来:“东乡雾已经造好了一座石塔,说不定他那儿也有你要的东西。”

 听石骆儿这么说,公良嘉措也来了兴致:“是吗?你说东乡府那座青石塔?那请头儿陪嘉措一起去闯一闯那个青石塔如何?”

公良嘉措现在得了魔症似的,听到什么样的宝塔,都有点儿好奇。

 东乡府的青石塔必定守备森严,好在有公良嘉措当了相好,石骆儿有点膨胀,于是道:“那就去瞧瞧。”

…… 

 到了黑松城,贺兰圩得知公良嘉措来了,赶紧出来迎接妹子。见公良嘉措这身打扮,显出女儿家的形态,更和自家妹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惊喜交加,可是看见她旁边一人,心里咯噔一下,这人怎么隐约有点安平敦的模样?

原来公良嘉措弄了半天,中间出了岔子,忙着和石骆儿厮混,把石骆儿的脸弄糟了,出门的时候没时间好好弄石骆儿的脸,结果又在石骆儿的脸上留下了些许安平敦的印迹。

贺兰圩见二人颜色,不像一般的关系,想起北宫冒的回报,没想到妹子又找了一个安平敦模样的相好,心里很郁闷。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