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六章 三美斗


【2020-11-02】 狗吐文学】


巫马未心注意到东乡不离说话之间,眼神时不时地瞟向客栈里面,仿佛有什么人在勾她魂似的,联想到刚才公良造回来了,巫马未心心里有了主意,不动声色道:“世上的美貌女儿家比比皆是,我当然称不得国色天香!不过这女儿家再怎么美,要是自个儿喜欢的人不屑一顾,那就不叫美了。”

东乡不离以为未心公主有什么高见,问道:“不叫美?那叫什么?”

巫马未心道:“那叫媚。”

“媚?”东乡不离不知是套,“是妩媚吧。”

巫马未心冷冷道:“妩媚是一种,要是对方不上心,就成了献媚。”

东乡不离听了勃然大怒,这显然是嘲笑她刚才进去的这位公子看不她。

没等东乡不离发作,巫马未心话锋一转,一本正经道:“这天下男子都有一个毛病,你让他天天看着同一张脸,就算真如妹妹这般花容月貌,日久之后也是无趣,等到人老色衰,哪个女人不是被男人视如敝帚。姐姐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让自个儿的心上人死心塌地跟着自个儿,就算是容貌再变得奇丑无比,对方也不会变心。”

东乡不离一听,忘了刚才的怒气,脱口道:“什么法子?”

巫马未心见东乡不离动心,微微一笑道:“王宫里有一种药水,涂上之后可以让自个儿美到极致,美到让所有男子都为其效死,如果有心仪之人,更是有效用,可以让心仪之人跪倒在面前,忘掉自我,像狗一样哀求着,希望多看他一眼。”

“真有这样的药水?”东乡不离听这话闻所未闻,满脸不信。

“王宫之中自然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不信你可以问问这位公良姐姐,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巫马未心说完就看着公良嘉措。

公良嘉措和巫马未心厮混久了,心神领会道:“这位不离妹妹已经貌如天仙了,未心妹妹的药水还是留给我的好。”

“未心姐姐带着这样的药水?”东乡不离大为惊奇。

“要不我那不争气的弟弟怎么整天跟在她后面呢?”公良嘉措一脸的无奈。

她弟弟?东乡不离马上明白了,刚才进去的公子小哥是眼前这位公良姐姐的弟弟,心里琢磨着要和这位公良姐姐搞好关系,因此公良嘉措说的话让东乡不离信了七八分。

不过东乡不离还是有些疑窦,这世上绝不应该有这东西,但见巫马未心和公良嘉措说的真真切切的,心中迟疑。

“妹妹看我这公良姐姐,美不美?”巫马未心见东乡不离犹豫不决,有心推她一下。

东乡不离看在公良造的面上,勉强道:“美。”心里却不服,这位姐姐虽美,美在浑身的的气息,假如单论容貌,自个儿还很有自信跟她比上一比。

“公良姐姐的胚子是男人,用了三分已经如此了,你看那个马倌原先是公子哥,如今俯首帖耳跟给她牵马。”

巫马未心瞅见皇甫骆在那儿看热闹,想起公良嘉措常常说话没边,编排她和皇甫骆,因此趁机把话说回来。

公良嘉措咧嘴一笑,“妹妹还藏着私,怪不得骆奴儿还对我不够忠心,妹妹那点东西都给我算了。”

“那怎么可以,姐姐的胚子只能用三分,过了却不好,固然是可以让马倌死心塌地,在女子眼里倒成妖精了。”

巫马未心信口开河,公良嘉措也不反驳。

“公主姐姐可否让我见识一下药水?”东乡不离按捺不住了,把巫马未心尊回公主了。

“既然东乡妹妹专程来看我,也算有缘,不妨到我房间里,看看那药水的效果如何?”巫马未心显得很热情。

东乡不离心想,眼见为实,兴冲冲地去看巫马未心那宝贝药水。

到了房间门口,巫马未心让东乡不离和公良嘉措在外面等着。

东乡不离很不高兴,未心公主嘴上热情,到底藏着秘密。

但见贺兰圩派来的一个奴婢出来打水,拿了进去,又出来。

外面的人都听见里面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然后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像是打扮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寂静,最后房门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东乡不离完全不认得的脸蛋。

一个美到极致,让人嫉妒死的女子。

这人是谁?东乡不离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子!

过了好一阵子,东乡不离才回过神来,就往这女子身后看,未心公主在哪儿呢?

“妹妹找谁呢?”

东乡不离一听这是未心公主的声音,刹那间惊得嘴巴合不起来。

她犹自不信,顾不上闺中礼仪,闯进了巫马未心的房间,四处找人。这房间也只有一个房门,东乡不离瞧了半天,才相信所见,回过头来,看着未心公主:“真的是你?”

巫马未心浅浅一笑道:“姐姐我可是诓你了?”

这一笑,美到极致,胜如天仙。

东乡不离还不死心,问公良嘉措道:“公良姐姐觉得我们俩谁更美?”

“恕姐姐眼拙,外面院子里都是东乡妹妹带来的奴婢吧,不如让他们瞧上一瞧,东乡妹妹带来的奴婢必定眼光错不了。”公良嘉措也想看一出好戏。

东乡不离一听,拉起巫马未心就往外走。

巫马未心有心卖弄,杀一杀她的嚣张气焰,不紧不慢道:“妹妹莫急,我们慢慢过去就是。”

院子里有五六个东乡不离带来的奴婢正在等候主子,忽然见主子慌慌张张拉着一个人出来,都不知道何故,再一看,出来了一位旷世美人,这人是谁?螓首蛾眉,艳美绝伦,自家主子在旁边一站,花容顿失。

好在也就是那一瞬间的功夫,那帮奴婢马上从目瞪口呆中清醒过来,马上意识到大事不好,知道自家主子什么性情,于是又都把目光转向了自家主子,但还是有人情不自禁地用余光偷眼瞄着巫马未心的风采。

东乡不离一开始很生气自家奴婢的表现,再一看自家奴婢又都看向自个儿,不觉有点得色,觉得自个儿还是可以和未心公主比上一比的。

可就在此时,从马厩那里传来一记声响,众人一齐向马厩看去,就见皇甫骆正呆呆地看着巫马未心,像根木头一般,大概刚才是抱着一捆草料要搭个窝睡觉,那捆草料被他掉在了地上,弄出了声响。

东乡不离心如槁木,面如死灰,怪不得这马倌看自个儿一眼就掉过头去,原来这该死的奴儿一定见过未心公主的脸。想到被一个下贱的奴儿小瞧,东乡不离真想在这院子里挖个坑,把自个儿埋了,郁闷到极点。

巫马未心看到皇甫骆这傻样,心说坏了,又让这死奴儿看到自己的真面目,后悔刚才只想着压倒东乡不离,忘了这事,明儿一定得想法子弄死他才好。

巫马未心看着东乡不离失魂落魄的样子,微笑道:“妹妹想不想试一试这东西?”

东乡不离眼睛里露出奇异的光芒,巫马未心读懂了,再不给她弄,她真要杀人。

巫马未心叹口气,遗憾道:“可惜这药水已经被我用完了。”

“啊?”东乡不离气急败坏,恨死了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见东乡不离要吞了自个儿,无奈道:“不过那盆水倒还留着,妹妹要是有这个心,倒是还能起点作用,不知道妹妹敢不敢试一试?”

巫马未心说这话的时候,公良嘉措差点儿忍不住,要笑出来,巫马未心瞪了公良嘉措一眼,公良嘉措总算把笑压了回去。

东乡不离一听还有希望,也不跟巫马未心多废话,转身就往巫马未心的房间跑,生怕下人把那盆水泼了。

进了房间,东乡不离一看有盆水在,想都不想就去洗脸,既不嫌这水脏是不脏,也不嫌这水是未心公主洗过的。

等她洗完了,要照镜子,却没有找到,这时倚在房门口的巫马未心悠悠道:“忘了告诉妹妹一件事情。”

“什么事?”东乡不离吃了一惊,生怕洗脸水里少了什么药方。

好在巫马未心只说道:“这药水怕镜子,要是一照镜子,那就适得其反,会变丑的。”

“这是为何?”东乡不离不解。

巫马未心正色道:“镜子里的美女看不得镜子外面的美女,这世上不容二个一模一样的美女。妹妹要保持这美貌,最好不要自取其祸。”

巫马未心说得那么认真,东乡不离只好将信将疑地出了房间。

到了院子里,那帮下人们一看主子的模样,都傻了眼。

偏偏就在此时,该死的灵胡马吃多了白固邦的材料,闹肚子,放了一个屁,把皇甫骆的好梦给熏醒了,起身要给这畜生两下,听见那边动静,扭头来看,正好见一个丑八怪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皇甫骆纳了闷,这人的衣服怎么跟前面的那个美女一个样,就多看了几眼。

东乡不离见下人们都看呆了,很高兴,听见那边马放屁,很生气,真扫兴,再看那马倌正傻兮兮地看着自个儿,不觉心花怒放,这回算是不枉此行,真有心把公主拉出来,再比一回,不过看在人家给了药水的份上就绕过她这一回。

等东乡不离回到东乡府,刘夫人正在对着小儿子发脾气呢。

东乡雾前面生了两个儿子,东乡门和东乡胜,生的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刘夫人自个儿就生了一个女儿东乡不离,带来的小妾倒生了一个儿子东乡基,所以刘夫人把东乡不离当个宝似的,三个儿子倒似草一般。

刘夫人知道这女儿爱惹事生非,千叮咛万嘱咐,让东乡基跟好了她。可这东乡基没个准,只想着自个儿的事,也不知道不离姐姐跑哪儿去了。

这会儿听见有人来报,小姐回来了,东乡基松了一口气。

等东乡不离走进厅堂,东乡基瞪大了双眼,这是谁家姑娘跑这里来撒野。再仔细瞧去,是不离姐姐的身形啊!东乡基小心问道:“你是不离姐姐?”

东乡不离得意道:“基弟弟也认不得我了?”

东乡基有点晕,不会吧,今儿上午她不是这个样子啊。

刘夫人听见女儿回来了,放了心,远远看见进来一人,不认得,刚想问话,就听见东乡基先问了一下,确认这是女儿不离,差点没有背过气去,幸亏旁边的侍女眼尖,扶住了刘夫人。

刘夫人手都抖了,“你真是不离?”

“我不离啊,娘亲,你也认不出啦。”东乡不离满心的激动。

刘夫人生气道:“去照照镜子去,看看你都成啥样了?”

“娘亲,不能照镜子,一照就完了。”东乡不离牢记巫马未心的忠告。

“妙儿,你——给她拿个镜子去!”

那个叫妙儿的奴婢听了吩咐,就拿来一个大铜镜。

东乡不离死活不肯照镜子,可是这镜子放在面前,你不想照它也显出你的影儿,只一眼,东乡不离就昏倒在地,整个东乡府乱作一团。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