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四章 东乡悟石心有犀


【2020-11-02】 狗吐文学】


王后回到中宫,中宫除了门口伺候的奴婢,里面空无一人,小王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跟随王后的贴身奴婢瑁儿说去找小王子,刚要出去,王后又叫住她,吩咐她去跟小王子说一声,让小王子赶紧回来即可,她不用先急着回来,去尕奴儿那儿瞧瞧,她那儿有什么事。

瑁儿领命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王子的使唤奴婢急急忙忙回来,见到王后,不敢说话,听候王后问话。

王后问:“王子怎么没回来,去了哪儿?”

使唤奴婢小声回禀:“王子正在和贺兰公子玩耍,不肯回来。”

小王子正是好玩的年龄,王后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溺爱,平时王后自个儿都管不了他,奴婢们更是不敢管,所以王子处事比较任性,胡闹之事常有发生,奴婢们为了免于王后责罚,能瞒则瞒。

 “贺兰公子?”王后愣了一下,顿了一下才想起是贺兰阙,生气道,“他不是在养马吗?怎么会在这儿?”

 使唤奴婢见王后脸色铁青,十分害怕,慌忙解释:“回王后,前儿觉将军带他来了一回,王子和他玩得挺好,今儿他就又来了这儿。”

可汗让贺兰阙养马,贺兰阙哪里是这块料,平时偷懒不说,还促弄着吐浑觉来找小王子。

贺兰阙见到这儿的奴婢也是可人儿,舍不得离开,于是今儿找个由头来找小王子,一块儿厮混胡来。

 王后风闻这个贺兰阙是个花花太岁,生怕儿子被他带坏了,因此道:“这个觉儿,还不长记性,现在你再去找他们,说给那个贺兰阙听,让他好好养他的马去,不许再来宫中胡闹,要不然把他轰回黑库邑,听到没有?”

看在贺兰阙是嫂子外甥的面上,王后没有把话说得太难听。

“是,奴婢这就去。”使唤奴婢口中答应着,心里却满是担忧,如今小王子怕是离不开贺兰公子这个玩伴了,万一叫不回来小王子,不好向王后交代。

等了好久,还不见小王子回来,王后特别生气。

这时,贴身奴婢瑁儿从外面回来。

瑁儿见小王子没在,知道怎么回事:“还是我去叫王子回来吧。”

小王子是瑁儿从小带大的,比较听她的。

王后摇头道:“不忙,先说说尕奴儿那儿怎么样了?”

“回王后,尕奴儿自个儿呆着有些日子了,下面的人说可汗去了几回,就再不去了,我过去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熏香都断了。”瑁儿一五一十地汇报。

这季节,没了熏香,屋子里味儿就不太妙了,王后同情起来,说了一句:“没熏香,给她送点去。”

瑁儿答应着,心里奇怪,前儿王后还恨尕奴儿恨得她牙疼,今儿怎么大度起来了。

王后又问:“昨儿可汗在哪儿过的夜?”

“回王后,在夏妃那儿过的夜。”

夏妃是东乡雾送来的可人儿,来自晋国。

白固邦因为紧挨着晋国,所以白固邦和晋国多有来往,有不少联姻,就是邦主的续弦夫人也是晋国幽州来的美人。

东乡雾听说巫马可汗喜欢女子,便花费不少财力从晋国购买妙龄女子,养在东乡府,每年挑选一些可人儿送到王城。

夏妃是新近送来的,据说夏的身子与一般女子不同,究竟有何奇异之处,外人并不知晓。

一般的可人儿,巫马可汗宠爱一阵,没有了新鲜劲儿,也就过去了,可是自打这夏妃来了之后,巫马可汗专宠起来,其他妃子鲜有雨露恩泽,甚有幽怨。

    王后想起刚才跟可汗提到东乡雾的事情,可汗虽然知道了此事,可是看他并没有很上心,这个夏妃来了之后,可汗对朝政愈发偷懒,王后有点怀疑,这个夏妃是东乡雾派来的卧底。

王后见使唤奴婢叫不回王子,无奈之下只好吩咐瑁儿去。

瑁儿出去后,王后有些百无聊赖,进到卧室,掀开梳妆台上一帘蚕丝巾,露出一面水晶魔影,里面映照出王后绝色的冷艳。

王后看着自己的影儿,怜惜着自己的美貌。她想起当初遇见巫马可汗的时候,那时候巫马可汗还是三王子,王后还是吐浑家的姑娘吐浑蕴玉。

吐浑蕴玉那时情窦初开,还很单纯,有什么话都对三王子说,三王子对吐浑蕴玉也十分温柔。

那一回,三王子带着吐浑蕴玉独自上了上绝山顶,那里是子隐将军曾经呆过的地方,也是令人生畏的绝顶。

二人既紧张,又兴奋。

在那里,吐浑蕴玉完成了从少女到少妇的历程,一切都是那么炽热。吐浑蕴玉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融化了,融化给了三王子。

王后想着过往的美妙,脸上泛出阵阵绯红,说来奇怪,水晶魔影里的影儿也似乎随着王后的思绪发生了变化,俨然是王后早年那张少女的脸,比梳妆台前的王后更加绝美,多了几分清丽,分外妖娆。

王后看着曾经的美貌不输夏妃,回想曾经的热烈不输天火,十分自傲,又暗自思量,据说东乡雾的夫人也是绝色美人,东乡雾一味地送美人来,他难道对女人不感兴趣?或者东乡夫人美到极致,比夏妃还要美丽,以至于东乡雾舍得让夏妃这样的丽人送给可汗。

“这个东乡雾在想什么呢?”王后叹息了一声,回到现实。

随着这身叹息,水晶魔影里的影儿又恢复了王后的冷艳。

那么东乡雾在想什么呢?王后确实猜想不到。

此时的东乡雾正在王后所说的那个石塔之内冥思苦想。

东乡雾之所以讨好巫马可汗,一开始是为了自保。

赫连鼎的南宫夫人本是白固邦南宫老邦主的女儿,只因南宫老邦主老来丧子,没有了继承人,最后让且渠东乡雾捡了一个便宜,谋得了邦主之位。

赫连鼎和南宫夫人怀疑东乡雾害死了南宫老帮主,前来报仇,可是老国主派人来探查之后,认定东乡雾继位合规,承认了东乡雾的地位。

老国主在的时候,赫连府和东乡府之间就有打斗,只是因为老国主的威望,赫连府和东乡府不敢大开杀戒。

等巫马可汗掌管邦国之后,赫连鼎和东乡雾就有点撕破脸了,打过几仗。

论实力,白固邦当然比不过尤陀邦,赫连铁骑名不虚传,赫连府的人马也是训练有素,不过由于东乡雾深得可汗圣心,赫连鼎一时还不敢明目张胆攻打白固邦。

另外,东乡雾还有一个让赫连鼎顾忌的靠山,那就是东乡夫人的娘家,晋国的幽州。

早些年,东乡雾休了糟糠之妻,与晋国大将之女联姻,所以东乡雾又多一支后援。

特别是白固邦和幽州做了不少贸易,白固邦的财力并不差,而且可以从幽州购置大量的强弩,对抗赫连铁骑,虽然在野外东乡雾的军队难以抵挡铁骑的攻势,但是依托坚固的城池,发挥强弩的优势,赫连铁骑也奈何不得。

本来东乡雾过着自个儿的小日子,别无他求,十分惬意,可是一年前,东乡雾从进献给可汗的女子那儿得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可汗在梦里吐露,他手里的读心宝塔已经不起作用了,可汗已经无法读懂臣子之心!

东乡雾一开始不太相信,怕可汗使诈,于是就想了一个奇妙的法子去试了一下,结果发现果真如此。一旦确定这个事实,东乡雾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先谨小慎微的他居然敢大张旗鼓地在府内造石塔。

造个石塔本来是件稀松平常的事,石塔邦就有不少新造石塔,然而东乡雾在府内造石塔就不同寻常了,所有邦主都没有这么做过,可东乡雾这么做了,他哪儿来的胆子?

那是因为一年前,也就是他知道巫马可汗的读心宝塔失灵之后的不久,右都尉贺兰圩进献了一块大青石,说是该石头与读心宝塔有关,至于怎么个关联,贺兰圩自个儿也不清楚。

东乡雾拿到了大青石,十分高兴。

贺兰圩找来了知道怎么造石塔之人,东乡雾当即下令,在东乡府内造石塔,对外则称是为了怀念南宫老邦主的恩德。

如今石塔已成,一到晚上,东乡雾不在夫人房里呆着,也不在小妾们的房里猫着,一头扎进石塔之内参悟。

东乡雾看着这块大青石,脑子里总是闪着上面的字。

怎么个用法?东乡雾苦思好多日子。

刚开始参悟这块石头的时候,东乡雾也是半信半疑,有一天,探子来报,赫连邦主那里也有这样一块石头,也有字,不知道有几个字,当然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字,东乡雾听了以后,更加上心。

仔细查询大青石的来头,让东乡雾极为震惊,这石头竟来自公羊家在黑库邑老家的那座石塔!

石头上的字让东乡雾梦绕魂牵,就让因献石有功而提拔为右将军的贺兰圩去查个究竟。

因为黑库邑是贺兰圩父亲家,贺兰圩查了之后,消息不断,说是原先有四块这样的大青石,只要收集完这四块石头,就可以像老国主那样,看透一切人心。

如今老国主的读心宝塔在可汗手里已经没了用处,那么只要东乡雾悟出了其中奥秘,他还怕天下何人?

尤其是需要在赫连之前参悟透这大青石的秘密,才能一举击败这个老冤家。

这是在和时间竞赛,听说这块大青石原先就在石塔里,东乡雾就造了这座石塔,而且按照传说中的样子造。

东乡雾有时候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某些启示,怎么就差那么一点点呢?

贺兰圩又打听到黑库邑还有人得了一块这样的大青石,这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东乡雾想着,一块大青石就有些启示,如果有二块的话,那就离老国主的能耐更加接近了。

东乡雾就给贺兰圩许诺,只要贺兰圩再拿来那块石头,他就把嫡女东乡不离许配给他,甚至暗示贺兰圩,如果东乡不离生了外孙,他可以让外孙来继承邦主事业,由此可见,东乡雾求取心是多么强烈。

贺兰圩是聪明人,知道有些空头许诺是不能算数的,但是一想到东乡不离,一想到东乡邦主的知遇之恩,就全心全意为之效命了。

东乡雾打听到未心公主曾经见过读心宝塔,便想方设法将她弄来,如今未心公主就在自个儿的手掌心,件件都是激动人心的好事儿。

要不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呢?东乡雾打算抓个日子把东乡不离许配给贺兰圩,以嘉奖他这次的大功劳,贺兰圩是自己的外甥,年龄不小了,东乡雾觉得儿子不成气,培育一下外甥兼女婿也是可以的。

可是东乡不离会听他的吗?

东乡不离是不同于常人的姑娘,今夜东乡不离正在干一件让东乡雾想不到的事。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