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三章 人稳心不稳


【2020-08-03】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八十三章 人稳心不稳

守津史死了,且渠大人让石骆儿有些担当,又担心出乱子,让一个百夫长协理。

 且渠大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只要石骆儿能稳住这一块,以后提拔为守津史是迟早的事。

 石骆儿唯有领命而行。

 协助石骆儿的百夫长来自左军,前时和赫连铁骑对阵,据说作战勇猛,取得军功,升了上来。

 百夫长岁数不小了,人家不叫他“拓跋百夫长“,而是叫他“拓跋长“。让人听着,他比千夫长还要高出一头似的。

 石骆儿也这么叫他,拓跋百夫长听石骆儿这么叫他,很高兴见,说道:“骆兄弟,你不错,小小年纪当了副史,有出息。“

 石骆儿自然谦虚称,不敢当。

 拓跋百夫长“哎——“了一声道:“骆兄弟,你跟对了人,右将军能替你说话,那是多大的脸面!你看看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刚刚混个百夫长,要是右将军能看得上,何止是千夫长,做个都尉也不在话下。不说这些了,骆兄弟,刚才且渠大人说的,你怎么想啊?“

 石骆儿问:“且渠大人刚才说了啥?“

 拓跋百夫长直摇头,说道:“骆兄弟,刚才且渠大人说要让咱稳住,稳住是什么意思?一看骆兄弟就是刚当守津副史,这里面的道道多着呢!“

 石骆儿还真不知道这里面有啥门道,这拓跋百夫长原先是当兵打仗的,可是看起来,对黑松城熟悉得很。

且渠大人把他找来辅助石骆儿想必有道理。

 拓跋百夫长见石骆儿还不开窍,便点拨道:“你听说没有?当户大人去查抄了守津史家,你知道他污了多少银子?足足五大箱!“

 “这么多!“石骆儿不知道那箱子多大,见拓跋百夫长羡慕的神色,估计小不了。

 拓跋百夫长咽了一口口水道:“可不是,所以很多人都看着你呢,骆兄弟,知道稳住的意思了吗?“

 石骆儿依旧糊涂,只好请教。

 拓跋百夫长想继续点拨,却又不说这个了,只说:“稳住么?那就是稳住,啊,咱都得稳住。“

 顿了一下,拓跋百夫长又神神秘秘道:“看骆兄弟是实在人,告诉你个事吧,守津史是被人谋害的。”

石骆儿惊讶道:“您如何知晓的?“

“不信?且渠大人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罢了。“拓跋百夫长得意道,“你知道吗?昨儿他带着我一起去验的尸体。“

 “想必拓跋长大人也看出来了。“石骆儿说这话,脸色很稳当。

 “那是!死人咱见得多了,守津史中了那么多刀,脖子那一刀是致命的,其它的都是掩盖,看不到血。“毕竟拓跋百夫长爬过死人堆,砍死人还是砍活人分得清楚。

 “那么,拓跋长大人以为是谁杀了守津史大人?“石骆儿不动声色问道。

 “反正不是我,也不是你,管他谁杀的?说不定是当户家儿媳的相好杀的,要不然,怎么守津史死了还补刀,哈哈。他不死,大家还以为他多清廉多忠心似的,仗着东乡大公子,平时一副傲慢的冷脸,这回彻底漏了馅,升天了。“拓跋百夫长并不关心守津史怎么死的,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拓跋百夫长看石骆儿像个雏,啥也不知道似的,便鼓捣石骆儿去西市巡查。

 石骆儿听是听说过这地方,只是以前真没去过。既然拓跋百夫长这么殷勤相邀,去一趟也无妨。

 到了西市,石骆儿觉得自个儿真是孤陋寡闻,原来黑松城竟然有这么个好去处,也明白了为啥拓跋百夫长鼓捣着来。

 黑库邑的集市和西市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就是曾经路过的阿秋城的集市也比黑松城的西市差远了。

 白固邦因为和幽州交好,双方之间的贸易尤其兴旺,来自晋国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琳琅满目,好些个东西石骆儿都叫不出名儿来。

 显然,拓跋百夫长是这儿的常客,许多人都认得他,都和他打着招呼。

 拓跋百夫长则逢人就说:“这位是新任的守津史端木大人。“拓跋百夫长有意把“副“字去掉。

 石骆儿想要纠正说是副史,拓跋百夫长则大声道:“如今公孙守津史没了,副史不副史,都是一样,在这地界,骆兄弟说了算,你们说是不是?“

 生意人自然附和,都说端木大人了不得,今儿这么一来,那些无赖小偷贼儿都不见了踪影,要是端木大人天天在,这西市就高枕无忧了。

 石骆儿听了,心中唯有苦笑,这些生意人嘴上说得好听,肚子里都在咒骂,‘刚死了一个瘟神,又来一个,瞧这家伙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人,也不知是哪位英雄给了这家伙脸上两下,只可惜坏人命长,没有弄死这样的。’

 石骆儿觉得,这些生意人脸上堆着笑,肚子里骂起人来特别歹毒,以前南皮坡的喽啰们也腹谤自个儿,真比不上这些人。

 石骆儿有些担心自个儿冒充端木家的会不会找来麻烦,毕竟西市的人鱼龙混杂,不过还好似乎没人在意这个,也许都是生意人,没人会去端木家换个脸。

 拓跋百夫长东西指点,石骆儿瞧拓跋百夫长的意思,生意人需要上供些孝敬,而拓跋百夫长就是替新任守津史来收钱粮的,且渠大人吩咐要稳住,那么不能不收,也不能多收,按照旧例就行了。

 既然拓跋百夫长愿意出头,石骆儿也就随他去。

 西市的头儿听说守津副史大人来了,慌忙过来打招呼。

 西市的头儿见石骆儿脸上的疤痕虽然显得凶一些,不过看着年龄不大,说话间有些稚嫩,寒暄几句之后,西市的头儿不免显出一丝怠慢之色。

 “我的这位骆兄弟住在右将军府,今天我带他来熟悉一下西市。“拓跋百夫长还真是老练,知道该说什么。

 西市的头儿听说石骆儿住在右将军府,很是诧异,他一个小小的守津副史,怎么会住在右将军府呢?这人来头不小,马上脸上露出巴结之色,哈腰道:“原来是右将军的人,失敬,失敬。前儿都是那爷来,怎么今儿端木大人亲自前来?“

 “那爷?那爷是谁——?哦——你是说我家的那兄弟吗?“石骆儿没想到那小儿在这儿称爷了。

 “是,是,端木大人说的就是他。“西市的头儿听石骆儿的口气好像没把那小儿放在心上,心里紧张起来,心想这位爷是右将军的什么人,不一般啊,看着不咋的,却万万不能得罪,说话更是小心。

 石骆儿看着西市的头儿有些无趣,便要离开。

 拓跋百夫长却道:“骆兄弟先去挑些好玩的,我和市长说点事,稍后便来寻你。“

 石骆儿也不多问就离开了。

 没有拓跋百夫长在身边咋乎,石骆儿东逛西逛倒也自在。说话间看见一家杂货铺,石骆儿的眼神不由得被一件东西吸引住了。

 杂货铺掌柜见有客人注目,马上前来招呼。又见石骆儿一副公人打扮,掌柜表现得甚是殷勤,说话也小心谨慎。

 石骆儿看着那件东西道:“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掌柜一看石骆儿所指,乃是一座雕刻精致的小石塔,便道:“大人说这个么?这是晋国来的东西,这是好东西,晋国有不少大人供着它呢,到了咱这儿,也有很多公子小姐喜欢这个,要不您来一个。“

 说着掌柜的拿起石塔,给石骆儿讲起这东西的用处来。

 石骆儿听着觉得和自个儿所想风马牛不相及,有些失望。

 掌柜见石骆儿兴致不高,便神秘道:“大人可知道,这石塔所用的石材出自哪儿?“

 石骆儿摇头。

 “上绝山顶!“掌柜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石骆儿以前听老爹提到过上绝山,说是那儿是上丘的神山,一草一木都不能动的,更别说一石一土了。

 后来出了一个大强盗,竟然把上绝山占了,有人说上丘邦国那些年不安定,只怕于此有关。

 好在大强盗后来改邪归正,洗心革面,因此上绝山上恢复了平静。

 石骆儿听到这石塔的石料来自上绝山,难免心动。

 掌柜的又小声道:“这也许是谣传,毕竟这东西是从晋国贩卖过来的,说不得晋国也有这样的好石料。“

 石骆儿明白,掌柜这么说既是想卖个好价钱,又是想撇清关系。

 石骆儿想买一个回去哄骗公良嘉措,让她打消寻找魔鬼塔的念想,省得她老惦记着让自个儿找巫马未心这个魔女。

 掌柜见石骆儿有了买的意思,便做个手势,把石骆儿拉倒一旁,神色紧张兮兮道:“这位大人好眼力,不瞒大人,今儿小的刚把它拿出来,大人就相中了,真是有缘。前些日子,也有位公子买了一个,听说这石塔甚是奇妙,遇到有缘人,它会读懂人心,这个——“

 “读懂人心……“石骆儿明知掌柜吹嘘,听到这字眼,还是不由得一怔。

 “这个,小的这里卖出去的石塔里面说不定真有那么一个是——读心——塔儿。“掌柜的声音到后来更低了,低的得差不过只有他自个儿能听到,毕竟读心宝塔不是普通百姓随便可以议论的,说不得会带来杀身之祸。

 石骆儿微露喜色,倒不是信了他的话,而是这谣言正好可以搪塞公良嘉措。

 石骆儿问了价钱,也不讨价还价,拿起石塔看了看,没看出啥毛病,就准备掏出银子付账。

 就在此时,耳畔忽然传来一声阴则则的声音:“这塔儿怎会是上绝山的料子,还读心呢!“

 石骆儿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周遭并无人在,心头只打鼓,怀疑自个儿听差了。

 等石骆儿买了石塔,把石塔揣在怀中,往回走的时候,忽然瞧见一个瘸腿的乞丐躺坐在一个旮旯里。

 石骆儿来的时候没注意,刚才耳朵听到奇怪的声音,不免注意起来。

 石骆儿正好看到那乞丐的眼神,顿时吓得灵魂出窍,怀中石塔一不留神,掉在地上,碎作几段。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