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二十七章 狱审


【2016-04-27】 【游戏】


【读心宝塔】第二十七章 狱审

黑库邑衙不大,但是邑衙后面的牢房却很大。

 

原先这里关押了不少人,义军来了以后,牢头被砍了头,也不知是义军砍的,还是牢里面的犯人砍的。余下的狱卒们生怕以前的仇家来报仇,全都一哄而散。

 

刺客能找这个地方做他们的歇脚之处,想必一定有非常的胆略,就一定算好这里不会有人来吗?

确实,这地方没有人关在里面的时候,很是阴森可怕,开门的那个胖守卫领着巫马未心和皇甫骆,三人走在里面,脚步声都能听到回音。

皇甫骆第一回来到这种地方,梁丘家的那个土窖式地牢和这儿是两码事,皇甫骆觉得浑身上下很不自在,但见未心主子坦然自若,走在里面十分稳当,皇甫骆感到自愧不如。

 

这里的刺客尸体已经被清理掉,但是牢房里依旧显得十分杂乱,大概没人愿意来收拾这么个地方。

许多义军兵士甚至想要毁掉这个地方,因为有些人在这里呆过,憎恨这个地方;有些人则是心里犯嘀咕,万一某天义军败了,自个儿说不定将来要被关押在此,不如让它消失。只是牢房十分坚固,轻易推倒不了,大伙最终作罢。

 

牢房内分了好几个地方,用来关押不同程度的犯人,如今只有两个犯人在里面,与其说是这二人住得宽敞,倒不如说这里实在有些阴森清冷。

管家和嫌犯分别关押在两个不同的房间,相隔甚远,也许是公良造留了心,防止他们串供。

到了里面,巫马未心对胖守卫说:”你可以走了,在外面等着。“

胖守卫迟疑了一下,就转身出去了。

 

巫马未心瞧见骆奴儿看着胖守卫离开,神色不对,似乎在想什么,就问他:”他有什么蹊跷?“

 

骆奴儿低声道:”他是典史。“

 

”典史?“巫马未心有些惊讶,义军的衙门里没有典史这官吏,皇甫骆口中的典史自然是前典史。

 

”是。“皇甫骆很确定。

 

”你怎么认得他?“巫马未心有些不解,因为她知道皇甫骆在邑城认识不了几个人。

 

”这个......“,骆奴儿没好意思说,这个典史是当日宴请梁丘老爷作陪的人,否则还要翻出旧账,只说:”以前偶尔见过。“

 

巫马未心见皇甫骆如此说,难得他告诉自个儿这事,信了八九分,只是惊疑,典史怎么会在这里呢?他怎么混进来的?就不怕砍脑袋?义军对旧衙门里的人十分敌视,一旦发现,这人恐怕活不了。如今义军禁止烧杀抢掠,不过要是杀了旧官吏,不仅无罪,而且说不定有赏。这典史敢如此冒险,当真胆大。

 

巫马未心把这事先放一边,当务之急是审理那嫌犯。

 

嫌犯在牢房里见巫马未心过来,爬过来开口便道:“请公主救小人一命。”

嫌犯看似贪生怕死,但是人很乖巧。公堂上人他已经认出未心公主,但是只当不认得。到了这里,见公主带一个奴儿,猜想这奴儿必定是贴身之人,所以没有顾忌当即口称公主,求救于巫马未心。

按说嫌犯是来刺杀巫马未心的,求救于巫马未心算是求错了人,但是嫌犯已经看出贺兰老爷决计不会拯救自个儿,既然巫马未心来此牢房,必定有她需要的东西,如果条件合适,说不定可以活命。

 

皇甫骆听到嫌犯如此称呼未心主子,脑袋里一片空白,这女罗刹真是公主?刚才在公堂上,皇甫骆已经看出嫌犯的心思,只是将信将疑,这一下坐实了。

 

巫马未心看了一眼魂不守舍的皇甫骆,也不理他,对嫌犯淡淡道:“我不是公主,救你却可以,可惜你全不讲实话。”

 

“小人句句是实。”嫌犯垂首道。

 

巫马未心冷冷道:“句句是实?句句是假吧!”

 

嫌犯不敢回话。

 

巫马未心接着问道:“你以前见过我?”

 

“不曾。”嫌犯摇头。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巫马未心对公良嘉措的易容术有信心,不知底细的人,都把自个儿当男的看待,既然嫌犯从未见过,怎么就认出来了呢?巫马未心想知道。

 

嫌犯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有人认得。”

 

“是有人认得,却不是管家告诉你的。”虽然巫马未心在公堂上觉察到管家认出了自个儿,但是看到管家的惊疑,确信管家事先不知道自个儿在邑衙。

 

嫌犯愣了一下,迟疑道:“公主怎么知道?”

 

巫马未心见自个儿猜对了,索性继续诈他道:“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不可能,他恨透了……”嫌犯话一出口,就知不好,慌忙打住。

 

巫马未心见状,便道:“你不说也罢,你也知道,就是放了你,你也是死路一条。”说到这儿,巫马未心瞧见嫌犯露出绝望之色,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倒是有个法子,让你死过去,再活过来。”

 

“什么法子?”嫌犯眼睛里露出渴望,他想活命。

 

巫马未心慢悠悠道:“你看我的容貌像公主吗?”

 

嫌犯摇头,这不用说,眼前的未心公主半点女人味都没有。

嫌犯本是刺客一行负责联络的,来黑库邑之前,刺客们的头儿单独见过王后,问未心公主长什么样子?

王后毒毒道:“你把黑库邑最像妖精的捉住就行了。”

头儿回来跟大伙这么一说,大伙都想,妖精是啥样?都说未心公主貌美,想必就是迷死人的妖精。

嫌犯看到眼前这位却是个男人婆,那容貌配旁边的奴儿倒差不多,自然嫌犯也已经知道未心公主易容过。

 

巫马未心问他:“要是那人不告诉你,你们的人能认出我来?”

 

“认不出来。”嫌犯如实承认。当初嫌犯试图从贺兰府得到有关未心公主的消息,然而贺兰老爷却不冷不热,让管家打发自个儿。要是没有贺兰府以外的人帮助,确实认不出未心公主。

 

巫马未心追问道:“那人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嫌犯知道公主是在套自个儿的话,踌躇一番,还是回了话:“这…他恐怕也认不出你来。”

 

“这就对了。”巫马未心停顿片刻,说道,“我倒是可以帮你换个面孔,活在这个世上。”

巫马未心说出嫌犯活命的法子。

 

听巫马未心这么说,嫌犯有点动心,毕竟以现在的面目出去,看上面人对同伴的毒辣,自个儿也不会有好结果,必死无疑。

 

巫马未心看穿了嫌犯的心理,继续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是如何认出我的吗?”

 

嫌犯沉默了一会,终于道:“因为一张画。”

 

“一张画?”巫马未心有些惊讶。

 

“是,我等来黑库邑之前,先去了一趟阿秋城,在那里得了一张公主现在模样的画。”嫌犯见有活命机会,决定实话实说。

 

巫马未心一下子明白过来,单刀直入问道:“安平台随你们来了?”

 

嫌犯听未心公主提到安平台的名字,心头一震,看来公主确实知道的不少,只得老实回答说是。

 

“怪不得,他倒是真跟我有仇。”

巫马未心喃喃道。

巫马未心也曾听说安平家的事,知道左大都尉献了儿子的首级,只是没人跟她说过所为何事。那日在围猎场上,吐浑觉和石牛番较劲,巫马未心却感到了安平台那份深深的恨意。

“不过,你们为何要杀端木爷呢?”巫马未心还有疑问。

 

“这……上面没有吩咐,是安平大人的主意,说不杀端木爷,也杀不了…”嫌犯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巫马未心觉得他说的理由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又疑惑道:“既然要杀人,为何用毒?”

这是巫马未心最大的疑问,因为王后知道巫马家的人百毒不侵,安平台恐怕也是知道的,既然要来刺杀,何必用毒。 

嫌犯脸上也是迷茫之色,说道:“小人真的不知,也没人说起过这事。小人见到这儿的人都被毒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嫌犯说着,露出某种恐惧之色。

 

巫马未心讥讽道:“都死了?还有人活着吧!”

 

“确实没见到安平大人。”嫌犯心里居然盼着安平台要是死了就好了,这样的话,不再有人追杀自个儿。

 

巫马未心看出嫌犯所忌,趁机吓唬他道:“安平台会怎样杀你灭口呢?”

 

嫌犯听了,脸色发白,戳中了他的心事。不过如今呆在牢里,他倒反而安心一些,这里竟比在贺兰府安全许多。

 

巫马未心问完话,要离开的时候,嫌犯忐忑道:“公主刚才说过的话,是否算数?”

 

“当然算数,必定让你换一张脸出这牢房。”巫马未心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可皇甫骆分明看到未心主子脸上闪过一道狡黠。

 

嫌犯听了将信将疑。

 

离开嫌犯牢房后,巫马未心问皇甫骆:“他真不知道使毒之人?”

 

皇甫骆点点头,算是认同。

 

巫马未心若有所思。

 

二人到了管家这边的牢房,管家立即恭敬地给巫马未心施礼,道:“心小姐安好!”心小姐是贺兰府对巫马未心的称呼。

 

巫马未心淡淡道:“不好,有人要取我性命呢!”

 

管家一听,惶恐不安,他知道未心主子是杀人魔女。

巫马未心初到贺兰府的时候,管家欺巫马未心已经是庶民,仗着自家侄女是贺兰老爷的小妾,曾给巫马未心使坏,结果闹了不快,最后惹一身骚,自个儿还挨了贺兰老爷的说。

 

管家这会儿只能服软:“心小姐,看在贺兰老爷的面上,且饶了小的,小的确实不知道那些人是来谋害小姐的,要是知道,绝对不会收留他。”

 

不提贺兰老爷还好,一提贺兰老爷,巫马未心的心头之火就上来了,从贺兰老爷毒毒的眼神里,巫马未心感受到了无数次的寒意。

尕奴儿好几次瞧见贺兰老爷写什么东西,偷偷送出,贺兰老爷分明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巫马未心冷冷道:“收留不收留,你能说了算?这么大的事儿,主子不发话,谅你也没这个胆吧!”

 

管家听了,脸色一变,心丫头还是那么难缠,只得自污道:“都是小的糊涂,不该收他的东西,小的原也没有这个胆儿,都是猪油蒙了心。”说到“心”字猛然打住,怕对巫马未心不敬,忙唠叨道:“小的糊涂,小的糊涂。”

 

巫马未心看似没有在意,不过忽然问道:“你替主子出头,能得什么好处?”

 

管家被问住了。

 

巫马未心知道再问下去,管家也不会说实话,就起身离开。

管家还想央求一下,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

 

巫马未心走出管家牢房,问皇甫骆:“你说管家能得到什么好处?”

皇甫骆咧了咧嘴,心想,未心主子真是会算计,吃定俺了,管家答不了,让俺来答。

皇甫骆支支吾吾道:“说不好,也许他可以得到一些钱财吧。”

巫马未心觉得皇甫骆没说实话,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为难他,毕竟这奴儿还有用。

皇甫骆知道,管家确实在替贺兰老爷隐瞒一件重要的事情,当初出头顶罪过,就是不想让公良造继续搜查,好让贺兰老爷办他的要紧事。

皇甫骆担心一旦告诉未心主子,未心主子又要让自个儿去当木偶,幸好未心主子没有深究。

走在出来的过道里,巫马未心见皇甫骆东看西瞧,就问他:“骆奴儿,看见什么了?”

 

皇甫骆不吱声,天窗的一束光亮照得他的刀疤脸有些难看,巫马未心觉得皇甫骆有些古怪。

就在二人走出牢门口之际,皇甫骆忽然拉住了巫马未心,巫马未心大怒,这奴儿竟敢在这里动手动脚,立马叫他死。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