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四章 解围之谜


【2016-04-14】 【游戏】


【读心宝塔】第十四章 解围之谜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四章 解围之谜

公良嘉措听说邦主找骆奴儿,心中有些惊疑,偷空就跑马房来,说是骑马,其实问话。

公良嘉措不像巫马未心,不会问皇甫骆要命的宝塔问题,所以皇甫骆一五一十把回赫连鼎的话重复了一遍,只是没说赫连邦主认得洼子村村长和自个儿老爹的小事。

公良嘉措想,只要赫连鼎呆在阿秋城,黑库邑那边就不会有事,所以暂时放下心来。

 

皇甫骆觉得公良嘉措从不问自个儿老实不老实,自个儿说什么她就信,所以自个儿也不编谎话给她,而巫马未心整天用鞭子来强迫自个儿说老实话,自个儿便老不给她说实话,这女人跟女人之间的差别可真大!

 

话说打仗是男人的事,公良嘉措要打仗也是混在男人堆里当二头领,如今困在了赫连含兮的闺房里,弄不到半点军情。

不过,三公子公良造倒是如鱼得水,因为他碰见了赫连满和赫连真,臭味相投。几天下来,公良造把赫连鼎的军情摸得一清二楚。要不怎么叫,防贼,防贼,家賊难防呢!

 

原来经吐浑觉这么一折腾,赫连鼎已经暂时放弃了攻打黑库邑的打算。

那天搜到密信之后,赫连鼎当即班师回了阿秋城,再不理会征剿之事,而且把队伍驻扎在西南,就防着吐浑觉的人来。

按赫连满的意思,就应该把吐浑觉包了饺子,然后人赃俱获,一起送到可汗面前,看可汗怎么个说法。

 

赫连鼎没同意,对两个儿子说:“你们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厉害,杀了可汗的人马,就是和可汗翻脸了,我们作好了翻脸的准备没有?左大将的上绝邦,右大将的师罗邦,那都是可汗的地盘,加上王城的人马,如果他们一起攻来,我们怕是吃紧得很。”

 

赫连满不语。

 

赫连真忿忿道:“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是自然,这回咱要赢在理上。”赫连鼎开导两个儿子,有些事情上不能轻易使用武力。

 

黑库邑虽说是尤陀邦的领地,可却是左大将父亲的封邑,左大将派他的连襟贺兰家的去封邑,赫连鼎并无多少好处,所以这回闹腾一下,赫连鼎写封信把吐浑觉告了一状,把所有事情堆在吐浑觉头上。言外之意,不是我不去剿賊,而是国主这边的小人对不起我,所以你们自个儿看着办吧。

 

巫马可汗收到赫连来信,十分震怒,立马将刚刚班师的吐浑觉下了大牢,但是王后过来说了一番话,又让可汗改变了主意。

可汗回了一封信给赫连鼎,信中表示这是误会,吐浑觉并无加害赫连邦主之心,只是想要将计就计,稳住反贼,希望赫连邦主以大局为念,继续派兵剿灭反贼。

 

赫连鼎又回一封信,信中对可汗歌功颂德,说请可汗放心,剿匪一事,臣当尽力而为,但是…后面还是…但是,总之一大堆但是的困难,就是不提发兵之事。

巫马可汗遇上这样的老油条,也没办法,谁让觉小儿的细作在人家手里呢,据说还被赫连满收在了房里!

 

吐浑觉之所以这么快从大牢出来,是因为他从黑库邑带来了消息给王后,王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可汗,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王后说:“可汗,你可知道臣妾为何后来不再阻拦派吐浑觉前往黑库邑?”

 

“这我可不知。”巫马可汗不解。

 

王后不露声色道:“臣妾从贺兰家那里听说黑库邑有个石塔村。”

 

“石塔村怎的?”巫马可汗并不关心什么石塔村不石塔村的。

 

王后看可汗心不在焉,不得不提醒他道:“可汗,石塔——那是和宝塔有点关系的。”

 

巫马可汗满不在乎道:“叫这个名儿的可不少,不是有个石塔邦吗?不稀奇,要是都和宝塔相关,却是查不过来。”

登位之初,巫马可汗确实对宝塔、石塔等感兴趣,也打听到了不少消息,可是到头来啥名堂也没有弄出来,渐渐死了心。

好些年过去,可汗觉得天下还算太平,弄个狮子狗之类的考验一下臣子的忠心,蛮不错。

 

“可汗说的是,不过贺兰家传来消息,说未心去过石塔村!”王后还是不愿放过机会。

 

“啊?!她去做甚?”巫马可汗一听到这个,马上警觉起来。

 

王后看到可汗有了兴趣,趁势道:“可汗,臣妾也想知道。”

 

“那么,觉小儿此去…?”巫马可汗猜测上次派吐浑觉去黑库邑之前,吐浑觉一定找过王后,商量过什么。

 

“可汗圣明!”王后也不瞒巫马可汗,“臣妾当日也不确定那里有什么,所以让觉儿私下去察看了一番,事先没有告知可汗,请可汗治罪。”

 

“这怪不得王后,王后也是好心,不知那里有什么要紧的东西?”既然王后坦诚相告,巫马可汗也就说不出王后的不是来。

 

王后道:“觉儿在石塔村待了三天,一千人马把石塔村查个干干净净,可惜什么也没有找到。”

 

又是和以前一个样,弄点消息来扰乱自个儿的情绪,巫马可汗有点不满,不确定的事情,王后实在没有必要告诉自个儿,于是道:“也许是消息有误。”

 

王后道:“是啊,臣妾也这么想的,但是臣妾听到觉儿说,石塔村确实有秘密。”

 

“什么秘密?”可汗紧张起来。

 

王后道:“据说那个地方原来是有石塔的,而且有一位国主就是从那里起兵的。”

 

“你是说公羊家?”巫马可汗说这话时,又没了兴致。

 

王后道:“可汗圣明,公羊家起兵之后,很快就占领了尤陀邦,建立了公羊朝。”

 

“可惜不长命,不久就被咱巫马家灭了。”巫马可汗懒懒道。

提起巫马家当初灭了公羊家,那是巫马家的发家史,光荣史,不过这些都是老黄历了,今儿要是再提起来,巫马可汗兴趣却不大。

 

王后道:“可汗说的是,不过觉儿打听得,公羊家做了国主之后,把石塔给毁了。”

 

“你是说,他们自毁前程?”巫马可汗对当年的具体细节不了解,故而有此一问。

 

王后道:“臣妾也是怀疑,可惜觉儿没有得到更多的消息,不过他倒是确定了一件事。”

 

巫马可汗忙问:“什么事?”

 

王后道:“未心确实到过石塔村,那里的村长是贺兰府以前的奴才,常去贺兰府,虽说未心在石塔村换了男装,但村长还是认出了未心。”

 

巫马可汗听了长久不语,心里在想,自个儿让未心蒙脸出行,多少也可以防止不怀好意之人接近她,未心这丫头女扮男装本来是要和贺兰阙一起回王城,她去石塔村难道是因为躲避反贼吗?前儿反贼说未心在他们手里,难道说反贼是在石塔村抓走她的。巫马可汗思来想去,满腹狐疑。

 

王后见巫马可汗不言语,又道:“那村长还发现了一件极其古怪的事情。”

 

“还有什么?”巫马可汗觉得王后老是用神神秘秘的话儿来诱导自个儿,是不是自个儿有些日子没在王后那儿,王后找话和自个儿说个没完没了的。

 

王后道:“那个村长说,村子里有个公良家,有些江湖活儿,平时在村子里利害得很,经常欺负人,谁都见他们家畏惧三分,真是奇怪了,未心在那里,他们家竟然都听未心的,你说怪不怪?”

 

“王后可莫要听信谣言,未心不会是这样的人。”巫马可汗自然明白王后有所指,不禁想替妹妹说几句公道话。

 

王后反问道:“可汗,你是说哪样的人?”

 

“这个…这个…”巫马可汗头上有些冒汗,“我是看着她长大的。”

 

王后道:“可汗,你想必了解她母妃?”

巫马可汗面对王后的提问,有点说不出话来,那是个美到让所有人窒息的女人,可惜死得早。

王后继续道:“可汗有没有听说过那个童谣?”

 

巫马可汗问:“什么童谣?”

 

“公羊家,慕容后,石塔村,仙人求,一朝来上丘。”王后念起这几句童谣,竟十分顺口,想必她来之前已经念过很多遍,默记于心。

 

“我怎不知?”巫马可汗对那些诗歌之类的东西素来不感兴趣。

 

王后道:“可汗日理万机,自然不屑这些娃娃之语,就怕那些有心人,借着这些谣言,祸害国家。”

 

“未心是巫马家的人。”巫马可汗脸色有点苍白。

 

王后道:“她母妃是慕容家的。”

 

“她家已经没人了。”巫马可汗还是想替妹妹开脱。

 

“未心还在!”王后不依不饶。

 

这也算?要是这也算的话,自个儿后宫里面也有好几位仇家的女儿!巫马可汗道:“王后是不是多心了,一个女孩儿罢了。”

 

王后道:“可汗圣明!如果当年不是她把宝塔交给可汗,臣妾不会这么想;如果她不去石塔村,臣妾也不会这么想;如果石塔村没人听命于她,臣妾也不会这么想;如果黑库邑不造反,臣妾还是不会这么想!”

不愧是王后,把所有事情一联系起来,把刚才还稳稳当当的巫马可汗说得心惊肉跳,坐立难安。

 

巫马可汗踌躇道:“你是说,黑库邑反贼也跟她有关系?”

 

王后反问:“可汗以为呢?为何其它地方不反,偏偏那个地方反?”

 

“现在可有未心的消息?”巫马可汗被王后这么一问,心中也产生了疑窦。

 

王后叹口气道:“据那村长说,未心跟着公良家的人去了黑库邑城,说是察看反贼情形,从此毫无音信。”

 

“她不会出事吧?”巫马可汗听了,又有点担心。

 

王后道:“能出什么事?那个尕奴儿是送信人,她说未心被反贼扣着,你相信她的话么?”

 

王后不提尕奴儿也就罢了,这会儿说起尕奴儿,巫马可汗倒是想起她了,当初巫马可汗有点儿舍不得发配她,只是未心在那儿话赶话的,没有法子。

巫马可汗忙问:“尕奴儿?在哪里?”

 

王后看可汗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心中叹息,不过还是说道:“就在觉儿营中。”

 

“把她叫来,我有话问她。”巫马可汗最近在王后面前气比较壮,所以说话有些不管不顾王后的感受。

 

王后只得道:“也好,请可汗亲自问个明白,臣妾也就安心了。”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