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七十二章 头儿要喝酒


【2020-11-09】 【游戏】


【读心宝塔】第七十二章 头儿要喝酒

右将军府的那些下人看着新来的将军妹妹和她相好十分新鲜。

右将军让他们共处一室,这位大小姐非要两间房,两间就两间,本来妹妹借住在兄长家,就该如此要脸面。

一到晚上,这位大小姐偏偏又往相好屋子里钻,真真要脸不作脸,古怪的很。

好在将军府规矩很大,下人们都不敢乱说些什么,更不敢在贺兰圩面前多嘴。

那个那小儿在下人堆里还给石骆儿帮个腔,说道:“新姑爷是老爷的救命恩人,北宫大人亲眼见他救了老爷的性命,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大家见着姑爷要仔细着点。”

那小儿知道石骆儿的底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至于石骆儿是黑库邑的贼头儿,则一字不露。

下人们听那小儿如此说道,嘴上都佩服这位说不清是姑爷还是相好的主,不过有时候也暗自嘀咕,这位新来的爷怎么时不时露出一股奴气。

这天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和煦,公良嘉措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去买些花布,石骆儿在将军府挺无聊,想出去走走。

那小儿知道后,过来说:“姑爷初来乍到,恐怕对黑松城不太熟悉,小的愿意给姑爷当个向导,不知姑爷意下如何?”

石骆儿说好,正好出去有个说话的。

上次石骆儿在黑松城,窝在客栈里,除了喂马,就是看着那个高大耸立的东乡府石塔发呆。

这一回,身份变了,心气也不一样,人靠衣裳马靠鞍,公良嘉措新买了不少行头,给他添了彩。

只见石骆儿身穿一件藏青色织锦皮袄,腰里系着一根墨色蟒纹腰带,正好可以挂着公良嘉措那把虎头刀,显得威风十足。

唯一不足的是,一头长发被公良嘉措盘了起来,弄了一个女儿家的翻刀髻,有些滑稽,好在石骆儿看不见,也不在意。

华贵的衣物穿在身上,在将军府里还好,刚走出将军府,石骆儿就有点心虚,不过没走出百步,腰杆就挺直起来,开始伸腿寻找公子哥的做派。

将军府这儿相对僻静,是高贵大家住的地方,四周没有酒肆客栈、卖货小店之类的,府门口有兵士守卫,一条街内连个小贩也轻易不敢过来。

石骆儿和那小儿走出这条冷冷清清的街道,再拐出另一条小巷,一条恢宏大气的商铺大街就印入脑际。

这儿果然不愧为白固邦的首府,名不虚传。

就算石骆儿牵马走过的阿秋城,和这儿比起来也略有不足,毕竟这里的商铺要繁华许多。

石骆儿看着这一切,踌躇满志,想要当一下真正的大爷,右将军的妹夫,大爷的成色十足,于是向那小儿问起黑松城有哪些好去处。

那小儿跟着石骆儿一路过来,就觉得这位爷越来越意气风发,潇洒风流,不由暗自佩服。

等石骆儿问起这话,那小儿刚要脱口而出,说个地方,猛然想起对方是新姑爷,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不好意思道:“这儿的酒挺有名气的,据说王城里的可汗也喜欢。”

石骆儿见状,微微一笑,明白那小儿话到嘴边的好去处,可惜自个儿志不在那些地方,而眼前这位似乎和高车普有同好。

石骆儿开玩笑道:“莫非有人等着那兄弟,那兄弟过去就是,俺自个儿闲逛一下,舒展一下身子,自行回府便是。”

那小儿听了,喜形于色,有些不好意思道:“姑爷,真的没关系吗?最近外边打仗,姑爷是右将军身边的人,千万要当心不怀好意的人。”

石骆儿朗声道:“瞧瞧这青天白日,半个贼人也没有,俺正好去那边酒楼喝上一口。”

那小儿听他说“半个贼人也没有”不禁心照不宣地笑起来,想到石骆儿既然是贼头子,必定有道行,原本不用乱操心。

因此,那小儿索性厚着脸皮,和石骆儿告辞,会他相好去了。

石骆儿看那小儿急急忙忙离开的样子,暗忖,公良大小姐一到晚上就知道折腾,动静又那么大,弄得那小儿这厮也心猿意马,今儿找个借口出来。

石骆儿觉得自个儿也算是成人之美,做了件好事。

等那小儿一走,石骆儿摇头晃脑地,找着公子哥的感觉,转身向另一边的酒楼信步走去。

黑松城因为和幽州贸易兴旺,城里的酒肆茶楼不少,石骆儿前来的这个寒水酒楼便是酒家名所。

石骆儿进了酒楼,里面的酒保看见来了贵客公子,搭着毛巾跑过来招呼,领他去雅座。

石骆儿摇头,说大堂里就好。

因为前些日子风闻赫连鼎要打过来,黑松城里人心惶惶,不少人跑到幽州躲命,最近战事缓和下来,好些人又回来了,但是市面上有些萧条,酒楼的生意自然不佳,除了石骆儿坐在一个上好的位置,大堂也没几个人。

 石骆儿倒不是没钱去雅座,公良嘉措知道他兴许要出门,给了他不少碎银。不过大堂人不多,石骆儿又没有酒友,不如在大堂里喝酒,还稍微热闹一些。

 酒保看这位不是乱花钱的主,就一五一十地给他报单子。

 石骆儿说:“不用那么麻烦,上你们最好的寒水酒,切几斤狍牛肉过来就好。”

 酒保一听,这位爷是讲实在的,说声“好咧——”,准备去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酒肉就齐齐的上来,因为这些酒水酒菜都是备好的,不必现做,所以上得快。

 寒水酒,顾名思义是寒水河里取来的水,用上好的高粱酿制而成,酒劲很大,石骆儿只一口,便吞半斤狍牛肉压酒,因为石骆儿根本不会喝酒。

 旁边有个桌子三个生意人打扮的正在说话聊天,刚才石骆儿进来时,那三个人没太在意。等看到石骆儿坐下后如此做派,一个贵公子模样的人,吃肉喝酒浑似一个饿死鬼,三人都皱起眉头,觉得可惜了石骆儿那张皮。

石骆儿看出他们的那种不屑,那种鄙视,心中比较郁闷。

今儿石骆儿之所以想起来喝酒,并不是因为那小儿的提议,而是因为上次在黑库邑城和安平台他们喝酒,自个儿酒量不好,只能依靠装醉,蒙混过去,一直想找机会练练酒量。

另外,在南坡,高车普和公良造都是喜酒之人,要是石骆儿有些酒量,和他们能吆喝几下,说不定可以让他们高看自个儿一些。

石骆儿的想法很简单。

就在石骆儿喝一口酒,需要吃十口肉压酒的当儿,酒楼进来一人。

那人一袭青衣,也是公子打扮,可惜腰间系的东西不知被何人扯去,有些松松垮垮。

虽然来人脸色憔悴,一看就是落魄之人,但是来的都是客,酒保不能怠慢。

不过这位主是酒保认得的,酒保走过去招呼他:“石公子来了,稀客稀客。”手上却不见任何指引的动作。

石骆儿正要再喝一口呢,听人叫“石公子”,一愣神,以为有人喊他,怎么这儿又来了一位姓石的,侧头看了看那位落魄的石姓公子。

一看就明白,这人没钱喝酒,是来讨酒喝的。

因为这人也姓石,石骆儿有些好奇,这人怎么个讨酒法。

 酒保不让人就坐,那位石姓公子老成得很,自个儿找个桌子坐下。酒保不问他点什么,他自个儿报:“来瓶新酿的一品寒,一碟牛腰子,一碟土羊脖,三样杂小豆。”

石骆儿听石姓公子说起菜单来跟唱歌似的,真是到位,他嘴里的一品寒大约是好酒了,于是石骆儿叫唤酒保:“酒家,俺这酒是几品来着?”

酒保在那儿咧咧嘴,应不是,不应也不是。

那位石姓公子眼光瞧过来,嘲讽道:“你那酒没品。”

石骆儿一听这话,生气了,上一回安平台和乐羊洪的饭局喝酒,旁人都毕恭毕敬,这一回像模像样独自来酒楼喝酒,没想到这酒里的道道这么多,被人小瞧了。

刚才还觉得酒香扑鼻,这会儿石骆儿一生气,酒气也上来,涨红了脸,怒气冲冲骂酒保:“你这混儿,敢欺俺,一品的在哪儿?!”说罢,一扣手,拿起酒罐就扔向酒保。

酒保是知人的,已经觉察石骆儿要发作,情急之中一闪身,躲了过去。

不料,这酒罐不偏不倚正好砸向那三个生意人的桌子,这要是砸实了,那一桌就遭了殃。

眼看这酒罐要砸到那三人的桌子,闯出祸来,只见其中一个生意人猴身疾起,不知使个什么手法,一收一推很轻巧地把酒罐接住了,他见酒罐里面还是满满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这酒是好酒,这位小哥,谢了!”

石骆儿刚才还有些后悔,怕砸到人家,惹出事来,听那人如此说话,脸难看成了猪肝色,悻悻道:“便宜了你们。”然后又高声喝道:“酒家,一品寒!”

那石姓公子听石骆儿较劲,又嘲笑道:“你一个不懂酒的也配喝一品寒?”

石骆儿喝酒出师不利,连续被人嘲讽,当真激起了贼头儿的本性,沉声道:“别废话了,亮家伙吧!”说罢缓缓拔出腰间的虎头刀来。

那石姓公子见石骆儿拿出拼命的架势,露出杀人的眼神,吓了一跳,他也就是图个嘴上痛快,没料到这位主是不要命的,一时间尴尬地坐在那儿,不敢回话,更不敢起身应战。

刚才接住酒罐的那个生意人正品尝这酒罐里的酒,见石骆儿三言二语不合便拔出虎头刀来,“咦”的一声,有些惊讶。

酒保见状慌忙跑过来,劝慰石骆儿,“贵公子,您千万别生气,都是小的不是,小的糊涂了,给您拿错酒了,您消消气,消消气,小的这就给公子您去拿一品寒。”

石骆儿见那位石姓公子没勇气单挑,甚是无趣,只好把虎头刀拍在桌子上,对酒保嚷道:“拿酒去!”

酒保见大祸消弭,松了一口气,唱个诺,赶紧去拿一品寒来。

 一口下去,石骆儿顿觉醇香可口,果然是好酒,可是这劲还不如刚才那没品的,石骆儿有些沮丧。

酒保见人多了,看到石骆儿这般神情,明白石骆儿不是酒腻子,暗自骂了一句,就你这样的,喝这一品寒还真委屈了这好酒。

 怎料,石骆儿拿着酒杯道:“这一品寒真不咋的,还拿一罐原来那没品的来,把这罐一品的送给那位懂酒的!”

 大堂里的人听了石骆儿这话,都十分惊讶,不知道石骆儿在玩什么花样。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