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四章 意难平


【2020-08-04】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八十四章 意难平

知道被人读懂人心,必定心生恐惧。

石骆儿生怕人家知道他能读懂人心,因为一旦遇到有心人,必定生出事端。

要是二人都能读懂对方又会怎样呢?

 石骆儿未曾想到他的心思会被人读懂,而且被读个一清二楚。

 令人诧异的是,这人居然是眼前这个瘸腿的乞丐。

 石骆儿惊慌之极,远胜于鸳鸯楼后院小屋之时。毕竟那时赫连月月等人远非自个儿对手,如今却不然。

 石骆儿顿时觉得自个儿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在这乞丐面前显得体无完肤。

 一个邪恶的念头从心头产生,或许可以诬他是个盗贼,一刀杀了他,然而这一恶念刚刚产生,对方便已清楚,丢来一阵冷笑,正在说,来杀就是,正好我有此愿。

 石骆儿不禁踌躇起来。

 一个善念又从心头产生,这人并无恶意,前儿刚杀了守津史,难不成自个儿要成为杀人魔王。刚有这善念,对方又是一阵嘲笑,杀伐不果断,怎么当得了邦主。

 石骆儿因此心头压抑,心思简直无法转动。

 这乞丐读心之快让石骆儿措手不及,令石骆儿全没了往日的镇定。

 石骆儿前时把心思密藏在心间,无论受到何种委屈,何种压迫,总能平心而论,因为对自个儿的能耐有足够的自信,而今自个儿的心思完全暴露在一个乞丐面前,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这种滋味简直难以言表。

 石骆儿觉得满腔的热血仿佛瞬间冷却,手脚冰凉,万丈雄心化为乌有,心灰意冷至极。

 就在石骆儿不知所措之际,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有人说道:“骆兄弟,怎么看着这个乞丐一动不动的?“

 石骆儿依旧茫然地看着乞丐,嘴里“啊啊“着,没意识到来人是拓跋百夫长。

 拓跋百夫长奇怪地看着石骆儿和那个乞丐,见这二人相互凝视着,中了魔似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拓跋百夫长正要摇醒石骆儿,脚被硌了一下,一看是地上碎了的石塔,于是弯腰捡起一段,一甩手砸向了那个乞丐,骂道:“你个死瘸子,还在这儿招摇撞骗。“

 乞丐也在全神贯注着石骆儿,心无旁骛,被拓跋百夫长这一截石塔打中脑门,顿时鲜血淋漓,疼痛难忍,把目光收了回来,看向拓跋百夫长。

 石骆儿如释重负,也把目光回来,怔怔地看着地上余下的石塔碎片,再没有勇气直视乞丐。

 拓跋百夫长以为石骆儿心疼这石塔,便道:“这石塔是从杂货铺买的吧,骆兄弟怕是上了那掌柜的当。“

 显然拓跋百夫长也知道杂货铺掌柜的勾当,石骆儿回过神来,讪讪道:“买着玩的,买着玩的。“

 拓跋百夫长笑道:“这就是了,且渠大人的公子还买了一个呢,不到三天,被他扔了。骆兄弟别急,我这就去掌柜那儿再拿一个来,别听他唬人,说什么上绝山的东西,就是骗人的玩意,不过这小塔儿做的得真不错。“

 拓跋百夫长说起话来,全无遮拦,或许在他心里读心宝塔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东西。听说以前老国主有读心宝塔,怎么让人害了!可见读心宝塔就是糊弄人的玩意。

 石骆儿忙道:“不必了,碎了就碎了,是俺自个儿不小心。“

 说着,石骆儿拉起拓跋百夫长转身就走。

 拓跋百夫长道:“不急,前头还有几家紧要的,还没有过去打过招呼呢。“

 石骆儿失魂落魄道:“要去,拓跋长去就是,俺家里有事,得赶紧回去。“

 守津副史不去,他百夫长去了有什么意思,拓跋百夫长只得跟着石骆儿回去,心里老大的不自在。

 拓跋百夫长刚转身要走,那乞丐偏偏在身后说道:“拓跋长,上回我说的不对吗?怎么今儿一来就砸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拓跋百夫长忿忿道:“你这瘸子,好心?你好心个屁,老子想怎么砸你就怎么砸你!砸死你算!“

 拓跋百夫长嘴上生气,心里却有些心虚,石骆儿已经走出几步,他有心再骂乞丐几句,想想还是算了,跟着石骆儿走了。

 石骆儿心慌意乱,如丧家之犬,几乎是跑着,逃出了西市。

 周遭的生意人看着也奇怪,这副史大人怎么的了,像是遇着鬼了,仓皇而逃。不少人好奇,哪位汉子这么厉害,不仅能把副史大人赶跑,而且把副史大人修理得这么好,真是大快人心。

 可惜石骆儿空有读心的能耐,此刻竟无心去弄懂这许多生意人的思量。

 出了市门口,拓跋百夫长好歹从后面追过来,似乎知道怎么回事,安慰石骆儿道:“那是瘸子的话别太相信,有些就是他瞎蒙的,等我找个机会宰了他,省得他胡说八道。“

 拓跋百夫长见石骆儿很是惧怕瘸子乞丐的样子,以为是瘸子乞丐说中了石骆儿什么丑事,所以如此。

 石骆儿惨然一笑,丧气道:“杀人不好……怎么能胡乱杀人呢!“

 拓跋百夫长道:“杀他这样的,算不得杀人,他本来就该死,这儿的人都讨厌着他呢,咱要弄死他,那是为民除害。“乞丐不在眼前,拓跋百夫长说话更大了。

 拓跋百夫长怎知,石骆儿说不能杀人,实际上,是在说自个儿。

 石骆儿杀了典史不算,还杀了管家,如今又杀了守津史,都是因为读心石塔闹的,都是因为自个儿绝不能外露的极度心思闹的,今儿被这乞丐看破,觉得自个儿原来竟是如此不堪,禽兽不如。

 石骆儿和拓跋百夫长分开后,闷闷不乐,不知不觉来到了寒水酒楼,跑堂的喽啰见石骆儿来了,连忙招呼。

 “副史大人来啦,这边请,您要雅座还是大座?得啦——看您今儿满面风光,雅座正好给您预备着呢,一会儿我家掌柜亲自伺候您,您请上楼。“这喽啰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很有些跑堂的模样了,招呼起石骆儿来得心应手,末了顺便用公良嘉措献媚一下,还说得那么自然。

 喽啰本以为能得个笑脸,可惜石骆儿啥脸都没有给他,倒似个走肉行尸,旁如无人一般上了楼。

 跑堂的喽啰看石骆儿这副表情,一头雾水,以为自个儿那儿说错了,摇了摇头,干活去了。

 公良嘉措听见跑堂的喽啰吆喝什么“副史大人“,正好这会儿忙过了劲,便来寻石骆儿。

 进了房门,公良嘉措就嚷道:“真把这儿当客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公良嘉措还想继续数落,瞧见石骆儿像没听见似的,在那儿怔怔地发呆,脸色很差,不由着急起来,“这是怎么的了,遇到啥闹心事儿了,谁给你难堪了,告诉我,我去找他算账。“

 石骆儿不说话。

 公良嘉措更担心了,石骆儿这模样让她想起,以前他的那匹坡直马死的时候,他就是这表情。

 公良嘉措也没了主意,心里嘀咕,要是巫马未心在就好了,这丫头主意多,要是巫马未心有个什么宝塔或许更有办法了,可惜现在还没想出法子把巫马未心从东乡府弄出来。

 石骆儿见公良嘉措在自个儿面前晃动,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下意识说了句:“俺要是将来成了乞丐,你会怎样?“

 “乞丐?“公良嘉措不知道他在胡思乱想些啥,忽然想起那个石勒儿来,于是道:“你要是乞丐,天天来酒楼,我天天让你好吃好喝的,不会像你那个死相好似的,把你扫地出门。“

 公良嘉措心里其实在想,你要是跟那个石勒儿似的,在外面找相好,在撑死你之前,怎么的也要先打你个半死。

 “你的心思是啥?“石骆儿又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我的心思……“,公良嘉措愣了一下,没好气道:“我的心思,先医好你的病。“

 “我的病,我有什么病?“石骆儿自言自语。

 “你有什么病,你还不知道?“公良嘉措真想给他一巴掌,打醒他。

 石骆儿见公良嘉措作势要打他,终于有些回过神来,说道:“俺还真有病,不知天高地厚的。“

 公良嘉措听了一乐,高兴道:“想啥好事呢?是不是守津史没让你当,闷闷不乐的,我那贺兰大哥也真是的,让你当什么副史,好歹你也是咱头儿,他又不是不知道,听说右都尉打仗的时候挂了彩,躺着呢,不中用了,把他的位置让给你才好。“

 公良嘉措以为石骆儿嫌官小,想做大的,没做成,故而颓废如此。

 石骆儿摇头,说道:“当官有啥好的,只不过就当了一回副史,去了一趟集市,倒让百姓恨个连头带脚的,不当也罢。“石骆儿万念俱灰,心中的大心思都不在乎了。

 “这倒也是,“公良嘉措赞同道,“要不你也来酒楼,当掌柜,不去听贺兰大哥使唤了,这儿多自在。“

 石骆儿认真看着公良嘉措,觉得这婆娘有意思,自个儿怎么着她都觉得都可以,她和自个儿老娘是两种人。

 老娘整天数落老爹,说老爹怎么说也救过赫连邦主,结果发配到这么个苦寒之地,到这穷地方还不算,古里家当了村长,而皇甫家啥都不是,时常还闹饥荒。

 老爹是个老实人,老娘怎么说他,他都不回嘴。

 石骆儿觉得老爹活得太窝囊了,当初也许是想躲清净,所以才想去黑森林游荡。

 自个儿如果胸无大志,碌碌无为,公良嘉措一直会这样吗?假如自个儿真是如此,自个儿会甘心吗?

 石塔给的那份心思多少次在胸中澎湃,阿秋城里有自个儿的梦想,难道就此放弃?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这么怪怪地看着自个儿,嗔道:“想什么呢?“

 石骆儿道:“今晚咱去杀一个人如何?“

 公良嘉措呆了一下,心想石头儿杀人上瘾了,刚杀了守津史,还去杀谁?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