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一章 夜闯赫连府


【2020-11-02】 狗吐文学】


皇甫骆没想到再次进入阿秋城,竟然要藏身在青楼。

虽然皇甫骆听说过青楼是怎么回事,但是亲身来这样的去处,平生第一回。

眼前莺歌燕舞的花花草草,弄得皇甫骆浑身不自在,别说开荤了,就是多看一眼姑娘家也是不敢。

皇甫骆真想象不出公良大小姐如何能在青楼内厮混,随便冒出一个念头都足以破坏大小姐在自个儿心中的美好影儿。

要说公良嘉措为什么跟这儿熟,说来话长,这儿老鸨就是梁丘彰的大姐,人称瑙姐儿,比公良嘉措大十几岁。

瑙姐儿在石塔村做姑娘的时候,梁丘家还没有发迹,需要帮家里看护年幼的梁丘彰。那时公良嘉措和公良造都很小,没了爹娘,瑙姐儿顺便带着他俩。

公良家给了瑙姐儿一些钱,瑙姐儿拿来贴补家用,说起来瑙姐儿也算是公良姐弟的大伴。

只是公良造性情古怪,经常闯祸,瑙姐儿带不了他。一段时间后,公良造被送到邑城一户人家寄养,只剩下公良嘉措在梁丘家。

后来,公良嘉措稍稍懂事,自然也不再需要瑙姐儿了。

不久,梁丘老爷娶了新人,瑙姐儿远嫁到阿秋城。

也许是新人和瑙姐儿不对付,瑙姐儿自从出嫁之后,再也不曾回过石塔村。

要说梁丘老爷或许是因为有了新人助力,生意用心起来,四处奔走,没几年的功夫居然就发达了起来,成了当地的富家。

而瑙姐儿在阿秋城不知怎么的,相公没了,被婆家赶出了家门。瑙姐儿是要强的人,即便如此,也不愿回石塔村。

说来奇怪,她居然有法子在阿秋城开了这么一家青楼,也许是得了梁丘老爷的真传,生意渐渐做出了名堂。

只不过这营生不是太光彩,事情传到梁丘老爷耳朵里,梁丘老爷很不高兴,毕竟他在当地已经是头面人物,面子上挂不住,于是来阿秋城,想让瑙姐儿断了这营生,跟他回去。

瑙姐儿死活不依,父女二人就此闹翻,再不来往。

此番石塔村遭难,梁丘老爷走投无路,新夫人的娘家在邑城,邑城去不了,梁丘彰提议来阿秋城,梁丘老爷实在不想来,可又没有其它办法,只好听从梁丘彰的主意来阿秋城。

好在瑙姐儿没有计较以前的事,把娘家人安顿了下来,自然不是安顿在青楼,而是另外的住所。虽然地方不大,梁丘一家总算安稳地住了下来。

梁丘彰觉得青楼的生意挺好,心里痒痒,要出来帮忙。他浑家不放心他,出来看他,不知不觉他浑家倒是摸着了其中的门道。很多事情,瑙姐儿情愿嘱咐给弟媳。

所以前儿才会有小镇的事,梁丘彰的浑家在主事,梁丘彰倒成了跑腿。

而公良嘉措大一些的时候,跟随兄长走江湖,来过一趟瑙姐儿的青楼,不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不过此番公良嘉措等人前来,瑙姐儿并不知晓,倒不是梁丘彰怕瑙姐儿担心什么,而是怕瑙姐儿会告诉他浑家。

他浑家最是嫉恨他和公良嘉措有什么瓜葛。

本来公良姐弟想住在在客栈,可梁丘彰说住在客栈不方便,不如住在青楼里面,自家的房子,很安全。

公良嘉措觉得梁丘彰说得很有道理,青楼确实是藏身之所。

而梁丘彰自有他的小心思,能在眼皮底下,瞒着浑家看到公良嘉措,很有某种兴奋感。

他赌定浑家决计想不到这一出。

梁丘彰又对公良姐弟说,不要和瑙姐儿打招呼了,以免耽误了公良姐弟的正事。

既然梁丘彰这么说,公良姐弟也没啥好说的,大约也明白梁丘彰担心什么。

反正瑙姐儿也有好多年没见过姐弟俩,公良嘉措又易了容,只要谨慎小心,应该认不出来。

皇甫骆想起上次来阿秋城,公良姐弟惹祸的时候,公良嘉措说有个地方可以躲一躲,估计就是这个地方。

这儿的姑娘美,可是再怎么美,和人家赫连含兮一比,就知道啥叫天上,啥叫地下了,不过自个儿归根到底是个奴儿,大概就属于这样的地方,赫连含兮是天仙,就该属于那赫连府南宫殿这样的地方。

公良嘉措瞧皇甫骆不敢正眼看这儿的姑娘,却又时不时的回头,闲来无事的时候问他道:“骆儿,有没有你喜欢的,我跟人家说一下。”

难得公良嘉措把奴字去掉了,皇甫骆受宠若惊,却又高兴不起来公良嘉措的问话,满脸通红,连忙摆手,不敢乱说话。

“难道看不上?”公良嘉措显得很惊奇似的看着他。

“小的不想这些。”皇甫骆有些心慌,言不由衷地逃避问话。

公良嘉措笑道:“不想,我不信,前儿我就瞧见你想来着。”

皇甫骆一听,心里惊得不知如何是好,难道公良大小姐也能读心,自个儿真是丢死人了,真恨不得死了算了。

公良嘉措其实是打趣巫马未心那点事,皇甫骆心里想的是别的东西。好在公良大小姐不再多说,要再多说一句,皇甫骆真想一头撞死。

三人藏身在青楼的一个小院子里,梁丘彰对人说他们是请来的保镖。

可不是?公良造是现成的保镖。

谁个客人犯浑,也惹不起公良造那几下。开始,原来的保镖们还不服,几天之后,都五体投地。

贺兰圩说公良胥在赫连鼎手下当一个仆尉,这是一个什么官,梁丘彰让几个好奴儿帮忙打听,问了不少客人,居然都不知道。

要说青楼的生意不错,每天人来人往,怎么会没人知道这个仆尉呢?梁丘彰也感到纳闷,自个儿号称是包打听,这几天过去没个音信,不好向公良嘉措交代。

终于有一天,一位客人是从赫连府内来消遣的,一个好奴儿问起此事,客人说了一嘴:“这是赫连邦主新设的官儿,也不知道捣鼓什么的,就管原先马房那里,一般人都不让去那里的。”

好奴儿听了如获至宝,赶紧来告诉梁丘彰,顺便换一些好处。梁丘彰赏过好奴儿,马上就来告诉公良嘉措。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一合计,那地方熟悉得很,上次去赫连府在那儿骑过马,稍做准备之后,决定第二天晚上便去赫连府找公良胥。

公良嘉措记得巫马未心的吩咐,要带皇甫骆儿去。

公良造不乐意,就皇甫骆那身手,带他去有什么用,整个一个累赘。

在公良造眼里,皇甫骆依然是马倌奴儿,这回不用他喂马,最多也就让他牵马带东西。

因为巫马未心嘱咐过了,不让告诉公良造原因,公良嘉措也就不说其中缘由,只说皇甫骆在那儿养过马,更加熟悉里面的地形,带着会有用。

既然公良嘉措这么坚持,公良造不再说什么。

听公良嘉措说要带自个儿去夜闯赫连府,皇甫骆心里很紧张。

晚上去干嘛?难道要去刺杀赫连鼎,这是掉脑袋的事情。

虽然赫连满屠了石塔村,但是归根到底赫连府的人和皇甫骆没有结下深仇大恨。

不过自个儿此番前来,要给公良嘉措挡刀,皇甫骆也只好听从。

皇甫骆当然无法飞檐走壁,翻不了墙头,只好幸苦公良嘉措帮忙了,公良造不愿干这事。

到了晚上,一团漆黑,皇甫骆武功不行,眼神挺好,因为天天在马厩里过日子,晚上从来就没有点过什么灯,自然而然练就了黑夜中的好目力。

三人紧衣打扮,悄声没入夜色之中,赫连府的防守十分严密,从外面向里看,完全不知里面景象。

好在三人都在里面呆过,而且在里面的时候,三人身份不同,住在不同的地方,绝大部分房子方位和结构是清楚的,几处估摸之后,找到了弱点,公良嘉措和公良造轻松跳上了墙头。

皇甫骆那身手,别说跳墙头了,爬上去都十分费劲,全仗公良嘉措助他。

公良嘉措为他定身做了一根捆奴索,系在腰间拉他,来之前练了几次,翻个墙头很是管用。

三人轻车熟路来到了马房,这才发现这里真的大变样了,成了一个大工地,乱得很。

虽然乱有助于隐藏,但是也容易弄出动静来,所以三人到了这里必须摸索潜行,不敢造次。

马房的屋子还都在,估计是给这儿干活的人住的,皇甫骆看着自个儿曾经住过的小屋子,一阵心酸,那里就是自个儿曾经的梦,现在不知道里面住的谁,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也在做一个梦,做一个了不起的梦。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没功夫想其它的,姐弟二人只想尽快找到公良胥。

虽然到了马房这儿,要找人却实在不易。这许多马房屋子呢,一个个找自然不行。

公良嘉措说得倒是没错,带皇甫骆来的好处体现出来了,他知道马房的住房等级。

既然公良胥当着官儿,肯定得住上等的房子,于是公良姐弟在皇甫骆的引导下,首先摸到了头儿住的屋子。

公良胥会住这儿吗?三人心里都没有底。

皇甫骆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公良姐弟进去以后要干什么?

里面要是二爷公良胥在的话,难不成姐弟二人真去宰了二爷,替公良大爷报仇?

他们下得去手吗?那也是他们的兄长!

要是这二人进去和二爷评理,深更半夜的,把守卫吵吵醒了,公良姐弟可以拍屁股跑了,自个儿要倒霉。

就在皇甫骆胡思乱想,公良姐弟准备侵入这间马房之际,忽然三人背后响起一个苍凉的声音:“果然是奔石塔而来,杂家在此等候你们多时了。”

三人大吃一惊,尤其是公良姐弟,都是功夫在身的,什么人这般了得,跟着后面,竟然毫无察觉。

而皇甫骆则早已被吓得灵魂出窍。在这黑夜之中,这样的声音出现,那能是什么,只能是鬼魅了。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