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三章 又见石塔


【2020-11-01】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

第二卷 石塔风云

第三十三章 又见石塔

皇甫骆一到黑松城,就惊讶地发现,这儿竟然也有一座石塔。

和阿秋城相比,黑松城要低调许多,城池也没有那么高大,但是走在城里,居民生活倒比阿秋城祥和许多,没有太多的戾气。

皇甫骆见到的那座石塔就在黑松城的中央,显然是新造的,十分高大而又华丽,和黑松城里平凡的建筑想比有些格格不入。

皇甫骆在马厩每天都能看见这座石塔,既有些惊讶,又有些纳闷,造这么个塔儿有何用处?

皇甫骆的马厩在一家客栈内,巫马未心如今是庶民身份,白固邦主东乡雾不能随便相见,就让贺兰圩把巫马未心等人安排在这家上好的客栈之内,然后上表给巫马可汗,说巫马未心因为黑库邑动乱,已经避难到白固邦了,作为番邦,一定会保护巫马未心的周全,请可汗莫要担心。

东乡雾用词十分谨慎,没有在表中称呼未心为公主。

 巫马可汗收到信之后,松了一口气,幸好未心没有被贼人所害,看来这个贺兰阙说的肯定不全是实话,好在未心没事,就责罚贺兰阙去养马。

    贺兰阙来了王城之后,一直寄住在姨爹左大将府上,忽然被可汗罚去养马,十分委屈,不乐意去,但是圣命难违,只好将就去应付。有左大将照应,也就是去点个卯,其它时候该吃吃,该喝喝,依旧逍遥。

 王后听说了未心的事,便来问可汗:“东乡邦主把未心找去,却是有些古怪,东乡邦主也不认识未心,他派人跑到尤陀邦,带了人回去,恐怕有些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巫马可汗不以为然,“本来发配就是做个样子,白固邦也算是边疆,听说日子过得不错,未心去了,不至于受什么委屈。”

可汗毕竟心存愧疚,听说未心住进了贺兰府,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如今未心去黑松城,倒不失是一件幸事。再说东乡雾这个人比较识时务,想必不会亏待未心。

“可汗说的是,”王后似乎看出了可汗的小心思,又担忧道,“要是赫连邦主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起纷争?”

 巫马可汗不以为然:“赫连鼎连个人都保不住,他还有什么资格说话!东乡邦主在这件事上算是做对了,可以给赫连鼎点颜色瞧瞧。能从赫连的领地这么轻松带出未心,看来东乡邦主还是有点能耐的。”巫马可汗见王后在认真听着,不由话锋一转,“如今赫连鼎越来越不听王命,孤看这件事对他也是个警示,让他不要那么嚣张,太嚣张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王后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王后听了,觉得可汗话有所指,有些紧张。迟疑了片刻,王后向巫马可汗提起另外一件事,试图淡化气氛:“可汗圣明,臣妾听说了一件奇怪的事儿,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可汗?”

 “有什么奇怪的事?这般吞吞吐吐的,王后只管说就是。”巫马可汗觉得未心已经离开黑库邑,以前的诸多担心是多余的,所以今儿心情大好。

 王后见可汗脸上缓和许多,进言道:“据说东乡雾得了一个宝贝。”

 巫马可汗忙问:“什么宝贝?”巫马可汗一向对宝贝感兴趣,尤其是别人的宝贝。

以前高地送来的那匹雪地狮子狗很得巫马可汗的欢心。那狗通着灵性,可以辨别臣子忠奸,被封为圣犬,高地来的人因此得了大量的赏赐,欢天喜地回去了。

再后来,不少人也给巫马可汗送来各种各样的稀奇宝贝,不少是从晋国宫廷流出来的东西,十分珍贵,巫马可汗圣心大悦,对献宝之人多有封赏。有一阵子,晋廷流出的宝物甚至引起巫马可汗兵临晋国都城之心,只是左右大臣都说,晋国虽然时有祸乱,但是依然强大,尤其那个子隐将军镇守边关,不可轻举妄动。巫马可汗听大臣们提到神武的子隐将军,也有些发怵,只好悻悻作罢。

 王后见可汗很感兴趣,便继续道:“请可汗恕罪,臣妾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宝贝,可是为了这宝贝,在黑松城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巫马可汗听王后说她也不知道什么宝贝,心道,你刚说有宝贝,这会儿又说事,真是有些无聊,懒懒道:“什么事情?”

 “东乡雾在府内造了一座石塔。”说这话的时候,王后表情有些凝重。

 “府内造石塔?”可汗心头一震,这是大事,东乡雾他要做什么?

 王后见可汗很紧张,继续道:“臣妾也是听说,东乡雾造这座石塔的目的就是要藏他的这个宝贝,可汗觉得他会藏什么宝贝呢?”

 “王后消息倒是十分灵通,想必是知道的。”巫马可汗不知道王后打什么哑迷,不想猜。

 王后觉得巫马可汗这话听起来带着刺儿似的,怕可汗多心,连忙道:“可汗折杀妾身了,臣妾在后宫本不该过问可汗的国事,只是最近臣妾老是心神不宁,不免就多了点心,从新来的奴婢那里听到了一些新鲜事。”

 巫马可汗脸色有点难看,王后所谓新来的奴婢其实是各个番邦进献来的女子。正所谓上有所好,下面就投其所好,每年各个番邦都进献一些妙人儿,这白固邦的东乡雾尤其积极,巫马可汗觉得他忠心可嘉,赏赐了许多他金银宝马。王后曾颇有微词,倒不是因为这些进献的女子夺了宠幸,而是认为上绝邦和师罗邦对可汗更加忠心,理应得到更多的赏赐。

 如今王后以这个为由头,天知道她今儿说的事情是从奴婢那里听来的,还是从别的地方听来的,东乡雾既然进献了这些女子,这些女子自然不会在王宫里胡说八道,自取其祸。

 巫马可汗想到最近确有些怠慢王后,因而有些歉意道:“王后操持后宫不易,又要劳心邦国的事,真是让王后费心了,不知道王后还听到些什么?”

 “臣妾也没有听得十分真切,只不过听说东乡雾在石塔里放了一块大青石,上面有字,却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王后说话比较谨慎,只说知道的事情。

 “他要造反?”巫马可汗吃了一惊。在一块石头上刻几个字,然后从什么地方挖出来,伪托上天旨意,起兵造反的事儿曾经发生了好几起,所以巫马可汗一听什么大青石,上面还有什么字,马上就想到了这档子事儿。

 “臣妾不知,只是觉得奇怪,故而前来禀报可汗,不知可汗是否已经知道,如今看来,臣子们并没有向可汗禀报此事,所以臣妾更加有些心神不定。”

 巫马可汗听王后如是说,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道:“东乡邦主纵然有这个心,他有这个实力吗?我看王后是不是有些多虑了。”

 “可汗说的是,可是当年公羊国主起兵时,只有区区几十人而已。”王后提醒可汗。

 巫马可汗听了,觉得是这回事,不管怎样,邦主造塔是大事,因此道:“王后说的在理,既然如此就派个人去查勘一下,王后以为谁去好呢?”

 王后道:“臣妾斗胆,听说可汗派去黑库邑的安平台是一个可用之才,如今在黑库邑已经平定了反贼,或许可用。”

 巫马可汗听王后提起安平台,倒有几分不满:“前儿听了左大将的举荐,让他去试试,听说派去的人只有他一个人活下来。”说到这儿,巫马可汗又額首道,“好在他还是设法平定了黑库邑,也算是可用之才,只是有些奇怪,他怎么会有人马去平定了黑库邑的反贼?这是他能耐大呢?还是有别的缘故?”

 “可汗明鉴,听说赫连邦主把他家大女儿许配给了安平台。”王后知道这事。

 “这就是了。“巫马可汗心道,怪不得台小儿能调动赫连府的兵呢,原来有这层关系,巫马可汗想了想,问王后:“王后以为这是好事呢?还是坏事?”

难得可汗以这样的语气问王后,王后有些受用,只是王后不想显得自个儿太有主见,因此反问道:“赫连家的大女儿要是嫁到了王城之内,可汗觉得是好是坏呢?”

 巫马可汗哈哈笑道:“王后说的好!说得好!既然如此,孤要好好促成此事。”

巫马可汗明白王后的意思,赫连家的女儿要是嫁到王城来,也就成了这儿的人质,既然如此,自然乐见其成。

从另外一个意思看,虽然王城的大臣结交番邦邦主,存在不臣的嫌疑,但是左大都尉一向是唯唯诺诺之人,鲜有掌权的欲望,巫马可汗经过几番试探,在这一点上对他放心得很。

王后走后,巫马可汗独自沉思。

王后所说东乡雾造石塔之事,巫马可汗虽然有些惊疑,但是并不十分担心,倒不是因为东乡雾历来对巫马可汗孝敬有加,而是因为白固邦在上丘邦国之内,实力比较弱,说东乡雾要谋反,不仅巫马可汗,就是那些大臣们恐怕也无人相信。

只是东乡雾为什么造什么石塔呢?难道他要超度什么亡灵?巫马可汗是这么想。

然而,人是会变的,如今的东乡雾还是以前的那个看似胆小的东乡雾吗?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