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五十五章 南坡端木


【2020-11-03】 狗吐文学】


在南坡,端木家是神秘的一户人家,江湖传言:

 南坡端木家,修身天下甲;

 若有生死劫,无常不知他;

 遇人百花杀,见鬼桃木法;

 鬼斧神工事,绝学天下霸。

说的是南坡端木家的易容术天下第一,经过端木家的易容,就算是面对面相遇的熟人,也不一定认出来。

石骆儿见识了公良家的易容术,可他不知道的是,公良家的易容术源出南坡端木家,师出同门,而端木家的易容术才是正源。

石骆儿从几个头领那里多次听到南坡这个地方,但是一直不知道南坡啥样,这回到了南坡才明白,这南坡不是坡,而是沼泽地带的一块干地。

这片沼泽极为广大,一眼望不到边际,在沼泽的中间部位,突兀地显出一片略微高出的地段,人称南坡,满是针叶林,针叶林散落的几处地方,夹杂着几个村落,村子里的人靠沼泽的出产而生活。

这么一个地方,当真是赫连铁骑来了,也得掂量一下,这成群的铁骑实在不好通过沼泽进到南坡。

南坡通往外面,有几条细窄的泥路,即便是当地人也要小心,走错了脚,也会掉进旁边的沼泽里丧命。

这个地方易守难攻,而且又很偏僻,所以成了盗贼躲命的乐园。

在这里,没有游方单一说,外面来的不需要,出去的人也不会要这东西。

对南坡人来说,游方单是个可恶的东西,当初义军举事的一个口号便是消灭游方单,攻进邑城第一件事便是宣布废除游方单,深得人心。

各个村子但凡再遵守游方单的,先杀村长,再毁掉那个印戳子。

义军虽然占领黑库邑的时间不长,但是游方单在黑库邑基本被毁掉了。即便乐羊洪当政,也没有恢复起来。

当初石骆儿拿着纳木邑的游方单进城,其实已经是多余,大伙都不用了,他拿个游方单只能表明他不是黑库邑的。

所以石骆儿来南坡绝不会有人问他游方单什么的。

石骆儿虽然是个头儿,却是新来的,没有自个儿的窝,于是公良嘉措让他到端木家来居住。

石骆儿跟着公良姐弟到端木家的时候,看着肃穆庄严的大门,有些发呆。

端木家虽然比不上梁丘家的富贵,但是门梁高挑,看着也是大户人家,比石塔村公良家强多了。

石骆儿以前听说过公良大小姐的事情,知道她许过人家,而且知道她还没过门,男的就死了,到了这儿石骆儿才知道许配的人家就是端木家,怪不得她熟门熟路。

令人纳闷的是,除了公良嘉措冒充的这个端木亮之外,其他端木家的人都死光了,他家显得空空荡荡,十分寂寥。

当公良造推开门的一霎那,石骆儿觉得自个儿像是进了鬼屋一般,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气扑面而来。

进了门是个大院,里面二进二出,房屋有好几大间,洼子村要比南坡好过一些,但是洼子村找不出比这儿气派的房屋。

公良姐弟在空旷的大院里稍微活动一下,石骆儿站在磨盘那儿,感到某种空虚,这里看起来真的好久没人住了。

太没有人气了,要是没有公良嘉措在,石骆儿实在没有心情住这儿,那怕这里比马厩好太多。

幸好有公良嘉措在,要不然此时此境,石骆儿会窒息。

公良造是一个没有任何情趣之人,如果不是公良嘉措在,石骆儿担心自个儿一不小心会成了公良造的刀下亡魂,公良造可不见得认他这个贼头儿。

改名为石骆儿的时候,石骆儿就看见了公良造的不屑,所以石骆儿不时关注公良造的脸色,想着一有不对赶紧亡命,公良造不是乐羊洪,石骆儿的板砖恐怕拍不死他。

公良嘉措过去推开一间房的门,里面的东西摆放整齐,却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于是又返回来,看着略显破败的院屋,微皱秀眉道:“小弟,这地方有些日子没人打扫了。”

“我去叫人来。”公良造说话的时候,石骆儿正看着他脸色呢,看样子公良造很生气,院子里没人打扫,下人们都跑哪儿去了,公良造分明是要宰人。

石骆儿心想,刚来这里,这煞星就要放人家血啊!

公良嘉措阻止了公良造,说了句:“再等会儿。”

石骆儿不知道公良嘉措什么意思,这么个空院子,难道谁会来主动打扫不成。

出乎意料!

正如公良嘉措预料,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了几个村子里的人。

原来端木家是有下人的,只是公良嘉措常年不在,所以这些下人就回了自个儿的家,如今风闻主子回来了,赶紧连滚带爬跑回来。

这几个下人一见到公良姐弟,都显得惶恐不安,生怕姐弟倆责罚他们,争先恐后地打扫起来,也许是为了表现得干活很积极,院子里的灰顿时起来了。公良姐弟和石骆儿见状,退出院子,姑且在外面歇息。

石骆儿看这端木家真是稀奇古怪,按理公良嘉措还没过门呢,她怎么就把这儿当成自个儿的家了,而且还使唤着这里的下人。

难道是因为端木家没人了,公良嘉措跑来霸占着?

如果石骆儿还是皇甫骆,是以前的奴儿,自然没有打听的资格,可如今既然是贼头儿,觉得问一问还是可以的,于是他就问公良嘉措:“大小姐,这儿是端木家吗?”

公良嘉措道:“是啊。”

“俺怎么觉得这儿像你们公良家呢。”石骆儿冒昧地来了一句。

公良嘉措听石骆儿这么说,微微一笑道:“石头儿,你知道端木亮是谁?”

“不是你自个儿吗?”石骆儿瞪大眼睛看着公良嘉措,因为公良嘉措在邑城当端木爷的时候,石骆儿偷眼见过她冒名的名讳,号称端木亮。

“正是属下,那你知道端木照是谁?”公良嘉措卖个关子。

“这个俺就不知道了。”石骆儿头一回听过这个名字。

“是我家大哥。”公良嘉措忧伤道。

去了一趟阿秋城后,公良嘉措提起公良大哥不再如先前那么悲苦了。

“公良大爷?”石骆儿很惊奇。

 “正是。”

公良嘉措冒充端木亮,公良大爷冒充端木照,他们能在南坡干什么好事!

莫非他们兄妹几个杀光了端木家的,又冒充人家,霸占了这个地方,石骆儿感到不寒而栗。

石骆儿读到公良三兄弟的心,觉得他们是这种人,不过看着公良嘉措,石骆儿绝对不信。

于是石骆儿试探道:“这么说,你是替你大哥在这里当贼头领?”石骆儿话刚一出口,又发觉别扭,赶紧改口道,“啊……这个……当头领。”

“这么说也没错。”公良嘉措见石骆儿说错话,脸红耳赤的,也没在意,又说道,“石头儿,你知道当初我大哥在这里是做什么的?”

还用问吗?贼头领呗,不过石骆儿转念一想,当个头领算不得什么,公良大爷那一身的本事,就猜测说:“不会是大头领吧?”

“头儿一猜就中,在下佩服。”公良嘉措赞许。

佩服啥呀,言不由衷!

虽然公良嘉措这段时间很给石骆儿面子,但是石骆儿心里明白。

自个儿就是你们手里的木偶,石骆儿刚当贼头儿,还想过过瘾,不曾想三个头领全不把他当回事儿,石骆儿觉得要显摆显摆自个儿的理事能耐,因此道:“所以你就嫁给了端木照,也就是嫁个了你大哥。”

公良嘉措嗔道:“石头儿,亏你想得出,这不是乱套了,我嫁的是端木亮。”公良嘉措见石骆儿胡说八道,也不真生气。

 “啊?真正的端木亮是谁?”石骆儿看刚才自个儿丢人显眼,不瞎猜了。

 “头儿自个儿想去吧。”公良嘉措笑盈盈地看着石骆儿道。

 石骆儿苦着脸,不说破,心里明白,你公良嘉措脸上不是写着吗?谁是端木亮,端木照的弟弟呗!照亮,照亮,可没照亮端木家!你公良嘉措是啥人啊?变来变去的。

趁公良造进去吆喝那帮下人这当儿,石骆儿看公良嘉措这会儿依旧一身男儿装,可满眼居然露出媚色,让石骆儿有点儿受不了,心道,管他谁是端木亮,别找俺当上门的就行。

 石骆儿想消除刚来时的疑惑,就问道:“这个端木家在我们来的时候,怎么没有人呢?”

 “我们不是人吗?”公良嘉措嘲讽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石骆儿觉得问错话了,有些脸红。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当真了,便认真道:“石头儿,我们在这儿,我们就是主人,请头儿自在些好。”

 “自在些,怎么个自在法?”石骆儿嘀咕起来。

看下人们对公良姐弟的态度,石骆儿怎么也无法很自在,要知道前不久他也是奴儿下人。

 “端木家的下人虽然不多,但是个个十分听话,头儿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公良嘉措试图打消石骆儿的疑虑。

 “是吗?”石骆儿有点儿不信。

 “头儿使唤着就知道了。”

 石骆儿怀疑下人们有什么把柄在公良嘉措手里,看着这些下人确实很温顺,但是在他们的眼神里分明隐藏着什么秘密,由于隐藏得足够深,石骆儿一时间还看不明白。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