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二十六章 借心问案谁人晓


【2016-04-26】 【游戏】


【读心宝塔】第二十六章 借心问案谁人晓

再说公良造审问嫌犯,找到窝藏点,却只找到了尸体。

巫马未心知道后,要公良嘉措继续审问管家和嫌犯,自个儿可以协助公良嘉措,公良嘉措觉得巫马未心或许有什么鬼点子,又或许公良造没有审问清楚,应允了。

 

既然是公堂之上,自然需要衙役,只是攻打邑衙之时,原有衙役几乎已经被杀戮殆尽,所以只能从义军中挑选一些人马,不能再使用招人恨的衙役之名了,而以军中侍卫之名,行衙役打手之实。

 

公良嘉措继续端坐在邑长之位,号称端木爷,巫马未心在旁充当主簿。

公良嘉措感到奇怪的是,巫马未心把骆奴儿拉来,充当侍卫。公良嘉措心里不免嘀咕,这二人最近有些古怪,巫马未心不仅不再打骂骆奴儿,倒是整天让皇甫骆伴随左右,这不是巫马未心一贯的作风,必定有事。

不过,公堂之上,公良嘉措也没功夫细究那些。

嫌犯和管家被带到,公良嘉措还没有拍惊堂木呢,两边侍卫就开始高喊威武。

看来不少人曾经上过公堂,见过以前的阵仗,挨过前邑长的棒打,所以公堂上摇生一变,居然可以无师自通,都想过这瘾。

皇甫骆是被巫马未心拉来充数的,以前没上过公堂,不知道这一套,不过这不妨碍他快速学会吆喝,可惜吆喝过后,又觉得有点心虚。

 

管家毕竟见过世面,表面害怕,心里还有些底,偷眼看去,发现未心公主在这里。

虽然未心公主女扮男装,但是未心公主呆在贺兰府的时间有几年了,管家居然认得,心中就有不详感觉。

 

按巫马未心的意思,先打管家一顿,出一出以前他不敬的怨气,可公良大小姐却认为这管家终究是巫马未心认识之人,不宜下死手,没有听巫马未心的。

巫马未心想办正事要紧,需要套出管家的话,也就作罢。

真要是打死了管家,许多事情可能就搞不清楚了。

 

公良嘉措按照巫马未心的意思开始问话,巫马未心在旁边当邑衙主簿,抄抄写写,记录嫌犯口供。

公良嘉措先问那个嫌犯道:“当日行刺,你可在场?”

 

“不曾在场。”嫌犯矢口否认。

 

公良嘉措不信他不在现场,只是当时倒真没看见过他,又问:“谁派你来的?”

 

嫌犯答道:“死了的邑长家的。”前面公良造问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答的,所以今天照此回话,不露破绽。

公良嘉措冷冷道:“邑长家已经没有人了,谁会派你来?”

 

“邑长有个儿子跑到白固邦了。”嫌犯想必预先已经准备好了说辞,编也得前后一致。邑长确有儿子,兵荒马乱之中,究竟去了哪里?并无人知晓,嫌犯一口咬定。

 

公良嘉措怒道:“看你就是胡说,是也不是?”

公良嘉措觉得他在胡编,想打他一顿,看他老实不老实,不过事先听了巫马未心的主意,轻易不动军法,因此只是威胁。

“小人讲的都是实话。”嫌犯不松口,只要公良嘉措没有证据,不戳破他的谎言,他就坚持自个儿的说法。

 

公良嘉措看了嫌犯一眼,突然问:“是王后派你来的吧?”

 

下面冒充侍卫的皇甫骆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没明白公良大小姐在问啥。

王后是什么人?皇甫骆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那是遥不可及,王母娘娘一样的人物。

皇甫骆就觉得公良大小姐真会抬高自个儿,问起王后是不是主谋,王后能知道她公良嘉措这个人吗?可是一看嫌犯的眼神,倒让皇甫骆吓了一跳,这分明是了。

当然嫌犯嘴上并不说实话,而是回道:“小人卑微,未曾见过王后。”

 

公良嘉措不管他怎么答,就按照巫马未心预先定好的词问他:“王后派你来杀我呢,还是来杀未心?”公良嘉措不言未心公主,只说未心,是为了不让他人知道巫马未心的身份。

 

“小人真不认得王后。”嫌犯继续否认。

 

可就在嫌犯否认的时候,皇甫骆分明看出他在转移话头,皇甫骆更加确定,这人是王后派来的。

 

“我再问一遍,派你来杀我呢,还是来杀未心?”公良嘉措问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明显的杀气。

 

嫌犯也感觉到了这股杀气,连忙叩首道:“大人饶命。”嫌犯直说饶命,并不作答。

 

按公良嘉措平时的禀性,这人说话可不是很老实,即便不砍他脑袋,也得打他几下才好。可是问案之前,巫马未心一再说,请公良嘉措只管问,其它的不用多管,即便明知犯人胡说也随他去,公良嘉措不知道巫马未心葫芦里卖的啥,姑且就听她的,这会儿问这嫌犯就这几句话,也就不再多问什么。

公良嘉措只是猜想,巫马未心既然能用胡灵马抓住他,想必有她自个儿的鬼主意,弄清楚这人的底细。

 

公良嘉措问过嫌犯,又来问管家:“管家,贺兰老爷知道此事吗?”

 

管家慌忙道:“老爷不知,是小人的意思。不,也不是小人的意思。小人万万不知他是要陷害端木爷大人,要是知道万万不敢收留他的,请端木爷大人明察。”

 

公良嘉措问:“你可知道他们藏身之处?”

 

“小人不知。”管家赶紧否认。

 

对管家,公良嘉措没有多问,就问了这么几句。问罢这二人,公良嘉措命令把二人送回牢房,继续羁押。

那帮侍卫还想当一当衙役,过过打水火棍瘾,没想到除了充充场面,啥事没有,甚是无趣。

 

公良嘉措喝退左右,问巫马未心:“这两人就是这几话,翻来覆去的,我看要么杀了他们了事,要么放了他们,省得还要给他们口粮,也算给你们贺兰府一个人情。”

 

巫马未心心不在焉道:“杀不杀,放不放的,随姐姐看着办就是。”

 

公良嘉措心想,今儿问案可是按着你的意思来的,因此问巫马未心道:“妹妹看出了端倪?”

 

巫马未心还没有借皇甫骆那个心呢,这会儿哪有什么答案,只得道:“姐姐莫急,待我想一想就明白了。”

 

公良嘉措将信将疑。

 

巫马未心自己当然不会去想破脑袋,就来找骆奴儿。

骆奴儿正在那里想破脑袋呢。骆奴儿见巫马未心来了马房,两眼直勾勾地瞪着她,巫马未心火又上来了,正好鞭子在手,就想给这不知死的奴儿一鞭子,不过终究忍住了,心想,这奴儿胆子越来越大了,现在有求于他,姑且由着他,以后再找机会治他,于是问道:“看明白了?”

 

骆奴儿有点儿失神,摇头道:“看不明白。”

 

“看不明白什么?”

 

皇甫骆茫然道:“什么也看不明白。”

 

这奴儿在看什么呢?难道在看着我,琢磨我?巫马未心看这奴儿这等肆无忌惮,要给他点颜色,让他明白自个儿的身份,威胁道:“看不明白就别看,有个人就是看多了,就这么死的,死的时候,他还不明白呢。”

 

皇甫骆听她这么说,似乎不在乎这个当初杀人不眨眼的女罗刹,也没显出害怕来,就看别处,继续迷思。

 

巫马未心见他不知死,倒拿他没法,只好直接问他:“那人是王后派人来的?”

 

“是。”皇甫骆回答时,显得毫无意识一般。

 

巫马未心不管他这会儿脑袋正常不正常,又问:“杀我?”

 

“杀你们俩!”皇甫骆如实相告,歪了一下脑袋,似乎很困惑。

 

巫马未心听他这么说,自然也有些困惑,当然巫马未心的困惑和皇甫骆的困惑不一样,巫马未心困惑的是,王后杀自个儿也就算了,干嘛要杀公良嘉措?而皇甫骆困惑的是,王后为何要杀未心主子?未心主子是啥人?

 

巫马未心大约猜到这奴儿在想什么了,但是不管他,继续问:“贺兰老爷知道这事?”

 

“知道。”皇甫骆在贺兰府的时候就看出贺兰老爷知晓一切,只是没想到人家主要是来杀巫马未心的。

 

“管家知道藏身之地?”巫马未心想知道贺兰府介入此事的程度,故而有此一问。

 

“不知道。”

 

“不知道?”巫马未心感到更加疑惑,这管家是干嘛呢?着急忙慌跳出来,难道是要保护贺兰老爷?或者保护其他人?

 

“是,不知道。”皇甫骆再次肯定道。

 

巫马未心觉得哪儿不对劲,对皇甫骆道:“你跟我去牢房,再去问话。”

 

皇甫骆有心不想再被这女罗刹利用,可是她是主子,没有法子,只好跟着她去。

 

到了牢房门口,两个新来的守卫正在那里看着牢门。

见巫马未心和皇甫骆来了,其中一个瘦的见过巫马未心,就问:“大人有事?”

 

巫马未心吩咐道:”带我去看管家。“

 

那人就向另外一个略胖守卫说道:“你给开一下门”

 

胖守卫犹豫了一下,就打开牢房大门。

 

可就在这个胖守卫打开牢门的一刹那,皇甫骆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心想,今儿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这牢门。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