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四十二章 赫连造塔


【2020-11-02】 狗吐文学】


在深夜仅有的暗淡星光之下,公良姐弟已经看清了来人,那人就在几丈之外。

公良姐弟二话不说,先下手为强,果断冲上前去,立马和对方斗了起来。

皇甫骆听到刀剑相碰,才从惊魂中反应过来,原来对方不是鬼魅,而是绝顶武功高手。想想也是,如此要紧的地方,怎么会没有能人看护呢!

皇甫骆也想去替公良大小姐挡刀,可惜看见三人杀作一团,罡气四射,哪里敢靠近。

这阵势可不是与那些乌合之众的反贼打斗,不用到跟前,恐怕已经丧命。

皇甫骆只能在屋子这边看着他们厮杀,满心期盼公良姐弟能尽快打倒对方,在被别人发现之前,还能有时间逃跑。

可惜远远看去,倒像是公良姐弟斗那一个人,都战不下来,处于下风,可见对方极为厉害。

皇甫骆心头极为紧张,手心里全是汗,生怕公良姐弟落败。

更糟的是,打斗之声似乎已经惊动赫连府的侍卫,一时间远处有灯笼火把向这里移动。

好在马场这里应该都是匠人在此,没人敢出来受死。

皇甫骆在旁边看得心急如焚,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头儿屋子的门轻轻地打开了,出来一人影,里面也没有点灯,皇甫骆吓了一跳。

屋子里的人似乎早已发现了皇甫骆,低声喝道:“进屋去。”

那人一出声,皇甫骆倒镇定起来,因为听着声音果真是公良二爷。

皇甫骆不由自主地听从了公良胥的号令,爬进了屋子,藏身在门后,向外察看。

只见公良胥径自走了过去,低声喝道:“各位住手,都是自家人!”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一听是二哥的声音就停了下来,那高手听到公良胥在说话,也停了下来。

公良胥对那高手道:“自己人,澹台兄幸苦了。”

那位被称为澹台兄的高手听了,拱手道:“既然是仆尉认识的人,倒是小人鲁莽了。”

公良胥也不客气,哼了一句:“好说。”

看起来叫澹台的对公良胥很恭敬,他见公良姐弟也很听公良胥的话,于是道:“我这就去招呼那些侍卫,说这里没事了,让他们不用过来了。”

言语之间,这位澹台兄的是在替公良胥着想,因为三更半夜来什么自己人,恐怕有什么猫腻。

公良胥淡淡道:“好,那就有劳澹台兄。”

就在这位澹台兄转身过去之际,公良胥忽然手中一抖,一股冷芒激射而出,当时就透入对方的后心,对方闷哼一声,即刻倒地不起。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刚见到二哥,还在惊疑之中,预先想好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来,又见二哥瞬间杀了这等高手,心中大骇,从没想到二哥的功夫如此了得。

不等公良嘉措和公良造二人多言,公良胥只道:“你们赶紧走!”

公良嘉措和公良造看二哥这情形,显然是要冒险保护姐弟俩,霎时间忘却了来时的愤恨,终显出兄妹和兄弟情谊,心想二哥这么做必定有他的理由,因此就听了公良胥的话,不再多问什么,准备离开。

公良嘉措看了看屋子那边,没见到皇甫骆人影。

公良胥明白公良嘉措的意思,轻声道:“他在我屋子里,我自会处理,你们且放心去。”

公良嘉措丟下一句:“我在梁丘彰那里。”便和公良造转身迅速离开。

皇甫骆在屋子里远远的看过去,根本没有见到二爷怎么杀了那高手的,只见到二爷过去说了三二句话,那高手就死了,觉得公良二爷不简单。

公良胥回到屋子,看着惊魂未定的皇甫骆道:“你是骆奴儿?”

皇甫骆不知所措地看着二爷,公良胥淡淡一笑道:“我家的易容术倒让你学去了三分。”

皇甫骆更是惊骇,没想到这么黑的夜里,公良二爷的目力这么好。

公良胥又道:“等会如有人来问起,你只说自个儿是我新招的奴儿。”

皇甫骆点头,心中苦笑,刚脱离苦海,又要当奴儿了。

说话间,一会儿的功夫,侍卫们已经来到了马场这边。看见地上躺着一人,侍卫们翻过来一看,正是赫连鼎新招纳的看家护卫,人已经死透了。

侍卫们都知道这位叫澹台功夫了得,什么刺客如此厉害,能要了他的命。虽然也害怕,但是仗着人多,侍卫们四处去找凶手,没有找到任何踪迹,接着便来各个屋子搜查。

皇甫骆担心人家来搜查,自个儿会紧张露底,公良胥交代的借口说不利索,可是侍卫们来到公良胥的屋子,竟没有进来,倒是公良胥把他们训斥了几句,看来公良胥在赫连府的地位挺高,皇甫骆放下心来。

再说,赫连鼎听到手下的回报,说马房那里有人侵入,杀了澹台,不由惊慌起来,怀疑自己要做的事情已经泄露,于是吩咐手下把公良胥唤去。

赫连鼎在密室之内召见了公良胥。

赫连鼎问:“石塔建得怎么样了?”

公良胥躬身道:“回邦主,塔基已经完备,只等一些石料运进来,不日就可建造起来。”

赫连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有点儿不放心:“塔基要建得牢固才好。”

“请邦主放心。”公良胥回答得很自信。

赫连鼎又点点头,其实他也去看过几次,觉得公良胥对塔基下了功夫,应该没啥问题。

略微沉吟片刻,赫连鼎问:“今晚匠人们可有损伤?”

赫连鼎只字不提公良胥有没有看到什么,也不问公良胥有没有受到惊吓。

公良胥稳稳地回道:“让邦主费心了,都关紧了屋门,不敢出来,属下刚才点了一下,人没少。”

公良胥回答得十分巧妙,意思是马房那儿的人都躲在屋子里的,外面发生什么,大伙一概不知。

刚才手下来回报的时候,赫连鼎着实吃了一惊,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夜闯赫连府,尤其是让南宫夫人也受到了惊吓,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赫连鼎惊慌之余,也十分疑惑。

听公良胥这么说,赫连鼎语气缓和许多:“没少就好,都是要紧的人。你放心办你的事,我会再找人看护的。”

公良胥拱手领命道:“唯邦主之命是从。”

“听说你失散的弟弟妹妹还没有找到?”赫连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眼睛却在看着公良胥的神情。

“没有。”公良胥的眼神低垂,没有直视赫连鼎,显得似乎很无奈这事。心里也在琢磨,也许赫连鼎已经有所怀疑,要不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起自个儿弟弟妹妹之事。

赫连鼎也许是相信了公良胥的话,说道:“哦,我会派人帮你去找。”

公良胥感激道:“谢邦主。”

赫连鼎摆了摆手,有些歉意道:“不用谢,怎么说他俩也是我家孩儿认识之人。只是莫要让他们有误解的好,你家大爷的事,也是阴差阳错,无法挽回了。”

说完,赫连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非常惋惜公良止就这么丢了性命。

“属下会向他们解释的。”公良胥说这话时,脸上毫无表情。

赫连鼎看公良胥脸上很平静,也就不想在这事上多牵扯,只是吩咐道:“这就好,从白固邦传来的消息,东乡邦主如今整天在他建的石塔之内参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何尽快建起咱的石塔,要紧得很,你有把握么?”

公良胥自信道:“请邦主宽心,建石塔是公良家的独门秘技,想是东乡邦主建的石塔必定有缺陷,故而他建了也是白建,恐怕还会影响这读心法术。”

赫连鼎听到读心二字,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不快,这二字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不过这里是密室,说也就说了。

赫连鼎看了看公良胥,又缓缓道:“前日传来一件奇怪之事,不知仆尉是否知晓?”

“请邦主明示。”公良胥脸上还是古井无波

赫连鼎忽然目光如柱,盯着公良胥说道:“说是有人见到你家妹妹了。”

这会儿,公良胥倒是脸上露出喜色:“请邦主告知我家妹妹现在哪里?”

赫连鼎却慢慢摇了摇头,很遗憾的样子道:“这个么倒不太清楚。”不过话锋一转,又道:“只是有人说你家妹妹和贺兰府的那个女儿长得极为相像,不知道什么缘故?”

公良胥心头巨震,但是脸上并无任何表现,想来他内功精深,可以肆意控制自个儿的脸部肌肉,显得若无其事道:“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属下家中的嘉措自小一起长大,邦主是说那个贺兰无缺吗?属下不曾见过。”

赫连鼎有些怀疑道:“是么?你家以前在江湖行走,怎就没有碰见过他家女儿?听说他家女儿失踪多年了。”

看来赫连鼎对自家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自家的,公良胥不知道。

“禀告邦主,属下倒是见过一些江湖女子,只是无福认得他家儿女。”公良胥不急不躁地回话,倒也是事实。

上次公良嘉措来的时候,赫连全家人的心思都放在了未心公主身上,没有太留心公良嘉措,赫连府的人也没人亲眼见过贺兰无缺,所以没人往这方面想。

前日安平台从白固邦传来这么个消息,说那个公良嘉措长得和贺兰无缺十分相像,赫连鼎也不知道真假,所以今夜正好把公良胥找来问上一问。

不过看起来,像是安平台搞错了,据下人说那个公良嘉措做事有点不着调,和贺兰无缺的形象差得实在太远。

安平台一直在追求赫连含兮,可他又不懂怎么跟赫连含兮卿卿我我,但凡有什么事都给赫连含兮通个消息,也算是和赫连含兮有话说。

赫连鼎和右大都尉侯是老相识,两家结亲自然好,可是南宫夫人有她自己的想法,所以亲事一直没有定下来。

王后派安平台去黑库邑剿贼,安平台没有兵,就来阿秋城借兵,赫连鼎看在右大都尉的面子上,派赫连满协助他,不想安平台助赫连满成功了,而且给赫连鼎带来了公良胥。

赫连鼎大喜过望,言语之间好像认了安平台做姑爷,只等南宫夫人点头。

安平台传来贺兰无缺的消息,也没有讲清其中的来龙去脉,赫连鼎觉得他可能是要自己小心公良胥,所以赫连鼎才有今日之问。

可惜没有问出结果来,人家自家妹妹这么多年了,还能有错?赫连鼎也觉得这事不太靠谱。

然而,这事别人不知道,公良胥自个儿心里一清二楚,但他绝不能吐一个字,否则他就得死。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