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七章 兄妹情仇


【2020-11-02】 狗吐文学】


东乡不离离开之后,公良嘉措暧昧地望着巫马未心:“妹妹真是美如天人,姐姐我若是个男儿身,拼了性命也得把你娶了,可惜便宜那个骆奴儿,今儿只有他欣赏到了妹妹的绰约风姿。”

今儿被巫马未心编排一番,公良嘉措要讨回来。

“他也能欣赏?他也配欣赏?”巫马未心有点恼怒,这会儿正在想怎么整死这奴儿,公良嘉措不知趣地在这里勾火。

巫马未心还想损公良嘉措几句,可是看见公良嘉措讨回话后,显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就收了口。

巫马未心知道,公良嘉措又在想替她大哥报仇的事。

这些天,公良嘉措一直压抑着,今儿东乡不离来显摆,公良嘉措帮着巫马未心,把这团火都烧到东乡不离身上了,算她倒霉。

巫马未心劝解道:“虽说赫连家的铁骑害了大爷,可事情有些蹊跷,也许应该先找到二爷,他应该知道怎么回事。”

巫马未心怀疑那个安平台,不过想不明白他为啥要去屠村,石塔村跟他有什么关系,又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安平台也许有什么阴谋,上次在黑库邑,这家伙想杀自个儿,连公良嘉措也不放过,害得自个儿放血给了该死的骆奴儿。

公良嘉措怏怏不乐道:“我也想去找二哥,却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公良兄妹姐弟四个,说起来,还是二爷公良胥最有主意,家里看着是公良止当家,其实里里外外都离不开公良胥的谋划。

这会儿要是二哥在的话,也许比自个儿更有主意,不用这样一筹莫展,公良嘉措很是想念二哥。

巫马未心刚斗败了东乡不离,心气很好,不想败了今儿的兴,试图让公良嘉措高兴起来,就逗她道:“你那个贺兰哥哥不是有法子吗?他亲口应诺帮你去报仇的,让他帮忙去找。”

公良嘉措苦笑道:“妹妹取笑了,我又不真是他妹妹,他认错认人了。他倒是说了,要帮忙去找二哥,只是到现在都没有递过话来。”

巫马未心赞道:“管他认错人不认错人,他答应帮忙就好,他要是找不到,你就别理他。”

“不理他。”公良嘉措总算高兴一些。

巫马未心道:“假如你这个贺兰哥哥果真替你报了仇,你认他不认呢?”

公良嘉措认真起来,“只要报了这仇,认他这个哥哥也是无妨。”

贺兰圩听说自己的未婚妻被未心公主治了,既心疼,又有点窃喜。平素都是东乡不离作弄别人,这回有个作弄她的主出现,也好让东乡不离收敛一些。

东乡不离的两个哥哥都和贺兰圩一个心思。

东乡不离要他们替她出头时,二人躲得远远的,哥俩早已听说这个未心公主不好惹,在黑库邑杀了不少人。

自家妹妹也就是让人开个花脸,又没少什么,何必与人家拼命去,而且听说父亲还求着未心公主,这时候不能和未心公主闹翻了。

东乡不离见二位亲哥不出面,小弟东乡基不顶事,就找贺兰圩出头,非要贺兰圩去放把火,把那客栈一干人烧死,才能罢休。

东乡不离无心这么随口一说,倒给贺兰圩提了个醒,连忙派人去暗中保护客栈,备足了灭火的水。

这一切巫马未心和公良姐弟都蒙在鼓里,公良嘉措在客栈里整天琢磨怎么砍了赫连满的头。

这天,因为许久没有贺兰圩的回话,所以公良嘉措带着公良造来贺兰圩的家里问个音信。

贺兰圩听下人说公良嘉措来了,慌忙迎了出来,高兴道:“公良妹妹怎么来了,你那儿有事儿让人告诉我一声就是,我亲自去你那儿,哪能让你自个儿跑来呢?”

贺兰圩说话显得挺热情,公良姐弟到家门口了,寒暄几句,照理贺兰圩就应该把人往家里引,可是贺兰圩只在门口唠叨。

公良嘉措有点不高兴,看贺兰圩这意思,是不是不想让姐弟二人进他家的门,。

贺兰圩整天说是他妹妹,今儿放下身段来的,连个门也不让进,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家里有个母大虫?贺兰圩怕老婆?

不对啊,前儿听贺兰圩讲,他是自个儿独自过日子,只有几个下人而已。

就在公良嘉措满腹的时候,从贺兰圩家屋子里缓缓走出一人来,那人看了一眼公良姐弟,神情自若道:“右将军,这两位是 ? ”

贺兰圩愣了一下,刚才明明和他说好,自己出门拖延一点时间,让他暂且躲一躲,他怎么出来了。

这人正是安平台,贺兰圩一会儿看着公良姐弟,一会儿看着安平台,有些头大,不知如何是好,一时间竟没接安平台的话,介绍公良姐弟。

倒是公良嘉措歉意道:“贺兰大哥,既然家里有人在,小妹就先行回去了。”

贺兰圩有客人在,撇开了客人跑出来迎接,就冲这个,公良嘉措觉得自个儿误解了贺兰圩。

毕竟贺兰圩是白固邦的右将军,会有许多邦中机密要事,也许自个儿来的不是时候。

屋子里出来的人听公良嘉措这么说,连忙道:“是右将军的妹妹来了啊,不要紧,不要紧,在下的事已经拜托了右将军,你们兄妹好好聚聚,在下先行告退。”说罢,和贺兰圩相互拱一下手,也没有多说什么话就离开了。

公良嘉措见贺兰圩怔怔地看着那人离开,狐疑道:“那是什么人?”

贺兰圩“嗯”了一声回过神来,忙招呼公良嘉措姐弟:“莫管他,公良妹妹,公良兄弟,不好意思啊,赶紧进屋。”

“贺兰大哥这么忙,是小妹打搅了。”

贺兰圩看着公良嘉措,有意无意道:“你不认得他?”

“第一回见到这人,怎么会认得他!”公良嘉措不明所以。

贺兰圩听她这么回答,心里一声叹息,一想也是,自家哥哥都不认得,自然也认得安平台。

贺兰圩招呼公良嘉措姐弟进了右将军府。

右将军府的院落不大不小,二进二出,只是因为下人只有二三个,所以院子看起来空荡荡的。

贺兰圩指着一片房子道:“公良妹妹你也看到了,我这地方有不少空地方,你们姐弟在这里住绰绰有余,何不搬过来住呢?”

“贺兰大哥的好意,小妹心领了,只是小妹身有重孝,还请多多谅解。”

公良嘉措话里的意思一个是,自个儿有孝在身,这要是住进来的话,对这儿的宝地不好;另外一个意思,公良大哥刚死,尸骨未寒,认一个挂名大哥已经是对不住大哥了,这要是住进来,可真对不住大哥的在天之灵了。

贺兰圩见公良嘉措说得很坚决,也明白公良嘉措对公良大爷的情义,就不再勉强。

“妹妹这几天等急了吧?”等公良姐弟在厅里落座,下人端上茶水,贺兰圩不等公良嘉措问,就开门见山。

公良嘉措被贺兰圩这么一说,不好意思道:“还好。”

贺兰圩叹了口气,道:“谁家哥哥有你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妹妹,也算是有福了。”

公良嘉措知道他有所指,只好不做声。

贺兰圩见公良嘉措不说话,沉吟半晌道:“我已经打听到,公良二爷还在,他没事。”

公良姐弟一听,都很高兴。公良嘉措忙问:“他人在哪儿?”

贺兰圩皱了一下眉头,道:“他在阿秋城。”

阿秋城!二哥这是先行去替大哥报仇了,不愧是公良家的人,没有孬种,公良姐弟都这么想。

贺兰圩见公良嘉措喜形于色,公良造磨拳插掌,大概明白他们所思所想,不由暗自叹息。

“他在阿秋城的什么地方?”

公良嘉措想立即去找二哥。

“他如今在赫连鼎手下听差?”贺兰圩这话到了嘴边,好一会儿才说出来。

公良姐弟不明白贺兰圩所说,公良嘉措惊疑道:“你是说我家二哥在赫连府吗?”

“消息是这么说的。”贺兰圩婉转道。

公良嘉措大概明白贺兰圩的意思,沉默了片刻道:“消息可靠吗?”

“消息来自赫连府内之人,应该错不了,你二哥他既然在那里当差,总需要接触他人,府里的人见过他。”

“贺兰哥哥的意思是不是 ...... ”公良嘉措有点不敢想象下去。

见公良嘉措失魂落魄的样子,又见公良造眼有血丝,十分迷茫,贺兰圩于心不忍,劝慰道:“许多关节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也许是你家二哥有他自己的苦衷吧。”

贺兰圩其实还得知公良胥在赫连府受到赫连鼎的重用,在干着要紧的事儿,可是今儿不忍心告诉姐弟二人。

“什么苦衷可以在委身仇人身边?”公良嘉措带着一丝愤恨,站起身来告辞:“贺兰哥哥,谢谢你,告诉我们二哥的消息。”又对公良造道:“小弟,我们走吧!”

公良造也没想到等来的是窝火的消息,在贺兰圩这儿丢了脸,也想赶紧走。

安平台知趣走了,没了障碍,贺兰圩本想多留公良嘉措一会儿,说说其它的家常,或许可以勾起她往日的记忆,可是见她神色已经不对,只得作罢。

贺兰圩送公良姐弟离开之后,回到厅堂,陷入沉思。

刚才安平台来,贺兰圩和他说话很多,言语之中,这安平台是恨透了未心公主,连对贺兰无缺也有深深的怨恨,想必当日贺兰无缺在王城让他受到了羞辱,其中疙瘩恐怕一时之间也难以解开。

不过安平台答应贺兰圩,以后不再为难这个不知道是不是贺兰无缺的公良嘉措,因为安平台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和贺兰圩一起去做。

贺兰圩不知道自己亲自告诉公良嘉措有关公良胥的事对不对。也许应该找其他人告诉她,以免当面看见公良嘉措的痛苦。

但是贺兰圩又有私心,公良止死了,公良嘉措痛不欲生,公良胥卖身求荣,公良嘉措是不是会减少点对公良家的感情呢?

贺兰无缺总有一天会回来,回来的时候最好忘掉公良家的羁绊,贺兰圩奢望着。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