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六章 二马分尸


【2016-04-16】 【游戏】


【读心宝塔】第十六章 二马分尸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六章 二马分尸

在回黑库邑的这几个人里面,唯有算不上人的皇甫骆真心不想再回黑库邑了。

 

自从皇甫骆见到了赫连邦主,就有些不再想自己的心思,倒想着一辈子在赫连府里当个马倌实在是十分幸福的事情,能偶尔见到温柔典雅、貌如天仙的赫连含兮,已经是一辈子的福分了,如今还要跟着女罗刹回来,时不时的挨她的鞭子,仿佛一下子又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由于黑库邑城比前面攻占的时候还要乱,纪律还要差,公良嘉措就不带巫马未心去邑城了,而是把巫马未心留在了石塔村,她自个儿带上公良造去了邑城,这一下就苦了皇甫骆。

公良嘉措在的时候,巫马未心不好意思怎么折磨皇甫骆,毕竟是公良嘉措送给她的奴儿,这会子公良嘉措走了,巫马未心就有点肆无忌惮,总之只要皇甫骆不老实告诉她林子里石塔的事情,皇甫骆就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公良家的一帮下人们看着也稀奇,这公良大小姐的表弟怎么就跟一个下人过不去,又打又骂的,他对别人不这样啊。

有的奴儿就祈祷,公良大小姐千万别把自个儿送给这个虐待狂。

 

这一天,巫马未心骑着她的灵胡马要出去散心,皇甫骆老老实实地给她牵马。

刚出门不远,就碰见了梁丘幺女。

梁丘蓝尔一看,自己的奴儿在替别人牵马,气就上来了,想要骑马撞死这个投靠别家的家伙。

于是,她一抽马鞭,她那普泥驹就晃晃悠悠向这边冲过来。

只是这普泥驹认人,一见是伺候自己的马倌,任由梁丘蓝尔抽打屁股,也不向上拱。

 

巫马未心刚出来,心情刚刚好一些,碰见这么个不知死的小丫头,怒火中烧,就想一鞭子抽翻这丫头,敢动我的奴儿。

 

梁丘蓝尔看到举鞭的巫马未心那张假脸一生气特别难看,吓了一跳,哇哇大哭,这一下捅了马蜂窝。

梁丘蓝尔那哭声惊天动地的,把整个石塔村都震动了,村子里的人都在说,哪个倒霉蛋碰见了梁丘小幺女,不死脱层皮。

梁丘蓝尔的家丁也不知如何是好,巫马未心是公良家的客人,得罪不起,都萎缩在普尼驹后面。

 

巫马未心哪里见过这阵势,看着也是十几岁的姑娘了,整个一个不要脸的撒泼货。

巫马未心没见过这样的,要是在王宫里,早砍了头,即便是在贺兰府,也得扔井里去。这会儿,自己的鞭子还没真招呼她呢,她就这样,真要是招呼了,一准在地上打滚,巫马未心这个头大啊。

 

旁边的皇甫骆看了,心花怒放,总算找到主子的克星了。可惜高兴太早了,巫马未心治不了梁丘家的幺女,看见皇甫骆在旁边贼忒兮兮的暗自高兴,就有了法子。

巫马未心问梁丘蓝尔:“小丫头,刚才你是不是想撞我这奴儿来着?”

 

梁丘蓝尔不理她,继续嚎。

 

巫马未心诱惑道:“我有个好玩的,比你撞他有意思多了。”

 

梁丘蓝尔一听有好玩的,立即收声,问:“什么好玩的?”

 

巫马未心见她脸上没几滴泪,心想,啥时候把她弄进王宫去,也叫她知道知道什么叫规矩,嘴上却说:“有一种玩法叫二马分尸。”

 

梁丘蓝尔没听说过这好玩的,立马忘了刚才的干嚎,来了兴趣,问巫马未心怎么个二马分尸。

 

皇甫骆虽然没念几年书,但也是念过书的,知道什么叫五马分尸,这主子说二马分尸,还不明白吗?这两匹马一拉,要把自己劈成两半,这女罗刹可是比梁丘蓝尔狠毒多了。人家梁丘蓝尔只是打了两鞭子,就她那普泥驹,即便她那马撞上来,也死不了人。这女罗刹是真要害人性命啊!皇甫骆面如死灰,心想今儿我命休矣。

而就在这时,皇甫骆看见巫马未心在马上笑吟吟瞧着他道:“只要你告诉我那件事,我便饶了你!”这是典型的乘人之危。

 

巫马未心以为她的计谋成功,万没想到梁丘蓝尔一听这两人之间有秘密,马上起了好奇心,把自己的家丁轰到远处,也要问问这二人之间的秘密。

梁丘家的牵马家丁见梁丘蓝尔轰他走,正巴不得呢,远远的躲着去了,省得小姐一生气,像骆奴儿似的脸蛋开花。

 

梁丘蓝尔道:“骆奴儿,你可是先在我这里当奴才的,有什么也得先告诉我,不许先告诉他!”

 

巫马未心一听,坏了!不应该让这该死的小丫头听见,便道:“你知道我问他什么事吗?”

 

“我当然知道,林子里的事呗。”梁丘蓝尔脱口而出。

 

巫马未心大惊失色,这该死的小丫头怎么知道这事。不过,转念一想,这儿的人都知道这个骆奴儿去林子的事,原本也不奇怪,就问小丫头:“他都告诉你了?”

 

梁丘蓝尔得意洋洋道:“当然告诉啦,林子有尽头,黑森林的尽头是白森林。”

 

巫马未心一看骆奴儿,更生气了,这货当初告诉自己森林是没有尽头的,和梁丘蓝尔说的对不上。这火一大,就要出气,因此道:“妹子,我这就告诉你怎么个二马分尸。”

 

梁丘蓝尔不懂什么叫二马分尸,不过听着挺有意思的,就仰着脸看着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见梁丘蓝尔上了勾,就开始教导她什么叫二马分尸,梁丘蓝尔就认真听巫马未心讲,二人在那儿商量怎么个二马分尸。

 

巫马未心自小就见惯了刀光血影,视人命如草芥,砍死个把人,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可梁丘蓝尔哪里见过真章。

一开始还好,但是到后来,巫马未心越是教得仔细,梁丘蓝儿越是害怕,刚才干嚎是假害怕,这回学习杀人是真害怕,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么歹毒的法子害人性命。

 

皇甫骆就在那里等死,心想自个儿去过一回阿丘城,托主子的福,也见过赫连含兮的风姿,如果自个儿死了,就当是报了主子这份恩情,早知如此,不如骗主子一回,连那个被主子夸上天的赫连阿衡也见上一见,死了更无遗憾。

由于皇甫骆已经心满意足,所以就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个杀人狂,怎么谋害自个儿。

 

巫马未心是真心教啊,什么细节都讲的一清二楚,包括怎样拉,这人死得不是那么难看,不那么吓人。

梁丘蓝尔听到后来,骨软筋麻,寒毛卓竖,腿肚子打转,蹲下去就有点站不起来。

终于等巫马未心耐心教完了,梁丘蓝尔脸色苍白地问:“哥哥用这法子杀过人?”

 

巫马未心淡淡道:“只杀了三个而已。”

 

梁丘蓝尔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恐惧,“哇”的一声,掉头就跑,连她的普泥驹也不要了,这回是真哭,边哭边跑,嚷嚷道:“杀人鬼!杀人鬼!”一路哭到家。

那帮家丁就奇怪了,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谁家魔王,把咱家幺女给治了。全一个劲的哄着梁丘蓝尔,生怕她转移目标。

 

巫马未心看着梁丘蓝尔哭回家,如有所失,转头看着皇甫骆道:“今儿你捡了一条命,早晚需要还给我。”

 

皇甫骆不明白自个儿怎么就无缘无故地欠了这女罗刹一条人命,刚才见女罗刹教导梁丘蓝尔如何杀人,那个神采飞扬,那个兴致勃勃,这人简直是天生的杀人魔女,杀个人都那么认真,那么讲究,这人倒底是什么什么来路?什么地方能练出这样了不起的女罗刹?

皇甫骆不想着自个儿的小命刚才差点丢了,倒是开始有点儿佩服起这个女罗刹了。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