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三十九章 再到阿秋城


【2020-11-02】 狗吐文学】


公良姐弟想着快马加鞭赶到阿秋城,都不需要皇甫骆牵马,瞎耽误功夫,就给了皇甫骆一匹马,让他负责钱粮负重。

三人的马不再是坡直马,有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再用坡直马了,在阿秋城太显眼,贺兰圩给了三人三匹普通的马。

公良姐弟都仔细乔装打扮了一番,变了模样。

贺兰圩见公良嘉措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化程度比之前的端木打扮更为精深,有些恍惚,一时间差点闹不清公良嘉措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好在贺兰圩知道一些端木家的手段,没有失态。

贺兰圩一再叮嘱公良嘉措,总归是兄妹一场,这回到了阿秋城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说话完之后想到,自个儿也是她兄长,觉得好像是替自个儿辩解一样,心里不是滋味。

公良造过于英俊,容易引起侧目,公良嘉措给他埋汰了几下,变得些许粗犷。

而皇甫骆就不必费劲了,一个奴儿样,用不着这些,不过他得了不少好处,有了得体的衣服。

别说,换了衣服,皇甫骆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梁丘蓝尔留给他的记号,经过这么长时间,褪色许多,在马厩吃糠咽草,居然也能养出一个好身板来。

人靠衣装马靠鞍,要是人家不说他是奴儿,倒也马马虎虎有几分公子的成色。

巫马未心送他们三人出发时,没跟公良姐弟多说什么话,倒是多看了几眼自个儿的奴儿,看得皇甫骆心惊肉跳。

皇甫骆就担心巫马未心反悔,还好她并没有反悔。

巫马未心把皇甫骆叫到一旁,在他耳边嘀咕几句,皇甫骆不停地点头答应,就要逃离女罗刹了,皇甫骆不想节外生枝,巫马未心说什么,他都只能答应。

公良嘉措有些惊讶,看着巫马未心今儿怎么变得如此大胆,毫无顾忌地和皇甫骆窃窃私语,心想未心公主依依不舍的,折腾啥呢,真要是放不下骆奴儿,你自个儿留着得了。

公良嘉措却不知,巫马未心对皇甫骆嘀咕的时候,皇甫骆一肚子苦水,这又是要利用皇甫骆给公良大小姐挡刀呢。

巫马未心对皇甫骆说,公良大小姐要是出了差错,别活着来见她,他要是跑了,他全家一个也别想活。

皇甫骆不知道巫马未心啥时候打听到自个儿家里的情况,就连那个琉璃她都知晓。皇甫骆心想,别看这一阵这魔女对自个儿不再打骂,她的杀心却一直没有消失,万一动了念,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上路之后,公良嘉措让公良造在前面开路,自个儿就来皇甫骆这里探口风:“骆奴儿,刚才你主子跟你嘀咕什么了?神神秘秘的。”

皇甫骆看着公良大小姐,一副男儿打扮,比以前更加英气逼人,十分佩服,公良嘉措说话温和,皇甫骆不想编谎话,又不能说实话,只好半真半假道:“她让我给你挡一下坏人的刀,说我皮糙肉厚的,挨几刀也没事。”

这会儿,皇甫骆觉得公良大小姐光明磊落,心想真要是公良大小姐遇到什么危险,自个儿也愿意替她挡刀,用不着魔女主子那般威胁自个儿,好像就她多么在乎公良大小姐似的。

“她是这么说的?”公良嘉措有些不信。

“是,是这么说的。”皇甫骆觉得,自个儿说的虽不是原话,但意思没错。

公良嘉措看着骆奴儿,看这奴儿身板还行,可是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这奴儿有啥过人的能耐,就问他:“那你有何本领替我挡刀呢?”

皇甫骆想苦着脸:“大小姐,俺啥本领也没有。”

公良嘉措听了差点笑出声来,心想这奴儿倒是个老实人,不过又叮嘱他:“你不能这么叫我,会露馅,叫我大公子好了。”

皇甫骆心想叫啥都行,反正是自个儿的主子,于是讨好道:“是,大公子。”

公良嘉措见他这反应倒不懒,觉得这奴儿也不完全愚笨,又有些狐疑皇甫骆没说真话。

因为巫马未心如此郑重其事地把骆奴儿交给公良嘉措,公良嘉措总感到骆奴儿也许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否则巫马未心何必神神秘秘的,想到这儿,公良嘉措再问道:“你真没有本领?”

“俺真没有。”皇甫骆矢口否认。

“在石塔村你是杀了贼头子的,在黑库邑城还救了我的命,怎么没有本领呢,你主子说你有能耐,我也觉得你有能耐呢。”

公良嘉措死死地看着皇甫骆。

皇甫骆谦虚道:“谢大公子夸赞,俺真是有愧,那几回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无意之中交了运,没有丟了小命,要是俺有三公子半丁点儿功夫就好了。”

石骆儿以为夸赞公良造一下,也就是夸赞公良大小姐,公良大小姐一定高兴,却不料公良嘉措听他讲这个却有些闷闷不乐:“武功好当然是本事,可有时候有武功不见得是好事啊。”

这些日子,公良嘉措一再受到打击,感悟了许多,二哥公良胥半点功夫也不会,可他活着,大哥一世英雄,却死了。

皇甫骆不明白公良大小姐所说,要是自个儿真有三公子那点功夫,别说是给公良大小姐挡刀了,要是遇到危险,自个儿就先冲上去,不用公良大小姐出手。

皇甫骆看惯了公良嘉措的英豪之气,即便公良嘉措看到公良大爷死了,也没有露出半分胆怯,全是坚强不屈,可如今皇甫骆见她毕竟有些憔悴,想必她内心受到某种煎熬。

沉默片刻,皇甫骆小心翼翼问道:“大公子,我们这番前去,是为了什么?”

这原本不该是一个奴儿该问的,要是巫马未心听他这么问,说不定一鞭子就下来了,但是公良嘉措没有生气,倒是若有所思道:“你主子没有告诉你么?”

皇甫骆心想,女罗刹怎会告诉自个儿这些事情,她要有什么事都藏在她心里呢,“没有,她只是说让我去见见二爷。”

公良嘉措听他这么说,越发感到奇怪,不知道这奴儿能跟二哥说个啥,要是自个儿和二哥动起粗来,这奴儿又能帮上个啥,不由得嘲讽道:“她这么说就对了,我们就是去见见二爷。”

这会儿,公良嘉措的心思里,全是在想公良胥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是逮着这奴儿随便说几句话儿,发泄一下心头的郁闷。

皇甫骆虽然没从公良嘉措这里得到正面回答,但是他从公良造的神色里明白,二爷公良胥做了对不起大爷的事,公良姐弟二人是去阿秋城寻事。

因为要掩人耳目,三人不能大摇大摆走大道,一路风餐露宿,走了十来天,才到达阿秋城。

到了阿秋城,发现阿秋城城门的盘查比上次来的时候严格许多。

阿秋城里面的人有专门的游方单,进进出出还好说。

外人进入阿秋城,则需要邑长开具的游方单,这还不算,每个邑在阿秋城有蹲点,需要做保后换成阿秋城的游方单,才能自由出入。

想要混进去也不容易,搞不好就会被抓起来审问,公良姐弟远远见到有人在城门口因为游方单有纰漏,被打了一顿不算,还被捆起来抓走了。

公良姐弟手里有贺兰圩弄来的纳木邑的游方单,在阿秋城里却弄不来蹲点做保,徘徊一阵,没有冒然闯城门,以免坏了事。

在离城五里的地方有个不起眼的小镇,公良姐弟决定在那儿打个尖,观察一下情况,再做定夺。

进了小镇,皇甫骆神色紧张起来,这儿的人都不是善主。

镇口那个打马掌的瞟了一眼皇甫骆坐骑的负重,皇甫骆顿时惊恐万丈,那打马掌的锤子分明是要砸马头的。

公良姐弟二人似乎不在意这些,神态自若地骑行在小镇里,直到镇里的一家客栈门口才不紧不慢地下了马。

皇甫骆定下心来,看来公良姐弟是这儿的熟客,这儿的凶神恶煞吓不到他俩。

客栈小二跑出来招呼,公良嘉措让他牵马进去。

皇甫骆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他是马倌,牵马的活应该由他来干。好在皇甫骆一路过来,跟公良嘉措学了点公子做派,没有露出马脚。

这儿的客房甚是简陋,有些木墙透着风,房价却不含糊,幸好贺兰圩给足了银子,公良造挑了一间上好的房间,独自住下。

皇甫骆很识趣,偷偷拉着公良嘉措说,找间能躺人的下房就好。

公良嘉措想着皇甫骆会有用处,大方道:“住上好的。”付了钱。

皇甫骆不好意思,上去一看,上好的跟梁丘家的那个马厩也好不了多少,这地儿真是坑人。

不过让人自愿被坑自有它的道理,皇甫骆自始至终都没见客栈掌柜要游方单。

皇甫骆得出一个结论,这地方就是一个专开黑店的小镇,一般人不敢进来。

想想也对,公良姐弟都是贼窝窝里滚刀的,这小镇除了要付银子,跟贼窝窝没啥区别。

晚上,公良姐弟寻着以前高车普翻城墙的地方,试图摸进去,没有成功,阿秋城守卫堵住了漏洞。

呆了好几天,公良姐弟也没有想出进城的好办法。

这一天,公良嘉措正在客栈楼梯口招呼公良造,打算再去找找路子,忽然眼前一亮,看见送阿秋城游方单的人来了。

不过见到此人,公良嘉措有点犹豫,是要人家帮忙呢,还是不要?因为这人的浑家跟他在一块儿。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