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七章 奴儿吼


【2016-04-17】 【游戏】


【读心宝塔】第十七章 奴儿吼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七章 奴儿吼

梁丘蓝尔这一哭一闹,后果是严重的。

从此在村子里的说法变成了:公良家的娇子,梁丘家的幺女,比不过没了心肝的鬼。

 

就这么点村子,梁丘家传出来的话很快深入村民们的心灵,都知道公良家来的亲戚也是个不好惹的。

公良家的下人们看着巫马未心有点不信,不过能把梁丘蓝尔治怕,不信也得信,就他对皇甫骆的态度,一定不是什么好主子,都暗暗替骆奴儿担心,天天被鬼缠着的滋味真不好受。

好在皇甫骆已经习惯了这朝不保夕的日子,白天累死累活的伺候坡直马和巫马未心的灵胡马,晚上躺在破败简陋的干草床上,琢磨公良家为何这么听从这个女罗刹。

 

按说,公良嘉措是反贼的二头领,是标准的反贼头子,而公良家看着也是要造反的,但是邑城这么折腾,公良家也不参与,很是令人琢磨不透。

公良嘉措在反贼那里是个头,可公良家的头倒不似公良止大爷,而是这位弱不禁风,却心狠手辣的女罗刹,怎么看也是奇怪的事情。

皇甫骆能看到公良爷们的内心,却看不透这位女罗刹的心呐。

 

没等皇甫骆想明白,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天中午,村口有人来报,邑城的反贼来了。

这一下,村子里炸开了锅,早不来,迟不来,村民们都放下心来,以为反贼专门对付官府的,不会来村子里祸害,可是偏偏来了。

皇甫骆就更奇怪啦,大小姐是贼头子,自个儿打自个人,没这道理啊。

再看一下公良家二位大爷惊慌的样子,分明是装出来的,就有点明白了。这是要吃大户,而这个大户除了梁丘家,还能是谁?

 

果然,这回梁丘老爷不请公良大爷过去了,而是自个儿亲自跑来了,刚进门,就惊慌道:“止大爷,止大爷,反贼来了,咱合计一下,怎么办?”

 

公良止在院子里,见到梁丘大爷亲自来,赶忙告罪道:“图老爷莫急,我这不是正在点起人马去迎敌吗!等我杀退反贼,再来和图老爷说话。”

 

梁丘老爷道:“我们全村的身家性命就在止大爷的身上了。”这个老滑头,不说自己家,说全村,给公良止带上套。

 

公良止没工夫跟他玩这小心眼,朗声道:“放心,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罢,大喝一声,“众位兄弟,上马杀敌!”

 

院子里的人纷纷上马,出了院子。院子里留下的图老爷心绪不安,来回走动。

皇甫骆看到巫马未心在那里口中含笑,就知道这女罗刹必定知道其中的奥妙。

 

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村外呐喊声起,杀声震天,尤其公良止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虎皮鼓,鼓声阵阵,摄人心魂,虽是不在阵前,倒似敌人就在跟前一般。

梁丘老爷也不回自己家,就呆在公良家的院子里,心都吊到嗓子了。一些个下人也是有些惊慌。

 

巫马未心忽然瞅见骆奴儿不慌不忙的,还在那里给自己的灵胡马喂草料,就估摸这家伙肯定也知道其中的玄机。看着他傻头傻脑的,这会儿却不傻。

前些日子,他是真傻,是假傻,还是装傻?想到这了,巫马未心不觉心头火起,自个儿是不是被这家伙骗了,于是拿着鞭子就慢慢走过去。

 

皇甫骆瞧见女罗刹过来,一哆嗦,贼兵就在村口厮杀,看公良大爷的眼色,还不能肯定是不是大小姐派来吓唬人的,女罗刹不急也就罢了,怎么尽找自己晦气。

 

巫马未心走到皇甫骆跟前,似笑非笑道:“骆奴儿,跟我去看看热闹?”

 

皇甫骆虽然有冲天之志,但是半个人也是没有杀过的,即便以前跟人打个架,也只是小打小闹,没下过死手,这会儿,主子让他真上战场,他倒真只有一分勇气,却有九分害怕。

 

皇甫骆见巫马未心这柔弱女子也敢上战场,就算自己只有一分勇气,也不能在女人面前露怯。

皇甫骆闷不吭声,去牵主人的灵胡马。

 

巫马未心从皇甫骆手中,拿过缰绳,拉了拉马头,问他道:“这马能上战场么?”

 

皇甫骆稀奇了,主子今儿难道要骑坡直马上战场?心里有些佩服。别看主子骑马不怎么地,这会儿不含糊!

皇甫骆就去牵来另外一匹坡直马,谁知巫马未心见皇甫骆牵来坡直马,却不去接缰绳,而是一纵身跳上了那匹灵胡马,皇甫骆还没明白呢,就听巫马未心说了一句话:“牵马的可以上战场看热闹吗?”

 

皇甫骆这才明白,敢情是要自个儿骑上坡直马去送死啊!

皇甫骆当时汗就出来了,自己养马归养马,就没怎么正经骑过马,更没有骑马撒过野!

有几个没加入村练的下人看着这里呢,都在想骆奴儿今儿怎么了,敢上坡直马出去杀敌?他有这个胆子吗?

已经逼到这份上了,皇甫骆也没法子只好纵身跳上马背,这动作倒不懒,平时在马厩无事练过。

这时公良胥从外面进来,看见巫马未心和皇甫骆在马上,担心道:“出去要小心。”说罢又赶紧吩咐下人给骆奴儿一件兵器,以防万一。

公良胥找梁丘老爷,二人说话不提。

下人们好歹找了一把朴刀给了皇甫骆,皇甫骆拿在手里,也不知道什么叫趁手不趁手,第一回拿,没啥感觉。

巫马未心和皇甫骆二人到了村口,大吃一惊,村外的贼兵全不是城里的那些人,打扮完全不同,心说要糟。

 

村口是山坡之地,坡虽然不高,却也有些施展不开。而正是因为这样,贼兵反而不太好攻过来,否则村子就危险了。

公良大爷果然英雄了得,身先士卒,冲在前面厮杀,两边人马杀的已经不分你我,混在了一起。

村练的人也杀红了眼,贼兵虽然人多,没想到这里的人这么扎手,这么多玩命的,所以气势上反而是村练的人高涨一些。

 

村口的虎鼓咚咚咚地响,皇甫骆一看,正是村长拼着他把老骨头在敲,看来也是玩了命。村长亲自敲鼓,大伙自然勇气倍增,不肯退后。

村长看又来两个生力军,挺高兴,这当儿就缺人,忙里偷闲再一看,泄了气,一个是叫不出名儿的奴才,一个是巫马未心这个纸糊的。不过有比没有强,他冲着皇甫骆喊道:“小子哎,赶紧上去,杀他娘的!不杀他娘的,老子敲死你!”

 

村长也是奴才出身,喊起泼来,也是有劲。

 

满地死人,四处血腥,还说啥,皇甫骆狂吼一声,“俺来啦!”一记血印鞭,坡直马吃疼,闷哼一声就冲了过去。

巫马未心吓了一跳,这奴儿疯啦,说好来看热闹的,他倒冲了过去,谁来保护自个儿。

公主就是公主,啥时候都想着有人替自己挡刀。

大概是背驮着养马的,马儿知道主人的脾气,一路狂奔就杀到了阵前。

那帮村练忽然见来了个新人,士气大涨,这时候来的都是不怕死的主,一个顶两个。

皇甫骆勇气可嘉,打仗却是生手,一马过去,真把一帮贼兵冲开了,可是狂砍一通,什么人也没砍着。

有几个贼兵回过味来,一齐来攻,皇甫骆顿时挨了几刀,幸好皮糙肉厚,没有伤到筋骨,否则当时就挂了。

 

巫马未心就在那里掠阵呢,看着这奴儿怒吼一声,冲了过去,赶得贼兵乱跑,挺高兴,觉得自己脸上也有光彩,没想到他也就那几下,没打多久,都看见他的血花了,是贼兵的血花也好啊,怎么看着像他自个儿的,甚是失望。

村长老儿不顾这些,只要有点成果,就是好样的,在那里嘶声吼叫:“孩儿们,咱小子杀他贼头子啦,杀啊——”原来他老眼昏花的,看见皇甫骆身上的血,以为是贼头子的血。

 

而贼头子正在皇甫骆的跟前,厮杀的人分不清谁是贼头子,村长在敲鼓,虽然眼神不好使,倒看得分明,因为贼头子是要指挥贼兵的,村长有些经验,看出来了。

 

村练们也不管村长说的对不对,这时候村长说啥都信,就齐声喊,“杀啊——他们贼头子死啦——”

 

贼头子活得好好的,能当贼头子,功夫自然了得,哪儿这么容易被砍倒,正在起劲要一举宰了这不知死的新来的混小子。一听这么多人喊自己死了,就怒吼道:“他娘的,咱还活着呢!”

 

他喊这话,就分神,皇甫骆也不知道哪个是贼头子,也不知道他在喊什么,就见这人这会儿功夫没有防备,逮着这个机会,玩命的驾着坡直马,冲了过去,举刀就砍,一刀就真把这人砍到在地。坡直马跟着就把贼头子踩在了脚下,贼头子当时毙命。

 

皇甫骆本来喊一声冲过去,就没想活着回来再受女罗刹的气,总算逮住机会杀个人够本,没想到杀了贼头子。

其他几个在贼头子旁边的贼人,本来要找皇甫骆拼命,救下贼头子,可一看贼头子已经被坡直马踩死了,顿时泄了气,撒腿就跑。

这时,不远处的公良止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高声吼喊道:“咱们赢啦——骆奴儿砍死贼头子啦——”

 

公良止这回吧骆奴儿名号亮了出来,贼兵们都相信了,于是一败涂地。

村长这时已经不再敲他的鼓了,一口气松下来,早已软到在地。

皇甫骆满身是血,都是他自个儿的,贼头子的血一滴也没有溅到他身上,杀贼头子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杀完了人以后全是害怕,手都有点哆嗦。

村练的人看他这样,以为他是受伤太重,所以有点体力不支。

 

公良止过来,大声道:“今儿你立了大功,这匹坡直马以后就是你的了。”不等皇甫骆回话,转过身,对众人高声道:“众位儿郎,今儿我公良止在此谢过各位了!”

 

众位村练齐声回应:“愿为石塔效命!愿为圣主效命!”

 

皇甫骆听了脑子一片混沌:谁是圣主?

看见村口不远处的巫马未心在那儿,一副很受用的样儿,皇甫骆暗自心惊。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