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木之华章【读心宝塔】 序章


【2020-01-01】 狗吐文学】



浏览图片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夜幕低垂,月光之下,一人一骑,策马而行。

远处隐约有一处屯子,既无人声,也无犬吠,更无灯光,

周围一片死寂,沙土之上轻微的马蹄声成了这世界唯一的声响。

骏马之上是一女子,面容憔悴,目光失神,精神十分萎靡,

即便如此,透过夜色依然掩盖不住这女子昔日的绰约风姿。

她是谁?

为何面如死灰?

为何孤身夜行于此?

也许只有她的马儿知道!

想必是累了,这女子茫然地看着前面的屯子,任由马儿踱步前去。

到了屯子口,屯子里依然没有任何声响。

方圆百里的旷野之中,这是仅有的屯子,极不正常。

若是常人,面对这阴森森的屯子,必定心生恐惧,会本能地警觉起来,

但是女子并没有意识到,因为女子此刻没有了求生的欲望。

什么事情让她如此心死如此?

如若这屯子是传说中的鬼门关,大概女子也不会在乎!

正所谓,吾不畏死,你奈我何!

这屯子也许不是鬼门关,但是离鬼门关也不远了。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屯子里飘散出来,马儿有些焦躁,不住地吭气出声,

或许是在警示主人,无奈主人丝毫没有在意。

马儿驮着女子缓缓进了屯子,屯子不大,只有七八户人家,

一条走熟了的沙土路贯穿其中,泛起略微的浅色。

屯子里是有狗的,不过已经是死狗。

屯子里也有人,不过也已经是死人。

马儿看到的第一条死狗就在屯子口,

女子看到看到的第一具死尸在一个辕门口。

女子看到死尸的时候才稍微回过一点神来,打不定主意是否要进这辕门,

因为自个儿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饥肠辘辘,再不进食,恐怕唯有饿死,

里面应该有吃的东西,可是女子没有半点儿食欲,

女子在想,也许找个僻静的地方饿死也是不错的选择,比起此人横死门口强多了。

女子抬眼瞧见辕门里面也躺着三二具死尸,

再往里面看,正房的房门洞开,犹如一张黝黑大嘴吞噬着银泄月光。

就在女子犹豫之间,或许是马儿的吭气声惊动了死寂,

忽然就在黑黝黝的房门口现出一个影儿来。

骤然出现的影儿没有吓倒女子,倒把马儿惊退几步。

女子盯着那个影儿,有气无力道:“还没死光啊!”

“呵呵,你这妮子,还嫌死得不够?”那影儿说的是人话。

那影儿从房门出来一些,女子才看清,是个中年男子。

淡淡的月色之下,中年男子的面容虽然瞧得不甚分明,

但也是一副落魄之相,倒与女子有几分相似。

难道他也是来此寻死的?女子因为有求死之心,

竟不去想此人可能就是凶手。

中年男子走到院子中间时,大概也看到了女子的神情,

有些惊异,说道:“怪不得!你说得没错,还没死光!你说说看,你想怎么死?”

“我也不知道。”女子神色暗淡,看着辕门口的死尸,喃喃道,“死得别这般难看就好。”

“这个不难,你出了这个屯子,再走几个时辰,就可以葬身马背了。”中年男子如好心人一般为女子解忧。

这时一声凄厉的苍鹰叫声划破了夜空,这儿的人死了没有多久,但是一头苍鹰已经嗅味而来。

女子抬头看了看苍鹰,摇摇头,表示不同意中年男子的建议。

中年男子明白了女子的意思,真要死在马背上,

苍鹰是要来啄食的,到时候这女子成了马背上的白骨精了。

“回家去,绝食而死,家人可以埋葬你。”

中年男子觉得刚才的法子草率了一些,对不住女子,就给女子指条明道。

女子又摇头,惨然道:“小女没了家。”

家也回不去,这有点儿难办,想死又想死得体面,以前真没想过这问题,

中年男子心想,自个儿也没心情在此等这女子死了以后再埋她。

女子见中年男子不给她出主意,有些沮丧,

这时候才想起,这儿只有这中年男子存活,于是问:“这儿的人都是你杀的?”

中年男子不置是否。

“你能杀这么多人,必定很有法子。”女子还抱一丝幻想。

“人不是我杀的,我不过是路过罢了。”中年男子只得如实相告。

女子听闻,脸上更加沮丧,彷佛在说,跟你白费了这么多口实。

女子不再理会中年男子,拨转马头准备离开,

打算找个僻静角落,苍鹰找不到的地方,了此一生。

中年男子也不阻止,随她离去。

女子在离开之时,心里极其郁闷,忍不住悲愤道:“心死容易,身死难!”

中年男子听她这么说,瞳孔收缩了一下,

都说贼心不死,贼心不死,自个儿来此是要渡化贼心不死之人,

不曾思量心死之人如何渡化,不觉心念一动,说了句:

“心既然已经死了,要这身子何用?你若真是为难,

我倒是有个法子,既让你的心死去,又不会坏了你的身子。”

女子听到,擒马顿住,不知其意。

中年男子见女子动心,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来。

女子瞧过去,因为是深夜,看不甚分明,约莫是个玲珑小巧的宝塔。

女子问:“这是何物?”

“是个塔儿。”

“一个塔儿,有何用处?”

“这塔儿可以让你心死而身不坏。”

“如何个心死而身不坏?”女子有些惊奇。

“这塔儿里面都是死灵魂,身子死了,心却留在里面,

你若当真死心了,不妨把身子给了别人,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中年男子说得很认真。

女子听了半信半疑,说道:“我的身子给了人家倒也可以,

不过人家是身子死了,心留在里面,我的身子给了人家,我的心又去哪儿?”

“自然也是到这塔儿里面去。”中年男子不动声色道。

“去塔儿做什么?既然心死了,让它死了就是。”女子想得更加决绝。

“在塔儿里面跟死了也无甚区别,要不塔儿里面都是死灵魂呢!”中年男子试图消除女子的顾虑。

女子一想也对,就说:“这样也好!这位大叔,请吧!”女子也不管真假,反正求死,试一下就是。

“想清楚了?”

“不用想!”女子眉头轻皱,嫌中年男子有些啰嗦。

“好!”中年男子也不再废话,直说道,“你只需双眼凝神看着塔尖,一会儿就好。”

女子依他所言,果真看向那塔尖,

初时并无异状,只是看着看着,塔尖忽地流连出一丝光亮,

只一瞬间的功夫,女子便颓然倒在了马背上,无声无息。

中年男子重新把宝塔塞进了怀里,迈步出了辕门,

竟头也不回出了屯子,全然不顾马背上这女子是死是活。

这世上真的可以把身子交给死灵魂复活?

如果能,宝塔是如何做到的?

宝塔是中年男子的,可是中年男子也不确定,

他只知道,他必须马上离开,否则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小时候,他拿着宝塔作弄了一个人,侥幸躲过了一劫,

那是他天真无邪,人家没有防备他。

今儿遇险,死里逃生,度过了劫难,靠的是运气。

刚才多管了女子的闲事,事不过三,

下一回,自个儿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中年男子要去找一个神秘之所,

因为中年男子自从小时候得知宝塔的秘密之后,肆意收纳死灵魂,

宝塔里面的死灵魂已经开始紊乱,不时溢出搅乱中年男子的心神,

使得他难以集中精神对付贼心不死之人,今儿遇险便是如此。

刚才这女子和宝塔交换了死灵魂,不过成功与否,中年男子无法确定。

万一交换错了,冒出一个让中年男子害怕的主来,确实性命堪忧。

宝塔启示中年男子,有个隐秘的地方可以消除他的这个烦恼。

这神秘之所在那儿?宝塔没有明示。

但是有种直觉告诉中年男子,前方有个村子也许有自个儿要找的答案。

中年男子出了屯子,竟无任何车马,一路疾行,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