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十章 黑库邑之围


【2016-04-10】 【游戏】


【读心宝塔】第十章 黑库邑之围

【读心宝塔】

木之华章

第十章 黑库邑之围

公良嘉措进来的时候,巫马未心因为没有得到皇甫骆的老实话,正在生气。公良嘉措问道:“刚才我见到骆奴儿出去,他惹着你了,我把他给了你,你可得好好调教他才是,别让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巫马未心脸一红,心道,你怎么跟尕奴儿一个德性,都想哪儿去了。巫马未心也不跟公良嘉措解释,就问公良嘉措何事而来。

 

公良嘉措道:“还不是贺兰府的事。”

 

“贺兰府有什么事?”虽然巫马未心来发配到黑库邑后,一直待在贺兰府,但是既然已经脱离了贺兰府,就不想再与贺兰府有什么瓜葛,况且尕奴儿也已经出来了。

 

公良嘉措知道这一点,不过有些事还是需要探个口风,因此道:“刚才我才问明白,四头领去贺兰府,也不是专门为了尕奴儿的事,主要是为了钱粮。大头领有令,进了城不能烧杀抢掠,可是义军也得吃饭,盘了几家恶霸,经不住这些人天天在这里吃喝,在南坡可以回自个家,这里却不行,所以......”

 

“姐姐的意思要动贺兰府。”巫马未心听出了公良嘉措的话外音。

 

“有这个想法,只是大头领他们不明说,就叫四头领去那里闹些事端。毕竟贺兰府是妹妹家的,他们没敢动。”

 

什么我家的,他们不敢动?巫马未心明白得很,大头领他们决不是看在自己面子上,而是看在公良大小姐这个二头领的面子上,于是顺水推舟道:“他们已经不是我家人了,姐姐忘了,世上已经没有巫马未心这个人了。”

 

“妹妹的意思,我明白。不过,到底他们是你认识的人。”公良嘉措要巫马未心给个话。

 

“姐姐既然这么说,饶了他们性命就是,至于府里的钱粮理应归在义军,如今我也在你们的贼船上呢,就当我送给义军的见面礼。”巫马未心索性好人做到底。

 

公良嘉措大喜道:“谢谢妹妹,赶明儿,姐姐一定给你找几个称心的奴儿来谢你。”

 

“那就多谢姐姐了。”巫马未心口称感谢,心里却犯堵,这个公良嘉措没个正经,把尕奴儿也带坏了。

 ……

 

却说巫马可汗听说黑库邑反了,大吃一惊,自家妹妹在那里呢。

 

王后也很害怕,因为那里是父亲的封邑,虽然父亲并不在那儿,而是由贺兰家代管,但是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可不好听,所以赶忙恳请巫马可汗出兵征剿。巫马可汗有些犹豫不决,生怕惹恼了反贼,害了妹妹的性命。

 

没过几天,王后嫂子的外甥贺兰阙跑了回来,说是巫马未心已经被反贼所害,巫马可汗听闻,顿时昏厥,后悔自个儿把未心妹妹发配到那个地方。

 

王后觉得消息未必是真,就问贺兰阙:“你自个儿不是跑出来了吗?你不是说,出来的时候,贺兰府还没有贼兵呢,怎么就没了未心?”

 

贺兰阙道:”贼人来的快,老父亲走不动路,就让公主和我一起跑出来,说能活一个是一个,公主女扮男装,原也好好的,混过了不少人,可是就在我俩出城的当儿,不知道哪里来了一队贼兵,见人就抢,见人就杀,那几个宫奴倒是死命保护公主来着,只是贼人实在太多,宫奴都死了,眼见贼人害了公主,我也是九死一生跑了出来的。“

其实贺兰阙压根没见巫马未心死没死,就光顾自个儿跑了,他想着,一个公主千金,落入贼人之手,还能不死,就算不死,也是死了。再说要是公主不死,自己见死不救,更得倒霉。

 

王后也不怪罪他依旧一口一个公主,但还是有些怀疑贺兰阙的话,毕竟山高路远,不知道那里到底如何。

 

等巫马可汗清醒过来,当即下令邦国卫队首领发兵,征剿反贼,并且传令尤陀邦邦主赫连鼎起兵黑库邑。

 

吐浑觉一听自家祖父的一个封邑被贼兵占了,极为气愤,自告奋勇要去剿灭反贼,王后不允,他就跑到可汗那里请命,说是要戴罪立功。可汗应允,并且嘱咐他小心行事。

 

黑库邑这边,探子来报,二路人马前来围剿,大头领百里盛有些慌张,就叫各个头领前来商议。义军一共有七位头领,除了大头领百里盛,其他六位分别是:

 

二头领公良嘉措,女扮男装,外人并不知道他是公良大小姐,在外人面前,人称端木亮。

 

三头领北宫冒,世为刀客,侠肝义胆。

 

四头领高车普,江湖浪子。

 

五头领吉白充,世为马贼,勇武神威。

 

六头领百里方,南坡人,大头领之弟,足智多谋。

 

七头领乐羊洪,南坡人,百里盛拜兄弟。

 

各个头领到齐,各自落座。

 

百里盛道:“我们在邑城也有些日子了,如今总算有个正经的落脚之处,前些天原先城里的人回来不少,解了我们燃眉之急,二头领来了功劳不小。”

 

公良嘉措赶紧起身,谦虚道:“都是大头领统领有方。”

 

百里盛摆了摆手,有点忧心道:“如今探子来报,赫连鼎亲率五千人马,可汗手下吐浑觉率兵一千,前来攻打我等,不知各位头领有何计较。”

 

“大哥莫要发愁,待俺点起人马,先在半道杀他一回,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不叫他靠近邑城。”五头领吉白充是个急性子,首先跳出来。

 

“老五言之有理。”三头领北宫冒附和,接着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他们人多势众,小弟愿亲自前往,先宰了赫连鼎和吐浑觉,好叫他们群龙无首。”

 “二位兄弟忠勇可嘉,哥哥我何愁破敌之策。”不管二位头领做到做不到,百里盛听着很高兴。

 这时百里方出来说话,百里方年龄比百里盛小许多,不过处事却比大哥老成,此番攻取黑库邑就是用了他的计谋。百里方道:“二位哥哥的法子好是好,不过军中不比其它,要去行刺恐怕不易。小弟倒是有一个主意,也许可以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头领们一听智囊说话,都转向百里方,看他有何妙策。百里方朝公良嘉措微微一笑,道出了一个绝妙的计策,头领们一听都拍手叫好,只有公良嘉措踌躇不定。

 ------

 义军虽然抄了贺兰府,但是对府中之人甚是优待。

 这天,六头领百里方来府上拜访贺兰老爷,声称义军并不想和国主为难,只是邦主赫连鼎画地为牢,弄什么游方单,禁锢百姓,并且为了搞他的赫连铁骑,盘剥如虎,百姓苦不堪言,义军要解救百姓于水火,所以占领黑库邑城。只要贺兰老爷修书一封,送于吐浑觉,让吐浑觉设法杀了赫连鼎,义军愿意归降国主。在信的末尾,还加上一句,未心公主也在义军之中,义军不忍加害。

 这封信贺兰老爷不写也得写,因为全家老小除了跑出去的贺兰阙,性命都在义军手里。送信人是现成的,正是尕奴儿,吐浑觉也认得。信写好之后,到了公良嘉措的手中,公良嘉措十分的为难,这不是把巫马未心卖了吗?思来想去,也不好意思告诉巫马未心,但是众头领都等她消息呢,只好硬着头皮找巫马未心。

 巫马未心一听心中彷徨,不知道如何说起,虽说兄长把自个儿贬为庶民,可谁都知道可汗的心思,所以不管巫马未心是不是庶民,人家都把她当公主看待。如今自个儿好不容易真正摆脱了公主身份,这么一来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可是公良嘉措是自己的好姐妹,人家没有私下出卖自己,而是明着出卖自己,真使人为难。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吃着人家的饭呢,想了半天,只好答应,公良嘉措喜出望外,许愿道:”等尕奴儿回来,我身边的奴儿随你挑。“巫马未心一阵恶心,这公良嘉措怎么就知道这些。

 那边赫连鼎的五千人马是倾邦之兵,因为自己的邦内出了乱子,这还了得,没有可汗的发兵,也要来剿灭贼寇的。赫连鼎有二子,赫连满和赫连真,十分勇武,随父一起前来征讨贼人,建功立业。

 这一天,赫连邦主正在行军帐内整装,准备拔营出发,忽然卫兵来报,说是前面抓到了一个奸细,赫连邦主便让人把奸细带进来。赫连邦主一看是个女儿家,有些惊疑,问卫兵:“没错?”

 卫兵道:“没错,搜她的身,发现是个女人,小的们不敢怠慢,也是搜的仔细,发现了密信。”

 “哦?”赫连邦主狐疑地看了看这女人,这会儿披头散发的,露出脸来很是耐看,就怀疑兵士们抓奸细是假,调戏女人是真,不过既然有密信,自然要看,这一看,把赫连邦主气得破口大骂吐浑觉无耻小人。

 原来吐浑觉收到贺兰老爷的信,有些不信未心公主还活着,但是尕奴儿说得真真切切的,错不了,这丫头对巫马未心忠心得很,要是巫马未心真死了,尕奴儿也没必要送这信,她可和贺兰府八杆子打不着。

吐浑觉心里嘀咕,这要是把反贼逼急了,反贼必定狗急跳墙,现在反贼说巫马未心在他们手里,这消息是瞒不住了,迟早传到可汗耳朵里,要是巫马未心死了,自己脱不了干系。现在贺兰阙就在王宫,说不定很快倒霉,可汗最近脾气可不好。要是自个儿真把巫马未心救出来,可汗自然大悦,说不定自己可以英雄救美,巫马未心不从也说不过去了。

 吐浑觉越想越美,死个赫连鼎与他何干?本来吐浑家就跟赫连家不对付,王后已经几次在可汗耳边说他赫连家有野心,如果能够替可汗剪除了赫连家,那更就是大功一件。于是大笔一挥,答应了义军的条件,只是要义军的人质为信。吐浑觉办事还是挺仔细,空口无凭的,谁知道对方是否使诈?

 吐浑觉也不完全相信尕奴儿,见义军派来个女——奴儿来送信,居然安全,自己也如法炮制,派出自己的女——奴儿去回信,尤其叮嘱女——奴儿要见到未心公主是不是真的还活着,然后回来报告,至于尕奴儿,就扣在了营中,好生招待,以便后日在未心公主面前可以美言几句。

 吐浑觉想得挺好,也准备想个法子诓了赫连鼎过来,一举拿下,他哪里想到百里方的计中计。

 眼看吐浑觉中计,吐浑觉的女——奴儿出了大帐,这边百里方的人就偷偷告诉了赫连鼎的兵。赫连鼎的兵见有好处,一抓一个准,把女——奴儿绑到了赫连邦主的帐下。

 按说赫连的五千人马应该先到黑库邑,但是吐浑觉的一千人马在黑库邑等了三天,也没见赫连邦主半个影儿。

 要是在野地里,吐浑觉没有二话,不管自己有多少人也敢拔营开战,然而面对坚固的黑库邑城,心里没底,再说亲戚一家老小和巫马未心还在里面呢,他可不想看到城头上的人质,自己写了密信送来了,但是见不到赫连邦主,如之奈何。

 所以吐浑觉就在梁丘家的村子里逗留,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等着赫连邦主来。

 这一下可苦了梁丘老爷,这帮官兵与贼人差不了多少。梁丘老爷去求公良大爷,公良止两手一摊,无奈道:“我也没法子,这许多官兵,咱也得罪不起不是,再说了,嘉措和老三上次去了邑城至今没个消息,我正在为此事发愁呢。”

梁丘老爷叫苦不迭。

 一千号人的粮草是大问题,吐浑觉就是明抢,在这苦寒之地也抢不了多少。本来按邦国规矩,国主的兵在番邦,要邦主负责粮草供应,赫连鼎踪影全无,吐浑觉哪里去讨。

 等到第四天,吐浑觉才醒悟过来,坏事了,自己的女——奴儿一直没回来,中间一定出了问题。赫连鼎想是知道了自个儿的计较,所以不来,就是来了也没有他吐浑觉的好。

吐浑觉当机立断,命令王师进攻黑库邑城,声势弄得极其浩大,浩浩荡荡向邑城进发。

 义军头领们不敢怠慢,全来守住城头。吐浑觉来到城头之下,既不架梯攻城,也不滚木冲门,就在外面向城头射箭,鼓噪吆喝。黑库邑城虽然不高,也有五六丈高的石墙,护城河二三丈宽,那些个箭向上射全不顶事,即便射到城头,其势连个纸糊糊也扎不破。

 吐浑觉美其名曰,壮我国威,慑其肖小,等折腾一番,就收兵回营。

 到了攻城的第二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吐浑觉的人马就像狐狸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头领们一开始不信,虽然前一天吐浑觉瞎胡闹似的,但是他那一千号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尤其都是骑兵训练有素,义军将士嘴里三分说不怕,心里还是七分在害怕的。要是出城交战,恐怕被人踩成泥。

 可今日吐浑觉和他的那些兵一下子就不见了,派出去的探子来报,吐浑觉昨天夜里就跑了,而且行动极为迅速,探子都跟不上人家逃跑的速度,你说怪不怪。

 百里方道:“这不奇怪,吐浑觉用兵老到,是个人才,我的计谋已经被他识破了。想是他现在直奔王城而去,赫连鼎也是狡猾,不来上当,可惜了一场二虎相争的好戏。”

 众头领佩服老六料事如神,不费吹灰之力,就破了二路兵马。

 百里方又道:“吐浑觉是灰溜溜的回去了,但是赫连鼎不会善罢甘休,这儿是他的领地,还须想个法子。”

 众头领都十分佩服百里方了,百里盛道:“老六,不打哑谜,你说如何就如何,我们就照你的法子来。”

 百里方含笑道:“大哥莫急,王城离我们远,他们劳师而来,此番回去,一时半会恐怕不再有人来,不过赫连鼎就在眼前,几天的功夫说来就来了,既然如此,你们想过没有,他能来,我们就不能去么?”

 三头领北宫冒一拍大腿,高声道:“好!咱就杀到阿秋城。老四怎么样,这可是咱的本行,杀他个天翻地覆。”

 “这还用说,只问哥哥何时出发?”四头领高车普也不含糊。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