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六十一章 阴阳差错


【2020-11-04】 狗吐文学】


北宫冒拉心腹家丁出去确实有要事商议。

贺兰老爷虽然身体好转,但是显然动身不得,去不了白固邦,目前只能暂时呆在黑库邑。

问题是贺兰老爷怎么中的毒?没有头绪,看来是慢性中毒,使毒之人在暗处,一时间难以找出此人,如果把贺兰老爷留在这里依然危险,所以北宫冒要找心腹家丁商量个结果,以便回报贺兰圩。

至于石骆儿是死是活,无关紧要,并不在北宫冒的考虑之内。

 心腹家丁道:“老爷一向是不出府的,先前感到不适的时候,格外小心,不曾吃过喝过什么特别的东西,说实在的,老爷的饮食十分简单,吃的东西,老朽也都尝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幸亏姑爷看出了端倪,否则我等也不明真相,只怕老爷死得不明不白了。”

“今后,只好麻烦您老在府里慢慢探查了,必定可以揪出使毒之人。”北宫冒很尊重心腹家丁。

“这是老朽份内之事,自当用心。”既然清楚了是中毒,心腹家丁多少有了些底。

照当下情形,北宫冒只能先回白固去向贺兰圩回话,以免他担心。

看起来赫连鼎是不会为难贺兰府的,他要对付贺兰府,用不着使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就在北宫冒准备离开之时,他有些犹豫道:“贺兰老爷后来去过那儿的密室吗?”

 “怎么,出什么事情了?”心腹家丁有些惊疑,因为那儿是北宫冒负责的,“自从上次去过之后,再没去过。”

贺兰老爷要去的话,必定会带上心腹家丁,所以心腹家丁这么肯定。

 “那人不见了,守卫也没在。”北宫冒有些忐忑不安。

 “呃——”心腹家丁有些惊讶,虽说世道不太平,可是贺兰圩派来的人绝非酒囊饭袋,北宫冒去白固邦时,那些守卫并没有跟着去,而是守着祁连年,按说守卫的头儿知道怎么通过地道来贺兰府,但是一直没来,贺兰老爷一直以为人被北宫冒带走了。

 北宫冒再来邑城的时候,发现守卫和祁连年踪影皆无,有些惶恐,恰好遇到贺兰老爷已经在病中,生死不知,北宫冒也就没提起这事。

如今贺兰老爷身体好转,说不定又想起祁连年的事情,该如何是好?所以北宫冒先透个风。

 “街上探询过吗?”心腹家丁问。

 “四门都有我们的人,我也打听过,没见这几个人的音信。”看来北宫冒培植了不少暗哨,布置在邑城。

 心腹家丁只负责贺兰府的事情,对外面的事情了解不多,这个祁连年是北宫冒弄来的,说是此人知道些读心宝塔的事,贺兰将军很感兴趣,所以藏在了贺兰府外宅的密室之内。如今弄丢了,十分蹊跷。

北宫冒说了说祁连年的事情,主要是希望心腹家丁等贺兰老爷身体好转之后,通禀一下,暂时有个交代。

心腹家丁表示找个机会告诉贺兰老爷,不过既然明白贺兰老爷是被人下毒的,心腹家丁此时更加关心谁是下毒之人,祁连年的事只能先放一放。

 二人商议停当,北宫冒就先行离开了。

 心腹家丁来闺房这里禀告公良嘉措时,宛夫人已经走了,只有公良嘉措在。

 心腹家丁问:“姑爷如何了?”

 “还能怎样?就这么躺着了。听说以前也有人这么中了邪?”公良嘉措说这话时,意味深长地看着心腹家丁。

心腹家丁猛然想起,确实有这回事,自个儿刚才有些惊慌,没往上想,大小姐一说,再看姑爷的情形,果真相似得很,是自个儿反应迟钝了。不过大小姐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刚才宛夫人告诉她的?看来宛夫人越发有心机了。

 听心腹家丁说北宫冒走了,公良嘉措有些生气,本想让他去南坡说一声,他倒好,跑白固去了,不过又想,让北宫冒去南坡也未必妥当,说不定公良造不信他的话,会和他闹出事端。

 看心腹家丁知道的不少,公良嘉措问他:“北宫冒有没有告诉你我是从哪儿来的?”

 “这个……”心腹家丁迟疑道,“他倒是说过。”

 既然心腹家丁知道自个儿的身份,公良嘉措也就直言不讳了:“你这儿有没有熟悉南坡的人?”

 “大小姐所为何事?”心腹家丁不知道公良嘉措要做什么。

 公良嘉措只问:“有还是没有?”

 “有倒是有一位,不过……”心腹家丁有些吞吞吐吐。

 “不过什么?”公良嘉措起了疑心。

 “他不敢见大小姐。”

 “不敢见我?这是啥意思?我认得的人?”公良嘉措疑心更大,“你把他叫来!”

 心腹家丁想了想,就让兴儿去叫人。过了一会儿,人来了,却在门外不敢进来。公良嘉措听见那人声响,喝道:“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滚进来!”

 外面的人听了,跌跌撞撞爬进来,跪倒在地,口中喊道:“大小姐好!”

 公良嘉措一看此人,冷冷道:“我当是谁呢?想不到是你!你还活着!活得好着呢,都活到贺兰府里来了!”

 “大小姐饶命,小的知罪。”此人正是虎哥儿。按说公良大爷死的时候,虎哥儿应该就在身边,如今主子死了,奴儿活着,确实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眼看公良嘉措眼睛里动了杀机,心腹家丁打圆场道:“大小姐请息怒,这怨不得虎哥儿,都是老爷的安排,怕大小姐有个闪失,所以派虎哥儿去帮衬一下,事先没有告知大小姐,请大小姐恕罪。”

 公良嘉措一听这话,更是惊讶,这么说,虎哥儿原本就是贺兰府的人,贺兰老爷早就盯上自个儿了,再细想一下,这个虎哥儿正是村长介绍的,按高车普浑家鹦儿的说法,村长也是贺兰老爷的人,看来这个贺兰老爷用心很深啊!幸好不是派虎哥儿去害自个儿的。

 “村长呢?”公良嘉措问虎哥儿。

 虎哥儿见公良嘉措语气缓和一些,方稍微放下心来,回道:“禀大小姐,村长死了。”

 “我们怎么没发现他的尸体?”公良嘉措有些疑惑。

 “赫连铁骑来的时候,小的背着村长跑出了石塔村,不巧还是遇到赫连铁骑后续人马……”虎哥儿说到赫连铁骑的时候,依然有些胆战心惊,“我倆实在跑不过他们,村长受了伤,支撑不住,半路上断了气。”

 这时公良嘉措注意到虎哥儿的一条腿有些不利索,问道:“你也受伤了?”

 “回大小姐,只是被赫连家的马儿碰了一下,不碍事。”虎哥儿说得轻松,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有后遗症,当时恐怕很严重。

 能从赫连铁骑下逃生,而且背着村长,这个虎哥儿能耐不小啊,公良嘉措暗忖,以前真没看出来,这奴儿伪装的功夫不弱。

 既然弄清了缘由,公良嘉措也就不再太怪罪虎哥儿。要说虎哥儿去趟南坡倒是合适人选,虎哥儿和公良造认得,以前虎哥儿也曾去过南坡一趟。

 虎哥儿问去南坡怎么跟三公子说,公良嘉措道:“这个简单,你别跟他说我在这儿,只说我在邑城有事要办,然后你去找百里方,跟百里方说我在这儿,百里方自有办法。”

 虎哥儿领命而去。

 到了这天的晚上,贺兰老爷的身体就缓过来了,听说姑爷倒下了,要去看他。心腹家丁劝道:“姑爷兴许没事,等老爷身体好些再去不迟。”

 “我不要紧,”贺兰老爷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潮,“大小姐在做什么?”

 “在房间里看着姑爷呢,看大小姐对姑爷挺用心。”心腹家丁小心道。

 贺兰老爷问:“大小姐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只是对大小姐房里的东西有些陌生似的,不曾动过什么。”今儿发生这许多事情,心腹家丁依然观察得十分仔细。

 贺兰老爷沉默不语。

 “也许大小姐呆几天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来了。”心腹家丁安慰贺兰老爷。

 “想起?”贺兰老爷生命无忧之后,倒显得有些冷漠起来,“想起之后又能如何?”

 确实,贺兰无缺是除了族籍之人,天下皆知,即便回来,让人知晓,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老爷的意思是等姑爷好些了,就送他们出府?”心腹家丁小心探一下老爷的口风。

 “等等看吧。”贺兰老爷一时拿不定主意。

 “北宫冒说……”心腹家丁有些犹豫说不说,看贺兰老爷已经有些血色,继续道,“姑爷如今是南坡的头儿,留在这儿是不是不太好?”心腹家丁有些担心。

 贺兰老爷“哦”了一声,眼睛里闪过一丝琢磨不透的神色,“你看他有什么能耐,能当贼人的头儿?”

 “这个……老奴没看出来,不过他能救老爷,一则说明他很孝顺,二则说明他身上有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不同寻常的东西……”贺兰老爷因为咳嗽,停顿了一下,“你没看出来么?他就是那天来咱这儿牵马捉人的那个马倌!”贺兰老爷昨天刚见到公良嘉措时,脸上虽然不露声色,但心里十分激动,听到她介绍姑爷也有些高兴,因为自个儿不久于人世,当时没有心思去仔细琢磨,这会儿身体好了,马上想起很多。

 心腹家丁听老爷如此一说,心头一震,也回忆过来,这姑爷依稀像那个马倌。

 “难道大小姐骗了我们?”心腹家丁有些困惑,“可听北宫冒说,姑爷确实是南坡的头儿。”心腹家丁想,姑爷要是贼头儿,大小姐是二头领,说来也是般配,要是姑爷仅仅是个马倌,说不定大小姐把他拉来是来气老爷的。

 贺兰老爷呆呆的望着暖帐上的如意勾,忽然脸色凝重起来,自言自语道:“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心腹家丁不解。

 贺兰老爷像是想通了什么,脸上又露出光彩来,说道:“圩儿要的东西,也许已经找到了。”

 心腹家丁还想以后找个机会禀告祁连年的事情,如今见贺兰老爷主动提起紧要之事,顺便道:“老爷,北宫冒走的时候说,祁连年失踪了。”

 “哦…”贺兰老爷并不惊讶,只是说,“可惜,让他跑了,不过不要紧了,有姑爷在,圩儿的事也就有了眉目。”

 心腹家丁听着一头雾水,这里面有姑爷什么事?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