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七十一章 家贼难防


【2020-11-08】 【游戏】


【读心宝塔】第七十一章 家贼难防

石骆儿见公良嘉措晚上过来,有些忐忑不安,一路上公良嘉措的兴头比石骆儿还好,石骆儿有点吃不消。

今儿好不容易安顿下来,石骆儿想好好休息。

将军府的条件不错,贺兰圩安排了上好的厢房给公良嘉措,石骆儿的房间也不懒,房间里装潢讲究,置有许多从晋国弄过来的精美的家具,比起贺兰老爷那卧室里的那些,崭新多了。

当然石骆儿不知道的是,原先端木家的家居竟然比将军府还要堂皇富丽,还要精致考究,只不过后来不少东西被公良止一把火烧给了端木家的冤魂,剩下一些又被公良嘉措送了人,人家又把那些上好的东西卖到了别处。

石骆儿想在气派的将军府里美美地睡上一觉,不幸的是,公良嘉措不放过他。

公良嘉措过来,果然要说公主的事,公主的事就是宝塔的事,石骆儿心里暗暗叫苦。

先前未心公主三天两头就要折腾他一番,折腾到后来,总算不再问他宝塔的事,消停了,可如今这位美夜叉恐怕又要天天在石骆儿身边琢磨宝塔的事儿,石骆儿神经紧张。

公良嘉措说的这个宝塔,能够摧人心志,夺人魂魄,令人害怕,石骆儿半点也不知道这宝塔究竟是啥样东西,这可如何是好?

真要是有人拿着这样一座宝塔来,说不定可以摧毁石骆儿的那份大心思,石骆儿想到这个,越发害怕。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脸色不好,以为他哪儿不舒服,却不知道他也得了心病。

既然石骆儿心意阑珊,公良嘉措兴头也没起来,好心让石骆儿早点休息。

石骆儿本来想休息,这会儿却有了心事,翻来覆去睡不好,公良嘉措打趣道:“想你的未心主子了?”

石骆儿闭着眼睛胡诌道:“想做个梦见她来着,没做成!”

话音未落,一股钻心的疼从屁颠上传来,“这就做你的梦去。”公良嘉措火爆地掐了他一把。

石骆儿咧着嘴,恨恨道:“是你让俺想来着,又不是俺自个儿要想,你掐死俺算了。”

“掐死你,便宜你了。”公良嘉措掐痛快了,又给他揉巴一下,真是想给石骆儿一个教训就给他一个教训,想给他一颗甜枣就给他一颗甜枣,弄的石骆儿没了脾气。

公良嘉措一边揉把石骆儿,一边问他:“石头儿,你觉得贺兰圩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

石骆儿一听就明白,身边的这位美夜叉并不信任她这位挂名兄长,石骆儿也看出贺兰圩有所隐瞒,因此道:“真真假假,有真的,有假的。”

“你也这么认为?”公良嘉措很高兴石骆儿有同样的看法。

“俺就是瞎说,他这么热心,要当你兄长,你也哥哥,哥哥这么叫着,他怎么敢骗你。”

公良嘉措轻笑道:“石头儿,你这话有些醋意。”

石骆儿心说,跟贺兰圩吃哪门子醋,真要吃醋,也得对付那个安平台。

想起安平台,就想起赫连含兮,那楚楚动人,优雅高贵的气质,令石骆儿陶醉,想不到她许配给了安平台这家伙,石骆儿有点儿后悔,当时没有把安平台也拍死。

石骆儿又想起安平台的那个兄长,那家伙是何等人样?看安平台的意思,他兄长似乎死了,但是石骆儿想起来还是别扭。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不说话,不知道他在胡思乱想,以为他要睡了,也要睡着。

石骆儿忽然来一句找打的:“俺要是真娶了公主,你吃不吃醋?”

公良嘉措却没生气,而是提醒石骆儿道:“嘉措不敢有此想法,只是希望你莫要忘了答应帮我办的事。”

前一句话石骆儿听着高兴,后一句话把石骆儿气得转过身去,悻悻道:“不敢忘。”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其实不困,便坐起身来,俯身扒着石骆儿的肩膀,石骆儿以为公良嘉措要折腾,公良嘉措却在他耳朵边低声道:“嘉措想了一个法子,可以救出公主,不知头儿以为如何?”

石骆儿听公良嘉措脸的口气,猜想她已经胸有成竹,于是转过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懒懒道:“不会是绑架不离姑娘吧?”

“你怎么知道?!”公良嘉措一脸的惊诧,没想到石骆儿伸个懒腰,一猜就中。

“蒙的!”石骆儿嘿嘿一笑,实话实说,一脚把被窝踢开,搭起二郎腿,一副无赖模样。

公良嘉措看不得他这无赖相,“啪”的一下给他二郎腿一巴掌,石骆儿的二郎腿“哐当”一下,散了架,四脚八叉躺那儿。

公良嘉措一边给他拉上被窝,一边骂骂咧咧道:“有被窝不盖,冻死你!”

“这不是热的嘛!”

“都高秋了,还热?嫌热,去睡马棚。”公良嘉措的计谋被他猜着,很不高兴,不给他好话。

石骆儿厚颜无耻道:“姐姐也去的话,俺便去!”

公良嘉措恶狠狠道:“等娶了未心公主,送你们两个去那儿鬼混。”

石骆儿吓一哆嗦,因为他觉得公良大小姐说不定真干得出来这事。

还是不提未心公主比较好,石骆儿转移话头:“刚才大小姐说绑了不离姑娘,不太好吧?”

“有啥不好?”

“听说你贺兰哥哥很喜欢不离姑娘呢,说起来她将来是要当你嫂子的,咱这么干,你就不怕你的贺兰哥哥跟你急眼?”石骆儿说的都在理。

公良嘉措满不在乎道:“他又不真是自家哥哥,再说咱只是借用不离姑娘一下,不碰她半根毫毛,想必贺兰圩也不会怎样。”

不碰她半根毫毛,说得轻巧,要是让高车普这厮来帮忙的话,能不让他碰半根毫毛?说不定要碰所有的毫毛。

石骆儿完全不信公良嘉措这番话。

“万一今后,发现贺兰将军真是你自家哥哥,这如何是好?”石骆儿替公良嘉措将来着想。

公良嘉措想了想道:“今后的事今后再说,反正如今他不是。”

话可以这么说吗?石骆儿心里嘀咕,看贺兰圩今儿对公良嘉措关怀备至,要是他得知他这个所谓得妹妹“六亲不认”不知作何感想!恐怕贺兰圩就算知道公良嘉措是他的亲妹妹,他也不会认这个妹妹了。

石骆儿又觉得,贺兰圩未必会真的在意不离姑娘,看他神色,背后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一个满腔抱负之人,到时候别说牺牲不离姑娘,甚至牺牲自家妹子说不得也是可以的。

石骆儿不动声色问:“想好了具体的法子没有?”

以前,公良嘉措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素来不向石骆儿透露,石骆儿想套个话,二人都好成这样了,透个话也是应该的,况且自个儿还是名义上的贼头儿呢。

“还没有呢。”

公良嘉措的话让石骆儿很失望,怏怏道:“是有些麻烦吧,东乡府恐怕也和赫连府一般,守卫很多。”

石骆儿担心公良嘉措又要捆着他翻墙,他跟公良嘉措学了一阵功夫,可惜没有太大长进。

“咱想个好法子把不离这丫头骗出来如何?”公良嘉措总算有个商量的态度。

“怎么骗?不离姑娘又不是傻子!”石骆儿嘟囔道,忽然转念一想,玩笑道:“让你贺兰哥哥去把她哄出来,说不定能行。”

公良嘉措“呵呵”一笑,称赞道:“头儿如今诡计百出,有出息了。”

言不由衷!石骆儿明知公良嘉措不是认真的,但是听到赞许还是挺高兴。

提到贺兰圩,石骆儿有些挠头道:“大小姐有没有发现这将军府有些奇怪。”

“哪儿奇怪了?”公良嘉措不解。

“你没发现么?府中没一个丫鬟,甚至老妈子也没有,是不是你这位贺兰哥哥有着和三公子一样的毛病。”公良嘉措已经告诉了石骆儿关于公良造的古怪,所以石骆儿对公良嘉措直言不讳。

“是吗?你这么一提醒,好像这府里确实古怪,丫鬟和老妈子一个都没有。”公良嘉措也思量起来,不过又觉得石骆儿说得不全对,“他不是打算娶了不离姑娘吗?和小弟还是不一样。”

“那倒也是,”石骆儿道,“万一他也有那毛病,等咱们救了未心主子,得了宝塔什么的,咱们顺便也点化一下你这贺兰哥哥。”石骆儿说着,脸上浮起一丝坏笑。

石骆儿话是这么说,似乎是为了挽救贺兰圩,心里却想着,那魔鬼塔是不是也可以灭了安平台对赫连含兮的那份心思。

“这主意好!”公良嘉措不明就里,还称赞石骆儿,“头儿到底是想救公主的!”

俺才不想呢,让她在里面受点苦才好!石骆儿马上闪出这念头,当然说出来的话是违心的,也是惹事的:“想,姐姐想,俺就想。”

“你知道我想?”公良嘉措说着说着就暧昧起来,脸上露出勾魂的笑来。

石骆儿看着风情万种的公良嘉措,看得眼睛发直,怎么公良大小姐这会儿比那赫连含笑更要害死人命似的。

……

石骆儿在公良嘉措的温柔乡里,指天盟誓,把好人儿夸上天,把自个儿对赫连姐妹的一片痴情丢到了九霄云外。

事毕,石骆儿觉得自个儿可以肆意妄为,得意洋洋道:“看来做个贼头子真是痛快!”

可惜公良嘉措提醒他:“刚才头儿许了不少愿,还望头儿不要忘了的好。”

“刚才俺许下什么愿了?”石骆儿一个激灵,刚才光想着痛快事,许了什么诺的,竟忘得一干二净。

公良嘉措提示他:“头儿说,今后娶了公主,公主说了什么,都会告诉嘉措。”

好像记得有这话,石骆儿问:“还有吗?”

“头儿说,公主要不说出宝塔的秘密,头儿就把她贬为奴儿。”

“是吗?!”石骆儿没想到自个儿把憋在心里好久的话说了出来,战战兢兢道:“还有呢?”

“头儿说,头儿心里想什么都会告诉嘉措。”

石路儿没想到公良嘉措颠倒凤鸾之时还记得这些,无奈道:“还有呢?”

“头儿说,要是不告诉嘉措,等有一天嘉措知道了,头儿死在水坑里。”

“茅坑里。”石骆儿不知死地纠正。

“头儿说得是,茅坑里。”公良嘉措眼睛里全是笑意。

“这些话可不可以收回?”石骆儿刚才是大汗淋漓,现在是冷汗涔涔。

“头儿以为可以?”

公良嘉措依然笑着,可是石骆儿分明看到了笑意后面的杀气。

“那还是不收回了吧。”石骆儿完全气泄。

石骆儿觉得自己上了公良嘉措的当,每次勾魂,都让自个儿欠下一屁股风流债,要是照公良嘉措这个算法,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也还不清。

不过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到了后来石骆儿觉得索性越欠越多的好,反正还不清,大不了以命相抵。

而难得可以在书房里安静地修身养性的贺兰圩以为公良妹妹正经了,没想到她是假正经,更没想到她要摆他一道。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