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七十〇章 锁金枝


【2020-11-07】 【游戏】


【读心宝塔】第七十〇章 锁金枝

【读心宝塔】第三卷 白固黑松 第七十〇章 锁金枝

“这位是?”贺兰圩明知故问。

 公良嘉措神态自若道:“他是南坡端木家的端木骆。”这是预先就编好的,端木家又蹦出来一个人物。

石骆儿上前和贺兰圩寒喧一二句。

 经过当贼头儿的历练,石骆儿没了以前的拘束和猥琐,腰杆挺拔许多。特别是公良嘉措弄来一身锦衣,套在他身上。石骆儿看上去有点儿出人头地的模样,站在贺兰跟前不算寒碜。

 贺兰圩见石骆儿的身形有点儿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这位就是当初和公良嘉措误打时,捡红绫枪的那个奴儿,也没想起他是当初一块儿来黑松城,又跟着去阿秋城的那个马倌。

 毕竟奴儿不算人,贺兰圩之前根本没有正眼瞧过皇甫骆。

 北宫冒回报只说公良嘉措有个相好,是南坡的头儿,为了顾全面子,也没好意思提石骆儿就是那个奴儿马倌。

 既然是妹妹的相好,就不能怠慢,贺兰圩很客气,不仅如此,贺兰圩还有点讨好石骆儿的意思,希望公良嘉措尽量满意,算是补偿以前当哥哥的寡情。

 贺兰圩极力让公良嘉措和石骆儿住在自个儿家,公良嘉措推辞不过,就同意了。

 这回贺兰圩看开了,只给他俩一间房,意思是认你这个妹妹,连你相好的也认账,谁知公良嘉措却说要两间房,分开住,这让贺兰圩很惊讶。

 贺兰圩从北宫冒那儿早知道这位公良妹妹的性情,今儿看来不是这样的啊。

 既然公良妹妹这么说,倒是当哥哥的不是了,贺兰圩赶紧吩咐下人收拾另外一间。

 下人们去收拾这当儿,贺兰圩把公良嘉措和石骆儿引进厅堂说话。

 三人坐下之后,公良嘉措开门见山问:“我们刚才从客栈那儿过来,未心公主怎么不在客栈住?客栈老板说,未心公主被人接走了,再多问,客店老板说不出来,这事奇怪得很,贺兰哥哥知道这事吗?”

 未心公主是贺兰圩费尽心机弄到黑松城的,作为右将军的他自然应该知道未心公主的去向,公良嘉措这是给贺兰圩面子,没有直接要人。

 贺兰圩刚才一见到公良嘉措就知道她要问这事,一直在思索怎么给话,这会儿公良嘉措果真提起,贺兰圩却又不知如何作答,应付道:“东乡邦主请她有点事。”

 “东乡邦主找她?”公良嘉措有些疑惑,上次贺兰圩到客栈说过,说东乡雾不便见公主,怎么这回东乡雾主动要见,“有什么要紧事吗?”

 贺兰圩看了看这二位,苦笑一下道:“这事说起来跟你们有那么一点儿关系。”

 公良嘉措不明所以:“跟我们有关系?怎么讲?”

 贺兰圩已经把下人支开,厅堂里并无他人,但贺兰圩还是压低声音道:“听说你们去阿秋城大闹一通,绑了赫连姐妹?”

 公良嘉措一听,连忙否认:“没影的事儿,贺兰哥哥哪儿听来的?那是谣言,我们哪有这样的能耐!”

 因为南坡的人没被赫连府抓到,赫连鼎又把罪责推给东乡雾,所以公良嘉措索性啥也不承认。

 贺兰圩眉头轻皱,妹妹学会信口抵赖了,脸上还装得挺像,不会是旁边这厮教的吧。

 石骆儿见贺兰圩腹谤自个儿,心里觉得冤死了,就你这妹妹,谁教谁啊!

 贺兰圩道:“反正是不是你们做的都不打紧了,赫连鼎狡猾得很,不去救自个儿的女儿,倒拿这个当由头,来攻打白固,亏他干得出这样的事来,真是可恶!”说道这儿,贺兰圩脸上露出一丝愤怒之色,接着又道,“东乡邦主只好起兵迎战,这一开打,就不容易停下来,到如今已经打了好几个月,我也是前儿刚从边境回来。”

 贺兰圩说他从边境刚回来,这会儿有闲功夫心平气和地与公良嘉措说话,说明战事顺利。

 公良嘉措关心道:“战事结束了?”这场战祸不能说是南坡的人挑起的,但是事端毕竟是南坡的人闹起来的,所以公良嘉措还是有些在意。

 贺兰圩摇了摇头道:“也没有完全结束,不过暂时稳定下来了。赫连鼎这次信心满满的来,没想到吃了亏。”

 能让威震天下的赫连铁骑吃亏,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公良嘉措也清楚这一点,当初自己的人马在小镇完全经不起赫连真的铁骑冲击,因而赞了贺兰圩一句:“看来贺兰哥哥打仗很厉害。”

 贺兰圩听公良妹妹又叫哥哥,又赞扬,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谦虚道:“哪儿的话,我哪里有什么本事?是东乡邦主想了个法子,让上绝邦出兵,击退了赫连鼎。”

 话虽如此,但是上绝邦出兵之前,主要还是依靠贺兰圩的谋划,率部拼死挡住了赫连铁骑的攻势。

 贺兰圩虽然把功劳推给东乡邦主,但是心里很有得色。

 公良嘉措听到东乡雾这么厉害,有点儿佩服,问道:”东乡邦主使了什么法子?“

 贺兰圩一下子卡住了,有点儿说不下去,挠头道:“这个......这个……这个法子和未心公主有点关系。”

 未心公主一个弱女子,她能有什么用处!

 公良嘉措忽然惊觉,想起在黑库邑遇刺的事来,急忙道:“你们把未心公主害了?”公良嘉措声音有点颤抖,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自个儿可是赔了身子,赌了这一回。

 贺兰圩忙见公良嘉措惊慌失措,以为她和未心公主感情笃厚,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东乡邦主需要公主,断不会干出此事,他只是把未心公主请进了东乡府,和她商量一些事情,也许过一阵未心公主就可以出来了。”

 “这么说,公主被软禁了…”未心公主还活着,公良嘉措稍微松口气。

贺兰圩尴尬道:“不能说是软禁,只是保护公主,免得给赫连府有可乘之机。”

虽然贺兰圩说的是托词,但是也有依据,赫连府在黑松城确实有不少卧底。

公良嘉措问:“东乡府拿住了未心公主,有什么好处?”

 “这个我也说不好,”贺兰圩有些踌躇道,“我猜想可能是左大将吐浑散和东乡邦主之间有个什么约定,要不然上绝邦也不会轻易出兵帮忙,你们想必也知道,吐浑家一直要对未心公主不利。”

 “贺兰哥哥知道未心公主在东乡府的情况吗?”公良嘉措觉得有些不妙,巫马未心要在东乡府里呆着,东乡不离这丫头还不想法子害她啊,得赶紧救公主出来。

 “这个,我也不甚清楚。”贺兰圩似乎有些顾虑。

 公良嘉措见贺兰圩躲躲闪闪的,知道里面一定有事,试探道:“不离妹妹应该知道啊。”

 “也不知道吧,我倒是可以替妹妹问问她。”

贺兰圩知道巫马未心和东乡不离有些过节,公良嘉措这么说,是试探,贺兰圩也不说破。

不过贺兰圩又宽慰公良嘉措道:“未心公主呆在东乡府也有好处,如今正是战乱,万一赫连府的人或者吐浑府的人来捣乱,未心公主住在客栈也有些危险。”

 公良嘉措听着,觉得也有那么一点道理。

 石骆儿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就看着二人对话。但是他明白,事情比贺兰圩说的更加严重,未心公主已经被圈禁起来了。而且从贺兰圩的神情得知,未心公主就圈禁在东乡府的青石塔里。

 贺兰圩又和公良嘉措说了一些闲话,问到贺兰老爷的事,公良嘉措马马虎虎应付过去。贺兰圩明白其中的别扭,也就没有细说这些。

 贺兰圩和石骆儿说话的时候,专门感谢石骆儿一番,因为石骆儿冒死救了贺兰老爷。

 冒死救人一说是北宫冒替石骆儿说的好话,当日北宫冒离开时,石骆儿确实躺在绣榻上半死不活的。

 贺兰圩看了看石骆儿,提议道:“我看骆兄弟一表人材,很有出息,这么年轻就能在南坡立足,不容易,不知道骆兄弟有没有兴致,在白固这儿谋个一官半职?前儿这儿有个守津史病故了,正好有个缺,不知骆兄弟意下如何?”

 贺兰圩这么说,真心是为石骆儿考虑,在潜意识里,贺兰圩觉得妹妹感情专一,眼前这位骆兄弟好歹过得去,贺兰圩不想让这位骆兄弟有什么意外,再让妹妹受屈。

 贺兰圩听北宫冒说,南坡如今有些衰弱,恐怕难成气候,这位骆兄弟如能在白固混出好来,当哥哥的也算对得起妹妹。

 本来前一段时间和赫连府干架,有个百夫长阵亡,贺兰圩想让这位骆兄弟在军中历练一番,找个时机可以顶上去,做自个儿的帮手,但是军中毕竟危险,尤其白固邦和尤陀邦常年打仗,死伤无数。这位骆兄弟要是不幸阵亡,妹妹怎么办?而黑松城里当个守津史则安全许多,捉个盗贼说不定正好适合这位贼头儿。

 石骆儿也看出贺兰圩的一片真心,虽说贺兰圩的初衷不是为了自个儿,但是石骆儿心里依然十分感动,没想到贺兰圩这么替公良嘉措着想。

 石骆儿正不知如何回答,瞅见公良嘉措笑意写在脸上,等着自个儿做答,脑袋一热,说道:“俺听大小姐的意思。”

 公良嘉措听了自然满心欢喜,然而贺兰圩表面上称赞石骆儿一番,暗地里却看低石骆儿一眼,一个听女人话的男人,成不了气候。

 石骆儿看到贺兰圩这么轻视自个儿,有些后悔,觉得自个儿应该回答得傲气一点,还是在南坡自立门户好,不必在此仰人鼻息。

 贺兰圩军中事务繁忙,不时有人来通报紧要之事,贺兰圩说声抱歉,处置去了。

 公良嘉措和石骆儿虽然分房而居,但是到了晚上,这位公良大小姐却不安分地来找石骆儿厮混。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