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七十八章 赫连月月


【2020-11-15】 【游戏】


【读心宝塔】第七十八章 赫连月月

赫连月月万万没料到公良嘉措会看破她的身份。

按说既然公良嘉措不会读心,自然也就看不透赫连月月的心思。

赫连月月已经在此混迹多时,自信占着先机,故而不怕带新人来,窥得紧要藏秘。

公良嘉措两次到阿秋城南宫殿都没有见到过赫连月月,因为赫连月月喜欢女扮男装混在军营里,这一点和公良嘉措有许多相似之处。

不过赫连月月不会武功。

据说,一个晋国过来投靠赫连府的读书人,也在军营里效力,见到赫连月月,犯了相思,说整个上丘只有一个晋国标准的美人,激动之余写了一篇《赫连月月赋》

其貌如玉,铜雀仰望。

其美夭夭,上丘无双。

冰肌如雪,艳绝而宛如清扬。

其神含蕴,孤芳自赏。

其韵若远,笼罩八方。

含笑秋波,朝夕间零露瀼瀼

几时惹得羞花杀。

其思妙兮,天下难当。

彼美一人,何故乖张。

今夕何夕,神女应有恙。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子不嗣音,纵我来往。

其心毒兮,男儿无冈。

…………

据说,读书人没有写完,就被赫连月月找他个错,让赫连真摘了脑袋,最后一句“其心毒也,男儿无冈”是读书人死到临头写的,后面的句子没来得及写。

刽子手拿他写字的羊皮擦拭舔血的刀口后,扔在野地里。

一个商人路过,看这羊皮不错,捡回了晋国。有人认识读书人的字,才知道读书人死在上丘了。

有人说,读书人在上丘做黄粱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丟了性命;有人说,读书人跟人野合,里面不是写到露水吗?野鸳鸯被人发现,丟了性命。

商人说,赫连月月是赫连邦主的二女儿。有人想着,赫连月月会是怎样的美女呢?能让读书人想入非非,还神魂颠倒写什么不伦不类的赋,枉自丢了性命。

商人没见过赫连月月,也说不清赫连月月是怎样的美女,只说阿秋城确有歌谣,传唱赫连府的三个美女。

有胆子大的,蠢蠢欲动,想去阿秋城,旁人说:“其心毒兮,男儿无冈。这么厉害的女的,你敢找啊,不嫌死得早,明早就去寻死!”

胆子大的只好悻悻作罢,“男儿无冈”四个字实在太刺男人的心。

不过,从此以后,赫连月月的名声在晋国传开了,读书人娶亲,同伴吓唬他:“别丑美,要是洞房里冒出赫连月月,看你冈不冈?”

幸好赫连府不知道这事,要是知道晋国那些酸腐整天掰扯这事,说不得要来晋国寻事。

公良嘉措在赫连府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二丫头,人家不来见未心公主,未心公主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她。

尤陀邦和白固邦正在战争中,暂时的缓和并不意味着白固邦的人可以随意来黑松城,除非如公良嘉措,有贺兰圩这样的人作靠山。

赫连月月能来黑松城自然有她可以依靠的人,至于她来鸳鸯楼则事出有因。

赫连月月本不打算来鸳鸯楼,只不过听说有个像极了小妹阿衡的女子在鸳鸯楼弄得风生水气,便来寻她晦气。

当看到这个君哥儿果真像极了阿衡时,赫连月月既惊又怒,没想到白固邦的人这么缺德,竟然这么埋汰自家小妹,当即就想将这奴儿碎尸万段。

那时,正好碰见君哥儿在狐媚石勒儿,要让石勒儿替她赎身,于是赫连月月将计就计,杀了君哥儿,她却顶包呆下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赫连月月在君哥儿的屋子里发现了惊天秘密。这样的秘密要是破解了,赫连府大概真是可以藐视天下了。

甚至赫连月月后悔自己鲁莽,没有仔细审问君哥儿,把破解秘密的线索给弄丢了。

赫连月月的易容术已经十分了得,扮成君哥儿的模样一点不难。

尽管赫连月月觉得这么做很对不起阿衡,但是为了赫连府,女儿家做出点牺牲是应该的。

由于不必再接客,赫连月月也就轻易不会暴露。至于那个石勒儿不过是个花花公子,赫连月月略施手段便将他赶走,弄得石勒儿潦倒不堪,不敢在赫连月月这儿用强,倒去琉璃那儿撒无赖。

今儿赫连月月没料到,坏就坏在她这易容术上。

公良嘉措是易容的行家,看出赫连月月易容后,一直在琢磨自家的易容术她是怎么学会的。

一开始怀疑端木家是不是还有什么后人,后来想起了二哥公良胥。

公良胥整天不出赫连府,一心替赫连鼎造石塔,能让他易容的不会是一般人。

既然这人是女子,极有可能就是二小姐赫连月月。

公良嘉措没有笨到家,诓了一下,见君哥儿花容失色,不觉有些得意,总算蒙对一回。

石骆儿忙着和君哥儿斗心机,一心想着怎样不被君哥儿发现自己的秘密,先发制人,料敌先机,尤其这女子内心的那份毒辣,让人不寒而栗,石骆儿丝毫不敢懈怠。

由于危机重重,石骆儿根本没时间顾得上琢磨君哥儿的真实身份,如今倒让公良嘉措点破,石骆儿十分高兴。

不过石骆儿高兴之余,又替公良胥担心起来,因为这个冒充君哥儿的赫连月月脑子转的极快,很快意识到可能是易容术出卖了她,所以正在那儿赌咒发誓,把公良胥咒死了几百遍。

石骆儿想起当日在赫连府,公良胥内心露出娶亲的好事,石骆儿没明白他要娶谁,如今看到赫连月月心里骂了公良胥千百遍癞蛤蟆,终于醒悟,原来公良胥被眼前这毒辣女蛊惑了。

石骆儿没想到赫连姐妹的性情差异如此之大,姑且不论赫连阿衡如何,就赫连含兮那份温柔委婉,简直和眼前之人不是一个娘老子生的。

这屋子真是奇妙,居然可以看破女子的心思,石骆儿觉得要是出了屋子也能有这能耐就好了,石骆儿对这里也有些着迷。

趁着石骆儿一个恍惚,赫连月月读懂了石骆儿后半截心语,便说道:“这位公子,不妨走出屋子,试试能否还读懂他人之心。”

石骆儿马上醒悟,这毒辣女是蛊惑自个儿,她在屋子里可以读懂屋外之人,自个儿只要一走出这屋子,多半是不能的了,这么一来,恐怕危险。

公良嘉措也明白赫连月月的鬼心思,嚷道:“头儿,别听她的,要出去也要让她先出屋。”

赫连月月听公良嘉措又叫着石骆儿头儿,有些纳罕,脸上却微微一笑道:“姐姐说的是,那妹妹我先出去就是。”说罢便要挪步出屋。

电光火石之间,石骆儿还是反应比赫连月月快了分毫,急忙叫道“不可”。

听到相公叫嚷,公良嘉措反应倒也不慢,一把又把赫连月月拉了进来。

赫连月月脸上依旧微笑着,说道:“这位公子真是怜香惜玉,舍不得我离开呢。姐姐刚才也答应了,要我嫁给你家相公,我嫁他就是,这儿以前是销金窟,也算不错的地方,不如我和你家相公在此成就好事,也遂了姐姐的心愿。”

赫连月月说得好像是别人似的,当真露出头牌的本色来。公良嘉措一愣,没想到自个儿点破她的身份,这丫头还如此泼辣,如此脸皮厚,一时语塞。

石骆儿却知道,赫连月月因为公良嘉措叫了石骆儿一声“头儿”,赌定公良嘉措还没有正式出阁,他和公良嘉措多半只是相好,赫连月月正好加以利用。

石骆儿虽然知道这些,却不想理会这些女儿家的弯弯绕,倒是回过头去再次琢磨这屋子的怪异。

赫连月月见他如此,很有兴趣地瞧着他,仿佛石骆儿真是她的知己相好。

公良嘉措明知她是故意的,也是生气。

少了地上这些人的干扰,只需提防赫连月月一人,石骆儿心里静了许多,正好可以认真参悟。

石骆儿在那儿冥思,公良嘉措很担心,进来的时候地上躺着的这些人就是这般冥思状态,人不人,鬼不鬼的,公良嘉措不由把怨气撒在赫连月月身上。

反正公良嘉措已经得罪了赫连含兮和赫连阿衡,也不在乎多得罪一个她们的姐妹。

公良嘉措大手紧紧扣住赫连月月,让她动弹不得,赫连月月心里恨她恨得要死,脸上一丝也不表露,依旧向石骆儿示好。

公良嘉措怒道:“你这不知羞耻的,再要胡看,我便拉你出去,让鸳鸯楼所有的人瞧瞧赫连府的二小姐是什么货色。”

赫连月月笑道:“姐姐此举甚好,只是还请姐姐陪着妹子才好,也好让黑松城的人一睹贺兰将军妹子的风采。”

公良嘉措愣了一下,没想到赫连月月知道她的底细,虽说公良嘉措不在乎什么贺兰府,但是现在还有大事要办,不能不顾贺兰圩的脸面,一时间十分踌躇,拿这坏丫头没法子。

公良嘉措瞅着赫连月月这张迷死人的脸,忽然讥笑道:“阿衡的美果真倾国倾城,你是她二姐,偏偏打扮起她的模样,莫非你是嫉妒她,我倒要看看你这丫头是不是长的太丑了,连自家妹子也嫉妒。”说罢便要扒了赫连月月的画皮。

这一招正中赫连月月的要害,顿时吓得赫连月月露出哀求的神色。

公良嘉措作势要扒皮,见她这等模样,终究没有下手,心想,恐怕这个赫连月月真是丑八怪,事情还是别做绝了,毕竟仇人是他父兄,二哥还在赫连府。

可惜公良嘉措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当日踏平石塔村的时候,赫连月月就在军中。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