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八章 东乡邦主


【2020-08-08】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八十八章 东乡邦主

 这一幕太诡异了,二人尚未交战,堂堂骨都侯东乡门居然毫无征兆地倒下了。

 院墙上的弓弩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伙不知所措。

 赫连月月也诧异,院子里只有东乡门、石骆儿、公良嘉措和自个儿四人而已,别无他人。院墙上的弓弩手只是送绳子来的时候,过来一人,除此之外无人靠近,这东乡门怎么就忽然倒下了?

 赫连月月连忙过去伸手去探东乡门的气息,却哪里还有半点。

 偏偏石骆儿还高声喝道:“赫连二小姐,你在干什么,你要害死骨都侯吗?难道要替赫连府报仇?“

 听得此言,四周的弓弩手不由自主地都把箭指向了赫连月月。

 东乡府和赫连府打仗,两个邦的人死伤无数。白固邦的人自是痛恨赫连府的人,东乡门在的时候,手下不敢对赫连月月怎样,但是看到东乡门倒下了,弓弩手听到石骆儿特意点出赫连月月的身份,愤怒的情绪顿时激发了起来。

 公良嘉措没想到东乡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倒下了,真让相公说中了,他死了?相公今夜神神叨叨的,脑子也好使起了,刚才一句话就把赫连月月陷入困境,真让人刮目相看。

 赫连月月更没想到,看着憨厚的石骆儿居然学会了使诈,这伎俩也太幼稚可笑了些,心里气苦,但在性命紧要关头,反应也快,她索性抱着东乡门的脑袋,尖叫道:“别听他胡说,我怎么会害门大哥呢,他只是晕过去了,你们快过来几个把侯爷抬回去。“

 “是吗?俺怎么看着骨都侯死在你手里了。“石骆儿说得很诚实似的。

 弓弩手不知听谁的,要是东乡门没事,轻易不能得罪这位不好惹的小姐。

 赫连月月叫人过去,但是没有人敢前去,不仅因为事出突然,令人畏惧,而且因为这地方是禁地,没有东乡门的号令是不允许进入院子的。

 这时,一个弓弩百夫长说了话:“侯爷是何等英雄,他一定还活着,刚才端木副史一定是用了什么暗器,伤害了侯爷,弟兄们不能让副史和他女人跑了。“

 百夫长发了话,弓弩手门只得听他的,于是都又把弩箭对准石骆儿和公良嘉措。

 公良嘉措一把拉过石骆儿,想要把他护在身后,可惜院墙近在眼前,都是弓弩,哪里护得住。

 赫连月月见到公良嘉措的窘态,暗自得意,很欣赏眼前这一幕,心想就你小子这雕虫小技怎能欺负到我,不过门大哥这是怎么了?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都看出,这个弓弩百夫长恐怕是和赫连月月一伙的,只要弓弩百夫长一声号令,石骆儿和公良嘉措立马会成为带箭的刺猬。

 弓弩百夫长似乎在等赫连月月发话,赫连月月也许不想石骆儿现在就死,没有直接下令。

 赫连月月看着公良嘉措着急忙慌的模样,心里有说不出的快乐,她在想,让公良嘉措去死很容易,但是死了也就死了,如何能消解自个儿这么多年来的怨恨?也许慢慢折磨她,也许把她相好夺走,更有意思……

 想到这儿,赫连月月看着东乡门的情形,恶毒道:“门大哥被他们的暗器所伤,暗器上面有毒,咱上丘有个话,‘使毒者不可活’,他们两个必须死!。“

 弓弩手因为听从了百夫长的话,只好把石骆儿和公良嘉措是当作凶手,如今听到赫连月月说东乡门只是中了毒,又开始相信赫连月月的话,相信东乡门受了石骆儿和公良嘉措的暗算,因为事关重大,和各人性命息息相关,所以弩拉得更凶了。

 情势危急,只怕不用百夫长号令,随便一个人手一哆嗦发射的话,大家都会放出弩箭。

 公良嘉措听到赫连月月她自个儿使毒,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心中愤然,全然不惧周边的危险,骂道:“你个毒女,不知廉耻,上回我就中你的毒,既然上丘有这老话儿,你怎么不去死?“

 “是吗?有这事?你要是真中了什么厉害的毒,怎么没有毒死呢,这么说,你是使毒的行家呢。“赫连月月诡辩起来,说得头头是道,无理也较出七分理来,公良嘉措气得不想驳她。

 赫连月月又继续道:“端木家的,既然你违了上丘的国法,我劝你还是自行了断的好,你看这地方多好,这么多人为你送行,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赫连月月边说边看向那根石柱,意思是请公良嘉措到石柱那边自尽比较正式。赫连月月觉得,公良嘉措最好别在这儿抹脖子,看着糟心。

 公良嘉措怒视着赫连月月,眼睛里冒出火来,眼看着形势对自个儿和石骆儿十分不利,今夜难逃性命,一跺脚,咬牙道:“死又怎样,谁个怕你不成!只一件,如果我自行了断,你须放了我家相公?“

 赫连月月冷笑道:“你都要死了,何必惦记他,放与不放,与你何干?“

 “放与不放?“公良嘉措厉声道。

 “放又怎样?不放又怎样?“赫连月冷眼瞧着公良嘉措。

 “要是不放,我自信中箭身死之前,手中的这把刀必定能取你性命。“公良嘉措凝视着赫连月月,发狠道。

 “你不妨试试……“赫连月月嘴上不肯服软,不过也有些心虚,东乡门死了,公良嘉措拼命过来,自个儿确实挡不住,“不过么,让他活命倒是可以。“赫连月月假惺惺道。

 公良嘉措心知肚明,赫连月月一再对自个儿不利,怕不单是为了上次绑架她姐妹的事,更是那个贺兰无缺和她或许有什么过节,自个儿在替贺兰无缺受过。石骆儿打小就没有出过洼子村,上次说不得还真是他放走了赫连姐妹,赫连月月按理不会为难他。

 想到这儿,公良嘉措凄然回头对石骆儿道:“头儿,嘉措先走一步,你好好活着,设法帮我把小弟的病医好,嘉措感激不尽。“

 公良嘉措刚才在地洞里已经知道石骆儿的心意,石骆儿愿与她生死与共,故而用小弟之事相托,不想让他共死,可谓用心良苦。

 公良嘉措和赫连月月对话,石骆儿一直没说话,等听到公良嘉措败下话来,对自个儿如此说道,石骆儿一手扣住公良嘉措手腕,怒道:“东乡门刚死,你也着急去死啊?!“

 公良嘉措一愣,不知道石骆儿说的啥,等回过神来,差点给他一耳光,自个儿要冤死了,你还说这话。

 正当公良嘉措又气又恼的时候,只见石骆儿竟然跪了下来,公良嘉措心里犯了糊涂,相公说错话也不用如此大礼,难道是自个儿去死,他过意不去?

 谁知石骆儿单膝下跪之后,冲着西面扣首,大声道:“邦主大人,守津副史叩见邦主大人。“

 众人一听都大惊失色,邦主?邦主在哪儿?

 众人循着石骆儿叩首的方向看去,那是矗立在秋夜寒气中的青石塔。好多人觉得石骆儿急病乱求医,邦主很久没有现身了,他喊一声,邦主就能出来?

 有个弓弩手眼睛尖,失声道:“那是邦主……“因为激动,一不留神,差点把弩箭射了出去,还好又扣住了。

 大家循着他的目光,果然在青石塔高处看见一个身形,是不是东乡邦主完全看不真切,不过石塔上除了东乡邦主,不能有别人。

 石骆儿既然跪下,称呼他为邦主,众人看到东乡邦主,自然也要跪下。

 只有公良嘉措和赫连月月不跪,公良嘉措没有给人跪下的习惯,赫连月月则抱着死去的东乡门脑袋呢,借故不用跪。

 塔上之人见众人下跪,很不高兴地道:“好好一个晚上,你们在那儿吵吵啥?“

 那人说话的时候,整个院子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见,虽说青石塔既高,离得院门这儿又远,但是那人的声音十分清晰,众人听得分明,确实东乡邦主的声音,于是都高喊:“邦主千秋,邦主千秋。“

 弓弩手都十分紧张,因为这院子是东乡邦主明令禁止他人涉足的地方,今夜没有东乡门的号令任谁也不敢过来,如今东乡门是死是活还不清楚,万一东乡门死了,东乡邦主追究起来,恐怕不妙。

 众人喊过口号之后,一片寂静,过了半晌,东乡邦主才缓缓道:“罢了,起来吧。“

 “谢邦主!谢邦主!“众人见东乡邦主语气缓和,大约是不追究了,都放下心来。既然邦主在,自然听邦主的,弓弩手起来后,纷纷把弓弩收了起来。

 石骆儿起身后,站在公良嘉措身旁,二人一言不发,静观东乡邦主怎么发话。

 “火!“塔上传来东乡邦主一个字。

 听到号令,远处有人高声喊道:“举火。“

 这声音不是院墙上的弓弩手和弓弩百夫长发出的,而是那两排没有门的屋子顶上发出的。

 顿时,哪些没有门的屋子顶部亮出许多火把,把院子照得通亮。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这才明白,这两排屋子原来是守卫呆的地方,入口想必极为隐秘,也许在东乡府那边。

 先前二人在院子里游荡,寻找地窖入口,也许屋顶上早有人一直在观看,只不过在等二人折腾有什么结果。石骆儿和公良嘉措都觉得,这骨都侯府也好,东乡府也好,看似进来轻轻松松,其实到处都是眼睛。

 火光中隐约照出青石塔上东乡邦主的脸来,虽然不很清楚,熟悉的人都能认出那是东乡邦主本尊。

 东乡雾个儿不高,有些清瘦,清瘦中又显得有些衰老。都说东乡雾年纪在五旬,看起来却似花甲有余,几缕白发在夜光中格外分明。

 这时,弓弩百夫长大声道:“禀邦主,骨都侯受伤了。“

 东乡门是东乡邦主的长子,众人以为邦主听了必定着急,怎料东乡邦主听了竟是默然良久,之后才缓缓道:“骨都侯人呢?“

 赫连月月听了,放下东乡门,向前几部步,躬身道:“邦主,门大哥被人下了毒。“

 赫连月月的声音在夜空中格外清亮。

 “原来是月丫头,你可想出破解铁骑之法?“东乡雾听见赫连月月的声音,不问东乡门的状况,倒先说起赫连铁骑的事来。

 原来东乡雾也知道赫连月月在此,东乡门跟东乡雾说,赫连月月是来帮自个儿破解赫连铁骑的,因为赫连月月与父母有些过节,东乡雾知道这事,也就将信将疑,任赫连月月留在骨都侯府。

 东乡雾其实不信东乡门说赫连月月会帮忙反戈一击,不过就想,万一到了赫连铁骑兵临黑松城,实在不济还可以把赫连月月当个人质。

所以,今夜东乡雾看到赫连月月,并不奇怪。

 赫连月月见东乡邦主提起这事,答道:“小女惭愧,尚未想出,不过小女把其中的巧妙告知了骨都侯,骨都侯聪明,已经想出破解之法,近日正打算演练。但是没想到,今夜他值守东大门,竟招到奸人暗算。“

 石骆儿和公良嘉措这才明白,这儿原来是东乡府的东门,估计骨都侯府是拼接出来的,东门以及宿卫都还保留着,平时,这边有骨都侯府拱卫,十分安全。

 赫连月月是否能破解赫连铁骑只有她自个儿知道,她说东乡门已经知道破解之法,如今东乡门已死,赫连月月真是狡猾,把事情推到死人身上。

 东乡雾听赫连月月如是说道,这才问了一句:“谁伤了骨都侯?“

 众人都看向石骆儿和公良嘉措,东乡雾在塔上隐约看见院门那儿站着二位,问道:“是院门口的人吗?“

 不等赫连月月答话,公良嘉措抢先道:“是我又怎样?骨都侯已经被我杀死了,那又怎样?“

 公良嘉措恼恨赫连月月装模作样,索性认账,相公心心念念就要来杀东乡门的,他死了正好,管他谁弄死的。如今东乡邦主出现了,虽然看不出他对东乡门的感情流露,但是杀了他儿子,终究难逃一死,不如干脆一些。

 东乡雾听见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好生奇怪。

 “是你杀了骨都侯?“东乡雾语气中有些威怒。

 “是又怎样?“公良嘉措横刀又挡在石骆儿前面,心中对石骆儿歉然,事到如今,恐怕相公也难以活命了。

 东乡雾听这女子如此嚣张,很是震怒,向北面那排屋子上的人喝道:“古里卫,你去拿了她。“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从屋子顶上飘下,长刀在手,一瞬间便来到了公良嘉措面前。

 这一份潇洒透着武功绝学,非常人可以做到。众人见了,都心中暗赞。

 公良嘉措全然不惧,正要迎敌,石骆儿却对那人惊叫道:“是你——“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