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六十二章 大梦初醒惹是非


【2020-11-04】 狗吐文学】


 心腹家丁要派丫鬟乔儿来伺候大小姐和姑爷,公良嘉措却不习惯,说是让吴妈来端茶送水就可以。

 也许是吴妈毫不犹豫吃了那半碗红枣粟米粥的行为,打动了公良嘉措,觉得这个吴妈比较可靠,所以公良嘉措才会这么做。

 心腹家丁觉得,这样也好,以免真有什么人要谋害大小姐,吴妈是信得过的人,当即表示听从吩咐。

 当吴妈送晚饭的时候,再见到公良嘉措,有些拘谨,想必是白天公良嘉措的声色俱厉吓到了她。不过见公良嘉措照常与她交谈,吴妈又宽慰起来。

 “吴妈是哪儿来的?”公良嘉措吃了一点东西后,看吴妈做饭的手艺很好,所以对吴妈有些兴趣。

 “回大小姐,老婆子是从纳木邑来的。”吴妈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平静下来,如今阖府上下都隐约知道大小姐也许是受刺激的缘故,忘了前事,所以公良嘉措问什么,吴妈答什么,不再那么大惊小怪。

 吴妈来自纳木邑,那是个在尤陀邦和白固邦之间摇摆的地方,据说是右大将的食邑,但是右大将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曾派人来收取什么。

 不过奇怪的是,纳木邑物产比黑库邑丰富,且紧挨着晋国幽州,百姓的日子倒不如赫库邑。

 吴妈是幽州人,嫁到纳木邑后,死了丈夫,膝下无子女,幸好做得一手好菜,被人送到贺兰府,谋了生活。

 以前贺兰无缺最喜欢吴妈做的饭菜,如今见大小姐吃的不多,吴妈有些担心自己老了,手艺也不再招人稀罕。

 不过看大小姐心思不在饮食上,也许是因为姑爷这样死活不知地躺着,大小姐才吃不下东西,吴妈心里自我安慰。

 “白天珲夫人害怕这屋子,晕倒了,让你过来送吃的,你害怕吗?”公良嘉措漫不经心地说道,想看看这个和贺兰无缺熟悉的吴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老婆子一把年纪了,哪里还有怕不怕的?大小姐一整天都呆在这里,一点也不害怕,我一个做下人的,更不用担心害怕。”

 公良嘉措“哦”了一声,看吴妈其实是有些害怕的,不过是要表些忠心而已。

 “以前未心公主在的时候,她住哪儿了?”

 “大小姐是说以前来的那个公主吗?老婆子不知道她叫个啥,不过她可不在这儿住,她住在岚凤阁,那儿是贺兰老爷亲自选定的地方。”

 “岚凤阁,这名字倒也新奇,”公良嘉措不知道这名字是不是巫马未心起的,”现在谁在那儿住着?”

 “还能是谁?珲夫人占着呢,她说那是公主住的地方,要沾点贵气。公主刚离开,她就后脚赶前脚搬了进去。老爷知道后,说她不成话,可是珲夫人就跟老爷闹,说什么跟老爷好些年了,也不给她扶正,弄得老爷没法子,只好随她去。”因为公良嘉措这会儿说话和声和气的,所以吴妈一下子话也多了起来。

 公良嘉措微微蹙眉,心想,这贺兰府的事情不少,幸好与自个儿不相干。

 吴妈见大小姐不爱听这些,就收起话头,见大小姐没有食欲,一边收拾餐具,一边问晚上要不要送些夜宵过来。

 公良嘉措摇摇头,“今夜不用了,要是相公能醒来饿了,我再麻烦你。”

 “小姐说哪里话,都是老婆子份内的事。嗡嘛呢叭咪吽,姑爷一定能好起来。”

 公良嘉措一愣,“刚才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吴妈见大小姐神色有异,有些惊慌,“只是祈祷姑爷好起来。”

 “这句话的前面。”

 “翁…嗡…嘛…呢叭咪吽。”吴妈不知道说错啥了。

 “就是这句!这是啥意思?”公良嘉措脸上全是急迫的神色。

 “这是啥意思?……大小姐,这就是一句普通的话,我老家的和尚老念这佛号,大概就是祈福的意思。”吴妈连忙解释,生怕大小姐有什么误会,当成超度姑爷亡灵的话。

 “和尚念的佛号……”虽然上丘没有正经寺庙,但是公良嘉措也知道晋国有和尚这一说,据说不娶不婚,普渡众生,终老寺庙。只是公良嘉措从未听过这佛号,今儿听吴妈念起,怎么觉得有些心慌慌,不知道是心里哪儿不对劲,似曾熟悉这佛号一般。公良嘉措喜胸口有些堵,幽幽道:“你也给以前那个贺兰大小姐念过这些?”

 吴妈听后,愣愣地看着公良嘉措,从公良嘉措嘴里冒出贺兰无缺这个人来,仿佛她是在说另外一个人。这会儿天已大黑,房内点起的油灯摇曳不定,姑爷躺在绣榻上,半死不活,眼前的大小姐是人是妖?刚才吴妈还挺自然,一下子感到十分恐惧,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手里拿着餐具有些发抖,一时间忘了放到食盒里面去。

 见吴妈吓成这样,公良嘉措胸口倒缓过来,轻笑道:“你不要怕,也许是我忘了以前的事!”

 “吓死我了,大小姐,可不敢说这话。”吴妈丢的魂总算拉了回来。

 等到把吴妈打发走了,公良嘉措尔自在房间里琢磨刚才的佛号,这不过是一句佛号罢了,怎么就让自个儿心慌呢?公良嘉措甚是不解。

 看着绣榻上的石骆儿,似睡非睡,半死不活,这个头儿还真烦人,好不容易利用他一下,完事就好。他倒好,没事找事,治好了贺兰老爷,倒把他自个儿搭进去了。

 这臭石头是不是喜欢上人家贺兰大小姐了,要死在她床上,他见过人家贺兰大小姐吗?公良嘉措没事就坐在旁边胡思乱想,也许是这一天烦心事闹的,眼皮发沉,迷迷糊糊歪倒在绣榻旁睡了过去。

 大为惊奇的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公良嘉措看见石骆儿活蹦乱跳地在门外扎马步。

 桌子上摆着与昨天同样的早饭,几样精致的糕点,腌得脆香的咸菜,一碗红枣粟米粥还飘着热气,另一碗是空的,显然进了石骆儿的狗肚。公良嘉措顾不得去数落石头儿,昨儿一天没好好吃饭,这会儿见外面的石骆儿没事人似的,自个儿也饿了,先吃饱了再去问个究竟。

 公良嘉措在屋子里吃着,就听见外面传来心腹家丁的声音:“姑爷大好了?真是喜事,喜事,大喜事。”

 “嘿嘿,俺横竖没事,让您老挂心了。”

 石骆儿说得文绉绉的,公良嘉措听着有点儿别扭。石头儿不会是睡觉睡出毛病来了吧。

 心腹家丁和石骆儿也就昨儿刚接触,没听出他说话有啥问题,还觉得姑爷挺讲礼,高兴道:“姑爷,您刚好,多歇会儿,别再崩了伤口,老奴这就告诉老爷去。”

 公良嘉措在屋子里吃着早饭也不出来,大概是她吃早饭的动静不小,让石骆儿听到了。石骆儿进屋,神气活现,大着嗓子道:“夫人早,睡好了?”

 公良嘉措怔了怔,以为石骆儿趁自个儿睡着,占了自个儿便宜,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身上,发现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东西都在,一根银筷子“嗖”的一下就向石骆儿的面门而去。石骆儿吓得慌忙一矮身,不料这银筷子刚好插在石骆儿的发髻上,像个女人插了钗胜一般,可惜是根筷子,不伦不类。

 石骆儿讪讪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躲了。”

 “那就戳瞎你的眼睛。”公良嘉措恶狠狠道。

 “瞎了就瞎了,反正看够了……”说道这儿,石骆儿猛然意识到自个儿说漏了嘴,赶紧住口。

 “看够啥了?”公良嘉措抓紧另外一只筷子,有些狐疑,有些惊怒。

 二头领这是要犯浑犯上,石骆儿慌忙摆手道:“开个玩笑,二头领不要当真,开个玩笑。”石骆儿急中生智,拿出賊头儿的牌子来挡这透着杀气的筷子。

 公良嘉措一皱眉,这臭石头还真是变成茅坑里的石头了,学会了耍无赖。

 “老实交代,昨夜你都干什么了?”

 “能干啥?睡觉啊,这是俺有生以来睡得最好的一觉,妙不可言。”说到这儿,石骆儿脸上泛起一片红潮,又生怕公良嘉措误会,像是解释道:“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二头领歪在那儿,俺可没惊动你。送饭的婆子今儿怎么这么早,刚出来就遇见她,把早饭放这里,她就走了。你看看我脸上有啥,这个婆子老盯着俺的脸看,除了两条疤,没别的东西吧?”

 “有!”

 “真有?”石骆儿一通乱摸自个儿的脸,嘟囔道:“这贺兰大小姐也真是的,就没个镜子,没镜子弄个水缸也行啊!”

 “弄个水缸做什么?”

 “当镜子用啊!”

 公良嘉措“噗呲”一下笑起来,“你家照镜子这么照的?”

 看见公良嘉措一笑,石骆儿糊脸的手停了下来,傻呆呆地看着她,觉得这会儿公良嘉措的笑充满了无限的风流妩媚,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之人竟越来越像昨夜梦中之人。

 等公良嘉措欺身过来,到了跟前,石骆儿迷茫的眸子才回过神来,“啪”的一声,火辣辣的一片疼扑面而来。

 “骆奴儿,你变坏了!”公良嘉措凶恶的声音如遥远的回音,送进了昏头转向的石骆儿的耳朵。

 这一声“骆奴儿”彻底把石骆儿打回原形,这会儿不认他这石头儿,石骆儿顿时泄了气,满脸通红,全无刚才的神气。

 偏偏吴妈这时候进来收拾碗筷,看见小两口打架,姑爷不知为啥挨了大小姐一记耳光,慌忙上前来,说道:“大小姐这是怎么啦,好好的,姑爷惹你生气了?刚才姑爷可是对大小姐体贴着呢,不让我老婆子惊动你,说大小姐昨儿累着了。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惹你生气了。”

 “他有这好心?”公良嘉措怀疑石骆儿居心不良,看他刚才的眼神,有些邪狞。

 “这么好的姑爷,怎么不是好心呢?对老爷好,救了老爷,府里都传开了。今早姑爷对小姐这么体贴,一定是个好相公。”吴妈说着又跑到石骆儿那边,看他半边脸都有血印,有些心慌道:“姑爷你稍等会,老婆子给你打些凉水,给你敷一下。”将要出门去打水的时候,又不放心道:”姑爷千万别生小姐的气,小姐昨夜守了你一夜,一定是犯困不小心碰到了你。”

 吴妈刚出去打水,心腹家丁又来了,说是老爷有请姑爷,可一看姑爷这脸变化得也太快了,刚在在门口还红光满面的,这会儿这半边脸怎么红得发紫了。

 大概也猜出这是小姐调教姑爷,昨儿看大小姐对姑爷十分体贴关怀,难道都是做样子的?心腹家丁满腹猜疑。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