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读心宝塔】第八十七章 决斗


【2020-08-07】 狗吐文学】


【读心宝塔】第八十七章 决斗

 东乡门听到自个儿老娘也困在地窖中受难,即便无法肯定石骆儿所言,但也心动难挨。

 赫连月月明知石骆儿信口开河,却也有些疑惑,听石骆儿的话音,他似乎真的知道老娘的下落,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你告知老夫人的下落,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们。“东乡门犹豫再三,终于松了口。

 石骆儿苦笑道:“对侯府的都护,你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惜他死了。你倒是没有把他鞭尸,只不过把他喂了狗。“

 东乡门听了,惊怒不已,那都护竟敢私通小妾,喂狗都便宜了他,当初事情做得极为隐秘,这奴儿如何晓得此事?

 东乡门自然不会知道,他刚在洞口露脸,就被石骆儿看透了心思。东乡门只想,石骆儿莫非真如赫连月月说的那样,有些神通?如若他真知道老娘所在,老娘果真在受难,这可如何是好!东乡门想到这儿,心如刀绞,不能自己。

 东乡门一时没了主意,只好求助于赫连月月,她的鬼主意一向很多。

 赫连月月道:“这个好办,把端木公子单独放出来就是,让他带你去找,要是他胡说,什么下场就不用小妹我多说了。“

 “如此甚好。“东乡门拍掌定音。

 石骆儿听得分明,说道:“侯爷,那就抱歉了,恕难从命。“石骆儿转头对公良嘉措道:“浑家,咱死在一块儿也算团聚了,比那老夫人强些。“

 东乡门恨得呲牙咧嘴的,却毫无办法,只好看着赫连月月,赫连月月碰上这无赖,也一时没高招。

 公良嘉措低声道:“你先应着他们,等出去了,想法子去松云栈,找到高车普他们再来救我。“

 石骆儿摇头,沉声道:“东乡门还没死,俺怎能出去。“

 公良嘉措听这话,差点闪着腰,心想相公今夜这是怎么的了,怎么老说东乡门死不死的,编个故事骗到东乡门和赫连月月也就算了,难不成会把东乡门说死?相公是不是气糊涂了,毕竟刚才东乡门这样骂人。

 东乡门见石骆儿死硬,不耐烦起来,说道:“月妹子,用你的法子,让他们早死早超生,既然老夫人活着,我去找就是,翻遍整个黑松城,不信找不到。“

 赫连月月赞同道:“就听门大哥的,烧个油锅,快得很。“

 公良嘉措听了心里直冒寒气,这妖女真是毒辣,真要弄个油锅倒下来,这地方躲无可躲,死状必定十分难堪。

 石骆儿在想,这赫连月月怎么比巫马未心还要心狠手辣,更过分的是她还很不要脸……

 石骆儿缓缓道:“侯爷既然自信能找到,那你们马上倒油锅就是,这种地方待着生不如死啊,老夫人那儿倒是运气好些,有个砸不烂、摔不坏的宝塔可以打发时光。“

 “宝塔!“不仅东乡门和赫连月月惊呼,连公良嘉措也惊出了声。

 “什么宝塔?“东乡门闷声问道,生怕有他人听到。

 “什么宝塔俺就不知道了。“石骆儿看着洞口隐约十分着急的东乡门,又把他的心思读个正着,接着道,“老夫人说,这宝塔曾经被他不着调的儿子用火烧,用水烫,扔到台阶下用大锤砸,还是丝毫无损。“

 石骆儿损人的话在东乡门听来,如雷轰顶,听到往事热心翻涌,自个儿小时候胡闹的事只有自个儿和老夫人知道,连父亲也瞒着,看来这奴儿确实知道老夫人在哪儿。

 老娘固然重要,宝塔更是要紧,小时候不知道宝塔怎么回事,如今已经知道这宝塔是何等厉害。别说是宝塔了,就是一块没有头绪的大青石已经让父亲着了迷,要是知道家中竟有这等宝塔,恐怕会疯狂,怪不得老娘从来不跟父亲透露宝塔的事,也许他早知道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东乡门想到这儿,对赫连月月使个颜色,像是无可奈何对石骆儿道:“你小子想怎么着?“

 石骆儿道:“俺能怎么着,俺只想着和俺浑家回去过安稳日子,至于什么老夫人和什么宝塔与俺们无关。“

 “是么,这么说我放了你们,你就能告诉老夫人的下落。“东乡门对石骆儿坚持称呼公良嘉措为浑家,不再露出愤怒,说话变得平和起来。

 “那是当然,咱们两不相欠。“石骆儿话刚出口,觉得有点不妥,自个儿本来也不欠他什么。

 “好!“东乡门同意道,“我这就放绳索下去,你们自个儿爬山上了就是。“

 过了不久,果然有根绳子掉了下来。

 公良嘉措怕有诈,使劲蹬了一下绳子,这绳子很结实。

 公良嘉措道:“我先上。“

 石骆儿明白她的意思,她先上去了,可以看住东乡门和赫连月月,不让他们使坏。

 石骆儿道:“咱俩一块儿上。“说着把捆奴索掏了出来。

 公良嘉措担心一起上的话,万一对方使什么手段,二人都在半空中,施展不开,十分被动,所以有些犹豫。不过听石骆儿的语气十分坚决,又见石骆儿把东乡门弄得毫无脾气,也就姑且听他的,把捆奴索把他系上,暗地也想,万一有个什么差池,大不了一起葬身在此。

 东乡门见二人磨蹭,在上面催促道:“要上赶紧!“

 石骆儿一跃而起,抓住绳子,对公良嘉措低声喝道:“跟紧了俺。“

 公良嘉措见石骆儿把握十足,便不再说什么,奋力托了一下石骆儿,石骆儿顿时冒起一丈,公良嘉措随后展臂盘上绳索。

 虽然石骆儿武功差劲不堪,臂力却不小,经过公良嘉措的认真施教,总还是有些进步,没用多少时间,竟也爬上了七八丈,眼见着就要接近洞口了。

 这时,东乡门看着从黑漆漆地洞里冒出来的的石骆儿,压住心头之怒,冷冷道:“月妹子,他们上来了。“

 赫连月月看着石骆儿那张丑脸,笑道:“端木公子,卸了妆,你倒是英俊多了。“

 石骆儿抬眼望去,发现赫连月月带着一副面具,猜想她倒狡猾,不让人看清她的真面目。不过有些纳闷,她怎么不易容了。

 公良嘉措在后面听得分明,骂道:“不要脸。“

 公良嘉措因为在石骆儿后面,没有看到赫连月月的假脸,却骂个正着。

 面具后的赫连月月笑道:“端木公子,听见了没有,她说你不要脸呢,既然她这么看不上你的这张脸,那你何必傍着她,你这脸在我看来真是耐看,喜欢得要紧,你索性跟我走如何?“

 公良嘉措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子,亏她是赫连府的二小姐,说出去谁信。

 东乡门听了也有些皱眉,不过知道赫连月月什么性情,也没有在意,心里只想着这丫头赶紧把这二人制服。

 石骆儿看着赫连月月面具,忽然道:“要是我成了瘸子,是不是就逃不走了?“

 赫连月月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惊叫道:“门大哥,快按下……机……“还没等“关“字出口,一道寒光从地洞之中冲天而起。

 随着虎头刀杀出,东乡门和赫连月月都不得不退离洞口三丈,躲其锋芒。

 公良嘉措出得洞来,一抖捆奴索,又把石骆儿拉了出来。

 赫连月月万万没想到,公良嘉措在地洞的半空中能暴起,隐约觉得什么地方出了差池,一时没想明白。

 东乡门退开洞口后,并不慌张,冷笑一声道:“就你这几下便能离开侯府吗?你还是受死吧!“

 这前一句话是说给公良嘉措听的,后一句话却是说给石骆儿听的。

 只听得东乡门一声令下,石骆儿和公良嘉措抬头望去,院墙上顿时跃上一队人马,手持弓弩,只因地洞口就在院门前,只要弓弩手射出弩箭,足可以将二人射成刺猬。

 比之刚才黑漆漆、难以转身活动的地洞下,地洞口外毕竟开阔许多,虽然仍然身处险境,但是石骆儿和公良嘉措并不慌张。

 赫连月月吃吃笑道:“端木家的,好身手,不知这功夫谁教你的,小妹我也想学几下。“

 她笑说这话,东乡门脑门青筋勃起,脸色阴晴不定。

 公良嘉措看见赫连月月带着面具,鄙夷道:“我公良家的功夫怎能教赫连府鬼鬼祟祟的鼠辈。“

 赫连月月道:“哦——你不是端木家的,啥时候嫁入公良家了?端木公子,原来这妇人是你拐来的,真是稀奇!门大哥,听见没有,这一招猛虎出洞,她说是公良家的功夫,真是好笑,帮主要是知道你把东乡独门功夫外传了,说不得要责罚你呢。“

 公良嘉措知道嘴上说不过赫连月月,挺刀傲立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若有胆,不妨和我斗上一斗。“

 赫连月月道:“何必动武呢?妇人家家的,舞刀弄枪有什么意思,倒不如相夫教子,你要是连这个都不会,还嫁什么人,不如调转刀口,抹脖子算了。“

 赫连月月说得一本正经,还把公良嘉措说成妇人,说得那么暧昧,公良嘉措真想一刀割了她的巧嘴。

 这还不算,赫连月月时刻惦记着石骆儿,又说:“端木公子,总是靠女人活命,不是男儿所为。不如你跟门大哥打一架,要是你赢了,我们便放你们走,要是你输了,你跟我走。如果你乖巧的话,到时我求求门大哥,说不定他心一软会放了你。“

 东乡门听了,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可,看公良嘉措刚才这招“猛虎出洞“虽说出自东乡家,但是其势其威远胜当初,不知这烂货从哪儿学得功夫,竟能把原本平庸的招式舞得出神入化,自个儿要和她斗,怕是要花些精力。至于这个奴儿,看他那架势,就是个废物典型,估计三二招也用不了,不死也让他脱层皮。要是凭自个儿的功夫制住这奴儿,看这烂货有何话说。看她委身于这奴儿,要是她向自个儿求饶,也许可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东乡门想起当日与贺兰无缺相处的日子。东乡门从小便护着贺兰无缺,比之她亲哥贺兰圩还要亲热许多,姨妈和娘亲曾说定二人长大后结为夫妻,双方父亲也无异议,虽说后来东乡府和贺兰府发生了变故,姨妈和娘亲都遭到冷落,但是婚约却从未更改,直到来了个安平敦……

 想起安平敦,东乡门满心的苦楚,想那安平敦,书呆子一个,上个马都费劲,贺兰无缺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也许她和自个儿呆得腻了,遇见安平敦这样的图个新鲜劲,事情过去了也就罢了。谁曾想,她倒付出了真心,从未见过她为谁如此消瘦,只因为安平敦生气她有婚约在身,跑回了王城。

 东乡门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自暴自弃的想,安平敦毕竟是左大都尉的大公子,成全他们算了,因此在黑松城干了不少糊涂事。

 直到有一天,听闻安平敦不明不白的死了,东乡门后悔自个儿干的那些事,想与贺兰无缺重归于好,又哪里想到,贺兰无缺为了那个安平敦弄得整个上丘都不得安宁,最终落得生死不知。

 好不容易打听得贺兰圩居然把她找了回来,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变成如此不堪,沦落到和一个奴儿鬼混,这贺兰圩也真是没出息,还想瞒着,替一个奴儿谋个官职,他真是无耻得很!要不是公孙守津史,他们还真想做得天衣无缝呢。

 东乡门越想越恼,刚才在井底里看不清公良嘉措和石骆儿,现在这二人就在面前,这个公良嘉措要不是贺兰无缺,真见了鬼了,她就是化作灰也不会认错,可是她居然对这么一个奴儿死心塌地,对自个儿却视如陌路,真是……

 想到这儿,东乡门杀心勃起。独龙刀悄然在手,杀气逼人。

 大家都看向石骆儿,看他敢不敢应战。他既然身穿夜行衣,怎么的也得有两手吧,不能是酒囊饭袋。不过看这家伙也就是个愣头青,侯爷砍他大约不费事。大半夜的让侯爷使唤出来,要是没有人掉脑袋,实在是无趣的很。

 公良嘉措是唯一担心石骆儿的人,她知道石骆儿的功夫成色,虽不知东乡门的功夫如何,但是看东乡门刚才移步之敏捷,现在拿刀的杀气,必定身手不凡,恐怕石骆儿远不是对手。

 看见东乡门的独龙刀厉害,公良嘉措要把虎头刀给石骆儿使,石骆儿摇头,拔出了那把前儿刚杀了守津史的刀。

 到这份上,死活不再是问题,问题是勇气,上丘人的荣光便是勇气,一个懦夫,何以立于上丘的天地之间?

 石骆儿在想,如果瘸子说错了,自个儿要是死在东乡门的刀下,公良嘉措会像贺兰无缺一样,替自个儿报仇吗?

 只是东乡门的杀气扑面,石骆儿全神贯注看着对方,无暇多想。

 东乡门看石骆儿拿起了刀,心中窃喜,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众人以为东乡门是因为胜券在握,所以得意,然而东乡门的脸马上又僵住,没有了任何表情。

 也就在顷刻之间,东乡门倒下了,石骆儿知道,东乡门终于死了,因为瘸子告诉他,东乡门今夜必定会死!



copyright©2018-2021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