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胖人物语】第十三章 兴学之始


【2016-05-01】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十三章 兴学之始

胖人一怒科举废。

不过科举废了,新式教育蓬勃兴起。

新年伊始,听说新巡抚要来到安庆,倡导大力发展教育事业。

校长觉得是个好机会,和胡约翰一起商议要加快发展水师学堂的规模,胡约翰鼓动说:“一定要把水师学堂,建成国内一流,国际有影响的大学堂。”

校长大人深以为然。

有了口号,就有了学堂发展的路线图。

各个年级都开始扩展,大力招收失去科举的大清人才,一时间水师学堂人才济济,热闹非凡。

新巡抚初到安庆,听说水师学堂坚决贯彻朝廷的教学方针,大为赞赏,亲自跑来指导工作,以资鼓励。

巡抚要来视察工作,这是水师学堂开办以来的头一回,足见重视,校长带领大家早早地在校门口迎接。

为了照顾胡督学体肥怯热,学校专门搬出特制的太师椅,让胡督学在门房内休息,以便一看见巡抚大人的大轿便来报告。

不久,远远的就见一大队马队开路,马上骑兵各个精神抖擞。

有人通知胡督学,说:“来啦,来啦,巡抚大人来啦。”

胡约翰不紧不慢地起身,刚到校门口,骑兵队伍就到了,学生们齐声高呼欢迎。

打头马的也是个胖子,胡约翰看着怎么有些眼熟。

这不是金巴克斯么?怎么这厮跑这里来了。

金巴克斯正在那里训示校领导们如何如何当心巡抚大人的安全,老远也瞅见了几个人簇拥着一个大胖子过来,认得是胡约翰。

顿时,二人久别相逢,尽是废话。

刚才校领导们正在唯唯诺诺地聆听金巴克斯的教训,唯恐惹恼了这位英武的胖英雄,忽见金巴克斯和胡约翰称兄道弟,亲热异常,都松了一口气。

好些个人都只恨自己没有选好爹娘,要是有个胖子老爹,或胖子老娘,说不得和金巴克斯称兄道弟的就是自己了。

巡抚大人的轿子遥遥的过来,慢的要紧,好半天才到。

一阵子忙乱之后,校长致词,胡督学总结水师学堂的这几年情况,汇报学堂改革思路。

报告是这么说的:

~~~

唯吾大清太平之盛世,常居安思危矣。

欣闻吾朝开启新式教育之祥端,国之幸甚,民之幸甚。(掌声起)

水师学堂向以中学西学并重为旨,向以德学体学并重为念。

由是,

水师学堂得以承接科举以后各处英才,

继续发扬吾中华教育之能事。

抚台大人,(巡抚大人呆了一下,不习惯被点名)

自三十年以来,

仅三年之发展,

今,初级班增六班,至九班,

中级班增三班,至七班,

高级班增二班,至六班,

学堂规模之大,人数之众,今非昔比矣。

又,先生猎猎,来者广也。

中学有当世之大师,西学有西洋之海归。

............

何愁水师学堂不兴起哉。(掌声又起)

诸位前辈,

为图大清中兴之宏图,

现特增机械、电学、化学等先进之科目,

并广开水师之生源。

设若持之以恒月,

必有才出吾水师学堂,

以续中华之文明。

~~~

胡约翰用他那张中气十足的嗓音,把稿子念得抑扬顿措,念到“必有才出吾水师学堂,以续中华之文明”时,台下掌声雷动。不过掌声之中也有杂音,吴学东对旁边的梁先生私语道:“要是把这些‘之乎者也’去掉的话,报告就更加有力了。”

巡抚大人被热烈的气氛所感动,非常高兴,连说“水师学堂好”,并且亲笔题写横幅

“振兴水师学堂楷模”

八个大字隔天就挂在了学堂大礼堂中央。

挂匾仪式也搞得十分隆重,着实出了胡约翰一身汗。

......

过了几日,金巴克斯来拜访胡约翰,胡约翰在督学办公室和他相见。

一番寒暄之后。金巴克斯说:“密斯特胡,你很有出息嘛,当上督学了,前儿听你念的报告,很有些古文底子,他妈的,我是做不出来的。本来,我还是有些底子的,去了美国,也就见个世面,回来也用不上英语,再回头学古文有些力不从心了。”

就金巴克斯这样的,不去美国,几时见过他认真学过八股文,如今见胡约翰居然在水师学堂当督学,金巴克斯难免自吹自擂一番。

胡约翰忙说哪里哪里,问金巴克斯怎么跑安庆来了。

金巴克斯见四下无人,神秘兮兮道:“密斯特胡,你是不知道啊,如今革命党闹得厉害,这些年好几个地方有革命党人杀人放火,公然造反。几十个人,两三条枪,竟然就敢攻打衙门,猖狂的很。“

“有这事?”胡约翰听到些风声,但是不甚明了。

”广东那儿闹着凶着呢,我也就告诉老弟一声,可不敢外传。“金巴克斯把声音压得很低。

”那是自然。照你这么说,安庆这地方也有革命党?”胡约翰有些疑惑金巴克斯今天来的目的。

金巴克斯摇头道:“这倒不清楚。密斯特胡,你在这里有些时间了,是否觉察到有什么异常?”

“异常?“胡约翰想了想道,”小弟我整天在学堂瞎忙,没见什么异常。说实在的,我也就是在水师学堂这里胡闹一下,混口饭吃。”

金巴克斯道:“我可不信,来之前,我打听过,听说你在这里搞得不错。可惜,你不像你老子,你老子当年可是战场名将,十分了得。我就佩服你老子这样的,要让我考功名,直接砍我头得了。听说那个朱克朗竟然回来考了科举,还中了进士,真是奇闻。这不,老佛爷英明,一声号令就把科举废了,我举双手赞成。老佛爷应该直接废了朱克郎的劳什子进士,这家伙丢尽了咱胖子留学生的脸。“

幸好金巴克斯不知道胡约翰辅导会试特别班的事,胡约翰没好意思提起。

金巴克斯接着道:”你别不服气,前儿来你们水师学堂,听了你的报告,还是一个八股。你信不信,这科举就是废它十七八回,到头来,你们汉人还是会把它拣起来,换汤不换药。过了一百年,再随手抄起一篇文章,说不得还是八股文。”

胖子同学之间不说虚话,胡约翰老实道:“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作这等狗屁文章,这不都是那些老学究熏陶的。刚开始呢,我按我的路子来,要好好清理清理他们脑子里的铁锈。可是他们既不跟你急,也不跟你闹。我写个东西,到了教导主任那里,被修改一通,到各个班级又被修改一通。有一回,我看到学生案头摆了一个通知,我问是谁发的通知。学生说,这不是你发的吗?我一看真是我署名的。我就奇怪啦,我不记得写过这样的东西。回头我问校长,校长说这学生呢都是科举出身,习惯了看八股文章。好些学生反映,理解我的美式通知有一定的难度,所以呢为了减轻我的负担,让下面的人翻译一下。”

金巴克斯听了抚掌大笑:“那前日的狗屁报告必定不是你写的了。”

胡约翰微笑道:“前儿的狗屁报告嘛,内容倒还是我想的,只是文字是我家潘先生写的。要说当官还是我老爹知道门道,派了潘先生来,我轻松多了。我口述个大概意见,经过他一润饰,马上就能整出个像样的八股来。我照着念就是了。”

金巴克斯道:“这是个好主意,他妈的,当官谁不会。我见我们巡抚大人也是不动笔的,要不那些师爷幕僚还不得饿死。什么时候,咱出息了,你把那个什么潘先生借咱用用。”

胡约翰慷慨道:“只要招呼,立马送去。”

“那哥哥我就先谢下了。”金巴克斯大言不惭道,”不满老弟你说,咱要考科举自然是比不上你的,什么明明德,到现在咱也搞不清的。回国以后,我舅舅托人替我找个差使,那些王八蛋居然问我要文凭,去他娘的,咱老祖宗打进关那会,需要文凭吗?说句杀头的话,这大清算是没指望了,要不皇上连个儿子也生不出呢。“

胡约翰听着有点害怕,金巴克斯连皇上也不放在眼里,这厮去趟美国,胆子大的没边了。

金巴克斯注意到胡约翰的神色,像是觉察到自己说话过头了,接着道:”不过话要说回来,老佛爷也不敢砍我的脑袋,否则谁去剿灭革命党不是。再说句难听的,我得感谢革命党那些混蛋,吏部要找些当兵的保卫封疆大吏,我一报名就录取了。“

胡约翰“嘿嘿”一笑道:“肌耐肉金,这就该你的差事。”

肌耐肉是胖子留学生们翻译将军的词,意思是一个将军从士兵一路过来,必定会成为一个胖子,原先的肌肉必须能够耐得住一身的将军肉,方能修成正果。

金巴克斯挺着肥胸道:”他们问我在美国学过军事吗?屁话,纽约八十一中就是军中之军,见谁灭谁。那个罗纳德,你还记得吗?“

这个哪能忘记?胡约翰点头微笑。

”对,就是泡你家海轮那主。你不知道吧,为什么后来海轮跟上了罗纳德?就是通过军事手段支开了老围着海轮转的那几个家伙。有几回,咱也是帮上忙的。你以为,光靠你和曾汤姆的那首清诗就能帮罗纳德勾上海轮么?”

金巴克斯一口一个海轮,胡约翰也不纠正。

不过,金巴克斯提起海伦,胡约翰想起董小姐的影儿来,只是和海伦相比,董小姐的心温还在零下273度,给这暑夏带了不少清凉,倒也是好事。

可惜这是胡约翰一厢情愿,董小姐听闻胖夫君要兴学,居然动了兴头。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