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初心不忘家【胖人物语】 第六章 董小姐来了


【2013-01-16】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六章 董小姐来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少奶奶终于挑出了一个满意的主来。

家境又好、模样也好,看着就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孝敬公婆的好人儿。

小姐姓董,小了胖子二岁,生辰八字正合一对,当下就定下了聘礼。

胡知府随口问一句:“是不是去信,问问胖子是否中意?”

少奶奶道:“老爷,你这是越来越糊涂的,胖子大了,就不是我们的儿子了吗?这事能由他么?那个不要脸的,以为送了草儿去就能毁了胖子,要不是胖子的娘亲在,说不得胖子就被你们害死了。”

“哪能呢,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既然定了,那就定了。看这小子还能翻天。”胡知府赶紧收回自己的话。

胡约翰自然是不敢翻天的,也没有这个胆。

不过胖子在草儿的温柔乡里十分享受,不打算回去。

少奶奶的小脚走不到安庆这么远,水路又晕船,只得催促海生。

海生来安庆的时候,也着实劝过几回,胡约翰只是不应,海生也无法。

于是董小姐就这么拖着了。

巡抚大人听说有那么个优秀胖子留学生在水师学堂搞得很有声势,也注意起来。

毕竟是老中堂亲自培养的人才,而官场上前后左右,哪个没有得到老中堂的栽培。

自个儿扶植一下晚辈也是应该的,于是常常派人来请胡督学到其它一些学堂传授经验。

安庆因为《中英烟台条约》的缘故开化得早,光绪二年就有外国轮船停泊港口了,求是大学堂、陆军各学堂、巡警学堂聚了不少英才。

胡约翰的训话总是妙处横生,老少皆宜,深得师生好评。

以至于消息传到胡知府的耳朵里,有些不相信,道:“胖子最多也就一张能说的嘴,要是派他到沙场上,看他还能。”

“胖子能说?”少奶奶不乐意了,“他怎么在我这里话就这么少,多半你儿子还是继承了你的东西,有些道行的。”

“那是,那是。要不我就看好老幺呢。海生啊本来也是不差的,可惜爱上了生意经,没有出息。其它几个你看看,都在家吃老本呢,能走出去发达的也就是胖子了,此儿类我。”胡知府觉得老幺除了一身肥膘之外,其它地方还是很像自己的。

少奶奶操心着儿子的婚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把董小姐娶过府来。

董小姐娘家也干等了好些日子了,听说胡督学在安庆实在是忙,脱不开身,能体谅。

毕竟忠君之事为大,董员外见过世面,十分开明。

少奶奶说结婚,那就结婚。

至于新郎么,这个好办。

找个小小子替代一下也是符合规矩的,这不现成的,虎生家的小子林启自告奋勇要当新郎。

这也算不得丢人,女婿忙麽,董员外安慰董小姐的母亲。

当然除了新郎,其它的一切都是一样的、隆重的。

胡知府的最小一个儿子娶媳妇了,胡知府也发了话,让海生把一切搞得轰轰烈烈,得让女方有面子。

二奶奶和三奶奶乘着机会,也来探查东庄的底细,不住地说,当年务生虎生他们几个可没有这么风光的。

三奶奶对林启说:“启儿,这真要是你娶媳妇有这场面,我也就可以闭眼了”。

这是什么话,大喜的日子,少奶奶恨不得撵她出去,脸上却笑着说:“三姐的孙子将来必定有更好的。启儿,是不是?来,我这里有西洋的糖果,拿着。”

林启胡闹道:“我不要糖果,我要和新娘子拜堂。”

众人皆乐。

拜了堂,入了洞房,小启儿跑出来报告说,

“新娘子是大脚,新娘子是大脚。”

少奶奶吃了一惊,进房一瞧,果然是的,心里有些懊恼,当时相亲没有考虑问这一茬。

听说有些人家的女儿放了天足,不成想他董家也干这事。

少奶奶分明感到了二奶奶和三奶奶在偷笑。

大脚就大脚吧,总不能退回去,少奶奶也不在乎了。

少奶奶做事是干脆的,不能让儿媳空守,要不何年何月能抱上孙子呢。

没过几日,便让胡知府派了卫队,护送新娘、新娘兄弟、及娘家带来的仆人、嫁妆到安庆。

胡约翰知道后,一下子就傻了眼。

胡约翰在美国的时候,毕竟受到了西洋道德的熏陶。

总觉得,这结婚需要些爱情,海伦和罗纳德谈情说爱好长时间了,也还不到结婚的地步。

自己和草儿有得话说,又是青梅竹马,相处多了也自在,什么胡话也说得出口,似乎有那么点谈情说爱的劲头。

董小姐不来,胡约翰觉得这样厮混下去也挺好。

有人来报新娘马上到码头了,胡约翰只得亲自去接。

董小姐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去接的路上胡约翰在轿子里盘算如何处理这事情。

可是刚一见到董小姐,胡约翰就觉得没了主意。

胡约翰到了码头,董小姐已经到了。

董小姐也不正眼看胡约翰,指挥家人搬东搬西。

董员外乃当地望族,女儿出嫁,嫁妆极多,考虑到路途遥远,也就挑了精细的嫁妆来,既是精细,也是不少。

董小姐的两个兄弟也是知书达理之人,恭恭敬敬地称呼妹夫,胡约翰只得期期艾艾地应着。

胡约翰为董小姐准备了一顶上好的轿子,把董小姐请上轿子,到了督学府再请下轿子。

董小姐不是随意的人,胡约翰就感到董小姐有一股正气,好像自己似做错了事的学员,将要挨训,心中忐忑。

两个兄弟把人送到,当即便要和卫队的人一起回去,这如何使得,胡约翰终究也是知道礼数的,当下请大伙到迎江楼定下大宴,并叫上水师学堂的同事们一同庆贺。

督学要结婚了,这是天大的喜事,各位同事无不欢呼雀跃,迎江楼自是热闹一番。

不仅如此,水师学堂的学员们也得到了加餐,全体庆贺督学新婚。

不少学员说,要是新娘也是个胖妞,胡督学的新婚必定和谐瑟瑟。

有人便说:“我去督学府偷看了一眼,什么胖妞,真真一个妙人,看热闹的人都说督学好艳福呢,都担心这么个妙人如何能伺候胡胖子,还不要命。”

学员们也到了青春期,在胡督学的关怀下,肚子里的油水多了,就有了某种冲动,净在那儿胡说八道。

胡约翰回到督学府,发现这女人之间的问题并不一定需要男人去解决。

董小姐看中一个房间唤人打扫干净,住下,并不需要胡约翰安排什么。

董小姐来了,老妈子如同得到了救星,每日到董小姐这里问好,董小姐也只是平和地和她说话,老妈子几次欲说草儿不是东西,董小姐却制止她,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老妈子逢人便说,太太真是个菩萨心肠的好人。

胡约翰看着董小姐这架势,颇觉有趣。

董小姐宛如在这里度假来了,竟和自己毫不相干似的,仆人们小心翼翼地伺候两边,也没了闲话。

胡约翰依旧和草儿厮混在一起,只是觉得话没有以前多了,一些胡话也不说了。

有时候胡约翰感到不知怎的,只觉得没了兴致。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