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初心不忘家【胖人物语】第八章 大比之年显身手


【2014-01-23】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八章 大比之年显身手

胡约翰最近要操心的事情多了起来,今年是大比之年,秀才们各显神通,齐集安庆。

这本来没有胡约翰什么事情,但是巡抚大人说了,胡约翰是美国问题专家,见过美国总统的,各国政治是目下考官的弱项,由胡督学坐镇,方始安心,胡约翰只得从命。

校长大人拉过胡约翰说:“水师学堂的不少人也有秀才文凭,好不容易盼来了大比之年,大部分人都想试一试,虽说都去赶考,影响了学堂的日常教学,但是万一今后能够金榜题名,这不也是水师学堂的荣耀么?”

胡约翰一想也对,自己虽然不想科举,提拔学员也有义务。

再说,这些日子没少费神宣扬各国体制,梁先生出了不少力,水师学堂出来的秀才,应该比别处高出一筹。

林重也从老家赶来参加乡试,自然住在老叔家。

海生送来时,跟幺弟支吾了半天,没好意思说自己老婆拜托小叔的事情。

董小姐进来给海生端茶,却听出了言外之意。

等海生走了,对胡约翰说:“大哥要你帮村帮村侄儿呢。”

“是么?”胡约翰呆了呆,心里奇怪,她怎么就能听出这意思。

林重在督学府,天天努力学习,胡约翰怕他学傻了,经常开导他。

胡约翰私下对草儿说:“老胡家没有几个是读书人的命,莫不是到小重子这一代,风水变了?”

草儿道:“少爷你不是读书很好么,要不能去那个美国留学?”

胡约翰呵呵笑道:“留学是留学,读书是读书,两回事。”

草儿不懂,也不追问。

胡约翰就喜欢草儿这一点,没有刨根问底的毛病。

乡试是其严格的,从知府到抚台大人都很在意。

中华帝国现今输到当裤子了,但是要说对考试的热爱程度、考试的规模、试卷的品质那绝对是世界一流的,世界各国莫与争锋。

大清开国,满人喜欢教训明朝的腻臣说:你们汉人的江山坏就坏在你们这些读书手里人了。

可惜,这种先进的指导思想没有贯彻下来,自己也掉了进来。

康熙爷自己也偷来试卷试一把,过过科举的瘾,你说这还能有好结果吗?

因为工作需要,胡约翰经常需要有针对性地恶补一下八股文章,这时候,潘先生就派上用处了。

胡约翰写一个大概的意思,潘先生就能整出个十分规范的典故文章来,而且让胡约翰读起来琅琅上口。

有时候,胡约翰怀疑潘先生是讼师出身,一个字,一句话经他一改,顿时有许多力量。

为了防止作弊,考官们被围在文庙,许进不许出,讨论考题之出处。

胡约翰爱说一些美国先进的东西,有些考官很受启发。

政治考试题目:《提高美国华工地位策》,便是李考官参考了胡约翰的意见拟定的。

考试结果表明,大部分考生们对此类题目,简直就是缩手无策。

自然成绩一塌糊涂,但是水师学堂的成绩就很好,这充分说明胡约翰的教育十分成功。

当然乡试又不是光看政治分,其它部分的成绩还是占主要成分。

抚台大人说了:“这个有关西洋的政治么,也不能怪许多考生写不出来。

我们的绝大部分考生都没有出过洋,对西洋国家不熟悉,是不是啊?

有些人跟我讲,地球是圆的,我怎么知道地球是圆的,让我绕地球绕一圈,也许我就相信了。

可是各位同仁,一味地否定也不行啊,

第一个回国留学生跟我讲地球是圆的,我怀疑,

第二个回国留学生跟讲地球是圆的,我怀疑,

第三个还是这么讲,我就得考虑考虑了,可能地球真是圆的,对不对?

我觉得这西洋学问啊就是反复强调的学问。

这一次你们好多人没有考好政治,这不要紧麽,

我们这里有我国最优秀的留美专家、留日专家、留欧洲的专家,

请他们讲讲西洋的政治问题,那么我省一定能够在来年的会考中考出好成绩,

为家乡的乡亲们争光。”

考上的举子热烈鼓掌。

林重考上了,虽然名次靠后一些,但能考上就不错了,多少秀才考了大半生也没有考上呢。

喜报传到家,举府庆贺。

胡知府这回腰杆也硬了许多,想当日陈同知对小重子的赞扬基本上还是踏实的,胡知府对陈同知的怨气也就一扫而光。

在酒席上,实实对陈同知称赞了一番,陈同知脸有得色,说道:“我说嘛,林重这孩子不会差的,我是不会看错人的。”

酒到半酣,两个人的话就更多了起来,陈同知道:“我说知府大人,林重这孩子听说是很有志气的,

说是不取得功名就不谈婚论嫁,年少英雄啊,颇有当年项羽破釜成舟的勇气,就是老朽也是佩服的。

知府大人哪,如今林重这孩子既然已经取得功名,是否也该考虑考虑婚姻大事了。

林重能参加殿试自然是好的,只是我听说朝廷有废科举之论,明年有没有会试,也难说得很哪。”

“我也听说有此论。”胡知府因为长孙的事情,也知道一些议论,今日高兴,既然同知就此事提起长孙的婚事,甚为赞同,“怎的?同知大人有什么合适的人么,本来孙儿辈的事,我是不管的,假如同知大人有合适的人选,定然错不了,我就替我家海生允了。”

同知沉吟一会,方慢慢道:“我家兄弟的一个女婿在徽州府下面当个县令,外甥女十六了,侄女婿前日来看我,无意中说起婚配之事,问我有无合适人选。我想与林重这孩子倒是有些般配,只是觉得有些高攀不上。”

“这怎是高攀呢?我看合适。海生,过来。”胡知府答应得很爽快。

海生来了,胡知府就让海生答应,海生自然应允。喜上加喜,这酒喝得愈加到位。

海生回家跟老婆商量,老婆却并不十分乐意,“知县家的小姐,不知道性格怎样,徽州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实在不方便。”

海生只说席间既然订了,也就只能定下了。

其实,海生想把茶叶生意做到徽州去,有亲家在哪里,自然方便许多。

那个理查在徽州也有很大的业务,何不乘机把那里的生意做大。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