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初心不忘家【胖人物语】第十章 二甲来访


【2015-01-06】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十章 二甲来访

胡约翰是胖子不是科举的材,不等于胖子都不是科举的材。

胡约翰是留学生不是科举的料,不等于留学生都不是科举的料。

朱克朗就是这样的人,朱克朗是胖子不假,是留美学生也不假,但是朱克朗回国以后,努力学习,发奋图强,加上多年在美国的生活,见识也广,连张之洞大人也认为朱克朗是状元的材料。

可惜事与愿违,老佛爷这届恩科的状元被山东人王寿彭夺了去。

朱克朗自信满满,第一志愿是高中状元,第二志愿是进一甲,不想录到第三志愿去了,进了二甲。

二甲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但是朱克朗不满意,对王寿彭也是十万个不服气。

在北京的时候,朱克朗听说安徽考生的政治得分很高,得知皆为胡约翰教导有方的结果,于是在回湖南的途中,特地来拜访胡督学,叙叙旧。

胡约翰听说朱克朗来了,极为高兴,对朱克朗说:“朱兄能高中进士,为我们这些人争了口气。”

朱克朗愤愤道:“不瞒胡兄弟,我这回进京就是奔状元去的,他王寿彭凭什么得了状元,全靠他拍马屁的名字,何以服众。再说了,我姓朱怎么的了。我听说,那帮考官为了讨好老佛爷,愣是把我按进了二甲,说怕老佛爷听到有姓朱的生气。这就怪了,革命党要反清复明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家翻上二十八代祖宗也是和凤阳老朱家不相干的。”

胡约翰安慰他:“朱兄雄才大略,满腹经纶,不如来年再考。”

朱克朗怒气未消:“还考什么考。有老佛爷在,这状元是拿不到的了。不过呢,我也想通了,什么劳什子科举,眼下我正在考虑索性废了这科举,省得每年的科举刺激我的神经。想当年,咱们在纽约的时候,多么自由快乐,这科举就是害人的东西,你瞧,为了这科举我都瘦了十来斤肉。这科举两个字实在就是割肉的刀片。”

胡约翰笑道:“可不是,我就是极其害怕科举这把刀,好歹能在这里混饭吃,以免这把刀割了我的肉。”

“你是不用挨刀,可你让你的弟子去挨刀,不是一样么?”朱克朗话里有话。

胡约翰解释道:“你是说安庆的那帮举子吧。我也就闲来无事,瞎鼓弄,还真碰上了考题。那帮举子回来一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在想,说不定那题目就是我们哪位同仁出的馊主意,要不能这么凑巧。”

“你这话,我也细细想过,只是猜不出哪位神仙。”朱克朗前一阵恶补八股文章,以为政治类的题目不在话下,不太用心,没料到八股倒是真补起来了,政治考题得了平均分,影响了总成绩。

朱克朗为了废除科举,不仅仅是口头上说,而且落实到具体行动。

以他天赋般的文才早拟好了一篇《废科举兴全民教育策》,希望胡约翰润饰润饰。

二甲进士的东西,胡约翰哪敢动一个字,说实话,有一些段落,用词很典,古朴老到,胡约翰都没有完全领会,但是老同学专程过来的请求,那是必须答应的。

于是根据朱克朗要求,在签名请愿状上毫不犹豫署上“水师学堂督学胡约翰”。

胡约翰本来是想写上本名胡健生的,不过朱克朗说,胡约翰三个字有份量,在京城里都有影响,于是胡约翰照办。众人拾柴火焰高,胡约翰是松枝柏油柴,有的就是油脂。

张之洞见到朱克朗十分高兴,在会试前,就预测朱克朗一定会考出优异成绩,自己的老眼不会花的。如今朱克朗进了二甲,就如同张之洞自己进了二甲一般,时常让张之洞想起当年录取时的那种少年豪气。

朱克朗很惭愧地向张总督请罪,说辜负了张总督的一片期望,没能够摘得头魁。

完了向张总督述说在评分时遇到的种种不公正待遇,认为这样的考试实在与国际潮流格格不入,因此必须改革。接着拿出签有一大堆名字的他那篇《废科举兴全民教育策》。

张之洞本来也是赞同废除科举的,不过朱克朗这样的优秀人才能够进二甲,不是说明科举考试依然还有点用处,可以选取人才的么。

今年考试有些东西不太正常,朱克朗闹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再看看这《废科举兴全民教育策》可不就是典型的八股吗?

张之洞哑然失笑,心想,朱克朗究竟是年轻,经验不够,这事情还得好好琢磨。

不过在签名状中看到水师学堂督学胡约翰名违,不由心头一动,看来废科举的事情确实有一定影响了。

当下鼓励朱克朗一番,说老夫会认真考虑的,一定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朱克朗听了很兴奋。

张之洞素来对李中堂有些意见,李中堂得意之余,曾经戏弄张总督,说是:“香涛做官数十年,犹是书生之见也。”

张之洞想你也不是书生么,少荃为官数十年,连书生都不是了,还能是什么?

那日,李中堂议和,张之洞回敬道:“少荃和议两三次,乃以前辈自居乎?”

李中堂收到后,郁郁于心,渐渐成疾。

张之洞在李中堂死后有些后悔,觉得说重了一点,李中堂也不容易。

再说李中堂说自己是书生,多少含有赞许的成分,没有忘了读书的根本,自己写的回联似乎刻薄了一些。

因此,张之洞听说留美胖子特别班是李中堂的心血,也就特别重视这批学生,如今见朱克郎果真中了进士,越发佩服李中堂慧眼独具。

朱克朗回来也没有闲着,张之洞大人想李中堂培养了盛宣怀,目下盛宣怀这厮和英国公司、比国公司、丹麦公司打的火热。

朱克朗聪敏伶俐,高中二甲,又在美国历练过,倒是个可造之材。

他李中堂看不得书生气,我偏用用书生气的朱克朗,正如当日曹操使奸,刘备用仁,各有所长,未必不能成大事。

当下,聘任朱克朗为两湖买办资政,统领各国通商之事。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