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初心不忘家【胖人物语】第七章 大厨生了裴大胖


【2014-01-07】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七章 大厨生了裴大胖

在胡督学约翰来水师学堂之前,大厨老裴是水师学堂最胖之人,学员们颇有微辞,怀疑自己的伙食被裴大厨吃掉了。

胡督学来了之后,裴大厨的形象退居其次,所以受到的指点少了很多。

裴大厨因胡督学改善了学员伙食的缘故,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于是把老家的老婆孩子接了过来。

裴大厨是湘西人。

有一年闹土匪,土匪杀进了赵家堡,一场血洗,所剩无几。

裴大厨是给赵家老爷办喜事请过去的,喜事办到一半,土匪就攻了进来。

土匪来了,裴大厨侥幸活下命来,却惹来了风言风语,说是裴大厨有内外勾结之嫌。

土匪来了之后,裴大厨忙里忙外地给他们做饭,怎么这么起劲?

其实这冤枉了裴大厨,裴大厨虽然杀猪宰羊,胆子却是小得很,让他当土匪,那是万万没这个胆的。

至于裴大厨给土匪做饭,那是因为附近十里八村都知道裴大厨这名号,土匪也晓得,他不做谁做?土匪也就看他做饭做得好的份上,没有要了他的性命。

但是赵家堡遭了这么大的难,他裴大厨啥事没有,这就必须有个说道。

裴大厨风闻官府要来抓他,吓得丢了半条命,顾不得老婆孩子,自己连夜跑出了家乡,想活命。

裴大厨一个人在外面,别无所长,总算烧得一手好菜,七拐八拐在安庆落稳了脚。

校长大人刚来水师学堂的时候,别的人没有带来,就带了一个裴大厨,说也奇怪,校长大人就好裴大厨做的这一口。

裴大厨在安庆也有好几年了,生怕赵家堡的人知晓他的去处,前来寻仇,就算学员里有老乡,裴大厨也不敢跟他们多说什么,更不敢回家探听家人的音信。

前些日子,裴大厨在街上买菜的时候,遇到一老乡,是个熟人,小心打听才知道那些土匪早被县衙清剿,领头的十几个都被砍了脑袋,据说土匪的头颅挂在县城南城门好些日子。

知县老爷是清明的,经过审问没有旁人的事情,这事情也就了了。

知县老爷因剿匪有功,升为道台,到别地方上任去了。

冤有头债有主,这许多土匪被砍了头,受害人家里的怨气也就消解许多,不再追究旁人的责任。

赵家老爷的侄儿还亲自给裴大厨家送来了当年的辛苦钱,说当年要是没有老裴伺候着这帮畜生,恐怕赵家堡一个人也活不下来。

裴大厨的家人对赵家老爷的侄儿千恩万谢,裴家总算洗清了冤曲。

裴大厨的家人开始打听裴大厨的下落,只不过裴大厨的母亲因受惊吓,且又思儿心切,裴大厨跑了以后,一病不起,没有多久就一命呜呼了。

听到老乡说到老娘死了,裴大厨当街就放声大哭,路人以为是个疯子。

裴大厨在老家一口气生了四个闺女,人们都说是因为裴大厨贪吃的缘故,得了报应。

裴大厨信以为真,戒掉了这个毛病,却又啥都生不出来了,很是气馁。

不想,自打接了老婆孩子过来,老婆居然又有喜了,裴大厨想,定是这些年自己受了不少委屈,老天爷可怜自己,所以开眼了。裴大厨的老婆年龄不小了,好不容易又有了一胎,自然百般小心。裴大厨发充分挥了自己的特长,把老婆伺候得开开心心,白白胖胖。

怎料到头来却是个难产,产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孩子掏出来,是个小子,裴大厨顿时大喜,却又眼见房间里产婆手忙脚乱,得知老婆大出血,老婆当晚就断了气,裴大厨接着大悲。

刚生出来的孩子,没有了妈,多半是活不下来的。

幸好,裴大厨在这里人缘极好,都认得他。有人便出主意,让他去求求北街的张家,张家婆娘刚刚生过孩子,孩子刚满三月,据说还有些奶水。

于是裴大厨抱着孩子来求救。

张家男人是卖豆腐的,婆娘刚刚生了第一胎,虽说是个女儿,那也是十分稀罕。

张家男人听说了裴大厨的来意,心里有些不愿意,可是面子上又有些抹不开。

张家婆娘出来看见孩子没了血色,二话不说,拉开奶子就喂。

裴大厨激动得,恨不得跪下来磕头,一个劲说救命恩人哪。

张家男人见了也有些感动,就收下了孩子。

张家婆娘的奶水其实不太足的,女儿胃口小,渐渐地奶水有些萎缩。

裴大厨的儿子来了,挺过头几天后,胃口居然大了起来。

这奶水也是奇怪,用的少了,也就收了,用的多了,也会增加。

裴大厨的儿子的胃口一大,张家婆娘的胃口也就大了起来。

张家男人是卖豆腐的,做菜却不内行。

这不要紧,裴大厨是一把好手,自打儿子寄养到了张家,裴大厨天天拎着七碟八碟菜送到张家。

有了吃食,张家婆娘的奶水异常的好,连女儿也比以前吃得更多了。

裴大厨的儿子满月的时候,请了些徒弟朋友来做孩子满月,自然张家男人和婆娘是贵宾。

小家办喜事,倒也其乐融融。

那日正巧胡约翰路过,听到鞭炮声问谁家喜事,仆人回:“裴大厨的儿子过满月呢。”

胡约翰是知道裴大厨这个人的,食堂伙食也是胡约翰所抓工作的重点之一。

想了想,吩咐停轿,要恭贺一下。

裴大厨听外边说胡督学大人要来,激动得手忙脚乱,急急忙忙跑出来,千恩万谢的。

胡约翰听下人说裴大厨死了老婆,吩咐仆人给了裴大厨一些银子作贺礼。

又见孩子没了妈可长得异常的白胖,心里奇怪,也不问,只说:“好个大胖小子。”

既然督学大人发了话,裴大厨的儿子就有了大号,名曰裴大胖。

裴大厨感念为裴家香火献身的老婆,当日跑到乱坟岗,磕头烧香,祈祷自家婆娘保佑儿子将来也能像胡督学那么胖,并且像胡督学那样胖得有出息。

草儿听说人家裴大厨都生了儿子,自己也有这心思。

说也奇怪,胡约翰和草儿在一起也有好些日子了,草儿居然没有丝毫动静。

草儿也没好意思起来,有时说笑,催弄胡约翰去董小姐房里去。

这也怪了,哪怕是说话,胡约翰也有些不敢去董小姐房里。

董小姐毕竟是大家闺秀,很有修养。

每日吩咐婆子和丫头料理府中事务,井井有条,分毫不差,闲来看些诗书,听些戏文,十分自得。

草儿见了董小姐小心地叫了声太太,董小姐眼皮也不抬,草儿越发心慌起来。

董小姐见了胡约翰称先生,胡约翰则称董小姐董妹,简直就是相敬如宾了。

胡约翰自己有时候有些糊涂谁是自个儿的夫人。

好在胖子的天性是开朗,天下本无事,庸人自忧之。

吴学东不是常说无为而治吗,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如今家里太平就好。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胡约翰想,自己还没有过完当孩子的瘾呢。

大哥二哥们有一大群孙儿孙女在那里,父亲决不会在乎的,也就母亲那边有些意见,反正她也来不了,耳根清静。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