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初心不忘家【胖人物语】第九章 美女与野兽


【2014-01-30】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九章 美女与野兽

少奶奶听到林重回来,就叫人去请来问话。

林重老实,有一说一。

少奶奶问:“幺叔对婶子可好?”

林重答道:“幺叔对婶子很好,从来没有听他们拌过嘴。”

没拌嘴不等于好,少奶奶直接问:“小重子你老实告诉我,幺叔和婶子住在一起么?”

林重虽然比幺叔大,可是媳妇还没过门呢,林重脸红起来,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

少奶奶不管这些,接着问:“是不是幺叔和那个狐媚子草儿鬼混在一起?”

林重只好点点头又摇摇头,幺叔也是叔,不敢编排。

少奶奶这个气啊,心想怪不得,这么久没有音呢,敢情这浑小子蒙自己呢,看来这儿媳也是没用的,也不支个信来,甘心受这窝囊气,自己这是报了什么应,生了这么个混世魔星。

于是设法派人去把草儿叫回来,人去了,草儿死活不肯回来,胡约翰也不允许,去的人也没法子。

要说胡约翰是柳下惠,决计不是的。

自打董小姐进府,胡约翰也不是没有心痒过,自己的老婆,长得挺端庄秀丽,自己既不是偷,也不是抢,入洞房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倒是和草儿在一起,不太光明正大。

可是从董小姐第一天进门开始,似乎就由董小姐定下了规矩,家里的过法就得根据董小姐的安排执行,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在董小姐温和的眼睛里,胡约翰分明感觉到一种冰冷的血液凝冻了董小姐轻盈的身条,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胡约翰能在学生面前信口开河,能在校长那里摆龙门阵,也能在草儿耳畔胡言乱语,就是在董小姐跟前张不了大嘴。

有一日,校长大人的女儿出嫁,照例请胡督学去捧场,这是当然要去的,胡约翰去了这婚礼才能妙处横生,显得热闹。

胡约翰酒量不小,但是经不住众人劝酒,最后喝得有些高了。

胡约翰回家的时候,有些晚了,下人过来开了门。

进了屋以后,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也许是新娘敬酒闹的,胡约翰撞不由自主就撞开了董小姐的房门。

因为屋子里并无外人,董小姐和胡约翰一向相安无事,再说胡约翰总有草儿伺候,董小姐也就放松了警惕,房门不大关实。

胡约翰回来时,董小姐早躺下了,直到房门被撞开,一个激灵,醒了。

见胡约翰如同一只大狗熊一般,跌跌撞撞地进来,董小姐打了一个哆嗦,没曾想平时在自己面前道貌岸然的胡胖子今晚要犯浑,吓得起身用被子护住周身,卷缩在床头。

胡约翰衣服也不脱,一嘴的酒气,就摸上来,董小姐拼命反抗。

董小姐没有学过武功,那四两力气按理无论如何也拨不动胡约翰那上百斤的肉,但是人在恐惧状态下,潜力也能爆发出来,胡约翰折腾了好一会,也没有压倒董小姐,最后酒劲又上来,昏头八脑的趴下睡下了。

胡约翰要睡这里,这怎么可以!董小姐却熬过最初的恐慌,力气上来了。

要说大脚有大脚的好处呢!

胡约翰的鼾声激起了董小姐的斗志。

董小姐没学过物理学,但是这会儿无师自通,只见董小姐弯过腿,顶过墙,两只大脚使劲一踹,“咣”的一下就用把胡约翰推到床下。

胡约翰骨碌碌滚下床来,居然没有醒,继续躺在地上睡。

不过董小姐再也没有力气把胡约翰拖出房间,又不能叫下人来看笑话,更不愿意去叫草儿来看这一出,只好就这么醒着,看着胡约翰在地上打鼾。

胖子之所以成为胖子,能睡觉是基本功。

躺着能睡,坐着能睡,要是喝了点酒,那就睡得更加完美了。

虽说胡约翰穿着衣服呢,但在冰冷的地上一定不太舒服,这是董小姐恨过死胖子之后的想法。

其实这倒不用太担心,胡约翰这时正在调节身体的所有机能自觉地对抗来自地面的低温。

胡约翰没有做梦的习惯,也不会梦见自己穿行在冰川寒地,需要紧缩衣领。

在月光下,胡约翰睡得是那样的香甜,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可爱。

董小姐叹了口气,终于起了恻隐之心,找出一套被褥被子铺在地上,试着让胡胖子睡在被褥上,还好胡约翰睡觉后比较听话,董小姐凭着四两力气,总算把胡约翰拨动到被褥上。

到了后半夜,胡约翰口渴难忍,起来找水,才发现走错了房间,有些不好意思。

张眼瞅见董小姐坐在床上睡着了,便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

胡约翰回到草儿这里,草儿因为白天忙,晚上等了一会胡约翰,等着等着,睡着了,也不知道胡约翰什么时候回来的,更不知道胡约翰去惊着董小姐。

第二天,胡约翰赖到很晚才起来,想起昨日恍惚进过董小姐的房间,不仅担心起来。

心想,凭自己一向对草儿那种昏天胡地的作法,保不定昨日冒犯了董小姐,低头看见手上有些淤痕,更是害怕起来,别是弄伤了董小姐。

又想,董小姐是自己老婆,进她房间天经地义,可又觉得这么想是不是有些无耻。

管它呢,想不清楚地事情,胡胖子就不想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胡约翰看见董小姐手上似乎没有受伤,安心了许多。

董小姐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依旧正常地和大家说话。

这天晚上,胡约翰决定向董小姐道歉,直接去说,胡约翰有些为难,于是提笔写信。

草儿问写什么,胡约翰回说:“写信”。

草儿问:“给谁?”

“给董小姐。”胡约翰头也不抬。

草儿狐疑地问:“一家人还用写信?“

是啊,东房到西房,几步路的事情,写什么信?

胡约翰回过神来:“写信告诉她家庭帐目的情况。“

草儿不再追问。

谁说胖子不会说谎,关键时刻才思敏捷,张口就来。

草儿坚信,少爷是为了搞好家庭团结,所以要向董小姐公开经济帐,以免她怀疑自己多拿了体己钱。

草儿猜对了结果,但是没有猜对原因。

董小姐觉得自己的挂名丈夫在正常情况下是个正人君子,在喝酒之后禽兽不如,为了保护自己,决定以后锁好房门。

董小姐正在灯下看闲书的时候,听见门外敲门声,打开一看,是草儿。

董小姐问什么事,草儿就说,少爷报账。

董小姐接过来一看,明白了怎么回事。

胡约翰的信是这么写的:

    ~~~

    董卿吾妹:

    昨日醉夜归来

    下榻有差

    酒醒不知何处

    冒失而犯窈窕淑女

    虽君子好逑也为过

    盼卿之能谅

    唯卿之成例相沿

    得家之和谐

    健生顿首

    ~~~

董小姐让草儿等一会,思量了一下,拿起书桌上的毛笔,在信上画画弄弄,把原信退回。

胡约翰接着回信,草儿看见信上画了好几个圈,担心董小姐指出了经济帐的纰漏,问胡约翰:“太太写了什么?“

胡约翰指点道:“她说她知道了,这不是画了几个圈圈嘛,表示咱的经济帐弄得很好,她很放心,没任何意见。”

胡约翰正经地胡说,却让草儿弄懂了一件事,太太画圈表示同意。

胡约翰以为自己写了白字,因此董小姐画圈,拿着信跑到书房,赶紧找个字典核对,幸好没有白字,又怀疑董小姐是批自己文理不通,再仔细看圈住的几个字,正是“下不为例”,怔住了。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