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吐文学   

【首页】

【胖人物语】第十一章 胖子骂街屎克郎


【2016-01-29】 狗吐文学】


胖人物语

初心不忘家

第十一章 胖子骂街屎克郎

朱克朗有了事情可干,也就渐渐忘了状元被抢的烦恼。

海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朱克朗大人是幺弟的同窗好友,便跑到汉口去拜访。

刚开始,朱克朗觉得海生的商人气味太重,不是一路人,只是考虑到海生是胡约翰的兄长,不好驳了面子,所以也就支应着。

但是海生不以为意,孜孜不倦地和朱克朗大人交换思想,交流买办经验。

没过多久,朱资政就觉得海生不是一个只知道铜臭的商人,修养也是极好,于是两人热心地交往起来。

渐渐地,和海生之间的热络程度就远远高出了和胡约翰之间的纯真的同学友谊。

买办资政事情很多,朱克朗也顾不来茶叶之类的小事,于是委托海生打理这方面的事情,海生的生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考虑到朱克朗离开老家很远,身边没有个人,海生有意把女儿云欣许给朱克朗。

朱克朗觉得有些不妥,怕是见了胡胖子,自己的辈分矮了一截,可经不住海生的一再诚意,只得半推半就的允了。心想,胡胖子在安庆有些距离,几年也见不到一面,大不了以后不见面就是。

海生回来一说,夫人没意见,怎料云欣死不从命,幺叔以前提到过有这么个朱胖子,才倒是有,可惜想到要嫁给象幺叔那样的胖子,恶心得几天不吃饭。

“这是对胖子的偏见!”海生教训女儿,“胖子怎的?幺叔是胖子,在安庆兴旺着呢。人家克朗是今年的二甲进士,论才能你幺叔也未必比得上。你看你哥哥,中了个举人,便了不得了,跟人家一比,差了几个档次呢。”

胡知府得知孙女去给人家做二奶奶,有些不太高兴,再怎么说云欣是知府家的孙女,这要是说出去,不大好听。

可是老大已经分开好多年了,他家的事情,自己管不过来了,上次林重多好的事,据说儿媳那里还落下埋怨,儿子愿意,自己还说什么,只是委屈了云欣这孙女。

胡知府近来有些精力不济,目下大清事业兴旺,各种新生事物让胡知府感到有些跟不上形势,于是打报告要退休。

朝廷考虑胡知府确实年事已高,且态度坚决,只好勉强允了。

胡知府退休之后,爱清静,大院那里人太多,孙儿孙女也多,实在影响身体,所以住在东庄。

东庄只有少奶奶,胡知府在这里悠然自得。

二奶奶和三奶奶见胡知府退休了,也不来大院住,很生气,但是也习惯了。

不过担心老爷子是否把退休金也搬到东庄去了,所以时常派孙子们前来打探。

却说胡约翰从老家来的人嘴里得知了云欣的事,当着来人,破口大骂朱克朗这厮无耻,董小姐难得见胡约翰发火,有心看看胖子发火是什么样子。

胡约翰骂道:“朱克朗这家伙,家兄不知道他是什么货色?改了他的姓就是史克朗。”

胡约翰看请柬上写着朱资政克郎,越看越生气,一出口就是粗话,来人不知道小少爷为啥这么生气,大喜的事情,怎么就发了火,只好陪笑听着。

胡约翰接着埋汰道:”在船上的时候大伙就这么叫他的,他和那个贾布拉克贾胖子是一丘之貉,表面上人模狗样,一肚子坏水,我们胖子里面就数他们两个不是东西。“

来人陪笑道:“大爷说姑爷高中进士,如今在汉口很旺的,张总督也挺稀罕他。”

“进士?”胡约翰不屑道,“前日这个史克朗还到我这里来叙旧呢!我当他考上了进士,也是个人物,替他高兴,他说要废科举,那我就赞同他废科举,谁成想得了功名就堕落成这个样子了。现在,我怀疑啊,他那个二甲进士也是有些问题的,说什么张总督推荐,多半走了考官的门子。他想怎么着,明年不要科举考试了,他这个进士,也是末代进士不是。去他姥姥,我偏要给抚台大人说和说和,咱们安庆强烈要求明年继续科举。他史克朗有本事,把今年的功名废了,看他能不能明年就能得个状元?”

胡约翰恼怒至极,把朱克朗的所有优点全部抛之脑后,想起的全是这个朱胖子的缺点。又想,朱胖子那日说起老朱家的事情必定也是他胡编的,他要文章好,考官就能看不见,多半是这朱胖子抬出老朱家,要提高自己的身份。

董小姐听了,倒有几分赞许,心说,平时看这胡胖子斯斯文文,这时候倒也有几分男人气概。不过想起那夜撞房依然有些气愤,这回也该他老胡家丢脸。董小姐忘了自己现在也是老胡家的人。

草儿见胡少爷对来人气愤填膺,慷慨激昂,脸色红润,有些害怕,白天不敢问胡约翰,到了晚上说道:“前些天,那个什么朱进士来咱们家,少爷和他不是很合得来吗?说了好一会子话,还写写弄弄的,挺亲热,怎么今天这么生气?”

“你是不知道,前些天这个屎克郎跑到我这里,说他早已经和张总督什么七拐八拐的亲戚家闺女连了姻亲,很得意的,云欣嫁过去,是去做妾的,他这不是欺负人吗?亏他还有脸跑来我这里讨我的字。”胡约翰余怒未消。

草儿听了,有些怏怏道:“云欣小姐能做人家二奶奶呢,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胡约翰一听,有些头大,光顾了痛斥朱克郎,忘了自家的麻烦事,说道:“这也是个事,你是我的勾儿得夫人,要不过阵子我们去美利坚,去那里当我的夫人。”

“勾儿得夫人?这是个啥名堂?美利坚都叫这个?”草儿自然不解。

“这个么,美利坚叫这个的挺多,自然比云欣名分强,不用受太太的闲气。”胡约翰胡诌。

草儿有些神往,言不由衷道:“太太也没有欺负过我。”

“她没欺负你,她不理你,就是欺负你!”胡约翰想起怀特叔叔因为啥事,三天没理会怀特太太,怀特太太跟他干了一架,说要到教会去说道说道怀特叔叔的冷暴力,自己也想和董小姐干一架,却没有怀特太太的勇气。

草儿虽然不懂这些,但是觉得少爷说的很有道理。



copyright©2018-2020 wenxue.gotopie.com